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因祸得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尔朱荣端坐在上堂上,眯着眼看着高欢面色平静的说道“老夫今日奉皇上之命,召开庆功宴,尔等既是朝廷的肱股之臣,为闹出这等事来?”

    “大哥……天王容禀,这个贺六浑不知道天高地厚,仗着自己立过几分军功,就在这王府里趾高气昂的,此前看戏之时就与小弟有过口角,言下之意甚为不平,刚刚又在库房里将小弟毒打,这明显是在报复,还望天王为我做主。”尔朱仲远此时声泪俱下的跟尔朱荣哭诉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尔朱仲远到泼脏水的本事与生俱来,熟练的很。

    尔朱荣下首坐着的尔朱天光闭眼不语,身后站着尔朱世隆、尔朱兆等同族子弟个个怒目圆睁双眼喷火,似要把这个在太岁头上动土的高欢撕吧撕吧活吞了。

    尔朱荣笑着问高欢“我是不信仲远的话,贺六浑,你来说与我听,今日所为何事?”

    高欢起身清了清嗓子跪拜道“恩相在上,容小人明禀……”只见高欢添油加醋的把元悌和尔朱仲远的事情说的比戏文还精彩一万倍,说的唾沫横飞口水四溅,说的是元悌坐在一边掩面不语,尔朱仲远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在座各人脸上都是复杂表情,有的憋着笑意,有的憋着怒气。

    等高欢说完此事,尔朱荣和颜悦色的对大家说道“我就说贺六浑不是那样的人,怎么会在我府里胡来呢?”转头对元悌和尔朱仲远道“这事还是你两的不对,需要给高将军陪个不是。”有转头对高欢道“既然因为个戏子的起因,看来也不什么大事,你就不要放在心上,原谅他二人的胡闹吧。”

    “敢不尊恩相令。”高欢这点眼力介还是有的,尔朱荣已经给足他面子和台阶,自己在一味得理不饶人抓这种事不放,反而是不给尔荣面子。人都是这样,对自己的直属领导或者直系长辈总有种莫名的恐惧感,说话做事都不自觉的依着他们来。

    “行了,既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下去继续喝酒吧。”尔朱荣挥了挥手。

    这时尔朱兆满脸不服气的站出来,对尔朱荣道“天王在上,小侄有话说。”

    “哦?你有什么话直说不妨。”尔朱荣眯着眼睛看着尔朱兆道。

    “小侄听说高将军在河北威名大盛,多次击退强敌,想来必是武艺高强,小侄想到军马场和高将军切磋一下,比个高下。”尔朱兆是尔朱荣年青一代子侄里武艺最强的,而且力大无穷勇猛无比,据说他独身击杀山中猛虎,尔朱荣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心腹爪牙看待,恩宠有加。堂上的尔朱氏本来个个还垂头丧气的,尔朱兆此话一讲都纷纷抬起头来,这是要找高欢报仇啦。

    “哦?这样啊?”尔朱荣眯着的眼睛张开了,回头对高欢说道“今日本是庆功宴,不该舞刀弄枪,但是想来在座都是武将出身,正好相互切磋比试一下,当做助兴的节目也好,高将军你愿应战吗?”

    “敢不尊恩相令。”高欢也是躬身作礼应答,心道妈的谁怕谁,大不了老子不做这镇北将军,也要摸一摸这老虎屁股,再说还不一定谁输谁赢。

    校场上中军台中,尔朱荣身披金色披风,端坐在军台中间的虎皮交椅上,左右两边或坐或站这尔朱氏和元悌等达官贵族人,而贺拔胜、司马子如等大臣都站在军台下面,其他看热闹的宾客把整个校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尔朱兆骑在马上,飞奔来到军台前,下马躬身作礼道“小侄愿和高将军先比弓箭射术,再比骑战枪术,最后比近身格斗。”

    “好,高将军意下如何?”尔朱荣转头问高欢。

    “敢不尊恩相令。”高欢也是躬身唯唯诺诺。虽然比试内容对自己很不利,要是比试写字、画画多好,哪怕比喝酒也行。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高欢心里道。

    “今日比试只需点到为止,不管最终胜负如何,两位将军都必有重赏。好,你两都下去准备吧。”尔朱荣对着尔朱兆一挥手。

    “高兄且慢。”贺拔胜一把拉住正欲去马厩牵马的高欢道“我很欣赏你今日所为,愿将我的青蛉宝驹借你一用,此马非比寻常,随我征战多年,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那多谢贺拔兄了。”高欢也不拒绝,他对马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因为他不是伯乐,他不懂马匹的好坏。只是在阵上随便选一匹马就可以出战。其实马匹对古代军人来说是和兄弟一般重要,说严重一点身家性命都托付给这坐下的禽兽。

    贺拔胜这匹马牵过来的时候,高欢终于能懂了为什么有人愿意花千金买马。你就看这匹青蛉宝驹,浑身皮光毛净,精气十足,马的四蹄圆而大,马腿粗壮有力,似长发一般的马尾又粗又长,偶尔还从喉咙内发出哼哼的声音。果然是匹好马!

    高欢心里很高兴,从贺拔胜手里接过缰绳,翻身上马,这青蛉宝驹一声嘶鸣,前抬双蹄,迅捷如雷电一般哒哒哒飞驰出去。高欢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好一匹不服管教的烈马,高欢不禁使劲夹紧双腿,屈身伏在马背上,手中紧紧抓着缰绳,抬头看着前方。

    溜达了好几圈这青蛉宝驹才渐渐慢下脚步,鼻子里不断哼哼的出气。高欢温柔的抚摸着它的脖子安抚着它。看来高欢天生对马也是有一种的驾驭能力。只见青蛉宝驹不但顺从的缓步而行,还时不时发出满意的低鸣。

    只听得军台左右两边十二对大鼓隆隆的响起,高欢拨马走向军台。

    比试官出来唱喏道“两位将军,骑射比试内容为相距一百步,各自对面射箭,只发三箭,多种者胜。”说罢旁边过来两名军士,各自手拿一把弯弓,一只箭壶。

    高欢接过弓和箭一看,这弓张力很大,弦绷得很紧,这箭枝没有箭簇,只有碎布包裹在箭簇位置,碎布还被染上红色颜料。高欢心道,设计得真巧妙,这箭枝既不伤人也能体现出被射中的效果。

    尔朱兆远远站在百步开外,只听得他大喝一声,驱马便向高欢这边冲来,高欢也不甘示弱策马前进,两人相距六十步只见尔朱兆张弓搭箭嗖一声一支箭激射出来直飞高欢门面,高欢低头堪堪躲过这一箭,尔朱荣见一箭不中又是一箭,这次被高欢用弓轻松拨开,这古人的箭术说是厉害,我看也稀松平常。高欢心里乐道。

    两箭不中的尔朱荣有点慌了手脚,这时高欢取出一箭枝,扣在左手大拇指上,嗖一声箭枝擦着尔朱兆的肩膀飞了过去,看的周围众人以为射中了,都欢呼一声。

    尔朱兆见高欢一箭未中,随即抽出箭壶里最后一枝箭,屈身张弓,咻一声,最后一枝箭也被高欢躲过,这下就算高欢剩余两箭不中,也至多算个平手。当然结果高欢最后两箭是肯定没射中,看官们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们的男主高欢还没到神的地位,做不到样样精通。

    这样第一场比试是打平,于是两人准备第二场比试马上枪术。这个高欢是拿手的,这么多次的战斗都是以骑战枪术为主。

    高欢和尔朱兆都换上一身皮甲兜,头上戴着熟铜盔,手拿一杆长枪,这长枪也是去掉了枪头,同箭枝一样用碎布包上染红。

    比试官又出来高声唱喏“第二场比试骑战枪术,请在三十回合里分出胜负,否则将以身上红色点数来分出胜败。”

    高欢和尔朱兆两人相距三十步,齐唰的在马上一打拱手,随即就驱马冲向对方。只见双方马儿一交身之际,高欢一枪刺中尔朱兆的右肩膀,尔朱兆一枪刺中高欢的左手臂,随即二人分身而过,背离三十多步,又拨马回身冲击,这样来回冲刺了三五合,谁也不能把谁刺倒,高欢举枪大喝一声“杀!”策马飞身冲向尔朱兆,这尔朱兆倒也冷静,眼看高欢手里的长枪直接刺向自己的门面,观看的众人都惊呼起来。尔朱兆在枪头快到面前时一弯腰一低头反手顺势一把抓住高欢的枪头,用力一扯,想借力打力的把高欢扯下马来。

    高欢见自己一枪被躲开,心里一惊,又见枪头被抓在尔朱兆手里,当下只能双手一松,放开长枪。如果此时高欢策马跑开,那肯定被尔朱兆回身一枪,自己就算输了,他急中生智,飞身扑向尔朱兆,两人一起双双跌落马下。周围的观众又是一声惊呼。站在人群里的郑大车也是十分紧张的在一边观瞧。

    尔朱兆恼羞成怒正要起身殴打高欢,只见高欢先发制人,翻身重重的压在自己身上,两人正抱在一起滚作一团的挣扎打斗时,比试官出来大声道“第二局,高欢高将军更甚一筹。”

    尔朱兆满脸不服的大声骂道“你眼瞎了,是我先躲过他的冲刺,然后把他手里的长枪夺过来,怎么算我输呢?”

    比试官一脸无奈道“大人息怒,小人只是传丞相的圣断和其他几位大人的口谕。您有火气别冲小的来啊。”

    尔朱兆高声道“此次比试我不服!”尔朱世隆跑下来说道“你别胡闹了,内行的人都看出来你虽夺了贺六浑的枪,但却无法伤他性命,贺六浑与你同时跌落马后却将你牢牢压在身下,此时取你性命易如反掌。他却故意和你扭作一团打到一处,这是给天王留面子。”

    尔朱兆一脸生气的对着高欢冷哼一声道“第三场比试近战格斗,我可不会让着你。”

    高欢面露微笑,此时他心中已经对胜负结果不重要,他更在意的是在场这些人对自己的看法,他要赢得让尔朱兆心服口服,让尔朱荣佩服,让同僚拜服,让郑大车仰慕。而此时尔朱兆的好勇斗狠在众人看起来更像个孩子的负气所为。

    换了一身皮甲和头盔,高欢一手拿着祖传的朴刀,一手拿着木盾,尔朱兆此时却光着膀子,只拿了一把银月弯刀,气势汹汹的盯着高欢,两眼里全是怒火,像要把他活吞了似的。

    两人站在一个圆圈里,比试官再度出场唱喏“第三场比试为真刀互博,规则是一炷香的时间里谁先把对方逼出圈子外,即为获胜。由于使用的是真刀,谨防伤了无辜,所以二位将军请注意自身安全。”

    高欢心道娘的,既然害怕伤了无辜又要我们用真刀,尔朱荣这个老匹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