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西魏的宫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婵奴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悲痛,因为她知道悲痛无法让自己的儿子复活,她做了两件事,第一派人通知正在河南地的宇文泰,告诉他庶长子已经死了。再就是通知娘家人千万不要闹事,因为大家都知道宇文琉和宇文武吉是死对头,可是在婵奴行刺失败后,宇文琉和姚氏的报复肯定会紧随其后,那么此刻宇文武吉的死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他们母子两。

    婵奴不愧是机智聪明的女人,虽然此前她对宇文武吉设计要暗杀宇文琉的事情不知情不然行刺也不会失败了,在得知后也大发雷霆指责想出这个办法的人是蠢货,可惜无奈东窗事发,婵奴只能想办法为他摆平这件事造成的风波,无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的儿子宇文武吉惨遭意而死,但是凭着多年的后宫争斗的直觉和敏锐的政治嗅觉,她发现这件事情不太可能是宇文琉这一派系所为。

    事实也的确如她所想的那样,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正是宇文泰称王后娶得正妻元氏皇族公主,明帝元宝距的妹妹元孎。她为什么也要参与到这次的夺嫡争斗中来呢,这件事情还要从她刚刚嫁给宇文泰说起。当年她和哥哥一起从洛阳逃到关中,元宝距为了拉拢控制宇文泰,就想把元孎嫁给他。

    宇文泰那时还刚刚统治关中,各地对他多有不服,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地位,也为了展示皇族的权利象征,为以后自己篡位提供条件,他当然十分高兴迎娶公主,而且本身他多年没有娶正妻的意图就是要待价而沽遇到合适的政治人选后可以帮助自己获得更大权利和利益。

    可是元孎公主那时已经二十了,她早就有了心上人,只不过和他分道扬镳,一个在东魏一个在西魏,而且她堵宇文泰的作为早有耳闻,觉得这个人不足以信任,更不值得托付终生。元宝距为了光复魏国的大业,硬是逼迫她嫁给宇文泰,于是两边下里闹的很不开心。

    宇文泰也得知了元孎公主对自己并不倾心,他没有气馁,因为直觉告诉他必须抓住这次机会,必须和元孎结婚。他费尽心思弄来西域各种奇珍异巧就是要讨好元孎,可是元孎只是日夜思念胜在远方的情郎,还时不时派人偷偷去东魏打听关于情郎的事。

    宇文泰得知后觉得如果想要娶到这个公主,必须要斩断她思念的情绪,断了她的念头,于是南霸天登场了,逍遥阁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暗杀元孎公主的情郎,不但要暗杀掉他,还要把他的名声搞臭疯传他和侍女搞在一起,还跟有妇之夫有苟且之事,最夸张的是找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婆诬陷他,说他玷污自己十三岁的孙女。

    这一切传到元孎公主耳朵里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但是这个人已经死无对证了,元孎公主很伤心也很难过,伤心是为自己,难过的是为情郎,她还是不太相信这一切。这是元宝距的咄咄逼人和宇文泰的殷勤关怀让她接近奔溃,就在这时一件让她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元宝拒在宇文泰的暗示下居然用迷药把她迷昏,然后送到宇文泰那里。

    等元孎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她赤身**的躺在宇文泰的床上,迷药的强大药效让她根本无法抵抗宇文泰再次侵犯。时候元孎公主想到了自杀,可是宇文泰派人半步不离的看着她,让她没有一点机会独处。元孎公主像具没有灵魂的尸体一样活着,过了大概有半年时间,忽然她被告知自己怀孕了,毫无疑问宇文泰时常对她强暴,终于使她怀孕。

    宇文泰得知这个消息都要乐疯了,而元孎公主却再度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等到了大概有三个月身孕的时候,她渐渐得知了关于情郎事情的真相,那一刻她想尽一切办法要把身上的孩子弄掉,她觉得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又自杀了一次,被救活以后嬷嬷劝她想开点,孩子是无辜的之类的花。

    从那一刻起元孎公主开始计划要对宇文泰进行报复,她得知了宇文武吉和宇文琉的事情后,就开始在两人中间挑拨,煽风点火,搞得两边都水火不容势不两立。然后她就生下了宇文泰的第三个儿子宇文珏,这让宇文泰很满意,元孎公主也开始利用宇文泰的宠爱来做一些事情。

    宇文武吉的马夫成为了这次整个事件的关键,因为人们找到那匹狂奔的烈马,发现了这个小秘密,可是当婵奴派人想要找到马夫时,却发现他早已经死在自己的房里很久了。于是婵奴更加确定这是一个有预谋有计划的杀嫡事件,但是她还不确定对手到底是谁。

    元孎设计害死宇文武吉的初衷就是要让两个势力火并,然后她好坐收渔人之利,可是万万没想到婵奴居然十分冷静的处理这件事,这让元孎公主大感意外。这时还在河南地的宇文泰已经着急忙慌的从前线赶回来,白发人送黑发人,丧子之痛让他看上去瞬间老了很多,这也算是老天对他多行不义的惩罚。

    宇文武吉的意外离世成了他征伐河南地的转折点,他只能让人代替他继续侵攻河南、河北、徐州等地。整个关中地区都陷入黑色恐怖中,宇文泰这时已经接近疯狂,他听了婵奴的话,正大张旗鼓的捉拿有嫌疑的人,这里面很多人都是被冤枉的。

    在咸阳甚至有个富翁因为没有给当官的送去应有的贿赂,而被诬陷参与了谋杀宇文武吉的事件,宇文泰部分青红皂白直接把那个富翁的全家都抓来严刑拷打,家产也全部抄没。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连苏绰都不敢劝解他了,因为此时宇文泰已经接近癫狂。

    高欢知道自己的后方被宇文泰侵袭,大部分国土都遭到袭击,他想回来防守,无奈正面的突厥人虽然被打败了一次,可是依旧很有战斗力,金帐可汗像一条等待机会的毒蛇一样,死死盯着他。只要高欢转身撤退,金帐可汗肯定压上来穷追猛打。

    军事会议开的没有任何意义,在场的将领们都没有什么好办法,撤退肯定不行,这么劳民伤财的一次大作战不能没有结果就这样结束了。进攻的话他们暂时摸不清金帐可汗的老巢在哪,整个漠北都是他的踪迹,可是又那么捉摸不定来去无踪的。

    高欢派去寻找金帐可汗的斥候都无功而返,甚至有几个还被抓住砍了脑袋,高欢很蛋疼,为了和金帐可汗一决生死,他想到一个大胆的办法让高敖曹率剃头军深入漠北之北把突厥人过冬的草料场烧掉,这样金帐可汗势必要出来阻止他,高欢大军随后跟上去也许能把突厥人打败。

    高敖曹肯定没二话,他是现在高欢手下第一猛将,和慕容绍宗并驾齐驱。高欢为了破解突厥人的强大的骑兵攻势,想到一些办法打算在和金帐可汗决战时拿出来试试。

    剃头军孤军深入高敖曹却只让他们带上五天的口粮,为的就是尽快找到突厥人的主力。金帐可汗之前还没有遇到过想高欢这样的对手,也没有攻不下来的城池,以前他都是顺风顺水的,甚至一些城池在他大军压境的压力之下自动开城投降,根本不需要武力去打。可是这次跟高欢的对垒完全不一样,他觉得这些汉人跟他之前遇到的汉人完全不同,就好像是另外一个民族。

    他为了保证能够顺利击败高欢,采取了以守为攻的姿态,将大部队全部隐藏在甘泉谷一带,果然高欢找不到他们的主力,开始着急起来,金帐可汗要的就是高欢焦躁不安,他打算趁着高欢的主力一出动,自己就去偷袭永固城,这叫背后爆菊花,是他很喜欢的一套偷袭战术。

    两边都在玩心计,可是明显高欢的招数要高明一些,当金帐可汗得知高敖曹的大军北上直取自己的草料场时,内心一万个草泥马,这个高欢不按套路出牌啊。因为夏季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就是秋季,如果自己的过冬的草料场被烧掉,那么今年冬天他的十几万匹马和上百万头牛羊只能去啃树皮了,问题也没有那么多树皮给他啃。

    好在高敖曹的部队只有不到两万人,他可以让阿史那土门带领四万人去救援自己的草料场,剩下不足十万人马继续在甘泉谷隐藏着。当高欢得知高敖曹的部队和突厥人正面接上火了,他十分兴奋,全军倾巢出动想要在这一次的战斗中一举歼灭金帐可汗的大部队。

    阿史那土门是个四十多岁的精壮突厥汉子,他是突厥契咽部的首领,他的两个儿子阿史那科罗和阿史那燕都是部落里最勇猛的战士,特别是二儿子阿史那燕都,不但作战凶猛,还十分具有智慧。高敖曹遇到这父子三人算是运气很差的,阿史那家族是金帐可汗手下最为凶猛的突厥部队,他们和高敖曹的对决很有王牌对王牌的意思。

    但是明显人数和实力都占优势的阿史那家族更有胜算。高敖曹的部队从一开始就陷入苦战的境地。这一切直到高欢和慕容绍宗的大部队前来支援后才改变了,阿史那土门为了防止被东魏军包围,于是将部队分化成两部分,从东西两个侧翼逃出包围圈,然后迂回想要攻击高欢的主力部队,高欢的二十五万人跟四万突厥人对仗怎么打都应该很轻松。

    他低估了阿史那土门的战斗力,契咽部的战士实在太凶猛,一个人的战斗力顶四五个汉人,高欢的中军侧翼瞬间被击溃,而且开始后退,这就让高欢所在的主力军暴露了出来,为了扳回颓势,他亲自带队冲杀契咽部的人马,可惜收效甚微,特别是阿史那燕都,死命的冲击、砍杀让东魏军闻风丧胆,这个突厥人简直像地狱出来的死神,不停地收割着人头。

    高欢不得不使出自己隐藏的绝招,他本来想在对阵金帐可汗时给对手致命一击的,可惜现在他要用这招来保命了。和强大的游牧民族对战,千万不要和他们刚正面比机动速度,而是要他们慢下来,这是高欢自己总结的,他从中国古典名著水浒里领悟出来的。

    他记得水泊梁山是如何大破万马阵的,使用一种叫钩镰枪的武器,这种武器顾名思义,尖端像利矛,边上长着想镰刀一样的弯刃,锋利无比。配合拒马鹿和绊马索一起使用,此刻高欢大喊道“布阵!”于是中军开始在隆隆战鼓声中在阵地前摆出一道道拒马鹿,步兵们组成方阵,身上困着手指粗细的铁链间隔一两米的距离手持钩镰枪开始向前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