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十六章 东窗事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人正在床上嬉闹,忽然采凰像是想起什么,正色看着高欢说道“相公,我就件事想跟你说,但是你能保证听完以后不发脾气吗?”高欢以为是她买了什么贵重的奢侈品,趁这会自己心情不错想要跟他坦白,于是十分无所谓的笑着说道“什么事,只要你说的我都不生气。”采凰还是有点不信,将信将疑的问道“你保证?”高欢对她的奇怪举动有点纳闷,但是心里还是很相信她的说道“我保证不生气,谁生气谁就是小狗,这总行了吧?”

    采凰这才将那日库房里的事情全部说出来,末了她不忘叮嘱道“其实沃恩也没什么证据,再说这事还牵连道小叔,可不敢胡乱猜测,万一是个误会……”高欢当时就怒了,起身骂道“误会个屁啊,我说怎么她最近都躲着我,今晚原本也是她侍寝,以前遇到这样的日子她都抢着来,现在却推脱有病在身。这个贱女人!”

    也难怪高欢生气,自己从小到大没有这种感觉被人背叛。而且还是自己的女人背叛。男人对于这种事情总是宁可信其有的。采凰见他生气发火,于是赶紧安慰道“我说这是我们猜测的,万一是误会呢?再说你不是说好不生气的吗?怎么还没听我讲完就发脾气?”高欢有点怒不可遏的感觉,心里十分憋屈,开口骂道“我能不生气吗?我现在不但是小狗,还他妈成了王八了。”

    采凰忽然也眼泪婆娑的说道“你嚷嚷什么,早知你这样我就不该告诉你这事。”高欢这才看见身边的这位已经哭的跟泪人似的,当下怒气就消了一半,赶紧赔不是道“你说你哭什么啊,该哭的不是我吗?再说了我是在骂那个贱人,你掉什么眼泪啊?”心疼的把她搂在怀里安抚。采凰眼泪婆娑的看着他说道“你可别这么说人家,好歹她和我们住了那么长时间,她的为人应该不至于此,你最好再仔细查查,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万一是冤枉她的,那我岂不是成了恶人?毕竟和她还姐妹相称。”

    高欢一听这话心里暗想采凰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我总不能为了一句话就冤枉一个人,这也不是我的风格。看来这事还要从长计议,好好查清楚。于是低头对她说道“你说的极是,这事还真不能草率,待我好好查查,到时是非黑白个中曲直自然分晓了,你也别把这事在拿去跟别人说了。”

    采凰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埋怨他到“你真当我傻啊,这种事能随便对人乱说吗?”当下高欢只得强颜欢笑的有敷衍哄骗了她几句,心里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浑身不自在。谁说女人嫉妒心大,这男人心里嫉妒起来比女人可重多了。

    “你这次山东的情报搞得不错,前两天的阅兵式没让你去是怕你被人认出来,到时反而麻烦。我打算提升你当我的专属情报官。”站在青萝房里,高欢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都告诉了她。

    这是一栋很小很破旧的宅院,外面看起来十分不起眼,但是宅子里面被青萝收拾的干干净净妥妥帖帖的,在没有任务的日子里,她总是带着弟弟妹妹看书识字,自己就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按她自己的话说跟老妈子没两样,这弟弟也是个皮大王,性格和青萝相似,什么事都喜欢跟人拧着来。

    这孩子从小野性没人管教,所以有些小恶习,比如上厕所吧,有好好的茅厕他不上,偏喜欢在院子里的大树下蹲着拉,每次拉一坨换一个地方,青萝从房里出来看见了就拿棍子撵着要打他,他就提着裤子绕着树跑,青萝这一追踩得两脚都是屎,恶心的她一天都没吃下饭。

    这孩子吧长的就很邪恶,瘌痢头塌鼻梁,头发稀疏颜色杂黄,两个眼珠子一直跟贼似的提溜乱转。自从他们搬过来以后,这左邻右舍就没消停过,一会儿是鸡鸭莫名的丢了,一会儿是晒的咸鱼腊肠不见了,总之能吃的都被这孩子祸害的差不多了。

    青萝也只能天天给人家道歉赔钱,回家抓到他就是一顿胖揍,你就说吃个晚饭吧,刚炒好端上来一碗菜,这孩子一个人就干掉一半,剩下的还都是被他满嘴口水左挑右选剩下的,免不了被妹妹告状,青萝又是追着他一顿打。

    人家说孩子皮一天打三顿就够了,可是青萝的弟弟吧一天你需要按小时来打,不然真不够他干坏事的次数。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青萝之前除了一些必要任务,基本很少出现在高欢面前的原因,就算来见高欢一面也要匆匆赶回家,不然真怕这孩子把房子点了,自己无家可归事小,万一邻居家也跟着殃及池鱼,那就是大大的罪过了。

    此刻青萝正盯着两孩子写毛笔字,只见她背着手站立在弟弟背后对他写的字指指点点的,颇有小先生的问道。她对高欢的话似乎没搞明白,于是问道“我也不爱抛头露面的,你放心我不生气。不过你说专属情报官是什么意思?”

    “就是只给我收集情报培训斥候探子。”高欢满脸笑意的说道“几乎没风险,收益还很高。”一提到钱,不止是青萝,连正在写字的小瘌痢头也抬头两个眼珠直放光。高欢暗想虽然这姐弟两长相相差千万里,但是这贪财的天性到倒是如出一辙。

    “你给我加多少?”青萝好奇的问道。高欢笑着讽刺他“小财迷,你想加多少?”他其实对给青萝加多少钱一点都不在意,兹当是给他们家救济扶贫了,这两孩子也就妹妹好点,那小瘌痢头简直跟活土匪一样招人恨。天天青萝整挣的钱还不够给他赔的。

    “你们这些有钱人根本不懂我们穷人的疾苦,你以为我爱财,本姑娘要不是迫于生计谁给你跑前跑后的,你当我闲的?”青萝觉得高欢看自己的异样眼神,不得不辩驳几句。“行行行,我的大小姐,加多少你看着办,只要不太过分,我都答应你。”高欢不想在一个小姑娘面前为点钱争来争去。

    “真的?”青萝有点不相信的看着他狡黠说道“那我可跟你不客气了。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多可怜。”高欢问药笑道“孤儿是没错,寡母用词不当把,难道你生孩子了?”青萝顿时朝他做鬼脸吐吐舌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又不懂这什么意思,就是随口说了。”高欢有点哑然道“那你这样还能教你的弟弟妹妹看书识字?你们看的都是什么书,拿来我看看。”青萝正要拒绝阻止,小瘌痢头跟猴似的翻身上坑就拿出两本袖珍书来递给高欢,擤着鼻涕跟他说“大老爷,这就是我们学习的书,是我姐姐专门去隔壁张婶家借来的。”

    青萝气得一把揪住小瘌痢头的耳朵骂道“想死是不是,赶紧给我从床上下来,你看看你的黑脚丫把我的被子都搞脏了。”

    高欢接过书一看,当时就乐的不行,这是都是些什么书啊,跟自己小时候看的小人书画册一模一样,无非就是画得十分精美,但是都是幼儿读物,也不适合这两孩子的年纪,他们应该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什么的才对。

    这边两姐弟还在吵闹,高欢一把拉着青萝正在揪打她弟弟的手说道“你别打了,我看你这教他们也够呛,既不专业又误人子弟,我看我还是给你们请个识文断字的教书先生吧,这样你也得空做自己想做的事,弟弟妹妹的学习也不怕被耽误了。你觉得呢?”

    青萝忽然心里一股暖流由内及外的被高欢讲的话感动到了。这个男人确实跟其他男人不一样,虽然头几次见面总是觉得他为人轻浮说话好色惹人讨厌,可是日子久了相处下来发现这人其实心地善良总是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只是平时掩饰起来不太被人发现罢了。

    高欢似乎怕她拒绝,所以有轻声说道“我也不是免费帮你,有件事想求你帮我一个忙。”青萝抬起头难得的温柔的问道“什么事你说,只要我能办到。”她此刻甚至心里有点小期许希望高欢要求自己嫁给他。虽然她不愿意做别人的小妾,但是这个男人跟着他应该不会吃亏。

    高欢于是把她拉到一边轻声的把家里张氏和高琛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他希望青萝可以为自己去查探一番,当然他会配合给她创造打探的环境和机会。青萝很佩服高欢,都当了王八了还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就把事情说给一个不相干的人听。但同时又有点嫉恨张氏,敢欺负我的男人,现在落到我手里简直是找死。

    青萝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他,高欢于是很感激的对她说“这事不管结局如何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希望你可以为我保守秘密。”眼神里充满了诚恳和热情。青萝有点受不了他被这么欺负,于是愤恨不平的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不告诉任何人,但是要是这事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处理?”

    高欢老实的承认道“我还没想好,两个都是我的亲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青萝恶狠狠的说道“要是我,就把他两浸猪笼,奸夫****。”高欢闻言没有作声。

    第二天高欢跟娄明春还有采凰她们说自己要去一趟洛阳,估计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当时张氏也在场,这话明显是说给她听的。所以高欢前脚一走,她下午就派贴身的丫鬟去给高琛送信,约他晚上到后花园的小山后面私会。

    当天晚上高琛如约按时来到齐王府的后花园里等着,这张氏还没来,他有点急不可待的左顾右盼,等人的总是这么心焦。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只见远处亮着一个如同鬼火般的灯光越走越近,高琛急忙迎上去,果然是张氏,今晚这娘们还特意打扮了一番,趁着烛光,高琛看她浑身穿着薄如蝉翼的透明衣衫,连肚兜和下身亵裤的清晰而见,早就鸡动不已。一把搂住她想要亲嘴。

    李氏没好气的推开他笑骂道“几天没来饿傻了?”说着指了指身后提灯笼的丫鬟说道“没看见还有人在吗?”高琛赶紧松开手。李氏转身对丫鬟说道“行了,你把灯笼给我吧,今晚我就不回去睡了,你把我房门关上,有人找我就说我身体不适,没其他急事别来找我,听清楚了吗?”丫鬟应了一声诺,递过灯笼就转身回齐王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