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刺王杀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高欢闻言当即说道“陛下说的是,臣这里意外得到一个密诏,里面的内容十分离奇,居然说陛下要害臣,臣是万万不信这样的胡言乱语,定是那宇文泰的奸细使得离间计。”说着他把密诏拿出来递给边上的太监,意思是要给皇帝元善见过目。元善见一看到这个密诏脸色一变心里就开始骂娘了,心说你们这些孙子还出卖老子。

    元善见故作镇静的结果密诏,随即说道“这是谁想要离间我君臣关系,想出如此恶毒的计策,简直是人神共愤天理难容的行径。”说的义正言辞的好像真的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似的。高欢心里暗道你就演吧,让大家都看看你的嘴脸,你个小人。他随即说道“臣也觉得很纳闷,这种使用密诏的戏码都过时了,这么老套还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元善见讪讪的笑道“就是,咱们君臣关系怎么可能会被这样的东西所离间呢?”高欢正色的说道“陛下,臣自知这些年自己功高盖主,难免有些人看的眼热,就会出来中伤臣,不过没关系,权利跟爵位从来不被我看得很重,今日上朝就是想要跟陛下辞官的。”

    元善见一听他这话心里当即十分高兴,随后他就知道这是高欢在耍他,故意要他把自己的真实意图显露出来,于是赶紧起身说道“相父劳苦功高,我大魏还指着你开疆辟土,朕也期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帮朕治理天下,谁敢说出让你辞官的话,朕第一个斩了他的狗头。相父不必被那些小人的舆论所绑架,朕是绝对信任你的。”

    高欢笑道“臣虽然忠心耿耿,可是终究难免为名所累,如今臣也想通了,辞官回家还能留个全尸,只怕继续留在朝堂油有朝一日会身首异处。”这两句是实话。元善见也假惺惺的赌咒发誓道“朕以天子的名义下令,谁要赶在背后中伤相父,等同于叛国是要诛灭九族的。这样可以吗?”高欢闻言感激涕零的对着皇帝行跪拜礼,嘴里激动地说道“臣高欢,多谢陛下的厚爱。”

    满朝文武看着这君臣两互彪演技,心里都骂着娘,谁还不知道你两玩的那点心计,跟这么多人面前演戏,但是话说回来,今日朝堂上高欢这么一闹腾,舆论和民情开始转而同情他。毕竟像高欢这样的权臣还是得到大多数官员和百姓的拥戴的。

    朝堂散去,皇帝元善见在大太监的簇拥下,气呼呼的回道自己的寝宫,对正在梳妆打扮的皇后说道“哼,这个老贼,今日给朕演了一出苦肉计,想以此以退为进,朕是真想让他辞官回家去啊。可惜这是他高欢玩的心计,朕还是看得出来的。”皇后坐在那里不停的捯饬头发,也不知道深宫里她要给谁看。只听皇后头也没回的说道“我听说那老贼今天全副武装的上殿,这不是明摆着要造反么,陛下您当时就该让人拿下他,治他个不敬之罪。”

    元善见叹了口气道“嗨,你以为朕不想啊,他那是朕当年御赐他的剑履上殿入朝不趋。当年真的后悔给他太多的权利了,这下养虎为患反而伤了自己。高欢此人的确狼心狗肺。”元善见也不想想当年登基的时候,他在皇宫没有一个心腹亲人,全是后来依靠这高欢给他撑起来场子,这才一点点的收了一些心腹太监。如今自己羽翼丰满了就想要除掉碍事的累赘,他自己才是狼心狗肺。

    忽然他想起高欢还献给他一株珊瑚,于是对皇后说道“那老贼今日为了表示自己的罪过,特意献上一株珊瑚,据说还是石崇斗富的时候所拥有的宝贝。咱们一起去看看?”皇后刚好梳妆打扮好,此刻也想出去透透风走一走,随即笑着说道“谨遵陛下旨意。”也是活该这两口子今天要一起死在景阳宫里。

    元善见牵着皇后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景阳宫门前,对身后的太监宫女们说道“你们在此候着吧,朕跟皇后都独自进去就好了。”大太监也想要看看这株珊瑚,无奈皇帝下令了,只得悻悻的等在门口候着。元善见和皇后两人进入宫殿内,离的老远就看到屏风御座边上摆着一株巨大的珊瑚,老远看着像一颗小树苗,这株珊瑚可了不得,高大无比,比一个成年男子的身高还高点,浑身上下就像撒上了金珠粉一样,闪闪发光十分好看。

    两人来到近前,元善见十分高兴的说道“皇后你来看,这株珊瑚的根部真的十分粗大,你说这种东西长在海里不就是跟一个大树一样吗?朕听人说能长到这样大小的珊瑚没有几百年是长不成的。”皇后看着珊瑚心里有气,说道“他一个王爷就能拥有这么多财富,我看下面那些阿谀奉承的人是只知道有他这个齐王,而不知道天下还有陛下啊。”

    元善见听她一说心里也有点生气了,随即说道“高欢那个逆贼,朕与他势不两立不共戴天。”这时屏风后面传来一个声音道“你说谁是逆贼?”元善见和皇后被这生意吓了一跳,定睛细瞧,屏风后面出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只见他穿着普通的衣衫,看起来像个平常的百姓,不应该是宫里的人。

    元善见于是问道“你是何人,见了朕如何不跪下?”那汉子瓮声瓮气的说道“有人说你要造反,假冒天子,我一开始还不信,刚刚听你骂丞相,我就信了,你果然是个逆贼。”元善见被他的神逻辑气得发抖,大声道“大胆狂徒,你敢口出狂言,该当何罪?”这该当何罪还没从口里说出来,只见那汉子已经举起两个像钳子一样的大手掌,直接摁住元善见的脑袋,稍稍一用力,扑哧一声,元善见的脑袋就跟烂西瓜一样被捏的稀碎。

    皇后见状满脸惊恐的转身要跑,被那汉子一把抄起腰肢高高举起来俱在头顶上,皇后正要喊叫,已经被汉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她一个弱女子哪里受得了这一下,当时就浑身骨骼尽断,昏死过去。只见那汉子傻愣愣的说道“大人说了,杀了你两,我天天有白面馒头吃,你们这两个逆贼。”说着拉过皇后的身体,一手按住脑袋,一手拿住大腿,咔嚓一下子就把皇后的脑袋拔下来了。

    那脑袋跟球一样骨碌碌的滚到屏风后面,珊瑚上溅满了鲜血,整个场面显得十分可怖,那汉子不忘擦擦手,从怀里取出一个物件丢在屏风后面,然后从景阳宫的后门处逃出来,那里等着一个接应他的小太监,是高明的心腹。小太监看他浑身是血,没敢多言语,对他小声道“请速速随我来。”两人尽挑那没人的偏僻小径走,七拐八拐的没得一会就来到一处宫墙前,小太监对他说道“你从这里出去,那里有个石墩子,你搬过来,爬过这道宫墙,外面自然有人接应你。”

    那汉子点点头,小太监随即消失在宫墙之间。那汉子搬过来一个石墩子,然后爬上这比小二楼差不多高的宫墙,正要翻身出去,外面有几个人早就等在那里,领头的正是高仲明的心腹,他问道“是程咬银吗?”汉子点点头嗯了一声,下面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托举下来,一行人迅速的消失在小巷子里。

    当天下午高欢就被紧急召唤到皇宫里,这下可出大事了,西魏宇文泰的刺客把皇帝皇后两人都杀害了,这还得了!整个邺城都被轰动,整个东魏都为之震动,皇帝被刺杀这是多大的事件?高欢来到政务堂的时候,里面已经聚集起所有当朝的一品大员,这些人一看高欢来了,纷纷行礼道“齐王殿下。”

    高欢十分着急的问宗室阁老元嗣道“怎么回事,陛下怎么会遇害的?”元嗣十分沉痛的说道“今日在景阳宫,陛下和皇后正在观赏您送过去的那株珊瑚,谁知宇文泰的刺客不知怎么地混进皇宫躲藏在殿内,见机就杀害了两位贵人,这可如何是好啊,还请齐王殿下出来主持局面啊。”

    有大臣问道“刺客怎知知道陛下去景阳宫的呢?哪有这么巧的?除非事先就躲藏在哪里了。”高欢随即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他肯定是在宫里有同党啊,不然怎么会混进皇宫的?咱们看守森严,没有内应肯定不可能混进去。既然有了内应,那对于皇帝的行踪了如指掌自然不在话下。”

    众人纷纷点头,高欢道“当务之急首先是迎立新君,再就是关上城门严查刺客,而且要从宫里开始查起。再就是要准备先帝的丧事。”看着高欢比谁都认真比谁都着急的样子,这些人都信了。于是大家分头行动起来,高欢主要负责缉捕刺客,他立刻下令关闭城门,满城挨家挨户的搜查嫌疑人等,宫里的审查交给了杨休之和羊侃二人。

    很快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就被人举报说他和宇文泰的人有牵连,接着一些强有力的证据开始指向大太监,高欢知道后很生气,当着朝臣们的面说道“这样的逆贼多年盘踞在深宫之内,必须将他的势力全部清除掉,不然新君只怕也有一天难逃他的魔掌。”于是大肆搜捕大太监的党徒,连给他看宅子的家丁都全部被抓起来。

    高欢的原意是只要等大太监和他的心腹都被处死以后,那些不相干的人都放掉了事。可是一切幕后策划的羊侃不同意,他对高欢说道“杀人就是为了立威,现在离成功已经越来越近,不能被这样的小事所羁绊,既然决定了造反当皇帝,那死个把无辜的人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高欢心里也清楚这些人是无辜的,可是为了自己的大业,想想羊侃说的结局后果,本来这抢夺皇位就是你死我活的戏码,今天要是元善见赢了,那他对待自己的家人朋友。乃至看门的仆从肯定也是一个不留全部干掉的。所谓无毒不丈夫,高欢当即决定将大太监诛九族满门抄斩。

    羊侃把屎盆子都扣在了大太监一党的头上,大太监虽然心里冤屈可是无人可以申诉,只能替高欢默默的背下这个黑锅,临死前他对羊侃说道“羊大人,你们做的事情我都知道,老天爷看着你们呢,我在那边等着你们,咱们瞧好吧。”对于这样的威胁羊侃不为所动,很冷静的说道“各为其主,没办法,你既然是先皇的心腹,现在先皇驾崩你去陪他也是理所当然的,就不要再有其他的想法,安心去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