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十七章 鄯善国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塔尔汗总是身上笼罩着一种神秘又黑暗的光环,但是他几乎从不对外人提起,五通神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哪怕他的出发点是好,未必有人乐意接受他的恩惠,接受了你跟他讲出实情他也不会感激你。

    所以几乎他很少用到这些法术,特别是靠武力获取了地位和金钱后,他更没必要跟人展示这些禁忌之术,此刻和侯莫陈崇的碰头是两人出于政治诉求上的共同点。但是明显侯莫陈崇的要求要更强烈一些,因为他在西魏集团的地位正在逐渐,好在他手里控制着陇西、天水这样的通往西域的要道,加上他跟南面梁州的李弼关系还算和睦,至少免除一些后顾之忧。

    但是和平不是自己找上门的,是需要你主动寻求的,在那个年代和平的代价就是你要有强大的武装力量来震慑敌人,这样才能跟人谈判,否则等来只有灭亡。

    侯莫陈顺一行人抵达鄯善国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以后,这一路上他们翻山越岭风尘仆仆而来,避开好走的官道,专挑山间小径,人烟越是稀少就越是往那里钻,等他们到达鄯善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好在没有人员伤亡,还算幸运。

    鄯善是一个自由国度,城邦的领主是一个叫普里遽的鄯善人,这个人年约四十岁,精明强干武艺高超,特别是一手长枪使得出神入化,据说是收到名师点拨过的,打遍西域无敌手。这个人生性豁达乐善好施,鄯善人都很喜欢他,就把他推举为领主。

    那么真相是什么呢?普里遽和塔尔汗早年经商相识,后来因为突厥人东征两人分手,但是普里遽一直受到塔尔汗的财政支持,加上他会一种五通神的功夫毛枪术。有钱又会邪术,基本在鄯善没人是他的对手竞争对手全部莫名的死亡了,加上他不间断的跟穷人撒钱,对他们嘘寒问暖,装作很亲民的样子,鄯善就这样被控制起来。

    塔尔汗要普里遽控制住鄯善是为了五通神在西域能有一个落脚点,这个跟大祭司的要求是一致的,大祭司这些年虽然法力高强,却没办法获得人心,他可以让人去死,但是却无法驱使活人给他做事,替他宣扬教义,于是他决定改变策略,以商人的模样专门挑选一些可以资助的“潜力股”、“精英股”进行投资,然后用他们悲惨的往事或者无法达成的心愿为诱惑,一步一步让他们信仰五通神,继而为自己卖命。

    普里遽有什么心愿?他的心愿是不要在被人像奴仆一样呼来喝去,他要做大财主乃至一城的城主。这些东西不是一个商人能轻易达成的,可是大祭司承诺帮他短时期内就达成心愿,前提是他要信仰五通神。当然一开始他是拒绝的,但是塔尔汗出来现身说法,让普里遽产生了动摇,最后渐渐沦为五通神的信徒。

    这里简单说明一下普里遽的往事,他是高昌一个农民的儿子,因为家里穷,被父亲卖给鄯善一个地主家做佣人,可是他到了地主家里,发小地主家有个美丽的小姐地主的女儿阿伊玛。而地主的女儿似乎也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兴趣,两人市时常眉目传情,没人的时候还在一起互诉衷肠。

    天真的普里遽以为小姐肯定是爱上自己了,他也是真心爱上这位美丽的小姐的,可是他哪里知道阿伊玛不过是看他长的年轻英俊,跟他玩玩的,因为自己早就许给了鄯善城里最大的财主做小老婆。看来不管是什么地方的人,不管是哪个民族,总有靠卖女儿、卖老婆换取钱财的。

    所以现实总是残酷的,当普里遽得知小姐即将嫁到首富家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想亲口问问小姐阿伊玛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小姐已经不愿再见他,他又去找老爷问明情况,可结果被地主老爷吊起来毒打,完事还把他关到柴房等死,这种丑事地主肯定不能让他活着说出去。

    就在这时,大祭司和塔尔汗出现了,塔尔汗及时解救出奄奄一息的普里遽,而大祭司则医治好他身上的伤,恢复正常的普里遽第一件事不是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而是只身前往首富家里想要找到阿伊玛亲口问个清楚。塔尔汗很疑惑的问大祭司“为了个女人就这样的人值得我们去解救吗?”大祭司在大斗篷里沉声道“这个人有很强烈的**,这就说明他有很大的弱点,只要弱点越大这个人就越容易被控制。他会为你所用的,放心吧。”

    普里遽的结果很明显,没找到阿伊玛却差点被人打死,没办法塔尔汗再度出手搭救他,这次普里遽在大祭司的魔法透视下看到阿伊玛被首富牵手带进婚房里,那个首富貌似四十多岁,可是长的十分英俊,很有西域人的特点,最主要的是他看上去很喜欢年轻的阿伊玛。普里遽彻底失去信心,这下他心如死灰。

    塔尔汗心里虽然十分厌恶这个人,觉得他耽误了自己奔向目标的行程,可是大祭司告诉他有些事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必须要有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才能共襄盛举。没办法塔尔汗于是天天开导劝解普里遽,有人问了,为什么大祭司一定要普里遽加入五通神呢?原因很简单,普里遽的妈妈是大祭司的私生女,也就是说普里遽是大祭司的外孙,但是大祭司从没告诉塔尔汗这个内情,因为他不想被人说拉着亲人踏上不归路,对普里遽的妈妈已经没有尽到养育的责任,现在还要荼毒自己的外孙,大祭司已疯。

    此刻普里遽逍遥的坐在从波斯买来的上好地毯上,喝着美味的葡萄酒,欣赏着美丽的舞姬们优美的舞姿,一旁的塔尔汗也百无聊赖的看着远处想着心事,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美妙的音乐中。这时一个侍从武者从一旁的回廊走来,只见他低声在普里遽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普里遽对他挥挥手,侍从下去了,普里遽拍拍手,音乐停了下来,舞姬们都纷纷退场。

    塔尔汗转头问道“他们到了?”普里遽对他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接着之前那名侍从武者带着衣衫褴褛的侯莫陈顺一行人来到他两面前。普里遽起身笑脸相迎道“欢迎你们,我的远方的客人们,在这里就好像到了家一样,请随意。”说着让人给侯莫陈顺等人取来食物和水,此刻他们估计更需要水。

    塔尔汗上前道“请问哪位是”还没等他说完,侯莫陈顺已经站出来道“您就是尊敬的塔尔汗大人吧,我是侯莫陈顺。”说着对他施礼。塔尔汗假装很惊奇的样子道“啊,您就是侯莫陈大人,失敬失敬。”侯莫陈顺对于塔尔汗流利的汉语感到有点意外。

    塞外之地很少有人会说汉化,虽然这里是丝绸之路,来往的客商却大多以西域来的为主,很少见到汉人在此跑商,所以丝绸之路上特别是从玉门关出来以后,更多是各地方言混杂,以鄯善为例他们说的鄯善语,虽然跟附近的且末、精绝、拘弥、于阗等几乎都是一个民族不同支系,但是彼此间的用语完全不同。

    但是侯莫陈顺也是历经风雨见过大场面的,特别是对于西域一带比他弟弟要了解的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被派来和谈的原因,更主要的问题是侯莫陈崇现在不能离开关中,因为此时时机很微妙,他害怕自己错失良机被抛下车来,单身徒步前行事很危险的。

    现在不单单是侯莫陈崇一个人在找外援,很多势力都在慢慢渗透进西魏。比如突厥,比如西域势力,比如东魏高欢集团,比如西南的吐谷浑。各方势力都在这里蠢蠢欲动。所以临行前他跟侯莫陈顺说,盟约能谈最好,谈不拢买一些军马也是好的。

    他会跟沿途的镇将打好招呼,到时放行。所以侯莫陈顺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其实是买马。特别是康居的汗血宝马。虽然鄯善离康居、大宛还有一段路程,但是这不能妨碍侯莫陈顺的买马之路。

    夜晚的鄯善一改白天的灼热,清凉的微风顺着窗户往屋子里灌,吹的人神清气爽很是舒服,屋里灯火通明,普里遽端着酒杯坐在上座,塔尔汗坐在左手边,侯莫陈顺坐在他的右手边少数民族以左为上,和汉人相反正厅里舞姬们正表演着充满异域风情的舞蹈,塔尔汗频频对侯莫陈顺敬酒。

    他和侯莫陈顺的和谈出奇的顺利,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共识,缔结了私下的同盟突厥人对他们进行武力投资,而他们则回报以通商之路完全向他们敞开,虽然侯莫陈崇不能让关中的店铺都买卖西域的东西,但是他可以在秦州、甘州、凉州这段路上让塔尔汗和普里遽的商人畅行无阻。

    但是瓜州的张俊是不是也这么通情达理,这个侯莫陈崇就不能保证了,毕竟那里已经算是出了玉门关不在他的势力范围,想必真要出事了鄯善人和突厥人也不能怪他了。只见塔尔汗举起酒杯来到侯莫陈顺面前说道“我一直向往去繁华的长安看看,苦于没有机会,如果将来有可能的话,去到那里游玩还要请将军替我好好引荐一下。”说着跟他要碰杯。

    侯莫陈顺立刻十分恭敬的回答道“塔尔汗大人还喜欢我们中土风情?如果真有哪一天,我自当略尽地主之谊。”说着两人相视而笑。普里遽刚刚忙着欣赏歌舞,见他两举杯而笑不明就里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好事?”塔尔汗随口道“没什么,只是跟侯莫陈将军讨教一下中原的风土人情。”

    普里遽一听这个就来劲了,随即大喜道“我也早就想去看看长安的风光,都说哪里黄金普满地,遍地是美女,百闻不如一见,大哥你什么时候去也顺便带上我。小弟也去逛逛中原的青楼是什么样子的。”侯莫陈顺恭敬的说道“我们中原女子恐怕比不上大人这里的美女,只怕倒是让您失望了。”

    普里遽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没事,就当是去见见世面了。”塔尔汗心里对他鄙视的很,自己借口去中原是因为想要寻找失传已久的山海经,他可没工夫去逛青楼喝花酒,再说他这样的身份也不方便去那种地方,万一被人发现以奸细抓起来,岂不是很丢面子的事情。可是这个普里遽靠着自己给他的支持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把美丽的阿伊玛也抢了过来,但是他还是他,依然没有改变,依然那么没有长进,只是在对大祭司的指令上,他倒是不折不扣的全力配合完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