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十一章 家庭温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高树连忙对高韩氏说道“你快别跟儿子捣乱了。”随即转头对高欢说道“快起来吧,明春已经备好了宴席,咱们边吃边聊。”

    高欢一听到家就有酒席吃,心里十分高兴,这行军打仗吃的都是干粮,别说一般的军卒,连他自己也鲜有打牙祭吃鲜食的机会,这两个月给他憋得,就想回家吃口热乎的。当下起身拉着子惠的手笑道“如此甚好,那我们就别再等了,父亲大人,这边请吧。”

    高岚和高琛也和他们一桌,连采凰都没资格坐进来,上首坐着高树高韩氏,左边是高欢和娄明春,右边是高岚和高琛,下首是五岁的小子惠。大厅里摆了两桌,都是高欢的亲近之人,所以他感觉相当自在、随意。

    他一会跟高树喝两杯,一会又跑去另一桌和采凰、婀娜她们敬酒。心里的幸福感此刻十分膨胀,感觉人生如此当已知足啊。

    酒足饭饱之后高韩氏领着众女眷避席到一旁的厢房里闲谈,高欢和高树以及高琛等人则在正厅喝茶。高欢难得有这样的清闲的日子可以和家人一起,记得前世特每天下班回家都觉得十分无聊,不愿意回到那个空无一人冷冰冰的屋子里。现在情况不同了,家有双亲,弟恭子孝,其乐融融,这种温暖他以前从未有过,前世的妈妈每每总是在外忙碌,他也知道那是为了赚钱养家,可是缺少父爱和家庭温暖的他从小就羡慕那些爸爸带着去游乐园,一家玩的不亦乐乎的孩子们。

    好在他是个开朗的孩子,虽然缺少一些关爱,但是总没有心理扭曲走上邪恶道路,穿越过来这几年,他渐渐从一个男孩长成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大男人,靠着自己的双手渐渐把一个支离破碎的家重新组建起来,这点还是让他觉得很自豪的。

    所以当下和高树以及高琛聊天的时候都全情投入很是温暖,连平时不敢插嘴的高仲明也都参与到他们的家常闲话里。

    只是高欢觉得今日这高琛和平日略有不同,说话总是闪烁其词,看人的眼神总是很飘,偷瞄偷瞄的不敢正眼瞧人。说话也是有一句答一句,不苟言笑的,到让高欢觉得有点索然无味。

    “琛哥,你总是看着厢房那边做什么?那里面有什么东西?”高欢好奇的问道,高琛总是时不时朝女眷所处的厢房方向望去。高琛好像被人发现了什么似的,赶紧低头请僧说道“大哥说哪里话,我只是想看看两个侄子。”

    高欢一听此言大笑道“这有何难?你这么喜欢当叔叔的感觉,我还不满足你吗?”说罢对高仲明说道“去,把子惠和子晋抱出来让琛哥好好瞧个仔细。”高仲明看了一眼高琛,应了一声诺就去那边厢房敲门。

    高树一把接过高仲明手里的子晋,心疼爱惜的笑道“哎哟我这大孙子,你看看,长的跟欢哥小时候一模一样,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说起这话,高欢才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原来前世的自己和现世的高欢居然如此相像,想必高家人都不知道这高欢的真实身份呢。

    高琛心神不定的左观又瞧让高欢觉得十分纳闷,但是又不好再问,于是假装不知道,继续逗孩子玩,这是高仲明进来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大王,轿子已经备妥,就在门外候着,咱们随时可以出发。”高树一听放开手里的子晋转头问他“怎么,你这是要出门?”

    高欢笑了笑对高树道“嗯,要去一趟孙尚书府上,他们几个人找我有点事聊。”高很熟闻言转头继续哄逗子晋道“去就去了,只是这家中有老有小的,没什么事就不要总在外面过夜,早点赶回来。”

    高欢愈发觉得自己这个便宜爹现在变了,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以前高树自己都是对青楼酒肆流连忘返的,如今却反而教训起他来,但是当下也好言安慰道“父亲的嘱托孩儿知道了,今日谈完公事就早点回来。”

    高欢说罢起身告辞,带着高仲明来到门口,刚要举步上轿,只见有人从里面追了出来,高仲明在后面轻轻拉了一把高欢,原来是婀娜公主和额吉特两人。公主急匆匆来到高欢身边急切的问道“人家都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你怎么刚回来没一会又要跑?”语气里带着有点恼怒,但是因为说的柔然语,所以没几个人听得懂。

    大家对这个说话叽里呱啦的番邦公主没什么感觉,只觉得她长的漂亮而已,说话走路总是张牙舞爪的,一点公主范都没有。跟娄明春、采凰相比没有端庄的气质,跟徐娘比没有小家碧玉的温柔,跟李氏比又没有妩媚勾人的风骚。无非就是长的比较清秀水灵。

    但是在高欢眼里婀娜可是不同寻常的女子,胆大心细豪爽,肯为了他抛弃父母远走异国他乡,这种勇气可不是那个年代汉族女子能有的,单单这一点就把娄明春和采凰她们比下去了,高欢似乎更喜欢那个年代贴近现代感的女子。

    高欢心里亏欠她,所以嘴上也是好言相劝“你看我忙的,都没有时间来陪你,所以今日出去和孙大人商议一下尽快把你迎娶过门的事情,这事都拖了那么久,我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了,你肯定也想早日从驿馆搬进王府吧。”

    婀娜听他这样一说脸上顿时一片红霞,低头扭捏的说道“亏你还记得这事,人家都以为你把咋们的事忘记了呢。”额吉特在一旁像看到鬼一样盯着他姐姐,怎么不跟平时风格完全不同,那个豪爽女汉子去哪里了?

    高欢拍拍额吉特的肩膀,笑着对婀娜说道“我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呢?要知道在草原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一旦我们确定这件事那是海枯石烂永不变的。再说你阿爸当初把你托付给我,我可是对他许下诺言的,可不敢轻易忘记。”

    听高欢说到这里,婀娜脸上如同春光灿烂一般的笑容瞬间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真要去找孙腾他们喝酒,眼前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同样让他行动,难以取舍。

    额吉特这个大灯泡不知好歹的插进来,两人本来互相深情的对视被他的闯入打扰,额吉特看了看婀娜有看了看高欢,然后十分纳闷的问道“脸上都没有长麻子啊,怎么看的这么出神呢?”

    高华对这个小舅子无语,于是轻快的跟婀娜道别“我先去把正事忙完,明天再陪你好吗?”很显然婀娜把高欢对她的冷落之后产生的怨气都发泄道额吉特身上,冷冰冰的说道“随便你吧。”然后一把扯住额吉特的耳朵骂道“大人说话你捣什么乱?啊臭小子我要教训你!”额吉特被揪的哇哇大叫,向高欢求救。

    高欢没有理他,笑着上来轿子,八个人抬的轿子四平八稳的举起来,快步离开了,负责警戒的护卫队也随着轿子移动起来,高仲明紧跟其后。

    一行人从正大街走到永夜巷的时候,高欢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让人停下来,高仲明见状赶紧走上前问道“大王,你有何吩咐?”高欢想起要带点东西去孙府,记得这永夜巷里有家点心铺做的丝糕很好吃,于是就对高仲明道“去二哥府上总不能空着手去吧,你去前面的点心铺里买点上好的点心带过去吧。”

    高仲明应了一声诺,赶紧快步走进前边的点心铺里。高欢则百无聊赖的坐在轿子上等着,这轿子是上好的红木做的,铺的是高岚亲自纺织的锦缎,上面是采凰秀的鸳鸯戏水,高欢正仔细的看着轿子上的雕文和垫子上的绣花,忽然他发现有股很重杀气扑面而来。

    这是他多次历经生死以后锻炼出来的感觉,能发现别人敌意,况且这敌意如此之深,让他十分警觉的观察着四周。

    下午的邺城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永夜巷也是条繁华的街道,高欢的轿子就在街中间摆着,不是他愿意,而是这轿子是八人抬得,实在太宽,街道两边都是护卫队的军卒,整条巷子连个鸟都没有,更别说闲人了,

    那这么重的杀气哪里来的呢?高欢正在纳闷,忽然点心铺里高仲明一声惨叫这被打飞出来,重重的摔在大街上,他倒地的一霎高喊这有刺客。高欢闻言赶紧起身,两旁的守卫都围拢过来。

    这是点心铺子里窜出好几个人影,这些人蒙面穿夜行衣,但是后背上都绣着一个逍遥的逍字,领头一个穿着红衣黑帽的三十岁大汉站在前面,大声问道“兀那厮,你可是高欢?!”

    高欢没搞清楚状况,一听有人问他,他还反应挺快的应了声是我。那大汉二话不说拔出一把长刀冲着高欢一比划,直接就来了。

    高欢这才知道对方是来刺杀自己的,但是这暗杀也太明显了,大白天的还穿夜行衣蒙面,当谁傻似的看不出来?高欢当下大喊一声保护我。随身抽出宝剑准备自己亲自上阵,谁知周围的侍卫比他积极,对着那汉子就冲去了。

    侍卫们把那汉子围起来,顿时一片刀光剑影,惨叫声不绝于耳,那汉子身后的通货也抄起家伙加入战团,侍卫们也一拥而上,高欢本来想让人先去就高仲明,谁知这孙子跑的比他还快,早就躲在巷子里的一堆杂物后面,正抬头挤眉弄眼朝这边张望呢。

    高欢看他那衰样心里有气,当下也举起宝剑冲进人堆一阵乱砍,也许是很久没有冲锋陷阵了,砍着砍着身边的侍卫越来越少,敌人越来越多,高欢一看侍卫都跑他后面去了,原来他太兴奋了,见人就砍,连自己人都砍,那些侍卫被砍了又不敢还手,就都躲到他身后去了。

    高欢一看对面那汉子身上的衣衫都被自己砍得破烂不堪,条条挂挂的跟乞丐服一样,心知不妙,往侍卫们边上一闪,大喊道“都上啊,活捉一个敌人赏金一百两。”

    果然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听杀贼有钱拿,侍卫们重新鼓舞起斗志,那车兵器再度进场搏杀,连高仲明都从柴火堆那里蹦出来大喊大叫道“都捉活的,大王说要活的。”

    那汉子听他一说心里就骂道“娘的,你以为是王八啊,都要活的。”转身就冲着高仲明杀过来,高仲明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又缩回柴火堆后面。高欢看他那怂样当时怒了,大骂道“你小子再不出来我可进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高欢抄起手里的宝剑一剑一个,全部刺中那些蒙面大侠的腿筋脚筋,红衣汉子显然有点吃惊高欢的功夫如此深厚,当时也顾不得手下,自己慌忙飞檐走壁夺路而逃,高仲明起身冲出来假装要去追赶,高欢对她招招手说道“行了行了我的将军,别追了,你撵不上他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