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五章 籍二的上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所以说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籍二这边熬苦的元宏当着提马通的差事,终于老天给了他一个机会。有天夜里元宏在外面喝了很多酒回来,一进屋子就倒头呼呼大睡,等到半夜因为醉酒而口干舌燥,起来想要找水喝,却不料酒意正浓,一个不甚被边上的凳子绊倒,头一下子磕在地上当场昏过去。

    籍二在外面的屋子打瞌睡,听到了里面有动静,他本来不想理会,翻个身迷迷糊糊的又想睡去,可是心里忽然一激灵,总觉得要出事,于是起身道门口小声问道“王爷,你要起来如厕么?”里面没有动静,他又轻声唤了一声,里面毫无动静,按理说平时王爷如果醒来肯定会叫自己,但是刚才明明听到一声响动的,没理由他醒了不叫自己。

    籍二大着胆子推开房门,这一看可不得了,就看见元宏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籍二赶忙上前一把扶起他,焦急的喊道“王爷,您这是怎么了?你快醒醒啊。”见元宏丝毫没有反应,他大声疾呼道“快来人啊,王爷受伤了,快来人啊!”这一呼喊可不得了,整个王府的人都被惊醒了,世子和郡主都被叫起来,元宏立刻被人抬到床上,管家立刻安排马车去请大夫。

    大家伙问起籍二关于元宏是如何受伤的,籍二一脸委屈的说道“我在外屋候着,哪里知道王爷是如何受伤的,我就听见一声响动,于是立刻起来查看,就看到王爷已经倒在地上了。”他说的是实话,可是大家谁信啊,特别是管家,指着籍二的鼻子骂道“定是你这厮没有好好照看王爷,才致使他受伤的,来人,给我把他绑起来官道后面的柴房里看好了,等王爷醒了在发落。”

    籍二真是倒霉透了,原本是想进王府捞点外快,挣点娶老婆的本钱,现在倒好了赔光了家产,现在还要被人诬陷成凶手,真是天大的冤枉。他真的后悔进来王府这个是非之地。想要托前面看门的亲戚给家里捎个话,可是人家都躲他远远地,生怕沾上晦气自己跟着也倒霉。

    籍二在柴房里熬过了一个夜晚,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忽然有人来开门,他以为是来送他上路的,吓得要死,人家怎么拖拽他都不肯出来柴房,好像在里面生根发芽了一样。后来管家气急败坏的跑来呵斥道“你这厮好无礼,王爷等着见你,你却在这里装死狗,再要胡闹,信不信我把你打个半死在拖出去!”

    这下籍二算是老实了,只好低着头跟着管家来到元宏额卧室,只见元宏头上缠着绷带,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管家进去后恶狠狠的一把把籍二也拉进来,然后对床上闭目养神的元宏轻声说道“王爷,我伴热带来了,您看怎么发落吧?”元宏闻言张开眼睛,看着籍二道“就是你昨晚在外间伺候老夫的?”

    籍二扑通一声跪下来,哭着说道“王爷明鉴啊,小的真的是冤枉的,小的一进来就看见您受伤倒在地上,就连忙喊人来帮忙,小的我真不知道您是怎么受伤的,您千万要相信我啊。”看着籍二一脸冤枉委屈尔等样子,管家很生气的骂道“你这泼皮,自打进来王府我就见你贼眉鼠眼的,定是你昨晚偷懒睡觉才致使王爷受伤的。”

    籍二此刻内心真的是比黄连还要苦,这都什么事,跟自己有一点关系吗?元宏看着他问道“这么说来是你昨晚喊人来救老夫的?”管家还想要说什么,被元宏狠狠的瞪了一眼,就闭嘴不再言语。籍二惊恐的看着元宏,无奈的点点头,小声说道“王爷,小人真的是被冤枉的,您受伤这事真的跟我无关”

    元宏随即挥挥手道“罢了,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去吧。”转头对管家说道“带他去账房领一百两银子,昨晚没有他,老夫只怕是要死在这屋里头都没人知道了。”管家委屈的说道“王爷您看您说的,咱们王府这么多人在,每一个都能看着您,您可别说这些晦气的话。”

    籍二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因祸得福还猛的赚了一百两银子,突然间的发财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花这笔钱。管家这时靠过来悻悻的说道“算你小子走运,白的了一百两银子,哼,要是以后想要在这府里好好待下去,你可要找个靠山。”言下之意想要籍二把这一百两银子献出来送自己。

    籍二心里骂道就是你这孙子刚才还跳着脚的要弄死我,现在看老子得了赏赐又想靠上来吃回扣,真不是个东西!可是籍二脸上却笑着说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您说的对,要在王府里待下去还真要有几个只得托付的朋友,不说的别的,今天有幸和管家认识也算是我的福气。”说罢取出银子俩递回给账房的先生道“劳驾,您给我兑换成两个五十两的银锭子。”

    籍二把银子递过给管家,管家是喜上眉梢,嘴上说着使不得,手却已经接过了银子,临了还不忘叮嘱他道“你小子的确是会做人,行了以后就跟着我吧。”说着扭头转身就走。籍二在身后朝他啐了一口,小声骂道“什么东西!”

    从此籍二在广阳王府里算是青云直上,但是这小子会做人会察言观色,平时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跟元宏身边的时候更是比亲儿子还孝敬。所以府里的人除了管家意外都觉得这人还不错。渐渐地王爷故意给他安排些差事去做,这小子也很好的完成了任务,这让元宏更加喜爱这小子。

    但是籍二知道自己暂时还无法取代管家的地位,于是他想方设法的找机会想要抓住管家的把柄,终于皇天不负小剑人,籍二在一个丫鬟的闲谈里得知管家跟王爷外宅的一个姨太太勾搭在一起。这事要是万一属实拿自己就能一下子扳倒骑在他头上的大山。

    于是他让一个从前专门混地面的无赖朋友帮忙跟踪管家,很快就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管家的确跟这个小妾有奸情。其实有钱人有时候娶老婆也许只是一时起意罢了,并不一定是出自真心,外面的女人多了他忙活不过来不说,有时甚至还忘记自己到底有没有取过这个人。

    但是管家心里清楚得很,那个外宅王爷经常去,那个小妾不得宠,王爷一年都难得去一次,有时甚至从来不去,像这样的女人就成了管家的猎物,头几次用送东西的名义去查探一番,要是觉得这个女人水性杨花有机可趁,他就鸠占鹊巢和这小妾私通上。

    但是这事没人知道,管家一直做得很细致,隐藏的功夫也做得很到位,一个月三十天,天天在王府睡觉,去小妾那里都是白天去的,有时上午有时下午,去了就是脱裤子“办事”,办完就走,有时候也留下来吃个午饭什么的。那个小妾本来是寂寞的女人,原以为跟了王爷可以荣华富贵,却不想被打入冷宫,原本以为此生没有机会再跟男人相好了,管家的到来犹如是上天给的她第二次机会。

    管家和外宅小妾的事情是偶然一次在街面上被丫鬟发现的,因为小妾给管家生了个孩子,都一岁多了,那孩子经常是小妾的带着的,可是有两次却发现管家抱着孩子逛街买东西,于是这事就暴露了,但是丫鬟也没干跟人声张,只是在和籍二说笑的时候,随口叫了一下,所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籍二一听就知道这里面有事,现在看来这小子的狗鼻子确实灵验。

    现在证据确凿,但是怎么才能证明这事跟管家有关呢,籍二不愧是混世面的小无赖,什么招都有,他摸清了管家的行踪和规律之后,这天趁着王爷早朝回家的时候,故意跟在轿子里打瞌睡的元宏说道“王爷,您还记得某某姑娘吗?”王爷在轿子里昏昏欲睡,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于是问道“你说哪家的姑娘?”籍二于是就跟元宏提起那个被冷落的小妾。

    元宏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就问道“你小子怎么忽然提起这个人来,你不提起我都想起来还有这么个人。”籍二于是笑着拍马道“王爷您是百花丛中绕,自然记不得有这么个人,这么地,进而您要是没什么事,要不咱们过去看看夫人可好?”元宏知道他这么说里面肯定有事,于是点点头道“那就去看看。”

    管家呢此时正在小妾房里,小妾把孩子放在另一边的厢房里,此刻两人脱光了正在赶好事,管家那叫一个忙活啊,就像多年没碰过女人的饿鬼一样,很不觉得把这个身材丰腴的小妾一口给吃了。两人正在兴头上,忽然院子里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小妾首先觉得有点不对劲,管家正玩的高兴,不想被打扰,于是安慰她道“没事,可能就是隔壁邻居来借什么东西的,别管他了,快点让我亲一口,想死我了我的小宝贝。”小妾没好气的骂道“去你奶奶的腿,天天来睡老娘还想死了谁信啊。”

    这时元宏等人已经穿过院子进来客厅,厢房里的老妈子出来一看来者不善,于是问道“你们谁啊,私闯民宅,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宅子就乱闯?”籍二笑着问道“敢问此间主人是谁啊?”老妈子还挺自豪的说道“哼,说出来吓死你们,这里是广阳王府大管家的宅子!”籍二上去就是啪一个嘴巴子,骂道“老梆子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位就是广阳王,这里是大王的宅子,你这个满嘴胡噙的老东西!我来问你,你家夫人呢?”

    此时里屋管家和小妾两个吓的要死,一百年不来一回的王爷怎么今天鬼使神差的就来查房了,管家听出了籍二的声音,心里暗暗骂道肯定是这小子使的坏,但是自己这事做的天衣无缝,一年多来没人发觉啊,怎么就被这个刚来的小子给察觉了呢?难道自己哪里走漏了风声?可是如今不是想这些时候,此刻他要想的是怎么从这屋子里出去。

    籍二只见老妈子捂着脸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于是对身后的侍卫道“人肯定在里屋,你们把门打开!”他说的打开是把门敲开,可是侍卫以为他的意思把门砸开,于是二话不说上去一人一脚就把门砸开了,小妾衣衫不整惊慌失措的躺在床上惊叫一声。

    元宏迈步进来,就问道屋子里的气味很难闻,就像是男女苟合的那种味道,他太熟悉了,自己天天干这事,对这种气味很熟悉。看着在床上故作镇静的小妾,又看到床底下一只男人的靴子,心里已经很清楚了,这时籍二走到衣橱前大喊道“里面的人给我出来,我都看到你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