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相思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婀娜在房里三天没吃东西了,她在和郁久律在赌气,父亲完全不顾她的想法,硬是要把她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大叔,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看着无精打采躺在厚厚的毯子上的婀娜公主,郁久律十分头疼。自己这个女儿出了名的刁蛮任性,平时一点不如意都会鸡飞狗跳大吵大闹的,这次居然还玩绝食自杀。

    他是真怕这个女儿做出什么傻事,可是自己又不能退让妥协。怎么办呢?这时继母郁久律氏进来帐篷,见此情景,就悄悄的在郁久律耳边低语了几句。

    郁久律对门口的侍卫说道“来人,去把高岳大夫请来给公主看看病。”此话刚说完,就见婀娜动了一下头,又张了张眼睛,发现高欢并不在帐篷里,于是又闭上眼假寐。

    没一会高欢就从帐篷外进来,对着郁久律行了个礼。婀娜公主知道高欢来了,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冲动,她这些天脑子净是高欢的样子,还有救她时做的一切,翻来覆去的想,一遍又一遍的想,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大叔,心里的委屈和难过不住的压在她心头,让她喘不过气来,单相思和忧郁让她根本吃不下饭。

    所以公主的本意也不是真要绝食,而是她第一次恋爱被那种见到对方就心跳加速面红耳赤,没见到人就没日没夜的思念所折磨,再加上即将远嫁海外大叔的烦心事,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思,试想一下每个人自己的初恋时,你的心里是不是就是这样的。

    有郁久律和郁久律氏在一旁看着,高欢面无表情的走到公主边上,蹲下来,用汉语说道“别闹了快起来吃饭。”忽然一想对方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公主转过头来睁大眼睛看着自己,高欢有点尴尬的用刚学会的柔然单词说道“吃水喝饭,起房。”

    公主这时再也忍不住,嗤嗤的笑了,他把柔然语里吃饭喝水的单词说反了,起床也不是起房。看着高欢涨红的脸上尽是不好意思的表情,公主心里更加高兴,她总是这样快的就忘记了忧愁,因为眼前站了一个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

    她忽然发现自己饿了,饿的能吃下一头小牛,于是在高欢的帮扶下,艰难的爬起来对郁久律说自己要吃饭。

    郁久律两口子惊讶的看着高欢,这人真是汉人神医啊,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公主被他几句话就搞定了。于是连忙吩咐人给公主准备吃的,没一会就端上来一个大银托盘,盘子里装着新鲜的羊奶,奶酪,小碗手抓饭、小盆的牛肉和小半只烧鸡,没有什么特别的隆重的做法,就是简单的添上孜然再烹饪,可是味道好香,连高欢闻着都有点饿了。

    看着公主开始吃饭,高欢起身要离开,婀娜连忙放下手里的鸡腿,嘴里还包着一块牛肉,油腻腻的小手立刻抓住高欢的袖子,用柔然语说道“你不要走,陪我一起吃。”眼神和语气里尽是哀求的意味。

    大家什么时候见过公主这样,这高欢真是神人,正所谓一物降一物。见高欢停下来不走了,公主对自己的爹和继续说道“你们走吧,我会好好听他的话,吃饭的。”郁久律两口子顿时松了口气,郁久律走上前来对高欢说道“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您,大夫。您要什么只管开口,我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高欢看着满脸诚意的郁久律心里想到以我现在的冒牌身份,我说我要公主给我做老婆,你肯定不答应。随即也十分客气的说道“可汗客气了,我虽然来自外邦,但是作为医生是没有国界的,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请不要放在心上。我不需要什么赏赐。”

    说的也是,高欢都坐拥一国了,平时都是他赏赐别人东西,压根不需要什么。可是在郁久律两口子眼里,这高欢又多了一个好品德无私。特别是在公主眼里,这男人越来越完美,简直就是老天赐给她的最佳夫婿人选,什么外国超级大叔,跟眼前这个帅气的大哥哥相比简直弱爆了。联姻的事她现在连听都不想听。

    她要是知道眼前这个叫高岳的冒牌货就是高欢本尊,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看着郁久律两口子退出帐篷,高欢转身用蹩脚的柔然语加上生动的手势说道“以后要定时吃饭,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公主很认真的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高欢动作夸张的手势,她忽然觉得高欢的样子好可爱,要赏他点东西,于是向高欢招招手又拍拍身边的毯子,意思让他坐过来。

    高欢心里有点莫名的坐了过来,这公主在他眼里无非跟自己的一个妹妹一般,十六岁的女生已经到了叛逆期了,没事就愿意跟父母对着干。前世的表亲家里有个小女孩也是这般到了高中阶段就闹腾,好不容易到高三了才消停下来,所以看着眼前的公主,高欢心里更多的是像大哥哥一样的关爱。

    可是公主不是这样想的,她拿起一只自己都咬了一口的鸡腿,硬是塞到高欢嘴边,用柔然语说“你也吃吧。”高欢连忙把头躲到一边,十分嫌弃的说道“不用了吧,我不饿。”

    他知道公主听不懂汉话,但是公主从他的表情已经看出来这是在嫌弃自己,于是嘟起小嘴大声说道“你嫌弃我!你嫌我脏!”一双眼睛睁大了盯着高欢,眼神净是嗔怒。

    高欢不懂她什么意思,怕她又不好好吃饭,于是靠近她从盘子里拿出一块小牛肉丢到嘴里,一边使劲嚼着一边说“这个我吃行了吧。”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公主这才又开心起来,她喜欢和他在一起,他很有趣,和他在一起自己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满足感。两个人在帐篷里手舞足蹈、有说有笑的把饭吃完了。门外的孙腾听着里面的动静心里暗自高兴,看着守在门口的柔然侍女,他面无表情的离开了。自己没必要进去做电灯泡自找没趣。

    渐渐地公主恢复了往日的风采,不过不同的是她不再天天带着那帮护花使者到处瞎跑,而总是独自一人来找高欢,不论高欢在做什么,在什么场合。她都不管不顾,只要能和高欢在一起,她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郁久律一开始对婀娜公主这样的做法还认为是她在报恩,毕竟高欢两次救了她。可是渐渐的他听到的消息越来越蹊跷离奇,公主有时在高欢的帐篷一待就是一天,连吃饭都要人端进去吃。这有点过了,这不像是在报恩,倒有点搞对象的赶脚。

    怕夜长梦多,于是这天郁久律把孙腾喊来说道“既然之前已经说道小女要嫁给你们的大丞相,那咱们两家就赶紧定下日子,我好安排人到时把公主送过去。”

    孙腾面露难色的说道“我前几日已经把消息让人送回去给我们大丞相了,只是还没收到他的具体回复,等下我再写一封飞鸽传书催一下,您看可好?”

    郁久律有点恼怒道“我下嫁亲闺女给他,你们丞相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让他赶紧同意了,两家才能尽快结盟共同对付宇文泰。”时间对于可汗来说却是有点紧,马上入秋转换马场了,如果不能尽快安排这些事情,到了明年再回来这里,只怕物是人非,再一个说了北方的蛮族现在对柔然的压迫也很严重,这个秋季的马场能不能顺利的躲开他们安然过冬对他来说都是个大问题。

    按照目前的局势,郁久律不得不着急,可是对于高欢一方来说,他们现在不急,局势没有像郁久律那样糟糕和紧迫,孙腾之所以没有马上答复他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高欢对这次联姻还没有明确表态,他不能擅自做主让公主做自己的国母。

    “还有,让你那个侍卫高岳,让他离公主远一点。她是要嫁给你们大丞相的,别总是缠着她。”郁久律十分气愤这个高岳的不自量力,在他眼里公主的一切行为都是这个低贱的侍卫唆使的,现在在他心里高岳是个别有用心的人,不得不防。

    孙腾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就笑道“您放心,我回去就让高岳不再和公主见面。甚至可以打发他回国。”这孙腾也是久经情场的老手,他如何不清楚少女怀春的萌动,到时高欢真要一走,这边公主立马大闹天宫。

    这孙子真坏!难怪姓孙。

    高欢在马厩喂马,这不是他的工作,随行来的十几个贴身侍卫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谁敢让他喂马,他现在是在为青蛉宝驹准备吃的,这匹马跟着自己走南闯北出生入死,也算是忠臣良马,最重要的是这匹马十分通人性,很灵动。

    身后走过来几个柔然贵族公子哥,他们是婀娜公主粉丝团的骨干。现在公主要解散粉丝团了,他们立马想到了报复对象高欢。自打这孙子来了以后公主从开始的不拿正眼瞧他们到现在的下令以后他们都不许跟着公主,这一切都是这个汉人搞的鬼,今天他们哥几个就是要来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离公主有多远就滚多远。

    “嗨你,低贱的汉人骡子,转过来!”一个稍微年长身强体壮的高个子柔然贵族对高欢用柔然语说道。他一脸不屑的神情看着高欢。

    高欢听不懂他说的是啥,但是有人喊他他肯定要转过身来,就见几个身着华丽人高马大满脸凶相的柔然公子哥围着自己,其中一个大块头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他听不懂的柔然语,然后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高欢十分纳闷,自己没有哪里得罪他们啊,于是也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不过你要是聪明的话,就别惹我,好吗?”本来还想乘着他们听不懂汉话,骂几句脏话的。可转念一想自己没那么幼稚,也没心思跟他们胡闹,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这几公子哥年纪在二十岁上下,在高欢眼里他们都是幼稚冲动的孩子,自己懒得搭理他们,可是这几个贵族可不是这么想的,看着高欢要走,他们以为是他怕了。于是那个带头的“大哥”一下子挡在高欢面前,拦住他不让他走。小弟们见状也马上围住高欢。

    这下高欢有点不高兴了,扔掉手里的簸箕,看着那个带头的小子说道“你们他妈这是在找打啊?”别看对方六个年轻力壮的后生,可高欢心里一点都不怵,这几个只是被宠坏了的孩子,虽然他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找上自己,但是他不介意出手教训一下他们几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