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还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府尹宽慰他说道“这伙人行骗都是团伙性质的,所以钱财骗到手后因为他们要赶着逃跑没时间及时处理。万幸要是被我们的通缉令查到行踪,兴许还是有可能把赃款追讨回来,您放心,别人的钱我不敢包票,。但是一旦抓到这伙人拿到赃款,您的钱一分不少优先全部退给您。”这算是府尹假公济私讨好高琛了。

    高琛一听府尹这话,心里稍微好受一点,但是一想到三十万银子白白打了水漂,还要搭上金矿的开采权,这事要是被大哥知道了,自己不死也要掉层皮,高欢平时最恨以权谋私的人,更何况自己还买官。

    后来的事情是这样的,徐公子在淮南一带被人当场抓到他行骗的现行,闹的不可开交,被路过的李元爸知道了,他觉得徐公子很有潜质,就拿钱帮他把事情搞定了,然后拉他入伙,本来打算去关中行骗,可是半路听说关中大旱民不聊生,索性就转头北上来到邺城,都是高欢治下的东魏国泰民安,百姓富庶,果然是钱多人傻,被李元爸同时瞄上好几个跟高琛类似的,原本他不想把高琛扯进来,但是偶然的那天在茶楼看到高琛后就临时决定拿他下手。

    徐公子好几次都说不想惹高欢的人,怕以后被人追杀,可是李元爸早就想好了,他打算骗完这一次后远遁西北去逍遥几年,等风声过去了再回到四川老家去享福。原本他就带着同乡的春娇和绿娥骗了好几个江南的色老头的巨款了。你们问我管家在这个骗局里面是什么角色?他是绿娥的父亲也是李元爸的同乡,你想想,能看着女儿出卖色相的老爹能是个好人吗?他平时以李元爸管家的身份专门负责物色目标,再就是对目标敲边,怂恿他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要把钱搞来,再就是事迹败露前安排逃生路线和准备一应事务,所以他在李元爸的骗子团伙中表面上看着不起眼,实际上扮演者相当重要的角色。

    高琛最后这几天过的也是心惊胆颤的,眼看还钱的日子越来越近,他估计徐二都不希望自己能还上钱,这样他才有机会染指金矿的事情,赵四最近得知了李元爸团伙的事情以后也是躲高琛跟躲鬼一样,远远的敬而远之。

    人有钱的时候都拿你当爷看,一旦没钱了落魄了,都跟躲避瘟疫一样躲着你,高琛此时自认为自己体会到了世态炎凉,心里不服气也无可奈何,三十万两不是个小数目,自己肯定是堵不上这个窟窿,想来想去他想到一个人也许可以帮自己渡过难关。

    这人就是他的亲姐夫慕容绍宗,他现在在高欢的集团里是核心人物了,应该有不烧钱,如果能出面帮自己借三十万银子,那就太好了。

    高琛想到这里,就买好礼物一口酥(邺城有名的小吃点心)大礼盒一份,抱着一丝希望来到慕容府上。

    “琛哥怎么今日得空来看我?”高岚对高琛的出现有点意外,平时这小子是枪都打不到的不见踪影,今日却主动上门拜访,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高岚心里对他已经跟明镜似的,可是念在一奶同胞的面上,也不能避而不见。

    “姐姐和姐夫近来可好,老母要我时常过来看望姐姐,我自己一直也忙着公事不得空闲,今日这不是轮值下早班,所以我就带着礼物来了看看姐姐和我的外甥。”说罢把一口酥往桌上一放。

    按理说以如今慕容绍宗和高岚的身份地位,什么名贵的礼物没见过,这亲弟弟拿着一盒一口酥就上门了,自己既不能嫌弃也不能拒绝,而且高岚也是属于那种实在的人,没什么心眼,当下也高兴的收下了礼物,让奶娘把孩子领出来让高琛看看。

    高琛醉翁之意不在酒,再说他对孩子怎么可能感兴趣,他觉得孩子哭哭闹闹的烦的要死,所以没有兴趣去和一个几岁的孩童玩耍,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姐夫还没回来吗?”

    “是啊,今日说是被欢哥喊去商议紧急军情了,好像说是徐州那边出了点紧急事情,到现在还没回来呢,唉也不派人告知一声晚饭会不会来吃。”高岚抱着孩子实话实话所道。

    高琛心里有点失望,但是一想到三十万两,所以只好硬着头皮问道“姐夫不在,这家里的事姐姐能做主吗?”

    “琛哥这话是何意思?”高岚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实不相瞒,弟弟我如今有件要紧的事情想求姐姐救我一命。高琛还是没有忍住,就和盘托出自己欠下巨债的事情。

    高岚听完他的话以后,生气的埋怨道“你说你,真要是想当官就跟欢哥说一下,以你两亲兄弟的关系,他能不满足你吗?现在可好,你到外面借债买官还被人骗了,你还拿金矿的事情作抵押,这样的事情被他知道了肯定饶不了你。”

    “我这不是被人逼得没有办法了才想到找姐姐借钱的吗,你可千万不要这事告诉大哥,不然我就真的惨了。”高琛一脸可怜委屈的样子,装的十分到位。

    高岚叹了口气埋怨道“你啊真是让我怎么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做事还跟孩子一样,这种事一看就知道是骗局,只有你才会上当。你真该找个女人管管了。”高琛一脸郁闷的香台反驳几句,这是讨论结婚的时候吗?高岚见他那样也知道他的心思,于是又说道“当初我嫁给你姐夫的时候没有什么像样的嫁妆,就欢哥送来了两座宅子和一些金银珠宝,加上这两年你姐夫拼死拼活那点俸禄,加起来也不够给你还债的啊。”

    高琛一听这话就生气了,当即站起身来说道“罢了罢了,我也是想到你我姐弟情分一场,如今我有急事求你帮忙,你却如此推诿,,算了你就当我没来过,我死了也是活该,告辞!”说完甩头就出门走了。

    高岚急忙拉着他,急道“你别走,你听我说啊。”见高琛停下脚步,高岚才和声道“这事只有让母亲去想办法,姐姐我真是无能为力爱莫能助。”

    “母亲这么大年纪,她有一点私房钱都被父亲裹挟拿走了,她能给我想什么办法?你难不成还指望她出去给我借钱?”高琛气得对着高岚大吼,这事什么馊主意?

    “琛哥你别急啊,你听姐姐把话说完啊。”高岚也顾不上奶妈和管家在场,对高琛苦口婆心道“你这事情我看只有让母亲去找欢哥想办法,你想啊,欢哥是个孝子,他就算再不情愿再生气,也要看母亲的面子上帮你一把,再说你去求母亲总比去外面再借债强得多吧!”

    你还别说,高岚这事还真是这个理。高琛一听当下心里也感激涕零的转身抓住高岚的双手道“姐,我就知道还是你一行为我着想,我这就去找母亲帮忙。”说完松快的离开了。高岚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回屋。

    俗话说小儿子招人疼,这是一点没有错,在家里总是最小的那个孩子受宠爱,高琛一边哭天抹泪的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一边声情并茂的对高韩氏讲述自己被人追债的凄惨境遇,老婆子最疼爱的小儿子被人欺负成那样,护犊子的心情油然而发,当下拍着胸脯跟高琛说道“娘啊今天一定让你哥哥帮你把这事处理掉。钱财还能换来我儿子的身体平安吗?”说着就领着高琛来到齐王府。

    接见他们的是娄明春,采凰因为还在月子里,没能出来迎接,老太太看着刚出生没多久亲孙子爱惜的深情,高欢还没回来,索性就等等,娄明春于是让人准备晚餐,让高琛和高韩氏在王府里吃过晚饭。

    高琛忽然问道“嫂嫂,敢问刚才在偏厅吃饭的两位娘子是?”娄明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年长的一个是李氏,年轻的一个叫冯娘,她两都是你是哥哥的爱妾。”高琛默然不语了。

    这吃饭的时候那个李氏冲他抛了好几次媚眼,徐娘半老风骚犹存的味道让他心恍神怡的,可是一听这娘们是哥哥的女人,他心里不免失落的有点生气,心想总有一天要霸占这女人好好发泄一番心里的郁气。

    高欢实在红玉的催促下来才赶回来的。才一进门就急忙喊道“娘啊,你找儿子有什么事,我这边真有紧急军情要处理啊。”说罢把马鞭和佩剑交给高仲明,抬脚进来客厅里。

    高韩氏板着一张老脸道“怎么了,我想看看亲孙子,想见见你,还要排队提前通知吗?”

    高欢赶紧脸上陪笑道“不是的那样说的,我的亲娘啊,你可冤枉儿子我来。”他这才发现高琛也在,随即转头正色的问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高韩氏一听这话当时有点生气了“他是你亲弟弟,来你家坐坐难道还要跟你禀报?当年你们兄弟两还小,我带着你们一把屎一把尿的……”老太太又拿出当年养育高欢兄弟两人的血泪史出来诉说,这些事自从他们的父亲高树不着家天天在外面胡搞开始后,已经被高韩氏说了不下几百遍了。

    高欢连忙赔不是道“我的亲娘啊,我错了行不行,我不该那样说话,以后琛哥想来我家随时来,好不好,大家亲兄弟嘛。”

    高琛一听这话忽然心里一动,坏主意上心头了。当下不动声色的继续听高韩氏说道“欢哥啊,如今这天下都是你的,为娘的有件事想求你办。”

    “哎呀我的亲娘啊,您有事只管吩咐,千万别跟我说求,我哪里做得不对您就直说,何必这样啊。”高欢有点吃不住今天这老太太,怎么了这是,说话含沙射影夹枪带棒的。

    “你弟弟最近在外面做事不利,欠了别人一大笔钱,你可要帮帮他啊。不然我这儿子可就没了。”说罢尽然哭天抹泪的。

    娄明春在一旁赶紧劝解道“娘,您有话就是直说,千万别这样,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帮忙解决呢?”到底是当初跟老太太一起生活过的,这娄明春说话就是好使,当年在平城的时候就全靠她做主才让高韩氏一家没遭罪,所以在高韩氏心里这娄明春历来说话是有分量的。

    当下老太太擦了擦没有泪水的眼角,哽咽道“只有你说的话我老婆子才信啊。”说罢瞪了高欢一眼,高欢有点无奈的苦笑道“娘,弟弟有什么事就直说,我能办的一定帮他解决,这总行了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