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夜闹留香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时顾公子的几个家丁护卫已经从一楼的房间里冲上来,一进屋子就把秦香莲和龟公抓起来按倒在地,顾元坦拽着柳如烟从屋里出来,两人的争吵声和打闹让整个留香馆的客人、妹子们都放下自己的事情过来看热闹。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丁跟在后面,一行人推推搡搡的往楼下而来。

    此时柳如烟已经被他抓的在身后掩面痛哭,大家看着顾元坦嚣张的样子都四下议论纷纷,似乎舆情对他很不利,顾元坦站在楼梯上对着众人说道“各位,今日我要让你们知道知道,这位如烟姑娘是如何欺骗大家的。”这时人群中跑出来一个女子的身影,正是瑶琴,貌似她刚刚在接客,身上的衣衫不沾半露的到顾公子面前求饶道“顾公子您宽宏大量,我家妹妹不懂事冲撞了您,有什么事我让她给您赔不是,咱们有话好好说,伤了和气传出去对谁都好,您说是吧?”

    一个家丁上前一把揪住瑶琴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你这个贱婢,这里有你什么事?我们公子今天就是要给你们留香馆立立规矩,你过来插什么嘴?”瑶琴被他抓的当场跪倒在地上,疼的她泪水瞬间从眼眶中流出来,柳如烟见状大声斥责道“你放开我姐姐,有什么事冲我来。”刚说完这句话只听啪一声脆响,顾元坦一巴掌已经打在她脸上。这一巴掌打得她摇摇晃晃差点倒下。

    顾元坦恼怒的骂道“不要脸的女人还敢嘴硬,你自身都泥菩萨过江了,还有心情管别人?”说罢扬手又要打她,这时青萝一个鹞子翻身来到顾元坦身边一把抓住他举起的手,神色淡然的看着他。高欢原本不想管这破事的,他本就是出来散心的,不想搞得自己心情郁闷,但是青萝的性格是那种眼里不揉沙子的疾恶如仇,看到顾元坦这样的公子哥仗势欺人,你要她袖手旁观视而不见简直难如登天。

    此时高欢也不得不站起来走到楼梯口,对满脸惊讶的顾元坦笑着说道“这位公子,所谓买卖不成情意在,有些事既然人家姑娘不愿意,你又何必请强求呢?再说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着说出去也不合适,我看不如这样,你放了这位姑娘,今晚在这里的消费都算我的,怎么样?”他一般很少这样大方,因为他只为自己的人埋单,但是今晚有点不一样。

    高仲明此时衣衫不整的拿着剑也从楼梯旁边的房间里跑出来,挡在高欢面前问道“公子,出了什么事吗?”两只眼睛死死盯着站在青萝对面的顾元坦。此时顾元坦身后的保镖和家丁都不敢造次,一方青萝伤了他们主子的性命,高欢对青萝点点头,青萝这才放开顾元坦,一手一个拉起两个姑娘朝高欢走去,这时候顾元坦忽然发难,从侍从手里夺过一把刀子冲着青萝的后背飞快的刺来,一边叫嚣着“你们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我这样说话?老子没有钱要你请?!”

    青萝早就注意到身后的响动,她还没回头,只见高欢人影一闪已经快速的走上前用手一把接住刀锋,围观的众人都惊叫一声啊,青萝看见高欢手掌里流出血,他明明可以轻巧的拨开刀子,他要干嘛?只见青萝对着顾元坦的胸口就是一脚,高欢手指顺势一提,把他的刀子就夺了过来。顾元坦飞了出去直接砸在楼梯的台阶上。

    众人又是一声惊叫,只见顾元坦在跌落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嘴角流出鲜血来。这下可把秦香莲吓坏了,这位可是可是敌国、权势熏天的太傅家的公子,要是在自己的留香馆里出了什么意外,那她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当即上前想要扶起顾元坦,谁知家丁和保镖们早就围上来,扶起他们的主子,关切的询问,顾元坦站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秦香莲感激赔不是道“顾公子您没事吧?”顾元坦一把推开她,奋力站起来死死盯着高欢。

    青萝正洋洋得意的看着他,高欢脸色不虞的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事就当给我个面子算了,你竟然还要在背后捅刀子?!我最恨的就是背后动刀子的小人。”那股想要杀人的气势在他身上弥漫着,他现在处于喜怒无常的状态,随时可能杀死别人也很有可能会弄死自己。

    连站在一旁的青萝都感受到了这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对面的顾元坦这是也气急败坏的冲着身边七八个手下喊道“楞着干嘛都给我上,今天要是弄死了他们都算我的。”那几个鹰犬像是得到一样举着兵器冲着高欢他们三个人冲了过来。

    只见一个举剑的直接刺向高欢的面门,高欢侧脸避开这一刺,右手化掌为拳直接重重的打在那人下巴上,那人顿时牙齿都崩碎了,满嘴鲜血喷涌而出。青萝这边是一个使短剑匕首尔等刺客,只见这人身手也是十分了得,一看就是练过功夫的,好在青萝也是杀手出身,这点反转腾挪完全不在她的话下,,就在两人死缠烂打纠结在一起时,高欢捡起地上的一把剑直接刺向这人的腿部。

    刺客的双刀还在手里乱舞,可是他的双腿已经被,高欢朝着他的头部一脚踹过去,这人就被提的昏死过去。高仲明一个人单挑两个拿弯刀侍从,这两人正一左一右的围攻他,明显他已经落下风,可孩子苦苦支撑,青萝想要上前帮忙,高欢拦住她低声说道“你看好人,这两个交给我。”

    青萝还没来得及回话,高欢已经冲了过去。只见他飞身跃起抬起胳膊肘狠狠砸向一个拿弯刀的是侍从,那人的肩膀被突然被他袭击,当时就听医生脆响,弯刀已经掉落在地上,那人也被砸的东倒西歪站立不住,高欢乘势架起他的一条胳膊把他扛起来一个三百六十度回旋直接扔出去老远。

    高仲明见另外一个弯刀侍从对自己的处境突变正在发愣,就顺手送了他一剑,直接刺中他的肩膀,那人顺势倒在地上嗷嗷惨叫,手里的弯刀也掉了。高欢上前对着他的脸补了一脚,那人也昏死过去。剩下几个人围着他们不敢上了。顾元坦这时已经气疯了,大声叫喊道“我要亲手宰了你们几个!”说着就抢过一个侍从手里的刀子冲过来。

    高欢对他笑着说道“不,不,你千万别这样,会伤到你自己的。”这时的顾元坦已经失去理智就是要砍杀高欢,连他手里的刀子都是胡乱废物,好在周围的人早就在他们打斗之前都远远的躲开了。高欢见他朝自己冲过来,就背着双手笑着也难怪胸脯去挡那一剑。

    青萝见状着急的大喊道“快闪开啊!”高仲明想要冲上去替他挡这一剑可是由于事发突然加上两人间处于位置反错位的状态,所以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一超难度的动作。眼看顾元坦的剑已经到了眼前,说时迟那时快,高欢用还在流血的手指轻轻拨开他的剑锋,故技重施的对着顾元坦的肚子上再度重重一拳打去,当时就把他打的蹲下去,高欢抬起膝盖对着他的脸部就是一击。等顾元坦正面倒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是满脸鲜血昏死过去。

    青萝感觉今晚的高欢浑身冒着杀气,出手总是很重狠命往死里整,难道是因为顾元坦用刀子伤了他?不能够,平时面对比顾元坦这样的公子哥凶狠强大数百倍的对手他都不曾这样穷凶恶极,她在想高欢到底怎么了,难道他真的因为老夫子的去世而自暴自弃放弃治疗了?

    此时高欢霸气十足尔等对着剩余的三个人吼道“还不快带着你们的主子从这里滚出去?再让我看到你们就把你们都宰了。”几个人闻言赶紧抬起顾元坦就往门跑,地上躺着的几个撞死的此刻也麻溜的爬起来头也不回的跟着跑了。大家都松了口气,但是知情的人都纷纷开始为高欢他们担忧,这太傅再江东可是连新皇帝都要敬让三分的人物,他们把他儿子打伤了,这还能有好果子吃?

    高欢对众人笑道“大家不要围观了,都继续找乐子吧,老板娘,今晚的酒水算我的,请在场的大家都喝一杯压压惊。”秦香莲没好气的走上前埋怨道“我的亲爹啊,你知道你们刚刚把谁打了?还不趁官兵没来之前赶紧跑?还在这里喝酒,你真不怕死?”高欢笑道“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晚大家在这里要开心,老板娘你快上酒啊!”

    龟公转身想去取酒,秦香莲已经不耐烦的说道“哎呀算我今晚晦气,你们几个的什么钱我都不要了,只求几位爷爷赶紧离开我这留香馆吧,等下官差来人我都没法交代。”青萝站出来呵斥她道“你这婆娘还不知趣,不是我们公子帮你打跑了那个凶神恶煞般的顾少爷,只怕今晚你这里也是血流成河鸡犬不留了,你不感谢我们也就罢了,还赶我们走,真是没心肝。”

    青萝性格历来如此,想到就说什么,也不怕得罪人,秦香莲被她呛得说不出话来,这时柳如烟也站出来说道“这位小哥说得对,今晚真是多亏了这位公子出手搭救,妈妈您不能这样忘恩负义。”秦香莲被青萝说几句就算了,现在连柳如烟战胳膊肘往外,帮别人说话,她也不想想到底是谁惹出今晚的麻烦来的。她正要回嘴反驳柳如烟几句。

    这时瑶琴走上前温柔的对着高欢款款一福道“小女子多谢恩人搭救,快随我到房中去抱扎一下伤口吧。”大家这才发现高欢的手还在流血,还是瑶琴心细,高欢闻言嘿嘿一笑道“那就有劳姑娘了,在下包扎好酒离开,请妈妈放心。”瑶琴温柔的牵着他往自己房中去,明眼人都看出来她喜欢上这个出手阔绰好打不平说话斯斯文文的英俊公子哥了。

    青萝原本还想附和瑶琴的话,可是已看她盯着高欢的那种饥渴的眼神,心里莫名的冒出一股浓烈的醋意,十黑着脸不说话的也跟着进到房中,后面紧随其后的是柳如烟和高仲明。秦香莲呆呆的站在原地,忽然她趴着大腿痛哭起来,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我今天真是丧门星撞日啊,好不容易来了两个财神爷,却打起来了,现在倒好,钱一分没挣到,还惹下这么大的麻烦,自己苦心经营这几年好不容易混到秦淮河第一号,却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心里是又气又急,满心的委屈只能坐在地上撒泼打滚嚎啕大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