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雄踞洛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可惜这世间难寻的美却要被你糟践了。”如意还是一脸冰霜。

    “你怎么这么说话?我看上你是你的福分,再说我哪点比不上高欢?”尔朱仲远生气的说道,但是一听自己可以糟蹋她,心里却又有一丝快意。一个小人如果不能正面击败对手,他会把气都撒在对手的家人身上,如果是个女人就更能发泄他心中的怨气,这是小人所为,是君子们所不齿的下流勾当。

    如意弯腰假装系鞋带,忽然从袜子里拔出一把短小的匕首来,直接扑向尔朱仲远,一匕首就刺向他胸口,口中大骂道“你这个禽兽,我今天跟你同归于尽。”

    尔朱仲远还在做着跟如意功效于飞的美梦,冷不丁的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没反应过来,扑哧一声,如意也没想到自己能刺到尔朱仲远的心口,但是匕首太短小,刺不进深处,只是让他浑身是血,尔朱仲远像杀猪似得大喊救命,军士冲进来把如意几下就打翻在地,抓了起来。

    尔朱仲远恼羞成怒,跳着脚大声咒骂“你这个贱婢,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想杀老子,给我弄死她!”

    一个将官走上前,拔出佩刀,朝着如意的肚子就是一刀,鲜血渐渐流出来,如意的眼神慢慢失去神采,两个军士放开了她瘫软的身体。“官人,你多保重,我先走了……我们来生再见,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女人……”脑海里浮现出昔日两人相处的画面,如意在心里对高欢说出最后一句话,脑海渐渐失去意识。

    青鸾她们几个最终没能幸免,被尔朱仲远派人找到,经过一番激烈打斗,除了早先回去报信的一个舞姬侥幸存活下来,其他人全部被杀,尔朱仲远觉得不够解恨,还把如意、青鸾她们的尸体都奸污一遍,然后让人分尸后再一把火烧掉。天良丧尽。

    高欢得知如意的事情是在第二天的下午,因为最早得到消息的是慕容恒和高岳,他两原本不想把这个消息压下去,不想告诉高欢的,因为现在局势微妙,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很容易让整盘棋都变了输赢。

    但是事关重大,毕竟是章武王的郡主,高欢身边目前唯一的女人,也跟了高欢那么久,高岳最后还是偷偷的告诉了高欢。

    慕容恒在衙署大堂里一个劲的埋怨高岳道“竖子焉能与谋?竖子焉能与谋?你坏我大事啊。”

    高欢则面无表情,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淡淡的对慕容恒和高岳两人说道“逃回来的舞姬我亲自问过了,她说她也没有亲眼看见如意是死是活,我看我们先不要过早的下定论。”他心里始终抱着一丝希望,可是真是如意活着在尔朱仲远手里,那还不如死了。

    高欢现在心里十分痛恨老天如此对他,先是莫名其妙的让他离开自己的母亲,穿越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时代,然后是塞了一个娄明春给他之后又让她离开自己。接着意外收获了如意,现在却又让如意这般下场。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要这样对我?高欢独自一个人在门窗紧闭的屋子里对着如意的衣物流泪,他不想在人前流露感情,但是心中的悲痛让他无法清醒,无法保持理智。

    尔朱采凰让丫鬟送来的饭凉了有热,热了又凉的来回倒腾好几次,她自己也是守在门口怕高欢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过了许久,高欢才从房里出来,一推门就看见尔朱采凰,心里的怒火瞬间爆发在她身上。他一脚踢开摆放的饭菜,指着尔朱采凰的鼻子大声斥责“你们尔朱家的人简直是禽兽,做的事情人神共愤,我要不替天行道灭亡你们尔朱氏,我都对不起天下黎民百姓!”

    尔朱采凰一下子就流出泪水,委屈的哭道“官人我知道你为如意妹妹的事情伤心难过,我又何尝不是呢?可是这事是我叔父们做的,与我何干?你要真是恨我,就把我也杀了给他们看。”这丫头寸步不让,比如意还强横几分,双眼含泪的瞪着高欢一瞬不瞬。

    高欢从来没跟女孩子吵过架,他没经验,当下倒被尔朱采凰的破釜沉舟整的无话可说,张口结结巴巴的说“你……,我……,你简直不可理喻。”说罢转身要走。

    尔朱采凰一把拉住他,大声问道“你说清楚,谁不可理喻?”然后对着丫鬟秋娘道“你去收拾东西,我们现在马上离开这里,去投奔我那禽兽不如的叔父……呜呜呜”

    说罢她竟然伤心的哭了,秋娘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高欢心里清楚等待着尔朱度律的将会是什么,所以当下就气恼道“行了!别闹了,还嫌不够乱吗?你给我老实的待在府里哪也不许去!”他还是不放心,又把高岚找过来看着尔朱采凰。

    高岚得知了如意的不幸,跟尔朱采凰两人以泪洗面。高欢正在头疼,门外高岳进来禀报“大王,军队已经集结完毕,现在马上要出发了。”言下之意是你做好准备了吗?

    高欢转身对高岚说道“姐姐,我要带兵去洛阳给如意报仇,家中还需要你照顾。”说罢看了尔朱采凰一眼,叹了口气,然后头也不回的带着高岳出门去。

    尔朱采凰擦干眼泪对高岚道“姐姐,现在府里只剩你们二人,我们要好生看守府邸,等官人回来,切不可让他担心。”这女人的脸六月的天吗?说变就变。

    尔朱度律得知通往关中的路已经被高乾封堵住了,当下点齐人马要来迎战,却得知尔朱仲远意外受伤的事情,只能耽搁下来。

    “你什么女人不能搞,要去搞高欢的女人?这满皇宫妃子宫女还不够你玩的?”尔朱度律看着躺在榻上唉唉叫疼的尔朱仲远怒其不争的骂道。

    “我哪知道闯进军营的几个刺客会是他的人,再说了他派人来我军中刺探军情,我不能杀她们吗?”尔朱仲远还一脸不服气。

    要不是看在他是自己的弟弟份上,尔朱度律真的会杀了他。“你这没有脑子的蠢货,在这个节骨眼得罪了高欢,他岂会善罢甘休?现如今他都派人把我们西进的路给堵上了,我看到时他前来兴师问罪,你怎么办?”尔朱度律没有吓唬他,高欢的女人死在他手上,高欢肯定要来报复的。

    “那怎么办啊,大哥?”听到这里尔朱仲远才开始有点慌了,他可是听说过当年高欢暴打葛荣的事情,这小子对故主都能下死手,尔朱仲远不敢想下去了。杀妻之恨不共戴天。

    “目前只有马上率军全力西进,不要带上皇帝和大臣这些累赘了。进了关中,咱们就算安全了。”尔朱度律目前能想到也只有这些,虽然他自己心里也知道高欢哪会轻易放他们西去。人总是在面对绝境时抱有一丝幻想和希望。

    说跑就跑,除了必要军备物资,其他能扔都全部扔掉,尔朱度律现在心里想的只有如何才能离开洛阳进入关中。临行时他不愿意皇帝落入高欢手里,居然起了杀心,把皇帝元晔和皇后锁在屋子里放火烧死,多么荒唐的决定!

    可怜这元晔只做了四个月的皇帝就被弄死了,看来这皇帝的宝座也不是那么好坐的。

    随着高欢大军的在背后的步步紧逼,高乾又挡在前面,尔朱度律几次派去跟高欢谈判的人都被砍了脑袋,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看来高欢已经被复仇的愤怒冲昏了头脑。

    俗话说狗急跳墙,现在这尔朱度律就有点这个意思,他决定不往西转而往北去投奔尔朱兆,大军才到黄河边上的白水城,屁股后面就被高欢的部队打了。于是一方逃跑一方追击的混战从河东一直打到河内,尔朱度律的近七八万人死的死逃的逃,最后只剩六千人马进入并州地界。尔朱仲远因为受伤无法逃跑,被高仲明的游骑兵抓住了,押回洛阳。

    高欢的部队在进入司州以后秋毫无犯,跟老百姓从不强买强卖,谁的部队出现打杀百姓的事情,高欢会严惩领军之将,让当事人一命偿一命。但是对待尔朱度律的降卒高欢就没那么客气了,汉族的军卒全部罚没为奴,到北狄边疆服苦役,鲜卑族的士兵全部被坑杀。这种做法当然也引起部分人的不满,但尔朱度律手下原本平时都欺压百姓,大部分人对此还是很解气的。这是高欢穿越以来第一次将怒气撒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既然是第一次,肯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看着眼前的残垣断壁,高欢和慕容恒等人没有一丝战胜者的快感,整个洛阳几乎成为一座空城、死城、废城。为数不多的几十位大臣垂头丧气等待高欢的发落,在他们心目中,高欢跟尔朱度律是一路人,因为他们都是尔朱荣的手下。

    高欢看着在场的众人,觉得有必要申明一下自己的态度,于是站在一个石像身上,大声对所有人说道“我就是高欢贺六浑,我来洛阳是来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的,你们不管什么身份,只要不是尔朱氏一门的,都可以安心回家,该干嘛干嘛,这洛阳城百废待兴,我需要你们跟我一起重建帝都昔日的繁华和荣耀。我会从北方五州调来粮食,让军队重建皇宫和城市,让死者早日入土,让生者尽量有个安慰。诸君,来日的路还很长,我希望和你们一起携手建造美好的明天。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我高欢的部队绝对不会也可能出现洗劫洛阳,杀虐官员,侵占钱财的事情。如果被你们发现我的军队里有这种事情发生,请你们直接来找我!”

    这一番话算是稳定军心,安定人心的,至少当时在场的官员百姓听了都很受鼓舞,白小静对这个让北方五州兴盛繁荣的好君主更多了一份敬佩与自豪。

    “尔朱仲远关在哪里?”高欢跳下石像来,轻声问高岳,现在他真的要去报仇雪恨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