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诱降萧道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萧道全被人押送着带到一个灯火通明、装饰豪华的大厅里,侍女和仆从都静候在门外,他被刺眼的灯光晃的有点头晕目眩的,“保镖们”把他带到座位上就转身离开了,也没告诉他什么人要见他,此处又是何处。他抬手遮住灯光,想自己缓缓紧张的精神,此前一天他还在彭城的土牢里跟老鼠、蟑螂作伴,穿着囚服吃糠咽菜。可是忽然来了一批人把他带上马车一路狂奔的来到一个驿馆里,让他洗漱好换上新衣服就马不停蹄的带到这里。虽然他一路有十万个为什么,可是看看那几个押送他的差役个个面色不虞,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所以也就不敢问了。

    他精神压力太大了,加上两个白天一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此时他显得精力憔悴形容枯槁。就在他摇摇晃晃昏昏欲睡的时候,有个人哈哈大笑的走进屋来,把他吓了一跳,他赶紧站起身,强打精神的想要跟来人打招呼。

    孙腾今晚穿的跟个老员外似的,富态十足,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股子土豪气息,手上的扳指,腰上的玉佩,精心打扮过的头发,连胡须都被整齐搭理了,身上穿着江南小蜀锦的长衫,头带员外郎的貂皮帽子那时北方总是要先进入冷空气里,特别是秋后的昼夜温差相当大这身打扮连萧道全都认为自己被一个财大气粗的地主包养了?

    孙腾看着萧道全哈哈大笑道“萧将军久仰久仰啊,老夫是魏国的礼部尚书,冀州刺史孙腾,早就耳闻将军大名,今日如愿得见,实乃幸事啊。”萧道全有点受宠若惊,这个人是就是高欢手下四大贵人之首的孙腾,于是赶紧起身拱手作揖道“不才萧道全,身为南梁主将被贵国俘虏,在下十分汗颜。大人错爱了。”

    “哎,将军何出此言,我看要不是羊侃那厮井底之蛙贪欲吞天,妄图侵入我国境内,想必你我两国也是相安无事,您也不会如今身陷囹圄啊。”孙腾故意挑拨他,假装安慰道。萧道全在彭城土牢里吃糠咽菜的时候就已经把羊侃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整整半年啊,他在土牢里活的像只耗子。要知道他在南梁也是皇族身份,到哪不是锦衣玉食的伺候着,呼风唤雨的嚣张着。谁能想到他萧道全会在一个土牢里住了整整半年,六个月,一百八十多天!对于养尊处优的他来说在土牢里的日子简直是度日如年,犹如活在人间地狱般痛苦。好几次想咬舌自尽一死了之,可是临了却失去勇气,只能苟延残喘的活着。

    每每想到羊侃在建康平安的享受着一切,他心里的怒火就恨不得马上能够出去搞死他们一家,满门抄斩不解恨还要诛九族。此刻孙腾这样一说,他马上就怒不可遏的骂起来“羊侃那厮简直是背信弃义,对于贵国齐王殿下这么宽宏大量的人他都要算计,简直不是人,战败后只顾自己逃命,完全不理主将生死,这是失节,这种人在我们南梁简直就是种侮辱。”

    孙腾看他十分愁仇视羊侃,心里大喜,嘴上继续火上浇油道“羊侃如今在建康也是侯景的左膀右臂,呼风唤雨,对了,忘记跟你说了,你的叔父已经去世了。据传就是侯景害死的。”萧道全听到这个消息有点茫然,一开始他以为孙腾接见自己可能是因为叔父想要赎回自己,现在经这么一说,他瞬间觉得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未来一片迷茫,不知道路在何方该怎么走下去。他张大嘴半天才说一句“这不可能吧?”

    孙腾笑笑没接话,转而拉着萧道全道“你看我们站着说话也不方便,来来来,今日老夫为将军准备的酒宴,还特地从邺城北面的党山上捉来泉水里的鲤鱼,新鲜的鹿脯肉和野山鸡,咱们坐下边吃边聊,将军意下如何啊?”

    萧道全受宠若惊的赶紧俯身拜谢道“孙大人错爱了,在下敢不受命。”于是两人分主客坐下,孙腾啪啪手掌,厅内鼓乐响起,美妙的音符带动着几个艳丽的舞姬进来为两人偏偏起舞。萧道全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些好吃的山珍海味了,低头猛吃大嚼,孙腾在一旁笑吟吟的劝酒,整个宴会期间萧道全连看都看一眼那几个艳丽的女子,不知道还以为他洁身自好固守名节。

    孙腾笑着问道“怎么样,将军觉得老夫这里的酒菜还合胃口吗?”萧道全看着满桌子一片狼藉打着饱嗝,他终于吃饱了,这么久以来,这次是他吃的最饱的,连连跟孙腾道谢道“大人说哪里话,您这已经很让在下满意了,哪里还敢有什么其他要求的。”

    孙腾忽然叹了口气道“唉,可惜了贵国此时国内混乱,侯景造反逼死你叔父,你的那些堂兄弟们有互相厮杀争名夺利,作为旁观者老夫很是替梁皇感到悲伤。”萧道全也默然无语,如今叔父去世,自己可能无法回到梁国了,目下只有投奔高欢等待日后时机成熟,再逃回去。

    孙腾见他不说话就像套出他心里的想法,于是问道“老夫有一个办法不但可以让将军逃出虎口还能荣登大宝享受永世不尽的荣华富贵。”萧道全闻言抬起头来,对孙腾言辞诚恳的说道“如果真如大人所言,在下必以您为马首是瞻,甘愿做贵国的附庸,只要有战事我梁国必为贵国的前驱。”

    有人说卖国求荣,这萧道全现在是在卖祖求荣,但是人在那样极端的情况下,为了自保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和决定,这是完全可以理解。他失去了国家的保护,失去了亲人的保护,孤独的像条狗一样生存在敌国,他唯一的本钱就是出卖自己出卖国家,看着让人厌恶,而听上去却十分悲哀。

    孙腾笑着拉起他的手说道“我们齐王只是念及当年两国交好的情谊,想帮助将军回国,可是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将军您想要安全的回到国内登上皇帝的位子,还需要跟齐王好好商议一下具体的细节。”萧道全低头略微想了一下,又抬起头来说道“在下如今了无牵挂,每天活的像具行尸走肉,如果诚如大人所言,齐王殿下愿意助我回国登上皇位,那我可以答应他的任何要求。”

    孙腾闻言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将军果然是识时务者,其实我们大王对您没有是那么特别的期望,只是如今梁国内乱,我们要送您回去首先要给你一个合法的身份,不然送您回去也是在害您,对吧?”看着萧道全使劲的点头,他继续说道“再说了,将军现在手下无一兵一卒,有什么能力去争夺帝位呢?且不说侯景、萧铎这样的枭雄了,依老夫看来就连萧纲,你的亲侄子他也容不下您啊。”

    萧道全闻言不再说话了,孙腾趁机道“如今齐王手下兵精粮足,控弦百万,只要将军拿出诚意来,我们齐王自然会支持您登上宝座,并且一路帅大军护送您会建康登基。”说罢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纸来递给萧道全,萧道全接过来一看,上面是十二章条约,基本将南梁划作为东魏的附庸国了。虽然条件都很苛刻,可是急欲回国登上皇帝宝座的他没有像那么多,于是草签了这份条约。

    孙腾满意的收起了合约,然后对门外的仆从道“来人啊,快带贵客去客房休息。”门外应了一声诺,孙腾转头对萧道全道“我这里没有什么其他东西,只有美酒和美人,美酒将军已经尝过了,这美人嘛此刻已经在客房等候了,将军您少歇,恕老夫不陪了,我们明日再继续把酒言欢,哈哈哈。”萧道全半年没吃好东西,半年多没碰女人了,这下子在孙腾这里全部想开了闸一样,大饱胃欲和**。

    看着萧道全消失在回廊转角处,孙腾急忙起身走到客厅的屏风后面,打开密室,高欢一众人等全部鱼贯而出来到大厅里。只听高岳骂骂咧咧的说道“娘的,可把我憋坏了。一个落魄的皇子有什么好奉承的,要我说啊直接跟他谈,谈不拢就杀了他,还给他脸了。”高欢坐在一旁床榻上回头骂道“你知道个屁,闭嘴!”高岳赶紧低头不语。

    孙腾赶紧把条约拿出来递给高欢,众人都伸长了脖子凑过来想看看条约的内容,只有慕容恒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徐明之对杨休之说道“看来咱们对梁国的计划已经成功了。”杨休之没有答话,只是看着高欢。一旁的司马子如和贺拔胜也喜不自胜,孙腾笑道“幸不辱使命,老夫还是让他签了这份条约。”

    高欢看着条约,虽然这个东西的内容原本就是慕容恒和他一起起草的,但是看着落款萧道全的署名,他还是有点小激动,连忙递过去给慕容恒道“老夫子,你看,咱们第一步已经成功了。”慕容恒闭目道“大王先不要高兴地太早,这还只是万里远征的第一步,咱们日后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说罢忽然睁开眼看着高欢到“对了,大王,你答应老臣的那五百亩良田呢?”

    高欢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众人也跟着哄笑,老夫子没好气的看着他们道“别嫌弃我老夫子贪财,老臣也是要养家糊口的。”说罢闭上眼不再理会这些人。高欢正色的对慕容恒道“放心吧,你的良田早就准备好了,外加两处庄园,地契和房契在此。”小老头闻言睁开眼接过高欢手里的东西像个小孩子似的美滋滋的揣进怀里,众人见状更加乐不可支。这人真是越老越显小。

    鉴于萧道全的完全配合以及他和孙腾日渐亲密的关系,高欢决定亲自接见他,让他正面承认自己的宗主国地位。萧道全有了第一次就觉得第二次在高欢面前卖国没什么不对的,甚至还有点理直气壮凭什么皇帝是萧纲,萧铎他们还手握重兵虎视眈眈的,这些人哪一个是善茬?自己也是皇族一份子,按理说皇位他理应拥有一份,就凭自己在魏国坐了半年的土牢遭了那么多罪。

    所以高欢想在他身上得到一切都被满足了,萧道全现在已经完全是高欢的傀儡了。于是在这年的冬天十二月,高欢调集了近三十五万人,几乎集中了整个东魏全部的精锐,兵分三路南下进入梁国,东海一路有慕容绍宗为主将带队,高岳为副帅,部众有十万人,从青州南部进入梁国境内的青州、冀州。西一路由高敖曹为主帅部众八万人由洛阳出发,南下到东豫州的汝南、新蔡一带驻扎,等候调令。高欢自己则带着杨休之、高隆之以及慕容恒等智将以及部众十五万走徐州到临潼直逼南梁的边境钟离郡。

    防守洛阳的是贺拔胜的五万草头军,而邺城有孙腾驻防,连司马子如都被调往北方的巨鹿,跟柔然相互通气,提防宇文泰的趁虚而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