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死而未僵的逍遥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说为什么要擅自下令要杀死所有人?”高欢有点不可理喻的看着慕容恒,他觉得有时对这个老头的一些行为感到无法理解,不知道他要干嘛。

    “大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和这个国家啊。”老夫子一改平时悠闲的神态,此时也痛心疾首的对高欢道,他之前从未这样和主公讲过话,平时高欢对他恩宠有加,待他如师长一般恭敬,可是今日情况不同,老夫子也许要演一出苦肉计才能过关。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是问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就自己下决定?难道你觉得我会反对你?”高欢此时生气的不是慕容恒的命令,而是对他不跟自己商量就自作主张的行为感到不满,他对慕容恒这些年也算礼遇有佳,本以为他是自己心腹,是自己最信任的长辈,甚至像刘备和诸葛亮两人一样举案齐眉。但是今天这事绝对让高欢意外,也让他意识到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100%自己能信任的人。

    “老夫跟随大王多年南征北战,看着大王从一个将军一路艰辛走来,成就了今日的帝王大业,心中感慨万千。试想当年微寒时有大王垂青才有了我今日的名扬四海,虽然和您有着上下级的关系,但是自认为年长几岁的我一直把大王当做后辈亲人看待,不敢不鞠躬尽瘁,今日这事的确是老夫的错,但是大王试想一下,如果当时我放这些人回去他们也是难逃一死,以宇文泰的心胸怎么能容忍这些人再回去?老夫如今无话可说,只求大王让我告老还乡,荣归故里,也不忘此生跟随您一遭。”说罢慕容恒竟然老泪纵横。

    高欢当时心里一紧,触景生情的想起当初自己事业草创万般艰辛的时候,多次遇险多亏了老夫子的机智谋略才化险为夷,一幕幕回忆像电影重放一样历历在目,忽然他又想起了如意,心里更加难过,看着老夫子眼泪鼻涕的要求告老还乡,自己鼻子一酸也差点哭了。连忙起身道“我也知道这些年您对我的教导和辅佐,我正愁没有好好感谢您,怎么会让您就这样离开,那天下的读书人不都要耻笑我忘恩负义了吗?这事我就不追究了,但是我希望老夫子能像从前一样对我坦诚相待,有事可以先和我商量。”

    说罢两人也是搂在一起相拥而泣,场面一度十分感人。

    有人问了,慕容恒不就是擅自想处决了一批对手的人吗,怎么高欢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我只能说中国人的人心自古就是如此,对不熟悉的人礼遇有佳,对方再怎么放肆,为了显示自己的度量不但不计较,还往往更加宽待于他,可是往往对待自己的身边至亲之人却一点错误都容不下,甚至要求亲人对自己的忠诚也要100%。稍有一点不如意就觉得他背叛了自己,从而两人之前亲密无间的友情、亲情就遭到怀疑猜忌,最后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决裂。

    虽然觉得可惜,但是现在世上的人们不都是这样想的和做的吗?

    所以不难理解高欢对慕容恒的信任如果出现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有所动摇,慕容恒为什么要演一出苦肉计的原因也正是看穿了高层掌权人的独霸心里和不容背叛的绝对权威。古代那些贤君名臣之间最后闹的不欢而散的结局,不大都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的吗,彼此间的信任逐渐缺失,最后被冷落遗弃往往是慕容恒这样臣子。所以他这样做是绝对有必要的。

    总之两人之间的矛盾算是冰释前嫌和好如初了。

    看着桌子上三个娃像饿鬼投胎一般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一桌子饭菜全部吃的干干净净,高欢对他们这样的饭量有点吃惊,一旁的青萝略带尴尬的看着高欢,又爱惜的看着他们三个孩子,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好了把事平了高欢可以从青萝这里拿到情报,但是碍于男子汉的立场不能这么直白的说你好我是来拿情报资料的,对吧?所以高欢才想出请她和她的家人吃饭这种老戏码,在饭桌上说话办事都容易张口。这也是咱们中国饭桌文化的精髓所在。

    “多谢你搭救了我的弟弟妹妹们,这是你要的资料,我都为你准备好了,但是要动手劝你趁早,免得夜长梦多。”青萝对高欢的目的心知肚明,所以知趣的早早把东西准备好,就在饭桌上交给了他。

    “你看你,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高欢连忙结果资料翻阅起来,厚厚的一摞册子让他心情十分沉重,这名册上的人都是逍遥阁的卧底,找出来后这些人就非死即残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的。之前高欢在战场上杀人如麻,他觉得那是自己为了生存要和对手拼个你死我活,国家的统一步伐所必要付出的流血代价。可是如今天下太平,他觉得自己这样就像搞白色恐怖的军阀一样邪恶。

    看着高欢盯着册子沉思的样子,青萝忽然觉得这个人看上去也不那么让人讨厌,至少此时的他看起来挺有男人味的。想到这里自己脸就红了,像怕被人看穿心事一样低头假装照看弟弟妹妹,不敢和高欢说话。

    过了一会高欢才回过神来道“事到如今姑娘对将来可有什么打算?”

    “我想带着弟弟妹妹们去蜀中避避,虽然逍遥阁的人暂时被你消灭了一部分,但是据我所知还有白虎和朱雀两个坛的势力并未受到损失。特别是白虎坛的李文灿,这个人是个高丽人,暗杀和易容功夫十分了得,只是由于现在不在中原,所以你们并不清楚他的实力。”情路还是对于逍遥阁的追杀和报复显得十分忌惮,想找个安全的地方远远的躲避起来。

    “李文灿?高丽杀手?”高欢脑海里闪出这个词,他对这个人确实不了解,也没想到一个逍遥阁竟然有这么大的势力,自己费尽心机也才毁了一半,看来宇文泰这个人确实不可小觑,一个暗杀组织就让对手头疼不已。

    “还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青萝似乎鼓气勇气看着高欢道“你们并没有杀死逍遥阁的阁主,那个不过是他的替身而已,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玄武坛的李逸封。”

    这个消息更加让高欢震惊,南霸天居然没有来,这个老狐狸果然够奸诈,派了个替死鬼来接头,他顿时觉得这些古人们太工于心计了,自己要不是有慕容恒这些人在一边帮衬着,估计早就被宇文泰他们弄死了。当下心里暗自庆幸。

    “那这样的话,我觉得你带着你弟弟妹妹完全不可能安全的躲起来避难。”高欢对青萝的安排也抱有怀疑,如果真的南霸天没有死,并且逍遥阁还有实力卷土重来,那么现在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安全的。高欢看着皱着眉头的青萝继续道“我看你暂时还是留在邺城,我再安排些人看护你们。当然如果你愿意,可以出来为我做事,我想绝对给你物超所值的报酬,让你跟你的弟弟妹妹们不必为饥寒烦恼。”这算是高欢的引诱,他喜欢这个聪明的小姑娘,想把她尽量的留在自己身边。

    “我已经厌倦了江湖的打打杀杀,只想安静的生活,不想在参与到任何的斗争中去,多谢你的好意,我看还是算了。”青萝婉拒了高欢的邀约,在她看来能够平安的和弟弟妹妹们一起幸福开心的生活就很满意,不奢求什么荣华富贵,财物对她来说无非是能填饱肚子的物品而已,她本身对这些没有什么执念的。

    高欢其实还是不了解女孩子的心,这是如果你要是说让我娶你吧,或者说让我保护你们你们一辈子,也许这丫头就动心了。在危难时刻你跟人家提钱就好比讨饭的乞丐你给人一块钱,讨钱的乞丐你给人一碗饭是一样的,没有任何说服力。

    高欢讪讪的笑道“这样子啊,也行,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你还是先不要着急离开,等我把南霸天和李文灿解决掉,彻底安全了,你再走也不迟。”这就对了,对付女孩子强攻不行就迂回包抄采取拖延战术。

    青萝低头略有所思了片刻之后,抬起头认真的点了点头道“行,就照你说的办。”

    高欢回到王府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刻,刚进大门是从就急忙跟上来小声道“大王您怎么回来这么晚?夫人太太们都在客厅里等着您呢。”

    高欢闻言赶紧问道“等我做什么?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现在逍遥阁的阴影时刻笼罩在他头上,让平时懒散自由惯了的他觉得必须尽快解决掉这些糟心的事。

    一进去客厅只见娄明春带着子惠和李氏、冯娘三人坐在饭桌前,一桌子的好饭好菜却没人动。倒是看见冯娘时不时盯着桌上的鸡鸭肉之咽口水,看来这丫头是真饿了。高欢兴冲冲的走进来,大声笑道“怎么你们还没吃完饭吗?等谁啊?”说罢就坐在饭桌前打算装模做样的开吃,其实他一点也不饿。

    “还好意思说,不是你上午派人回来说晚上回家一起吃饭么?害我们等你那么久,也不跟我们讲下你回不回来,采凰妹妹实在等不得,我就让她回房自己单独吃饭,我们几个还跟傻子一样在这等你。”娄明春上来就是一通埋怨,这倒不是替她自己叫屈,而是等他的人实在太多,都是自家人,不说他几句出出气,大家心里肯定有点不舒服。她这个当家的以后还怎么服众。

    高欢看着已经睡在娄明春怀里的子惠,又转脸看了看双眼泛绿光的冯娘,李氏倒是没说一句话,但是显然也已经饿得不行,当下自己尴尬的哈哈一笑道“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忙公事都忘记了吃饭的时间,来来来,大家一起吃饭吧,以后我如果没有按时回家你们不必等我。只管自己吃就好。”

    众人一听他的话,都拿起筷子纷纷开吃,娄明春还不忘唠叨他几句“以后啊真的不等你了,省的大家跟着挨饿。”说罢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别说这已婚少妇最是有韵味,高欢被她这一眼瞪得有点神魂颠倒,他本来就没什么胃口,此时正好色|欲上心头,当下暗自偷偷在饭桌底下偷摸娄明春的玉足。娄明春则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吃着饭。

    在一旁的李氏是何等老练的同道中人,早就看出这两人已经在欲海里掀起巨浪滔天,就等吃完饭回房做好事。当下也想起自己许久未和高欢办事,一时到忘记肚子饿,脑海里全是当初自己跟高欢颠鸾倒凤蜂蝶浪花的一幕幕,就不自觉的紧闭双腿,下身有点难受的摩挲着双腿。一双凤眼死命的盯着高欢,自己心不在焉的吃着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