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重整门楣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此时的莫友已经无话可说,自己因为仇恨冲昏的头脑,一步步设计陷害徐福,看着徐家家破人亡,他曾经心里十分痛快,可是他没想到自己最终也会为之前犯的罪埋单。正应了那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切不可做太多的缺德事,要知道这个世上总有人会收拾你的,只是迟早而已。

    莫友来到堂上,看着一枝花浑身是伤的趴在地上,这边高隆之端坐在一旁正满目仇恨的看着自己。这时堂上的惊堂木啪一声响把他吓了一跳。主厅堂上老爷大声呵斥道“堂下何人贼眉鼠眼的胡乱观瞧什么?来人啊,先与我痛打他四十棍。”只听两旁衙役应考虑一声,红签落地就像老鹰捉小鸡一般围上把莫友按倒在地,扒开裤子一顿猛揍。

    身材魁梧的一枝花尚且挨不住这三十棍,这莫友体格还不如一枝花,四十棍子差点把他活活打死。高隆之此刻一点怜悯之心全无,只觉得打得不够解气不够痛快。此时连一枝花都吓得萎缩在一旁看着莫友昏死过去。

    官员让衙役取来一同凉水迎头浇在莫友头上,他激灵一下子就醒过来,嘶哑的嗓音哭道“青天大老爷,我冤枉啊。”此刻要是莫友先认罪可能会少受点罪,少判一点,可是有些人就是这样,死到临头还想投机取巧的耍小聪明。

    堂上杨休之都按耐不住,起身呵斥道“好个刁民,人证物证俱在,还敢口出狂言声称冤枉!”高隆之和主审的几个官员都被他吓一跳,同僚赶紧安抚道“杨大人息怒,下官一定审清楚此案,请大人稍安勿躁。”杨休之对自己的失态也有点尴尬,当即起身如厕去了。

    堂上老爷在此拍响惊堂木道“好你个莫友,事到如今还打死不认账,老爷我今天要是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倒是小瞧了老爷我。来人,给我上夹棍。”这莫友的屁股已经打开花不能再打,只有上夹棍了,这夹棍是杨木制成的一种刑具,大概有五寸长的木头截成一段段,六根为一组,每根杨木的上面穿两孔,下面穿两孔,用绳索贯穿起来,套在犯人的脚腕子处,然后两个差役用力拉扯绳索,木棍夹紧脚腕致使犯人痛苦不已流血不止,是一种很凶残的刑罚。莫友就觉得自己的脚上被套了什么冰凉的东西,然后就觉得一股钻心的痛自下而上,当场一声惨叫就把他疼晕过去。

    衙役再次取来凉水将他泼醒,此时主审官员再次问他“莫友,你还不从实招来你所犯的罪行?”此刻他才放弃抵抗,因为再上刑罚他真的无法忍受,怕自己会咬舌自尽,所以有气无力的说道“大人,我我认罪,我都招供。”于是衙役把他搀起来架在两边,莫友断断续续的把自己是如何设计陷害徐福,如何伙同一枝花霸占徐家财产的事全部说出来。

    可是事情没完,一枝花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当场指认莫友的那些隐藏罪行给柳氏造谣抹黑,给高隆之造谣抹黑,欺骗高隆之误闯范大官人家的后花园。莫友听他说的心惊胆战,暗自思量道这厮怎么知道我这些事?原来这莫友跟同村的一个暗娼私好,徐家落难后有几次他得意洋洋的跟暗娼说了自己干的事,这个暗娼平日跟好多男人都有交易,但是她的后台老板是一枝花,所以就把莫友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这下高隆之气得面红耳赤站起身大骂莫友不是人,要求主审官员严办此等恶人。莫友此时已经有口难辨怪只怪自己当初实在是心太黑,手段太毒辣。没想到自己最终的下场会是这样。主审官员于是当堂宣判,莫友为本案主谋,判他全家入奴籍,家产罚没充公,全家边疆充军。一枝花系主要从犯,判罚他终生为奴,不可赎回。将原本属于徐家的财产全数追回退给高隆之,太守系从犯,在本案里也有一定的罪责,罚他出赎银百两作为给徐家和高隆之的赔偿。

    太守以为自己可以逍遥了,却没想到案子了结后才第二天,上头御史台就来了公文,革职查办,等候财产调查。那人当时就傻眼了。不止是他,整个洛阳的大小官员都受到牵连,都要进行财产审查。

    高隆之退堂回家,心情怎么也轻松不起来,哥哥至今下落不明,嫂嫂在娘家也至今未归,自己此刻倒有点茫然不知所措。老管家早早的就等在府衙门口,看见他出来连忙应上去说道“二少爷,大老爷把咱们的房子给要回来了,现在咱们可以回家了。”说罢竟然有点老泪纵横。高隆之拉着老管家的手说道“这些日子你跟着我也吃了不少苦,总算老天开眼,我们徐家祖上积德,我们又把家产追讨回来。只是这后面的日子该怎么走?”

    老管家闻言擦了擦泪水,笑着说道“咱们现在好日子才开头,先把少奶奶请回来主持家务,在慢慢寻找大少爷,我相信这次冤案重审,大少爷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回来的。”高隆之听他这样说,当下心里也有了点底气和期望,于是斩钉截铁的对老管家说道“走,咱们回家!”

    两人左拐右拐的才走到门口,一切都像没有任何改变一样,可是景色物件都没变,里面住的人却已经物是人非了。高隆之不免站在门口一番感慨。此时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徐公子?”高隆之已经有一阵子没听人这样喊自己了,这声音很耳熟,转身回头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蕙娘。

    高隆之此时才放开心里对她的思念,上前几步拉住她的手道“蕙娘,这些日子没见到你,我可想你了。”随即感觉自己的话有点唐突,正在后悔,蕙娘也羞红着脸忙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扭捏尔等说道“我还以为你去了京城就不再回来,只怕早已忘了那日对我的约定。”说罢就取出高隆之的玉佩来。

    高隆之十分歉意的说道“都怪我没用,出去那么久没有给你捎信回来保平安,可是我真无时无刻不想你,你知道吗?每次我遇到挫折和困难的时候,都拿出你的簪子来把玩,然后自己告诉自己,还有你在等我,于是又充满了力量走下去。”蕙娘温润柔软的小手疼惜的抚摸着高隆之的脸颊说道“你说的当真?”

    少男少女的情怀总是真,这两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知书达理也历经世事,所以两人间更有惺惺相惜的感觉,老管家请他们两人到屋里说话,高隆之这才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家的宅子田产都追讨回来了。”蕙娘机灵可爱的笑了笑说道“我都看到了,今天的案子我也去看了。”高隆之有点吃惊,半信半疑的问道“你也去了?看到我了吗?”蕙娘低头笑而不语,高隆之则胆大的拉着她的手一起进门。

    然后两人商议好,如今案子了结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嫂嫂迎接回来,接着在讨论他和蕙娘的婚事,蕙娘有点担心的说道“自从你去了京城,那个莫友没少传你家的坏话,四处造谣诽谤,我爹爹也是气迷心窍,好几次跟我娘说不该把我许给你,看样子他是想要悔婚,你说我爹爹要是真的悔婚,那可怎么办?我可是连你的家门都进了,以后要我如何出去做人?”

    高隆之也没有想到这个莫友会如此险恶卑鄙,可是要是真如蕙娘所说,这范大官人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他,那可怎么办?此时老管家端茶进来不失时机的插嘴道“二少爷,老奴插句嘴,依我看倒不如先去你岳父家,将事情说个清楚,争取他的原谅。这样既不耽误范小姐的清白,也洗清您的不白之冤。”

    高隆之闻言握住老管家的手大喜道“俗话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大抵说的就是你这样吧。”于是准备晚上带着蕙娘去范大官人府上请罪,蕙娘十分忐忑,她的确是个胆小的女子,不敢违抗父命,可是她偏偏又深爱着高隆之,就是说出来的一种喜欢和爱。为了他蕙娘愿意放弃一切。当初不是高隆之和她约定好,只怕她会半路头跑去邺城寻他。

    当天傍晚天刚黑高隆之就让老管家赶着马车带着蕙娘去范府,一路上这对小情侣互相安慰,心情忐忑的来到范大官人家。马车到门口停下,门子进去传话,范大官人此刻正在拷打蕙娘的丫鬟,因为她把小姐丢了,一听说蕙娘被高隆之送回来,他扔掉皮鞭,对丫鬟“今日且先放过你,还比给我滚下去。”说罢整了整衣帽赶紧出门来。

    高隆之不敢在范府门前造次,老老实实的等在门口,蕙娘也是不敢进去,怕父亲会责打辱骂高隆之,最怕的是父亲会一怒之下撕毁婚约把他赶走,那自己以后就真没法活了。所以在门口十分紧张的陪着高隆之。

    范大官人哈哈大笑的从里面快步走出来,看见高隆之就十分热情的拉着他说道“贤婿,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来看望一下我和蕙娘呢?这丫头可是天天念叨你呢。”两人都被范大官人的举动吓懵住了,这情况和他们想的完全不同,连老管家都认为这范老爷是不是气糊涂了。

    范大官人看高隆之好像反应很冷淡,认为自己还不够热情,于是像怕他跑了似的赶紧拉着他往里走,边走边说道“你可不知道,为了你家的案子,我也是上下托人走关系花了不少银子,可是关系还没打通,案子就了结了,我算是百花了那些银子。”高隆之闻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随口道“有劳范大官人操心了,学生诚惶诚恐。”

    谁知范大官人十分不高兴的说道“你这说的什么话,咱们都要成一家人了,还大官人的叫着?叫我岳父大人!”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连一旁原本紧张的要死的蕙娘都笑了,这范大官人太搞笑了。高隆之有点不好意思。

    到了客厅里,范大官人让妻子范夫人和蕙娘几个姐妹出来见新姑爷,原来这范大官人连声六个女儿,却没一个儿子,蕙娘在家里行四,俗称四姑娘。让人备上酒宴要跟高隆之一醉方休,蕙娘小心地在一旁陪侍着,就怕父亲突然发火把高隆之赶走。酒足饭饱后范夫人和蕙娘的那几个如花似玉的姐妹们都笑着离开了,范大官人看着蕙娘还不肯走,当即就说道“我和贤婿说几句话,你且先退下。”

    蕙娘依依不舍的离开,高隆之也有点紧张这个范大官人要跟自己说什么,只见他一脸正色的问道“听说你和京城里的高官是本家亲戚?”高隆之闻言一愣,心暗道这事他怎么知道的?当下看他神情十分认真,也只得点点头承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