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人小心大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瑶琴不是个喜欢吃醋的女孩,但是知道了翠儿和高欢的事情,心里难免也有点不舒服,特别是对待翠儿,她有点不知所措了,原本是可怜她出身寒微家境落魄,不忍心她小小年纪就沦落红尘,却不成想到这小丫头是个颇有心机的人,一来就把高欢迷惑住了,两人还做出苟且之事。

    高欢很老实,晚上过去瑶琴的房里就把他和翠儿的事情全部交代了,他心里认为男人对自己的女人坦诚,总不是什么坏事,可惜他低估了女人的天性善妒,尽管瑶琴当时没有说什么,却心里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最让她心神不宁的是高欢居然和翠儿发生了关系,尽管她心里知道高欢这样的男人可以呼风唤雨拥有无数的美丽姬妾,可是她还是心里很不舒服,这是在为谁做嫁衣。

    第二天一早高欢起床出发去皇宫,他要和萧道全见上一面再去衙署办公,瑶琴默不作声的在一旁给他亲自整理衣帽装束,高欢见她一声不吭的样子好像是有心事,于是笑着问道“怎么了,一早上起来也不见你说句话?”瑶琴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没什么。”

    高欢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说道“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烦恼?我说了那只是个美丽的误会,以后我不会再去找她便是,这样行了吧?”瑶琴面无表情的没有说话,高欢也只能摇摇头转身离开,今天事情安排的很多,下午要和羊侃、高岳他们召开军事部署会议,晚上和公卿们还有一场酒宴,关键是要稳住台城里这些官老爷们的人心,这样他们才会支持自己,掏钱出来打仗。

    高欢走到门口忽然发现翠儿怯生生的站在远处,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似乎想要上来说话的样子,看她犹豫不决徘徊不定,高欢于是让高仲明把她叫来。翠儿满脸笑意的快步走到高欢身边说道“王爷,您要出门了?”高欢没有回答,只是很简短的说道“你好好休息,以后下人的事情就不要做了,我会让仲明安排个清净的去处,你单独居住。对了,再派两个丫鬟给她。”后半句是对高仲明说的。

    高仲明不太喜欢心计太深的女孩子,加上翠儿年纪很这样的女人显得更加可怕,一听高欢要包养她都单独居住还给丫鬟伺候着,这不是包养?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和他对然是堂兄弟关系,可是毕竟高欢才是主子,自己只有惟命是从的份,于是很不情愿的哦了一声。

    翠儿还有点不乐意了,脸上马上春天变冬天,冷着脸说道“大王,您这叫始乱终弃,知道吗?”高欢是成年人,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于是笑道“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还始乱终弃!”然后压低声音道“你住在这里不方便,夫人不喜欢你,也不喜欢我见你,所以你到别处去住,有空我就去看你,这样不好吗?”

    翠儿一听他这样说这才喜笑颜开道“那好吧,我听你的安排,不过你今晚上来看我吗?”高欢看着她乞求的可怜摸样极想讨好自己,也只能摇摇头叹口气道“今晚不行,我事情安排的很满,脱不开身。”翠儿闻言低头道“那明晚呢?”“明天估计也不行,很忙。”翠儿用微乎其微的声音在此问道“那后天呢?”高欢实话实说道“最近这段时间我都没有空,你先自己一个人好好呆着,我保证一有空就来看你好吗?”

    这时瑶琴出现在院落里,高喊为了避免尴尬于是立刻跟高仲明说道“不是说了我时间很紧吗,还不快走,一会都耽误和羊大人的会面了。”高仲明还傻傻的问道“大王,咱不是要去皇宫先喝皇帝见面么?”高欢一边朝门外快步走去,一边说道“就是啊,所以才说时间紧吗,你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耽误我的时间。”

    瑶琴看着高欢离去的背影,心里的嫉妒之火腾地冒起来,看见他落荒而逃的样子满嘴胡邹,心里又有点好笑,男人都是那副德行,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还假装跟她说一点不在乎,再也不见这小丫头,看来是在骗自己。

    翠儿看见瑶琴出来,心里也虚的很,想要转身逃跑,瑶琴身后的贴身侍婢拦住她道“站住,见了夫人也不行礼,还想跑?小浪蹄子,你往哪去?”翠儿满脸通红的样子张口说出话来,瑶琴看,看她的模样确实很美,连生气红着脸都别有一番风味,难怪高欢会被迷住,这样的女人长大了肯定是个祸害。

    瑶琴问道“翠儿你怎么了?见到我就跑,难道做了什么亏心事?”这话明显是在点她昨晚和高欢干的好事,一旁的贴身侍婢一听更是气焰嚣张的抓住她的胳膊蛮横的问道“夫人问你话呢?快说,你这个小贱人昨晚都干了什么?”翠儿也不知道是难过还是生气,居然流着泪哭了起来。瑶琴没好气的问道“我把你怎么了,你就一大早哭哭啼啼的?难道还是我把你从留香馆里救出来是我的错?”

    瑶琴觉得自己才是最委屈的,好心救了一只狐狸精回来,刚到家就和自己的男人勾搭上,换成哪个女人心里会舒服?可是翠儿的样子看着也可怜,年纪也确实可是这么小的年纪就会勾引男人了,这长大还得了。瑶琴想到这里心里又有气。

    翠儿怯生生的哭诉道“我知道我对不起夫人,我不是人,辜负了夫人的好心。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不敢求夫人原谅我,只求夫人念在当初救我的份上成全我吧。”瑶琴一听她这话差点被气死,贴身侍婢一把揪住翠儿的胳膊清脆的啪给她一嘴巴,翠儿被打的头冒金星,脸颊瞬间火辣辣的疼,她张大眼睛愤怒的看着侍婢道“你你怎么打人?”

    原本瑶琴心里对翠儿的话很生气,可是她也没有想到侍婢会出手伤人,这万一要是高欢回来知道了,只怕会拿这个侍婢出气,心里的气顿时消了一半,于是说道“行了,都别吵了。翠儿你以后就到厨房去帮忙吧,前院这里没你的事了。”翠儿捂着脸张嘴想说高欢之前答应她不让她再干下人的活,但是一看侍婢怒气冲冲的样子盯着她,她心虚的没敢说,只是低头跑向后院。

    陈霸先的五万大军从巴陵兵分三路南下直指岳阳郡,只要打下岳阳,离长沙就一步之遥,这一路走来几乎没有遇到抵抗,当地很多人都厌恶侯景的部队,侯景死后宋子仙更是无法控制剩余地盘,长沙周围的很多郡县实际上都脱离他的控制,等待萧铎或者萧道全的接管。也有个别太守仗着手底下有点兵就心怀叵测自立为王的割据起来。

    陈霸先虽然号称神勇,可惜萧铎却并不信任他,随行还派萧誉作为监军跟他一起出征。驻守岳阳的是张化仁,他现在和宋子仙表面上平起平坐,可是大家都知道他不过是宋子仙的一条走狗罢了。岳阳守军一共也才一万多人,按道理根本无法抵挡三路大军的进攻,守城才是最好的办法,加上张化仁原本就没什么胆量跟陈霸先正面对抗。之前在侯景手下他就没少吃陈霸先的苦头

    任约被作为向导随军前来,陈霸先见张化仁龟缩在城内,知道他一心死守,自己要是强攻估计伤亡很大,于是派任约去劝降张化仁。

    任约胆战心惊的坐着篮子里,被城楼上的军士用摇臂车摇上来,张化仁答应跟他见面让他颇感意外,这个人之前和他一起在侯景手下当差的时候,两人其实过往私交不算很亲密,也就一起喝过几次酒,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任约对于劝降张化仁并不抱太大希望,甚至有点害怕自己要是进去城内,会不会一言不合就被砍了脑袋。

    他跟着两个军士后面,身后还有两个持刀的军士,前后四个人手拿武器押送他去见张化仁,岳阳城内此时一片肃然,安静的像座死城,连飞过的鸟都不在这里停留。张化仁坐在院子里,中间烧着一大锅肉,闻起来味道很香,但是不知道是什么肉。

    周围全是他的贴身护卫,个个持刀人人把剑,目不转睛凶神恶煞的看着任约,任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强作笑容的上前作揖道“哈哈张兄,别来无恙啊。”张化仁没理他,自顾自的从锅里捞出一根带肉的大骨头来,十分有味的嚼着。一边嚼一边说“这老天不给脸,今年地里的庄稼遭了宰,颗粒无收。已到初秋时节确实是收粮食的时候老百姓们都饿着肚子,你们还要来打仗,这一打仗就更没得吃了,我听说有些地方都开始吃人了。”说着抬起头看着任约,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骨头。

    任约吓得要死,这家现在都饿疯了,开始吃人了?于是赶紧陪笑道“咳谁说不是呢?打仗就要死人,谁也不愿意打仗不是,可是我也是身不由己,陈霸先还在城外等我回去复命,你说这叫什么事?”张化仁津津有味的啃食着大骨头上的肉末问道“复命?他要你来干嘛?”

    任约于是只能壮着胆子说道“其实湘东王早就耳闻张兄的大名,很期望可以与你会面,当然了如果你能投效过来那就更好了?”张化仁闻言直截了当的问道“他肯出多少?”任约没听明白啊了一声,张化仁再次说道“老子城里一万多人守着,既然你是来劝降的,我就问你,萧铎愿意出多少钱让我们投诚过去。”

    任约这才明白张化仁实在跟他讨价还价,于是很老实的回答道“这个嘛我出来的时候只说全乡的事情,其他的还真是不清楚啊。”张化仁一听就有点生气,随手扔掉手里的骨头开口骂道“娘的,没条件谁会投降?你们还能讲点诚心吗?过来劝降连条件都没有,这怎么谈?”

    任约吓得要死,明显张化仁这是要翻脸啊,他很害怕万一张化仁一生气把自己煮了吃掉,天哪太可怕了。于是赶紧说道“条件可以谈啊,张兄,他们没开条件说明他们心里没底,这时候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立刻回去和他们磋商,一定为你据理力争。”

    张化仁又捞起一根大骨头上面全是肉,好像很烫的样子,他吹了口凉气然后笑着骂道“任约啊任约,你真当老子是三岁小孩,放你回去了,你还会为我据理力争,娘的那才叫有鬼了!”任约立刻赌咒发誓起来,信誓旦旦的样子就好像是情人间的海誓山盟一样。

    张化仁懒得听他唠唠叨叨的,挥挥手道“闭嘴,老子已经把投降的条件让人写成信函准备好了,一会就让人送去陈霸先那里,至于你嘛先暂时在我这里住几天,咱哥两不是很久不见了吗,听说你小子现在在湘东王手底下混得不错。”称呼从萧铎变成湘东王,看来张化仁的确是要真心投降过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