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意外的消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高欢现在没有一点心情去孙腾府上消遣,他派仆从去跟孙腾说自己身体不适,今天不过去了。脑海里全是娄明春和那个小男孩的身影。高欢在书房里重重的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头,脑子里一片混乱,现在他多希望找个人聊一下,心里百万个疑问等待解答。

    “你不是说去二哥府上议事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采凰端着一杯茶从门外进来笑道“刚还在后花园跟英娥姐还有李氏、冯娘她们说笑,听说你回来了,我赶紧来看看。”看着高欢无助的眼神,呆滞的表情,尔朱采凰心里知道,自己相公遇到事情了。而且凭她女人的第六感隐约觉得还是关于女人的事。

    “我……你……。”高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采凰看了心里很着急,问道“别吞吞吐吐的,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咱们在一起这么久,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于是高欢腆着脸把自己和娄明春之间的分分合合都将给采凰听,末了他问道“你说她当初为了什么离开我?”

    采凰也叹了口气,有点埋怨又有点心疼的说道“你啊遇到女人的事就让你方寸大乱,平时的冷静机灵劲都去哪了?”

    “唉你别拿我消遣了,你要是看出了什么来就告诉我,我现在脑子一片混乱,心里乱成一团麻,根本没法冷静的想事情,想的越多气就越大。”高欢如实的把自己现在的心里状态告诉采凰,他不瞒她,至少在这件事上他不瞒她。

    “我只能说这个娄姐姐也是苦命的人,当初你还未起势就差点跟了你,还有了你们的孩子,她独自一人承担的太多了,你那时人在哪里呢?”采凰看着高欢说道。其实此刻她自己内心也是十分悲伤的,自己的相公也是个情种,处处留情欠下孽债。

    “我那时不是为了打拼未来,在葛荣手下当差么,再说了大家当初说好的,她替我看好家庭赡养父母,等我回去就跟她成亲。”高欢也有自己的委屈,这事说到底他又责任,但是也不能全部都算在他头上啊。

    尔朱采凰把茶杯推到高欢面前,意思让他喝一口茶再说,然后徐徐道“官人你啊就是不能体会我们做女人的苦衷。试想一下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有了你的孩子,你又迟迟未归来实践和她的承诺,她独自抚养孩子还要替你赡养父母照看家庭,即使她自己愿意,她的父母答应吗?”说罢看了看高欢沉思的表情,继续道“她父母就算破例同意,那世间凡人会如何评价她?她又如何背负这个评价生存下去?她的家族也会因为她的做法而被世人唾弃。我觉得这已经超出一个常人能承受的范围了。”

    “那……那她当初可以写信派人来告诉我这些,我肯定会飞马赶回去和她成亲。”高欢马上说出自己心里的疑惑。这是一直让他困扰,也让他记恨娄明春的地方,自私的决定和自己分手,孩子也没有,谁知道那个孩子是她自己小产的还是被打掉的?每当想到这里高欢心里就无限愤怒,这个贱女人杀死了他还未出世的孩子。

    “唉,官人你又错了,你自己都说那时你还在葛荣的叛军里做事,试想一下你还未衣锦还乡就被官府的人捉起来了,再说这事要真的告诉你,以你的脾气性格只会把事情搞得天下皆知,那样她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两害相权取其轻,还不如偷偷的把事情掩盖过去。”

    高欢此时对尔朱采凰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女人虽然和自己相处时间不长,可是对高欢的了解比他自己还清楚,确实很厉害。他忽然觉得不对,于是又问道“你说她偷偷把事情解决是怎么解决?”

    尔朱采凰叹了口气道“依我看楼姐姐估计是找了个替罪羊,替你把事情扛过去了。”

    “你的意思她随便找了个男人结婚,把这事掩盖过去了?”高欢似乎有点明白娄明春的当初在邺城见他的时候说的话了。

    “你啊天生是个情种,到处欠下孽债自己还稀里糊涂的。”采凰略带微笑的说罢在高欢额头上轻轻用手指点了一下。

    事情的脉络基本被尔朱采凰整理出来,高欢心里的郁闷顿时化作乌有,当时心里就痛快了,抓住采凰的双手深情的说“你真是我的红颜知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采凰微微一笑,对高欢说道“你我既是夫妻又何来感谢?莫非你要与我欠下孽债?”这句话明显是调侃高欢的。

    高欢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的表情看着尔朱采凰道“你这话说的,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怎么可能让你离开我的身边。”说罢在采凰额头上亲了一下道“我现在就去找娄明春把事情问个清楚,真如你所说,那我真是大大的对不起她,我要把她从那个人身边夺回来。”

    “那你千万不要声张,仙子私底下去问问,万一我猜测的不是呢?岂不是大家都尴尬。”尔朱采凰怕高欢冲动,连忙给他支招。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我的宝贝,我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晚上回来我好好伺候你。”高欢此时说的是真心话,他对采凰的爱似乎开始上升到比之前更高的位置家人。

    看着高欢远去的背影,尔朱采凰暗自叹了口气,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幽怨的说道“这个冤家情种啊总是稀里糊涂的……”

    高欢从家里出来已经是晚饭时刻,他肯定不能去卢侍郎家找娄明春,怎么才能联系到她呢,他忽然想起来娄明春的丫鬟红玉,没错,就是她了。

    高欢独自坐在茶楼的雅座里等待着红玉把娄明春带来相见,这次等待的人换做是他自己,此时他才体会了一把等人心焦的感觉,这时间感觉一秒一秒过的实在太慢,他坐立不安,左顾右盼,寻思一会和娄明春见面了自己该如何说话,尽量平心静气的把事情问清楚,不断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急,也不能随便发怒。

    感觉过了好久,高欢茶水都喝掉四五壶,就听见有人上楼来了,高欢连忙起身打算出门迎接娄明春。刚到门口就见红玉推门而入。

    红玉见高欢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调侃道“王爷您这迎接小女子啊,我可当不起。”

    高欢见红玉背后不见娄明春的踪影顿时失望又有点愤怒的问道“你家小姐怎么没来?”

    红玉自顾自的走进雅间里,拿起桌上的空杯子就倒茶喝,高欢随即跟过来着急的问道“你们家小姐呢?她怎么自己不来?”此刻他心里已经火急火燎的方寸尽失。

    “你倒是让我喝口茶再说啊,这一路我都是快步赶过来的,你这是要渴死我吗?”红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接着喝茶。这丫头自从第一次遇见高欢就从来没怕过他,总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老神在在的跟高欢说话。

    高欢只等在一旁耷拉着脑袋耐下性子等着红玉姑奶奶品茶完毕,红玉吃了几块桌上点心,感觉自己吃饱喝足了,才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交到高欢手里道“看把你急的,我家小姐说天晚了不方便出来见王爷,让我转达亲笔书信一封。她要说的话都在信里了。”

    高欢连忙接过信来拆封看起来,这信是娄明春的亲笔,她的涓涓字迹高欢认得,可是这信的内容让高欢越看越失望,心里是越看越气。

    娄明春信里的意思大概是自己和高欢缘分已尽,并且现在双方都有了新的生活,就无须在相互纠缠牵挂了,以后各走各的阳关道独木桥。这是她最后一次给高欢写信,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来找自己,也不要骚扰她的生活。

    高欢看的心里哇凉哇凉的,这叫什么事,一点机会都给吗?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想跟她确认,得到她的回答。可是她现在如此绝情,一点都不念及当年的恩爱。真是女人变心了十万头牛都拉不回来了。

    高欢看着孩子吃喝的红玉,心里一激灵,上前抓住红玉的手就焦急的问道“红玉,不,是红玉姐姐,我求你件事吧。”

    红玉被高欢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差点叫非礼了。她满脸惊恐的神色看着高欢安慰道“王爷您有什么话好好说,奴婢给您带到就是了,您别这样,人家心里怕怕的。”

    高欢也觉得自己失态了,连忙松开手红着脸说道“不好意思我刚刚激动了,我就是想问下当年我离开以后你家小姐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你肯定全部知道吧!”高欢现在把希望都寄托在红玉身上。

    红玉一脸无奈的对高欢道“那您可真猜错了,当年我因为纵容小姐和你在一起,被老爷罚去乡下庄子做事,一年都没回过府里,后来小姐要成亲了,老爷才恩准让我回府的。”

    高欢这下彻底懵逼了,时尚的事情不如意十之**,自己再怎么倒霉也不会一件事都不顺吧。这下该怎么办?!

    红玉刚回到府里,娄明春就把她叫过去,轻声问道“信你送到了?”红玉点点头,楼明初接着问道“是照我说的那样讲的吗?”红玉又点点头。楼名似乎还不放心,接着问“那……他没说什么?”红玉摇摇头。

    娄明春心里有点生气了,嘴上说道“出去一会就变哑巴了?只会点头摇头的?”

    “不是,小姐,你看后面。”红玉这才开口道。

    娄明春转头一看,差点魂飞魄散,原来卢生早就站在门口听了半天。脸上一阵燥热,心里有种被捉赃的心虚,但是嘴上却强硬的说道“你怎么一声不吭站在门口干嘛?”

    卢生显然喝醉了,面脸通红一身酒气,摇摇晃晃的进来,指着娄明春的鼻子道“门子说你大晚上派红玉出门办事,我就猜到你跟那个什么王爷有奸情。果不其然,你这个淫|妇,说,背着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红玉一听这卢生出口不逊本来以她的脾气想要发作一通的,却被娄明春推出房间外。

    屋里卢生口中继续骂骂咧咧的说道“我就知道当初你肯嫁给我肯定有隐情,果不其然,被我今日里发现了,说,你跟那个什么王爷的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这个贱人!”说罢竟然伸手打了娄明春一巴掌。

    屋里的娄明春也呆住了,屋外红玉也听得清楚,着急的推门而入,口中说道“小姐你没事吧?小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