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赵贵劫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萧伦把手里信件的最后一丝灰烬甩掉,开口道“日后吾也不许有人再提起这件事,如有违背如同此桌!”说罢拔出宝剑一刀看向案几的一个角,咔嚓一声脆响,一只木头角应声掉落在地上,众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不得不说萧伦这招以退为进十分精彩,像这样的事情你明目张胆的去闹反而会起到反效果,原本没什么事情的,最后都会搞出事情来。

    但是你如果假装宽宏大度的把事情公开挑明,这样那些原本有心做墙头草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这就是权术这就叫心计。虽然在场的人不知道是谁里通外敌,但是纷纷当场表示像这样的人和事在益州绝对不可能发生,那几位名士甚至当场表态如果真的有人跟宇文泰暗通款曲眉来眼去,那整个益州将绝无此人的容身之所。

    萧伦还是很满意这次的宴会效果,既稳定了军心,又稳住了那些试图跟宇文泰暗送秋波的。他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带领部队往北迎击敌人了。

    韩雄的部队到达晋寿城下的时候已经是当天的傍晚时分,解司春让他把部队就地安顿下来埋锅造饭。晋寿城内的赵贵看见魏军这么胆大妄为,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按营寨扎住下来,十分生气,当晚就准备了两百死士,准备夜袭韩雄大营。

    韩雄的大营里晋寿城有七百五十多米的距离,这已经是相当近的距离了,解司春跟他说赵贵晚上肯定会出来劫营,韩雄一拍大腿笑道“尚书大人果然是个行军打仗的好手,一眼就看出赵贵的诡计,末将和您想到一块啦,我早就在大营背后埋伏下五百精锐刀斧手,只要赵贵今晚敢带人来,我定叫他有来无回,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在城内吃早饭了。”

    解司春对这个魁梧的将领忽然有种另眼相看的感觉,别看这个韩雄五大三粗的,没想到心思很细腻,排兵布阵也很老道,特别是能预先估计出敌人可能有的动作而先行准备,这点是一般将领所不具备的。当晚韩雄和解司春都在军营里和衣而卧,不敢卸下盔甲,怕赵贵的偷袭。

    两人一直等到子夜都过去了,还是没见赵贵的人来袭营,此时已经行军一整天还要按营寨扎的魏军都十分疲倦,除了那些熬夜巡逻监视的人,其他人都纷纷上床睡觉,而且大部分人都睡得很死,军营内一片鼾声。就在这时军营左侧靠树林的那边出来两个黑衣人,只见这两人迅速靠向军营栅栏处,开始用手里的工具拆卸栅栏木桩。

    眨眼的功夫,栅栏就被卸去好几根木桩,一个可以容纳两人进出的大口子豁然张开着。这时两个黑衣人朝树林方向扬扬手,十几个黑衣人迅捷的匍匐前进,朝栅栏这边飞速靠过来。黑夜中这十几个人消失在魏军大营内。没过一会只听魏军巡逻的哨兵高喊着火了。

    还在昏昏欲睡的军卒都被喊起来,他们乱糟糟的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这是营门前忽然赵贵带着一百多号人杀进来了,两个军卒抬着一块大石头咣当一声砸在大门上,这大门本来就是木桩子扎的样子货,根本不受力,当时就被震散了,赵贵骑着马一马当先冲进魏军大营里横冲直撞的来回奔杀。

    韩雄被军士的叫喊声吵醒了,他赶紧起身拿起佩剑和头盔,来到解司春床铺边上,一看解司春早就爬起来正在穿戴盔甲,解司春忙里偷闲的问道“是赵贵来劫营了吗?”韩雄带好头盔,瓮声瓮气的回道“嗯,我看像是的。”两人一前一后从军帐内冲出来,只见西侧的好几个帐篷火光冲天,人来人往的正在救火,军营正门处一大群人似乎正在厮杀打斗,叫喊声不断。

    这时营后埋伏的刀斧手都纷纷叫喊着杀出来,领头的一个将领身材巨魁梧,只见他光着脑袋,满脸胡须,脑袋两边的各挂着一撮短头发,身上只穿了一件虎纹皮甲,还袒露着左膀子,手里呼呼作响舞动着两根狼牙链球,脚步声十分厚重的咚咚咚往前冲去。

    就这么个看起来跟巨人似的蛮族汉子耍着两根链球,谁敢靠近?沾着即死!魏军的将士们都躲着点这个大汉,赵贵一看对方直接冲着自己而来,虽然心里有点发虚,但是也扬鞭纵马迎上去,那汉子舞着狼牙链球嘴里发出嘿嘿的声音,赵贵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觉得胯下的坐骑忽然被一锤砸翻在地,他自己也从马背上飞滚下来,地隆隆转了好几个圈子才爬起来。

    只见他的马左前腿靠的地方挨了一链球,当时马儿就被打死过去。这孙子好大的气力!赵贵心里暗道。只见那汉子见赵贵没事似的站在一边,又舞动着狼牙链球呼呼的朝他甩来。这两个链球至少有一百斤的重量,可是在这个汉子手里耍的如同两个鸡蛋似的轻巧,赵贵心道这不能跟他正面硬怼,肯定是必死无疑,当即侧身倒地多来这几下。

    可是这链球是由近一米长的铁链连接起来的,赵贵翻身三次才堪堪滚出他的攻击范围。他倒是看清楚了这汉子的强势和短板,可是周遭几个自己人都没有来得及逃出生天,纷纷被他的大铁球砸的东倒西歪、非死即伤,一个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赵贵鬼暗暗叫苦,怎么西魏军队里还有这样怪物爸爸,这怎么跟他对打?虽然这汉子身材巨大但动作迟钝,只有近身攻击才能制伏他,可是他手里两根铁链球舞的风生水起,呼呼作响。只怕自己还没靠近就被铁球砸死了砸飞了。正犯着愁,那汉子早就嘿嘿的又冲过来了。

    赵贵是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当即用手里的大环刀往前一送,打算跟他鱼死网破的正面刚一下,可那汉子好像根本不在乎似的直接心口就朝着刀子而来,手里的铁球眼看要砸过来,赵贵也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暴喝一声豁出去用肩膀硬吃对面一击,自己手里的大环刀用力狠狠的扎向那汉子的胸口,他心里想到大不了同归于尽一命换一命。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一接触,可他的刀还是短了一点,还没够着对方的胸口,自己就被铁球砸的扑通一声飞了出去,他只觉得胸口一闷,肩膀的骨头像是被砸断了一样剧痛,飞出去好远,翻了好几个跟头才俯身倒在地上。看来他估计错误了。

    那汉子迈着沉重的脚步咚咚咚的朝自己走来,赵贵这时被砸的那半边身子已经失去知觉无法动弹。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十几个梁军敢死队冲上来围住那汉子,那汉子见有人跟自己打,好像很开心似的,拍打着双手,那十几个人只敢围着她不敢动手,纷纷大声呼喝想要吓唬他。这是两个敢死队员上来架起赵贵就往军营外撤退。

    那汉子似乎很高兴有人和他对打,一招手抓过一个梁兵的长枪,用力一拉,这人就被拽到自己面前,那汉子大喝一声,抬起双手用力朝着这个梁兵的脑袋合掌一拍,把这个士兵拍的七窍流血当场死了。那汉子松开这具尸体,有抓向其他人,这些梁兵都被这怪物巨人吓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高大凶残的人,杀一个人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直太恐怖了。

    这是韩雄高声喊道“通儿别让那赵贵逃跑了,快去追他。”这时那汉子转过脸来看着韩雄,点了点头道“嗯,孩儿知道了。”那汉子声如洪钟说话调门不高,可是很有穿透力。转身就朝着营门方向大踏步冲过去,他一离开身边的刀斧手一拥而上把那十几个梁兵都乱刀砍死了。顿时惨叫声一片。

    赵贵觉得自己此时上半身都是麻木、没有知觉的,两个军卒架着他不停的呼喊道“在坚持一下,我们马上道城里了,在坚持一下!”他只能奋力拖着两条腿跟着他们两个人跑。周围的魏军士兵越来越多,身边的同伴都一个个倒下了。他们三人历经艰险好不容易才逃到大门外。

    三个人没敢停留,继续往城的方向跑去,这时身后传来低沉的脚步声咚咚咚,三人只觉得后脑勺发麻,脊背上直冒冷汗,那个怪物爷爷又追上来了,三个人亡命狂飙此刻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赵贵身边一个军卒忽然被一个铁球砸中,啪的一声应声倒地,当场就死了。

    赵贵和剩下的一个军卒吓得连头都不敢回,赶紧继续往前逃跑,这时赵贵忽然站住脚不走了,那军卒也停下来着急的问道“将军您怎么了?快走啊!”此时可以看到那军卒眼神里充满了绝望和恐惧,似乎已经看到了身后索命的黑白无常正在向自己靠来。

    赵贵一把推开他道“你快走吧,我来给你殿后。”说罢转身正面面对那个像火车头一样正在朝自己冲过来怪物巨人。那军卒倒退着往后走,一边走一边拉着他说“将军,咱们快跑吧,城内没有您我们是守不住这座城的。”赵贵此时已经心如死水,想着尽在咫尺的晋寿城此刻却显得无比遥远,似乎自己是跑不到城里去了。他也不是被吓大的,想着就是死也要想办法弄死这个怪物,一命换一命。

    那汉子见他不跑了,反而也放慢脚步十分开心的拍着手,嘴里喊道“跟我打,跟我玩,快!”赵贵此时也暴喝一声,奋力朝着这个巨型怪物一拐一拐的冲去。一开始他的计划都是很完美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宇文泰军中还有怎样的人物存在,这是他始料不及的,所有的行动计划全部被这个人打乱,而且自己的部队还全军覆没,自己还身受重伤。

    就在两人快要相遇的时候,赵贵已经做好去死的准备了,这时他身后一支箭嗖的一声擦着他的头皮而过,直接射中了那汉子的胸口。赵贵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部队出来迎接自己。再转头看向那汉子,这一箭似乎射的很准,直接射在他胸口处,但是他好像对这点伤害毫不在意,轻巧的拔出箭镞扔在一边,对着赵贵说道“来和我玩扔石头的游戏,来啊。”说着他还拍了拍自己巨大的手掌。

    赵贵心里怒道韩雄派一个弱智一样的货色打败我,妈的,他这是在侮辱我吗?这时身后的骑兵已经靠近大声道“将军快撤了,他们的大部队马上到了。”赵贵这才发现那汉子身后不远处大批的西魏骑兵、步兵正杀声震天的超这里冲过来,他想都没想回身拉着马匹,一跃而上,那骑兵一拍马屁股,转身就朝着晋寿城门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