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皇宫偶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初春的天气还是十分寒冷的,高欢穿着棉服走出正德殿,脑子里还在想刚刚皇帝说的那几句阴阳怪气的话语“朕已经下诏令天下诸侯带兵进京,拱卫京都,助齐王剿灭尔朱氏。”他这是什么意思?把天下的诸侯都召集起来……难倒,高欢想起日本战国时代的织田信长和十五代将军足利一招只见那个有名的信长包围网。

    脑海里怎么会这样的想法,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高欢百思不得其解。

    高欢路过一处荒废的宫殿是忽然听到里面有人在欢笑谈论说话,似乎是一群女子。高欢十分好奇,问身边的高仲明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还有人住在这么荒凉的地方?”

    “回禀大王,这里是含章殿,是皇宫里专门给前朝嫔妃居住的地方,所谓的冷宫是也。”高仲明如实回答道。

    高欢很好奇这冷宫里怎么还有人能这么开心的生活,于是走到正殿大门前,一个正在打瞌睡的小太监一见高欢,吓得赶忙从椅子上爬起来跪在高华脚下瑟瑟发抖,口中都说不出话来。

    高欢也不理他,直接推门而入。只见殿内十分简陋,陈设也很简单,但是却布置的井井有条,整理的十分整洁,一看就知道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比较讲究的人。

    榻上面对面坐着两个二十五六岁左右绝色女子正在玩一种掷棋,这是一种行酒玩具,比谁的点数大,输的一家要被惩罚喝酒。边上站着一个身材曼妙的美少女正鼓掌庆贺。三个美人见高欢走了进来,纷纷注目观瞧他。

    高欢这小子长的确实蛮帅的,三个美女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干咳两声道“不知几位娘子在此,在下有所打扰,万望恕罪。”说罢故意给三个美人做了一揖。

    只见穿绿衫的俏娘子起身咄咄逼人的问道“你乃何人,怎么敢在皇宫里乱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红衫女子连忙劝阻道“姐姐你也是,这位贵人定是慌乱间走错了路,进错了门,你怎么如何凶悍如村妇,万一把这俊俏的小贵人吓到了如何是好?”

    紫衫女子连忙附和道“就是,就是,咱们这里可一年半载不见一个男人的,今日好不容来一个贵客,别平白的被你吓跑了。”说罢掩嘴嗤笑起来。

    绿衫女子随即对紫衫的女人一阵捶打,嘴里笑骂道“看你二人今日见了俊俏后心思荡漾,早把平日的端庄舒雅都到九霄云外了吧!”

    高欢听她们说话十分有趣,转身对高仲明使眼色让他在殿外呆着。随即对三位美女说道“三位娘子,在下贺六浑这厢有礼了。”说实话高欢心里还是很喜欢跟美女泡在一起的,虽然现在自己身份尊贵,但是碍于尔朱采凰的面子,一直不敢在外面偷腥。男人嘛总是特别惦记那出墙的红杏,人之常情。

    红衫美女上前拉着高欢的手就笑道“哟,还是挺有礼貌的小后生,来,到姐姐这里来。”说罢拉着他就走向榻边,其实高欢年纪比这三人都要大,只是长的面向较白,一张不长胡须的俊脸看起来才二十岁左右。

    紫衫少女也连上前拉着高欢另一只手,两人像是要把高欢架住生怕他跑了一般,硬是拖到榻上坐定。绿衫美女早就站起身来,正色道“你两玩笑越开越大,如果被人知道我们三个将男人留在宫里,就怕要浸猪笼沉河底了。”

    红衫女子忽然撒开高欢的手,十分气愤的说道“就算那样又何妨,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早就过够了。”红衫美女闻言脸上也多了一份悲戚之色。三人顿时没人说话。

    高欢一脸懵逼的不知到底如何打破僵局。于是站起身来对三位美人施礼道“不知三位娘子何许人也,为何住在这皇宫深处?”

    绿衫美女说道“我是皇后尔朱氏,。”指着紫衣女子道“她是敬妃冯氏。”又指着红衣女子道“她是端妃李氏。”随后叹了口气道“我们都是孝庄帝的后妃。”

    高欢讶然道“你们都在这里住了三年了?”因为孝庄帝被杀到现在已经有三年了。

    “谁说不是呢,平日倒还好这里毕竟是皇宫,但一遇到战乱的年头,我们这里就无人问津,死活都没人管了。好在去年秋天五州刺史高欢进京打跑尔朱度律,我们才得以重新回来居住,不然我们三姐妹真不知道该流落到何处。”端妃李氏一脸幽怨的说道。

    古代的皇帝不管哪一位上位都是大肆扩充后宫,大批的无辜少女被送进宫胡乱度过了自己美好年华却连皇帝的面都没见过。要是不幸在战乱年代被皇帝选中,大多数都是连位子都没坐稳就被赶下台打入冷宫苟延残喘,命运凄惨的甚至还要为皇帝殉葬。

    难怪高欢心想这个绿衫美女怎么越看越像尔朱采凰,原来她就是尔朱英娥啊。

    高欢见这三姐妹都低头不语,一时间胸中涌起一股男儿气概,保护欲十足的说道“三位娘子不必忧愁,我这就让皇帝放你们出宫去。”

    敬妃冯氏一脸不信的表情道“你是什么人,皇帝能听你的?”其他两位美女也是抬头看着高欢有点不信。

    高欢正色说道“我就是你们口中那个打跑尔朱度律、重建帝都匡扶社稷的高欢。”他很满意自己的形容修饰词用来表达自己的力量。

    三位娘子登时傻眼,今天真是走了鸿运,天降贵人到自己眼前,尔朱英娥还是有点不信的问道“你就是高欢?怎么跟他们说的一点都不像?”

    高欢十分好奇的问道“他们是谁?还有他们是怎么描述我的?”

    年纪最小的冯氏急忙说“他们说高欢身长九尺,满脸胡须,身材黝黑,一伸手打倒一匹马,一哈气吹走一只羊。跺跺脚都要山摇地震。”

    高欢听她的描述,被逗得哈哈大笑,原来自己在民间传说中这么霸气!想当初初阵自己被吓得呆若木鸡差点尿裤子。要是被她们三个知道当初自己糗样,这心理阴影面积得多大啊。

    冯氏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才让高欢哈哈大笑,憋红了脸小声道“人家也是听传闲话的宫女们说的……”

    “哈哈说得好,你们看我有九尺吗?哈哈还满脸大胡子……”高欢十分喜欢冯氏的小可爱动作。

    “我早就说了那些宫女太监们的话最不可信,你看这笑话闹的。”年纪稍长的李氏埋怨这个萌萌的冯娘,说罢还给高欢抛了一个媚眼,高欢当时就心猿意马。

    “我这就去找人下公文,让内务府放你们三个出宫去,只是……”高欢欲言又止。

    李氏媚眼如丝的看着高欢道“至尊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们三姐妹尽力而为。”她以为高欢见她长的漂亮想跟她好,所以故意说出这样的话。一旁的尔朱英娥听李氏明里暗里的一直在勾引自己的妹夫,偏偏高欢还一副很受用的样子。当时也有点生气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吞吞吐吐的不像男儿所为。”

    高欢闻言一愣,心里道我怎么得罪这个大姨子了?怎么说话夹枪带棒的,这么冲?随即回答道“我家夫人是皇后的亲妹妹,她跟我回府理所当然,只是二位娘子出宫后该去哪里呢?如果归家路途遥远,我害怕路上有什么不测。”

    李氏一听满脸笑容的对冯娘说道“你看着至尊就是疼人,还怕我们回家不便,真是想的周到。”见冯娘好像有心事一般发愣没理她,转身对高欢十分献媚的说道“我全家早在入宫那年就搬去江南了,如今只怕是无家可归。”说罢给高欢一个飞眼道“望至尊可怜奴家收留奴家。”

    冯娘也是很早就进宫,对宫外家人是否健在已经无法得知,所以也没有个去处。

    宫里的女人为了争夺皇帝那一点可怜的爱无所不用其极,,讨好谄媚如同玩物一般,这些我就不在这里赘述,大家都看过宫斗的电视剧。这冷宫里的女人比那些争宠的女人还可悲可怜,因为她们连玩物都不是,连想争宠的对象都没有,正是因为如此李氏本来对余生不抱希望了,今日却来了高欢这样的天赐良机,所以她显得十分兴奋,使出浑身解数都要让高欢带她走。

    尔朱英娥一脸鄙夷的看着李氏,心想平时她一副高高在上的端庄模样让人敬畏,今日见了这高欢却如同别人豢养的宠物般百般讨好,自己是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虽然她也想离开这个如同囚牢的地方,但她绝对放不下身段来对高欢曲意奉承卑躬屈膝。

    尔朱英娥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是先皇的后妃,先皇去世我本该去殉葬,如今苟活人间怎还能奢望出宫归家?你带上她两走吧。”说完别过身躯暗自神伤。

    十九岁的冯娘一脸茫然的看着尔朱英娥问道“姐姐为何不跟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呢?这里有什么好的,在这里没人会在意我们的存在,更没人管我们的死活,姐姐你何必留在这里独自受罪?”说罢冯娘眼圈竟然红了,眼看就要哭出声来。

    连李氏都不理解尔朱英娥的想法,说道“姐姐是在跟谁赌气么?平日我们连想不都敢想的的事情,今日却意外实现了,这是姐姐每日在菩萨面前念经祈求而来的福报,为何到了今日你却又拒绝佛祖的恩赐呢?”

    高欢此时的大男子气概再度展露无遗,走上前对着尔朱英娥说“既然你我是亲戚一家,今日被我遇见了,怎么可能让你独自在这里受苦?回去娘子还不知要如何埋怨我,今日无论如何,我要带三位娘子出宫,如果实在没有去处,可以先到我的别府上小住。”高欢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房子和票子,记得自己前世还没毕业就在为房子的事情头疼,可现在他完全能理解那些房地产大鳄们的心思了这房子多了也是块心病。

    高欢带着这三人从内务府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宫门虽然早就关闭,但是高欢不同寻常的身份让守门的将领只有乖乖听命的分。

    高欢把尔朱英娥带回了自己家,让高岳护送李氏和冯娘两个到自己的别府暂住。

    尔朱采凰虽然早就得到通知说姐姐英娥要来府上,却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焦急的在房中坐立不安左顾右盼的,三番五次的让秋娘去门口打听,官人怎么还没回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