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二章 沈四奇查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韦大人急不可耐的把来人看关起来,这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他马上派人去通知大理寺卿,正好大理寺主事的人是和自己一个派系的,自然大力支持韦家,当时就上报给宇文护事情的大概经过,并且派出自己的精英密探去到韦府提审那个目击者。,

    大理寺的密探头子沈四奇是个很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在关陇一带的名声很响,原因是他又司大庆法宝专门破那种邪案、怪案,当然韦寿定的被杀不是什么奇葩案子,案情也很清晰,也有目击证人,唯一指向性也很明确,肯定要么是情杀要么是争权夺利的财杀。那么沈四奇派来办理这案子是为什么呢?原因韦大人四代单传了,到韦寿定这一代断了香火,这下凄惨落魄了。

    不管因公还是徇私,沈四奇都要来,甚至连宇文护亲自点名要大理寺派他转任负责此案,可见其重视程度。沈四奇早年不过是个书馆教书的落魄穷秀才,后来父亲横遭财主的欺诈,被骗去家产后活活气死,沈四奇怒而投笔从戎,关掉书馆来到长安。一开始他想从军,可是自己是个文弱书生根本不是打仗的料。

    后来他花光了盘缠流落在长安南市乞讨,快要被饿死的时候被一个颇有爱心的地方官救活了,听说了他的遭遇后那个地方官慷慨解囊的赠送他五两银子。这钱就是这么奇怪,有钱人一晚上花个几千几万两银子根本毫不在乎,可是对于那些穷人来说,有个三五两的银子就够他们全家活上两个月的了。

    于是沈四奇拿着这五两银子重新去应考衙门的科举,可是他没有门路,正统衙门根本很难考进去,于是他剑走偏锋报考了大理寺下属的一个决案诉讼机构提刑司。那里面全是一些落魄武将或者落魄世家子弟混迹求生的地方,但是沈四奇进了提刑司却兢兢业业,每一件案子都了然于胸,每次主管的官员掌司询问起某件案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大眼瞪小眼的,唯有沈四奇娓娓道来详细的诉说着该案件所有卷宗资料。

    所以在一个冷门的小衙门他前程虽然不被人看好,却很的上司的赏识,多次把他的名字报上去给大理寺卿嘉奖,连宇文泰都好多次看到他的名字,还亲自接见了沈四奇。从此他运亨通,很快从提刑司调到了大理寺做侦缉查案的大理司直,从六品额官职。

    在长安这样的地方,从六品不过是个芝麻粒大小的普通官爵,可是当沈四奇回到乡下的家中,那可是一件很轰动的大事情。整个沈家家族的人都出来村口迎接他,当年那个害死他爹的财主也躲起来不知去向。沈四奇亲自给他爹上坟,焚香祷告将自己的情况作了汇报,当时很多人都啧啧称奇,赞叹他坚忍不拔的意志力和执念。沈四奇也没有为难那个财主,那财主也很知趣,自己送来大把的银子跟沈家赔礼道歉。

    从此沈四奇更加刻苦努力的查案办案,一丝不苟的严查每一件案子,不冤枉一个好人,也没有放过一个坏人,他在关陇一带名声大气,因为每次办案他都带着自己的四件办案工具,所以百姓们都称呼他为沈四奇,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沈文宗。

    这次韦寿定的被杀事件相当恶劣,造成的影响在长安地区可想而知,而且最麻烦的是这件案子发生的时机很微妙,正好是关中格局开始有所变动的时候,这才是最麻烦的,你根本不知道这件案子会牵扯进多少人来,也根本不知道查到最后会把谁带进来,这才是最可怕的。但是沈四奇没有推脱的办法,所谓人为名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韦府的一个房间里,王二麻子正搂着一个侍婢在闹着玩,他不停的用手在侍婢身上揩油,一会摸下她的屁股蛋子,一会又偷摸下她的,有时还趁机偷偷地亲吻侍婢的面颊,侍婢红着脸头发乱糟糟的想要抵抗这个对她上下其手的色狼,可是这个王二麻子就像饿狼一样,令人防不胜防。

    沈四奇推开房门,王二麻子被他突然的出现吓了一跳,他以为沈四奇是韦府里的管事的,于是赶紧起身辩解道“我什么都没干啊,什么都没干。”沈四奇走进来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的问道“就是你说自己看见了杀人凶手的?”王二麻子赶紧一脸猥琐的笑容凑上去道“大人,我可是亲眼看到那人的长相的,那人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绝对错不了。”

    沈四奇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在凶案现场的?”王二麻子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露出嘴里半口又黑又黄的大板牙笑道“咳,我昨晚从张三家里出来正要回家,可是喝多了就直接倒在那条巷子的角落里昏睡,道天亮以后才醒来,正要起身往家里走,忽然看到一个胳膊上纹着小青龙的一个后生仔正拿着这么粗的一根木棍正使劲殴打韦公子。我当时吓坏了,怕被他一起打死所以就没敢现身出来。时候那后生仔丢掉木棍就跑了,我才赶出来回到家里后,才听人说被打死的是韦府的韦公子。所以我才来报案的。”

    沈四奇盯着他问道“那后生是哪条胳膊上纹着青龙?还有青龙是什么花式的,你能画出来大概的样子吗?”王二麻子摸着脑袋沉思,过了一会才肯定的回答道“是右胳膊纹着青龙,那个青龙的大体式样我还能依稀记得,不过具体什么样因为隔得太远没看清楚,所以画得可能会有所偏差。”

    沈四奇还是让人拿着笔墨纸砚叫王二麻子把个纹身的大体式样花了出来,他让随从拿着图纸去找在长安城内的纹身师傅,一家一家的仔细询问,看看是谁纹过这个纹身。他自己则带人去现场勘察情况,查验凶器,整个巷子此刻都被官府的人隔离开,围观的老百姓把这条街都围得水泄不通。

    韦寿定的随身侍从也被喊来问话,侍从于是把当时的情况都当场演练了一边,沈四奇对于韦公子的好色早有耳闻,他对这些八卦的新闻不感兴趣,更加不会去追查青萝的身份,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青萝的背后有个不能招惹的主子,到时韦家恐怕都难逃干系。于是沈四奇就把注意力重点放在了纹身上。

    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在东市一个小铺子里,有个老板认这个纹身,据说纹这个纹身的是西郊一个小伙子,叫燕小五,当场确认了消息后,沈四奇立刻亲自带队赶往西郊的贫民窟搜捕燕小五。可是燕小五知道自己犯了弥天大罪,早就跑路了。于是没奈何,沈四奇只得把他的那些平时一起玩闹的同伙都抓了恰来,想要从这些孩子口中知道关于燕小五的行踪。

    那些都是些半大的孩子,哪里经得起官差的盘问,还没动手就被吓得瑟瑟发抖,一问起关于燕小五的行踪,他们纷纷摇头说不知道,沈四奇心里暗道难道这小子真的神不知鬼不觉藏起来了?可是他不能就这样回去报告宇文护和大理寺卿啊,这不是砸自己牌子吗。

    可是他一时又没有办法,你说要是撒下海补公文去缉拿燕小五,这小子肯定的跑到东魏去避祸,岂不是得不偿失,还不如暗地里严查各个关卡哨所,这小子指导自己犯了事肯定要跑的,但是因为事情发生的时间不算太久,可能这时还能追查的上他的行踪。

    那么这个燕小五到底逃到哪里去了?其实他就藏在西郊乱葬岗里没走,所谓灯下黑,这时他跟那些老江湖们学的,之前因为偷盗和抢劫几次躲避官差的搜捕,他都是藏在这乱葬岗里,才没被人发现,这乱葬岗到处是死尸野狗什么的,你想啊谁平时没事往这里跑,所以这里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总之不管怎么说现在沈四奇正在四处暗访想要把他找出来。

    建康,石头城里,高欢正拿着杨休之的密函仔细阅读,他对于西魏此刻动向了如指掌,韦寿定死了,那么西蜀此刻就是空虚的,自己可以趁机让高岳带着陈霸先和王僧卞入侵巴蜀,那么整个南梁基本就如同在高欢掌中一般。此刻的高欢程录已经有着自己的一些想法。

    士严已经把质子士燮送到了台城,表明他已经愿意接受高欢为代表的南梁朝廷。所以高欢并没有为难他,只是在岭南一些比较重要的郡县安插了一些眼线后,就不在理会。至于在云南割据称雄的西汉王匡,他自以为跟西南强大的吐谷浑攀上了关系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高欢完全没把他当回事,这种跳梁小丑,只要自己尽快完成统一中国的大业,他也就乖乖的不战而降了。

    高欢此刻同时也接到了柳如烟送来的飞鸽传书,密函里说突厥人跟室韦在东海岸打得难解难分,双方互有死伤互不相让,一时间可能顾不上南方的汉人。这让高欢心里安定不少,因为眼看就要过冬了。自己的军民都需要修养生息的过个好年,不能再常年连篇累牍的打仗了。

    这些年他越来越发现,这个打仗真的最费钱的事情,先不说招兵买马花的钱,你就说每个月自己手底下六七十万人的吃穿就要花掉几百万银子,这还不包括武将的赏赐、打胜仗的饷银。前世他对钱没有概念是因为自己穷的没有钱,现在他对钱照样没有概念,可是那是因为他根本数不过来自己每个月挣了多少钱又花了多少钱,这银子对他来说已经从实质的东西变成了一个个数字,很虚幻了。

    除了烦心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最近高欢被江南人的风气带坏了,也着迷上吃斋礼佛,要说中国所有的皇帝里谁最信佛,那非萧衍莫属,这点连高欢程录心里都有数,前世学过历史他依稀记得这个萧衍礼佛做的荒唐事,三次卖身进寺院,又三次让群臣花巨资为他赎身。

    不过高欢的信佛完全是为了避开世俗烦恼而求的片刻安宁的借口罢了。他跟萧衍的痴迷信佛有着本质区别。在这乱世里人们为了生存下来,什么事情都敢做,什么骨肉亲情都能出卖,什么忠心耿耿都是为了利益的存在。但越是这样,人们的内心越渴望救赎,所以在乱世里很多人选择向神佛寻求心灵的安慰,甚至不惜为了心中所谓的信仰献身,比如三国时期的黄巾之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