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祸福相依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徐隆之回到租住的家里已经有一段日子,起先还有衙役天天来此查看,后来见他老老实实的,也就渐渐来的少了,只是门口常有一两个闲汉转悠,徐隆之心里知道这是一枝花的人在盯梢,他故作不知道的样子,每天写字看书下棋,看上去已经好像把之前的事全部都忘了,这样过了有一个月,一枝花也就不再管他们,因为房子和田产的事情都已经办妥。

    但是有个人还是找上门来想要害他们,这人就是莫友,他看见徐家此刻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觉得还不够解气,又找到徐隆之想着方的要害死他。想莫友这样的人在这世间还真有,报复心太重怨念太深,已经把徐福搞得倾家荡产,现在还不死心又要来引诱徐隆之。

    这天他乘着老管家出去不在假装上门看望徐福,徐隆之客气的跟他说“兄长外出挣钱,不在家中。”莫友故作惊讶的问道“徐兄上哪里发财去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徐隆之心里早就知道自己家的事跟眼前这人肯定脱不了干系,可是苦于没有证据,所以就假装说道“往南去了,听说在徐州一带,具体哪里也不是很清楚。”

    莫友哦了一声然后起身要请徐隆之出去吃饭。想跟他交个朋友,你们说说看这样厚颜无耻的人,总是憋着坏的跟人交朋友,然后在背地里捅刀子,这样的人简直人神共愤。徐隆之当下也爽快答应了,两人来到一处城郊酒肆吃酒,既然是莫友请客,徐隆之压根就不带钱出门,他就是要看看这个叫莫友的到底有什么坏水。

    两人在酒肆吃饱喝足后莫友提出带他去一个朋友的花园里游玩,徐隆之心想之前你带我哥哥去赌钱弄得我家倾家荡产,现在没钱了你又想诱骗我去逛什么花园,也罢,小爷横竖跟你走一遭,看看你这厮的嘴脸和险恶用心。于是痛快的答应了。

    这附近有个范子文的大官人,之前是朝廷里的大官,后来尔朱荣来了,为了避难范大官人就告老还乡在这南郊买地建房做了一方的地主老爷,因为认识的都是达官显贵,所以他家天天门庭若市热闹非凡,因为他家有个很大的后花园,景色优美。有一次一个游客误闯进他家的后花园被范大官人当成不法之徒差点活活打死,所以这一带的人都知道这范家不敢进去。

    莫友心计狠毒,他正好和范家花园看门的小厮认识,所以想把徐隆之骗到花园里,让范大官人打死他。徐隆之不知道这莫友心里的诡计,但是也时刻提防他。小厮给两人打开了后花园的偏门就退去了,莫友领着他往里走,看到一处红色栏杆的画廊,不远处应该就是范大官人的内书房了,于是莫友假装肚子疼说道“兄弟你先在这里逛会,我去方便一下马上就来。”然后转身就出来了。

    徐隆之不知此地之所在,便东张西望的左右观瞧,此地确实风景优美景色宜人,他不知觉的来到一处小溪边,顺着小溪边上的小道往前走了十几步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女人的声音,听着好像人还不少有好几个。这时徐隆之才知道这可能某家的内府花园,当时就着急的往原路返回,忽然和一个端茶的丫鬟迎头碰上,那丫鬟一言不语转身就跑,徐隆之更加窘迫,赶紧要寻路逃走,可是慌乱之间忘记来的路了,正在犯愁,这时范大官人带着家丁手持皮鞭大声呵斥道“贼人在哪?”

    徐隆之吓得赶紧逃跑,后面是追赶的家丁,他慌不择路最后被堵在一道围墙边上,眼看凶神恶煞的家丁们围上来就要打他,他情急之下跳进了一旁的池水里,谁知范大官人见状不怒反笑,让家丁把他拉上来。

    范大官人见他衣着朴素但是神态不凡,看着是个柔弱书生,却骨子里透着一种英气。于是把他拉大亭子里让人取来给他更衣,随即亲切的问道“不知公子何方人士姓甚名谁?”徐隆之起身恭敬的回答道“学生徐隆之,家住城南郊外,今日误闯贵府后院实属误会,请大官人恕罪。”

    范大官人笑呵呵的说道“没事没事,既然来了就是客人。”于是让人备上酒菜,自己则进书房,不一会酒菜摆上来,范大官人从书房里出来,徐隆之赶紧起身拱手作礼道“今日误闯贵府,承蒙大官人开恩不计较,学生心理十分感激,不敢再叨扰,请求告辞。”范大官人不许他离开,拉着他的手说道“这事你就不要放在心上,我既然留你肯定有事要问你。”

    徐隆之恭敬的回答道“请大官人问来,学生定当知无不言。”范大官人于是问他是否娶妻,徐隆之就含蓄的告诉他自己尚未娶妻,范大官人闻言哈哈大笑,拉着他的手更加不松开,可是徐隆之心里害怕,不想惹什么麻烦,一个劲的说自己早就吃饱了,想要回家。范大官人见他如此坚决,于是笑道“也罢,如果你能对上我的诗句,我就让回去。”

    徐隆之闻言恳请大官人出上句,范大官人看着他笑呵呵的说道“机缘巧合姻缘来。”他想了想这是在说自己今日会有姻缘?他不是哥哥徐福,容易被人迷惑,总觉得这范大官人可能跟莫友是一伙的,有什么阴谋诡计。随即他脱口而出道“无可奈何花落去。”范大官人听完更加乐不可支笑着对他说道“看来这落水人果然来了。”徐隆之被说的莫名其妙。

    原来这范大官人家里有个待字闺中的女儿叫蕙娘,范大官人天天给她挑选夫婿,可是她一个也看不上,这天晚上蕙娘做了个梦,梦里有人跟她说明天你的夫婿就来找你了。蕙娘连忙问道他在哪里?那人回答掉落水里的就是。第二天一早蕙娘把梦里的事情告诉二老,范大官人一开始也不信,直到看见徐隆之掉落水中,他才猛然想起这件事,觉得上天冥冥之中还是有安排的。

    范大官人邀请徐隆之道内室少坐,私底下让夫人和女儿在内屋偷偷观看,大家都一致觉得这个徐隆之才貌双全很适合做蕙娘的夫婿,于是范大官人出来直截了当的对他说道“我这句词原本是考量你的才起,其实你今日到此早有预兆,这难道不是上天给你的缘分吗?我有一个女儿年方二八,与你正好般配,我这里虽然不敢说富可敌国,但是也是首屈一指,家中有的是房屋地产,你要是愿意可入赘我家。”

    徐隆之赶紧起身推辞道“婚姻大事不可儿戏,我需要回去找家兄商量一下,再说我父亲的守孝期未满,我怎么敢提什么入赘之事,学生不胜惶恐大官人的美意,只是这事且待商议。”范大官人见他严词意切不似乎为所动,心里更加欣赏他的为人,于是宽慰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我派人送你回去,你好好和令兄商议一下。”于是就派人牵来马匹,装上之前换下来的衣服,派人送徐隆之回到租住的地方。

    徐隆之没有见过蕙娘本人,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没什么意思,加上身负家仇他无心婚嫁,所以当时都是在敷衍应酬范大官人,可是他那里知道这个蕙娘从看见他那天开始就对他芳心暗许,天天盼望着他上门提亲。可是徐隆之自己倒是早就把这事忽略了。

    等了还几天见徐隆之还不来,蕙娘就带着丫鬟乔装以后让那日送徐隆之回家的小厮带路,一路前行来到徐家租住的屋子。

    这天正好徐隆之在家写状子,这次他要亲自到邺城的大理寺告状,他不信这普天之下没有说理的地方,府不行就州,州里告不下来就去京城告御状,总有人会管他这事吧。,洋洋洒洒写了近万字的状子,他自己看的津津有味,想着过两天乘人不备他就和老管家去邺城,一来告御状,而来寻找哥哥徐福的下落。

    他正看得出神,门外老管家进屋禀报“门外来个小姐点名指姓要找他。徐隆之很纳闷,心想哪家小姐会找自己呢?起身就出门来察看,蕙娘等在门口看到心上人出来,顿时心花怒放,十分害羞的低着头不敢看他。徐隆之没见过这两个女子,倒是这个小厮他看着有点面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小厮上前说道“我是范大官人家的小厮,这是我家小姐。”这样一介绍,徐隆之恍然大悟,这才偷摸的看了两眼蕙娘,发现她长的确实美丽无比婀娜多姿,心里有点动心了,于是赶紧把人让到屋里。两人分主客祖丁,老管家上茶完毕,徐隆之这才问道“不知小姐今日光临寒舍有何吩咐?”

    蕙娘的脸刷一下子就红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自己的想法,总不能直接说“公子我喜欢你,你就娶了我吧。”这不是花痴么。正在扭捏这身旁的丫鬟看的着急,就替她说道“我家小姐今日奉老爷之命前来问侯公子,顺便我家老爷上次和公子商议入赘的事情,不知道公子考虑的如何?”

    徐隆之闻言马上也面红耳赤的,随即结结巴巴的说道“实不相瞒,我家中遭遇变故,如今哥哥下落不明,嫂嫂也回娘家去了,我身负重担,眼下确实没有入赘道到贵府的想法,还请回去禀明范大官人,学生多谢他的厚爱。”他这一说不要紧,可把坐在对面的蕙娘急哭了,语无伦次的说道“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弃我如无物。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就这么看不上我?”说罢竟然小声哭泣起来,一开始还是断断续续的后来就连成一片了。

    徐隆之心里也左右为难,他也喜欢这个美丽的姑娘,可是现如今哥哥家破人亡,自己别说彩礼就是凑齐一个完整的家都不能够,哪里还有心思娶妻成家。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蕙娘委屈的哭泣,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过了一会他西湖下定决心说道“既然承蒙姑娘看得起在下,不嫌弃我这贫穷的落魄子弟,我今日可与姑娘约定,待我从京城告御状回来定当迎娶你,这样可好?”

    蕙娘抬起头半信半疑的看着他没说话,徐隆之当下拿出自己的玉佩递给她道“姑娘若是不信这个玉佩可作为我的信物。”蕙娘这才转悲为喜款款收下他的玉佩。随即拔出自己头上的金簪子递过来。虽然她一句话也没说,可是徐隆之还是能感受她的真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