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破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元爸还没开口,高琛就说道“这样吧,你让你亲哥哥给皇帝说一下,给我随便安排一个小冢宰上大夫的位子就好了。”这可是从二品的官了,离齐王高欢都没差几步了。徐公子有点生气的站起身,想要离开。

    李元爸赶紧起身拉住他,死活不让他走,好说歹说才把徐公子说服了。

    高琛心里也想自己好不容易花了钱,自然要买一个物超所值的位子,所以也寸步不让,大家谈了一个上午最终还是徐公子让步道“看在李老爷的面子上,我这次做一次赔本的买卖,银子在哪?我一会就把银子带走,马上给你进宫去安排。”

    李元爸赶紧说道“不着急不着急,银子就在我的库房里存着,咱们先一起吃了午饭再去办事也不迟的。”高琛倒是无所谓,心想反正钱给你了,李元爸人在这里也不怕他跑了,倒是徐公子着急道“唉,我这也是很多人去我办事,天天忙得没有功夫吃饭,要不是你李老爷昨晚来知会我,我今日还不一定在哪里给人跑腿磨嘴皮子呢?”说罢转头故意对高琛道“就这样,人还不领情,以为我贪了多少钱,其实啊大部分都被拿去打通关节,你说宫里的和主事的哪一尊菩萨你能少的了?”

    高琛也没有做声,低头喝茶。李元爸见徐公子执意要走,索性也没再阻拦,到时高琛像是想起什么了,起身拦住徐公子问道“公子留步,我这个事情大概要多久能办成?你给我的日子,我也好有个盼头。”

    徐公子略微想了想,随即回答道“这事不能急,你这样,等我过半个月有眉目了马上通知你。”高琛一听就不太乐意了,说道“这事要半个月这么久?”

    “哎呀我的哥哥,你以为这朝廷是我家开的,想给你什么就给什么,想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这样吧,等过十天后,我给你准确消息,这总行了吧。”徐公子好像十分着急的要离开。

    李元爸也在一边劝解道“这办事确实需要时间来打通关节,贤弟你既然拜托徐公子了,就放心的让他去给你办,你就暂时住在我这里,没事的。”高琛虽然心里有点怀疑了,但是禁不住春娇和绿娥的诱惑,所以就把这事暂时对付过去了。

    晚上在李府吃完晚饭,高琛也没打算回家,回去那个冷冰冰的家,床铺上空无一人,寂寞的很,李府里有春娇和绿娥陪吃陪睡的,多逍遥自在。

    人总是希望自己在哪里都是焦点,都是受人瞩目的中心。高琛在高家是个不受待见的人,没人在意他,可是在李府吧上上下下都要恭敬喊的他一声爷,这可不是常有的事,再加上没人相伴好吃好喝的伺候,简直如同人间仙境。

    但是再好的宴席也有吃尽的时候,再美的女子也有分别的时刻,高琛在李府一住就是三五天,天天白吃白喝的,渐渐地李元爸也不热络了,管家也总找不到人影,就连春娇和绿娥都躲着他了,这让高琛有点生气。

    古代人一生气啊就喜欢装犊子,高琛也不例外,他心想好啊你这是看不上我了,行,我回家去,等徐公子把我的事搞定,到时你想拍我马屁我都不要你。一想到这里,高琛收拾一下就会自己家了。

    在家里高琛抓耳挠腮茶饭不思的等了三五天,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上值的时候他也私底下打听了一下,宫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他还自己寻思这种事毕竟是见不的人的私事,自己没有内线不太可能得到消息。所以又在家艰难的等了三天,眼看这里徐公子交代的日子越来越近,高琛实在放心不下,就自己赶到李元爸府上想问问这位李大哥。

    高琛骑着马才到李府门口就见好多人聚集着,热闹非凡。他心想这李大哥到底是有实力的人,无论什么时候这家里都是客来宾往的。翻身下马来到门口,只听人们都在议论纷纷李老爷都三天不见人了,现在府里上上下下都找不到他,连管家都不知所踪。

    高琛一听心里一惊,不会有什么事吧?赶紧把马栓到门前的栓马桩上,转生要往里走,会然一个陌生人拉住他,开口问道“咦,这不是高大人吗?你也得到消息了?”高琛转头一看,不认识这个人,心里十分疑惑,但是嘴上还是客气道“正是在下,阁下是……?”

    “我是李二苟啊,你忘啦,那次在李老爷的宴席上我看见他手拉手和你一起进来,我还给你敬过酒啊。”有的人就是自来熟,认不认识都能说上话。

    “哦,原来是李兄,久仰久仰。”高琛嘴上客气道,心里直骂去你奶奶的二狗,谁他妈记得你啊。

    “你今天莫非也是来要钱的?”李二苟好奇的问道。

    “什么钱?我不是啊,我是来找李老爷办事的。”高琛不想和他说太多自己的私事。正要转身进去,又被李二苟拉住,他正要发恼,却被李二苟一句话惊得头皮发麻,浑身冷汗。只听李二苟说道“你不用进去找了,李老爷不在家已经三天了,说是和管家出门办事去了。谁知道是真是假,里面有几个借给他钱的大头蹲守着,我们这些小头的只能在门口守着,李老爷说是三天不在家了,其实据我所知他五六天前就已经出门了,管家是三天前跑路的。”

    高琛脑子一片混乱,听他说的信息量有点大,一下子有点接受不完,李大哥不在了?为什么?徐公子呢?我的钱呢?他连忙问道“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徐公子的人?”

    “徐公子?他和李老爷是一伙的!”李二苟不屑的吐露出一个令高琛绝望的消息。就在这时只见里面有人开始吵吵闹闹的,门口突然跑出来一个人,怀里搂着两个半米高的大花瓶,花瓶的肚子里还装着几幅卷轴,看着像是字画,只听那人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妈的,人跑了老子就拿他的东西做抵押,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拿钱来赎。”门口的人一看见他这样,都一窝蜂的冲进去要开始抢劫李府。

    高琛心里更加寒气逼人,绝望到底,他也跟着人群冲进李府,只见满院子都是人,大家都忙着找值钱的东西往外般,可是这整个李府就像被搬家公司提前清理过一样,除了桌椅板凳门窗柱子,那些名贵的字画和古玩文物都不见了。

    可是那些人还是抱着掘地三尺的决心在这李府前前后后的翻腾着。就大家乱作一团的时候,来了一个肤色白净穿着富贵的老者进来,对着众人大声道“都住手!都给我住手!”

    大家都停下来看着他,只听老者道“我是庄子东头的李员外,我这是三个月前租给李元爸的宅子,至今他才付给我一个半月的租金,你们现在搬得都是我宅子里的东西!!都给我住手!”眼看老头气得都快心肌梗塞了,只听一人说道“我们不管这些,那李元爸拿我五万两银子,说好替我在宫里某个差事,现在倒好,人都跑了!我不拿点东西回去心里不平衡,反正他一天不还钱,我就拿着这些东西当抵押。”

    说完大家又恢复了乱糟糟打劫的行动,场面一度失控了,本来留下来的东西就不多,也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可还是有人为抢夺这些东西人大打出手。

    李员外一看这样气得一下晕过去了,一旁的佣人急忙扶着他回家。就在大家乱哄哄抢夺东西的时候,邺城府衙的官差拿着家伙冲进来了,领头的一个差官大声道“都给我住手!”

    大家再次停下来,领头的差官道“你们这是在抢劫无辜的李员外,都给我住手!”有个人不服气的说道“你算什东西,敢管我们,我爹是户部侍郎,这李元爸欠我十万雪花银子,你们不去追查他的行踪却来这里阻挠我搬东西,是何道理?”

    人们顿时就群情激愤了,冲着差官不停地嚷嚷着要他们把李元爸找出来。差官当下有点激恼的喊道“都别吵,我们老爷已经在查这个案子了,你们有什么情况的都到官府去报案,在这里抢夺财物的都要被抓起来,都还不快散了!”

    人们一听官府都已经开始插手这事了,估计肯定是大事,想想自己的损失,都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纷纷跑出门去上官府报案去了。

    高琛这时已经心里发凉双腿无力,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那个领头的差官“这位官爷,劳烦问一下,这府上李老爷有个同党的教徐公子的……”

    “你说那个什么徐公子啊,那人就是个江湖骗子,据我们所知,他早些年在江南淮河一带行骗,不过都是骗一些涉世未深女子或者不问世事的妇女,最多也就是骗财骗色,不过这次他跟这个李元爸李老爷一起合伙行骗倒是一个例外。”领头的差官看他也是个达官贵人,所以就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

    这下高琛彻底绝望了,这两人都是骗子!他记不清自己是如何回到家里的,总之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天一夜,到第二天的下午他才从被窝里跳起来,穿好衣服来到邺城府尹的宅邸前。

    老管家把高琛的身份报给府尹大人,他赶紧就被请进去了。

    “哈哈哈高大人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府尹对高琛还是十分客气的,毕竟他是高欢的亲弟弟,高琛赶紧上前施礼,嘴里说道“府尹大人替我做主啊。”

    府尹听完他的叙述后,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叹了口气道“不瞒高大人,像您这样的情况的人这两天到我这里报案的有不少,我实话实说,这钱我估计是很难追回来了,这个李元爸本命王少龙,是川蜀地区有名的行骗行家,前些年听说还混迹在江南梁国一带,可不知道怎地今年跑到咱们这边来了,这下可好,满城被骗的人就有十几个,几百万两银子白白让人拿走了,唉。”

    “这事还有望大人多费心,一定要彻查,还有我的这件事请务必替我保密,你也知道,以我的身份被人知道在买官,我哥哥那边肯定十分难看的。”高琛这算是半威胁半哀求人家。

    “是是是,你放心,这事我肯定不会把你牵扯进来,可是这受害者名单里没有你的话,以后就算追查到李元爸,你估计也很难把钱拿回来。”府尹也是推心置腹的替高琛想办法了。

    “事到如今我也知道这三十万银子打了水漂,多谢大人的提醒,我已经不抱希望了。”高琛现在的心情就跟死狗一样无精打采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