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羊坤投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侯景端来一盘点心递到潥阳公主面前,小美人一把接过来,甩开腮帮子就大口大口往里塞吃的,一边吃一边嚷嚷“嗯,这点心真不错,很久没吃到这么好的点心了。”看着她狼吞虎咽的吃相,侯景心里莫名的辛酸难过,觉得自己这辈子都要好好保护她爱她,让她永远活在幸福中。可惜他的这个心愿只能存在短暂的一段时间。

    潥阳公主吃的太快了,差点被噎死,小手拍着胸脯说不出话来,侯景急忙拿来龙井茶给她,只见她仰头喝掉一碗,然后发育的十分饱满的上下不停的起伏着,侯景看呆了,潥阳公主见状护住自己的嗔怒道“你在看什么,色狼!”侯景闻言一笑道“我们都是夫妻了,不要说看,就是此刻摸一下,也是天经地义的啊。”潥阳公主没好气的说道“难怪奶娘说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果然如此。”

    侯景一把拉过她信誓旦旦的说道“我侯景就是好男人,这辈子都会对你好,我发誓。”潥阳公主张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过了半晌才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说道“你快放开我,都弄疼我了。”侯景闻言才发现自己失神了,连忙放开她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可能用力过重了。”

    像侯景这样的富有智慧的北方蛮夫,在江南小美女潥阳公主面前不自觉的都收敛起粗鲁跋扈的作为,反而像个知书达理的君子一般,可见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影响力真的很大。

    潥阳公主害羞的低头轻声说道“你这人可真粗鲁,一会你可要温柔的对我,人家是第一次呢,真的什么都不懂。”侯景听她说话再看她扭捏可爱的小女人样子,心花怒放喜不自胜,当即一把把她横抱起来,说道“放心,我肯定温柔的对你,你是我的小心肝,我怎么舍得让你受一丝委屈?”潥阳公主闻言更是娇羞的埋首,不再言语。

    寝宫内的灯火灭掉了,朱义也心安理得退下回去休息,今天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

    从此侯景算是醉倒温柔乡,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着潥阳公主,陪她吃饭陪她游玩,陪她逛街陪她睡觉。侯景觉得自己这些年追求的名利在此时此刻显得微不足道,想想还不如跟潥阳公主呆在一起过三天来的划算。

    可是前方军情已经刻不容缓,王僧卞的大军不但击溃了弋阳、光城的叛军,而且乘势进击到庐江安丰等地,赣南的陈霸先也进军至南昌、衢州一带,离会稽已经不远了。

    侯景这天正和潥阳公主在后花园赏花,朱义一路小跑来到他身边,轻声道“太傅,紧急军情,是刚刚宋将军派人送来,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封了。”侯景十分无趣的接过密函不满的问道“这宋子仙和郭元建都是干什么吃的,连萧铎这样的货色都无法解决吗?还要来劳烦我!”朱义点头哈腰的拍马屁说“太傅您是英明神武机敏睿智,普天之下还有谁比您更有能力的,宋将军和郭将军自然事是事都要向您请教的。”

    密函写着羊侃的两个儿子做了敌军尔等向导,领着王僧卞专挑他们的薄弱点攻击,侯景军已经接连在湖北江西安徽等地吃了败仗,宋子仙和郭元建期望侯景能亲自出马击败王僧卞。侯景把密函一扔,有点生气的说道“这个羊侃的好儿子,妈的居然出卖老子。”潥阳公主在不远处回头看他一眼,不满的说道“夫君,你又在骂脏话了。”

    侯景连忙陪笑道“我没有骂人,只是在说这花园里居然还有蚊子,真是件怪事。”潥阳公主和朱义都不信这大白天的后花园里会有蚊子。侯景见公主没有再理会他,转身低声对朱义道“给我把羊侃的三儿子带来,我到时要见他。”朱义点头允诺退下了。

    羊坤做惯了牢头狱霸,猛的被人带走,他还以为自己被人检举揭发,要被惩罚了。一路直呼冤枉,差役们不管他叫喊什么,只把他带到任约面前。任约年纪四十岁上下,一身华贵的朝服,带着乌纱帽翘着二郎腿坐在大堂上,羊坤十分委屈的说道“大人,小人冤枉啊。”任约正在把玩手里的玉戒指,没好气的问他道“我都没说你犯了什么事,你倒先喊冤了,说说吧,你怎么敢冤枉法。”

    羊坤于是把自己如何被逼无奈当了牢头狱霸的事情胡诌了给他听,任约气得跳着脚骂道“你放屁,我不信这世间还有人自己给自己找主子的,我找你不为这事,你给我听好,太傅大人要见你,你换好衣裳跟我进宫。”羊坤十分纳闷的问道“大人啊小的一直在牢里跟太傅大人那是相安无事老死不相往来,他为何突然见我?”任约听得他这样说心里十分不爽道“我怎么知道太傅为何要见你,老子平日里想见他都排不上号吶你,你别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惹怒了我小心你的屁股开花!”

    羊坤这才吐吐舌头跟着差役道后面偏厅里换衣服。等他穿戴好,任约立刻带他进宫去见侯景。

    此时侯景正和潥阳公主在凉亭里赏花喝茶吃点心。羊坤被人带来的时候老远就闻到一股汗馊味,潥阳公主等他到了面前,掩着鼻子道“夫君,我实在不能忍受这人的味道。”说罢起身就离开。侯景也有点恼怒的问任约道“你是傻子吗?带他来之前不会先让他洗个澡,这什么味道,冲撞了我的公主你担待得起?”任约立刻跪下头如捣蒜般的求饶道“太傅恕罪,小的一时情急着急带他进宫来,没细想这些,还请太傅恕罪啊。”

    “起来吧,没你什么事了,行了行了你下去吧。”侯景没好气的说道,要不是看他一路跟着自己从北方到南方,早就砍了他的脑袋当夜壶了。任约大汗淋漓的退下来,朱义捂着鼻子让人取来花香水给羊坤撒上,这才掩盖掉他身上的汗馊味。

    侯景看着跪伏在地上羊坤问道“你就是羊侃的三儿子羊坤?”羊坤趴伏在地上心里想着“你这不是废话吗?难道我还能是你爸爸?”嘴里立刻回答道“罪民正是羊坤,不知太傅因何事召见我?”侯景笑着说道“好,你就是羊坤,果然一表人才,快快起来说话。”转头对朱义道“赐坐。”朱义连忙让小太监找来一张凳子给羊坤。羊坤听侯景说话好笑,都没看清楚自己的面容就说自己一表人才,这马屁拍的非奸即盗,肯定里面有事。但还是恭恭敬敬的站起身来,端坐在一旁。

    “你的父亲还好吧?”侯景想和他拉家常没话找话,羊坤有点愕然,说道“家父好不好在下因为不是和他一个监室,倒也不是十分清楚,想来应该是无恙的。”侯景也觉得自己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随即干笑两声想要化解这尴尬的气氛,于是说道“你的两个哥哥都逃到叛军那边去了在侯景这边称呼萧铎他们为叛军,我念及你们骨肉情深想让你带上你父亲写的亲笔信去招降他们回来,我这里高官厚禄等着他们。”

    羊坤终于明白侯景为何要召见他了,原来是因为他的哥哥们已经带着军队打回来了,估计还让侯景吃了不少苦头,不然他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跟自己商量这事。于是他也干脆的说道“这事想来也不难办,只要太傅吩咐我自然愿意前去敌营说服两位哥哥,只是”侯景闻言连忙问道“只是什么?”羊坤有点为难的说道“以小人对家父的了解,只是父亲断然不会愿意写这封信的吧。”

    侯景捋着胡子哈哈大笑道“这事好办,你看信不是已经写好了吗?”说罢从袖子里取出一封来递给羊坤,羊坤有点怀疑的接过来一看,还真是父亲的笔记,只是行文用词完全不像父亲平时的口气,当下就明白这是侯景找人模仿羊侃的笔迹代写的,于是说道“太傅,恕小人斗胆,您这信必然不是家父写的吧。”侯景十分诧异的问道“何以见得?”羊坤自信慢慢的说道“我和两位兄长平时跟父亲在一起,对他的行文笔法还是只晓得,这封信我要是送去只怕一眼就被两位兄长识破了。”

    侯景有点无奈的问道“如此这般,呢该如何是好?”羊坤心里得意,果然自己猜测的没错,这封信侯景已经间接的承认了事伪造的,当下也十分爽快的说道“这事也好办,我以父亲平时惯用的语气手法写一封信,你让人临摹一边即可。”侯景哈哈大笑起来,忽然他眼露凶光脸色狰狞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有何居心,说!”

    羊坤心里一惊,随即马上镇定的回答道“小人也没什么不良的居心,家父为人比较迂腐,不懂得体恤民情,如今江东大乱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加上外有敌寇环伺,早日解决纷争国力就早一日恢复,百姓们也早日从战火中解脱出来,大家才能享受昔日的太平盛世,这才是当下最该做的事情。”侯景闻言满脸兴奋的起身拉起他的手,高兴的说道“这才是我们大梁的栋梁之才啊,你的想法完全跟我一致。”

    侯景这个人虽然军事上足智多谋,但是不见得政治上就有多高明,这个人始终在情商上差点。所以完全不是羊侃羊坤这样的玩弄政治高手的对手,即便是羊坤比他年轻二十岁。

    羊坤是有自己得想法的,侯景势力如今在江东地区有很大的影响力和控制力,虽然南方的势力和西面的萧铎等人不受他节制,但是丝毫不影响侯景已经成为南梁霸主的事实,即便如萧铎这样的人估计也很难在正面战场打败侯景,摧毁一个强大的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他内部去瓦解分化,既节省耗费又快速有效,想要从内部摧毁侯景集团,首先要成为他的心腹,这就是羊坤为什么愿意帮侯景的原因。

    想想东汉权臣董卓是怎么死的,儿子吕布和王允设计谋杀的,羊坤何尝不想做一回王允呢,甚至他在想万不得已做一回吕布也行,只要到时可以弄死侯景,什么名节身份都可以不要。

    侯景此时到时对这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很看重,觉得他是可造之材很有希望成为自己未来权利集团当中的核心一员,于是立马安排人给他准备东西,让他洗漱好换上新衣,连夜去前方大营招降羊耽羊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