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网恢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元彪打那几个保镖不解气,这时就对长安府尹说道“你给我派人去青花阁对面的酒肆,把我的是从万俟壁隆喊来,还有李大爷家里的两个仆从,一起喊来。”长安府尹好歹也是这京城里的大员,可是在他面前就跟个小孩一样被指使的提溜乱转。

    没一会功夫只见万俟壁隆跟李渊的小哥随从急匆匆的跑来,万俟壁隆一看元彪还受了伤挂了采,这下心里一紧,王爷可是把世子交给自己看管的,虽说平日里他行为放浪为人嚣张一点,可是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至于让人淬的满脸伤,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了,那整个长安不得翻了天?

    万俟壁隆上前问道“世子,您这是怎么了?”元彪此时见自己人来了,也要在李渊等人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势力,今天三个人都吃了亏,自己这个带头要是怂了,以后就没法带着人家在长安混了。于是对万俟壁隆道“我这是小事,你别管了,你现在立刻去一趟城西的虎贲营找一个叫赵文辉的指挥使,让他带三百兵丁来长安府衙门找我。”

    万俟壁隆一拱手道“小的明白。”说罢转身骑马扬长而去。没一会杨坚家里也来人了,长安府尹认得杨坚,知道他也不简单,所以做个顺水人情,派人到杨忠的府上告知弗里德人,说你们公子现在在我的衙门里,看样子好像是被人欺负了。

    说来也巧了,这个接待差役的人正是燕小五,他一听恩公的公子被欺负了这还了得,平日里这公子对自己也不错,嘘寒问暖的待如亲人。自己身受人家两代人的关照,心里当时就恼了,谁拦着也没用,跟着衙役就来到了长安府,这一门就看到杨坚坐在椅子上发愣,当即走上前去焦急的问道“公子,您这是怎么啦,一天没见到您,怎么就变成这幅摸样?谁欺负您告诉我,我这就带人去灭了他们。”

    燕小五以前就喜欢带着小弟们打打杀杀的,到了杨家以后更是感受到权贵官宦的势力之强大,远远不是黑社会能相提并论的,人家才是合法正规的政府部门,所以燕小五平时没少出风头。这下看见自己的少主子被人欺负,哪里肯罢休。

    杨坚看见他来了,笑着说道“没事没事,就是被那几个人打了几拳,踢了几脚而已。”燕小五扭头一看那几个保镖,此时他们几个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满裤裆屎尿齐流的躺在地上。燕小五上去就是每人两脚踢过去,那几个保镖连哼都没哼一声,有的已经昏死过去,五十大板子,那可不是五十大碗的豆汁,普通人谁吃得消?更何况这些人平日里在青花阁吃喝玩乐,早就荒废了武艺,身体也被那些姑娘们掏空了,哪里禁得起这顿板子。

    燕小五还不解气,回到杨坚身边低声问道“公子,这些人是什么人?”他的意思是要找就找正主,这些个喽啰已经没什么好撒气的。这是元彪冷哼一声道“你小子快回去找人来,一会咱们去青花阁平事儿。”燕小五一听明白了,这是跟青花阁的人打起来了。再一看元彪的模样,他心里乐了,脸被打得跟猪头一样。

    李渊心里也有气,心道那个青花夫人的确是太狂妄了,今日一下子就把三个朝廷命官的儿子给打了,关键是人家还满不在乎的把他们几个给送官了。现在这事肯定是满城风雨,自己的脸算是丢光了,回去指不定要挨李虎多少的责骂。他心里也想要报复一下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娘们。

    李渊乐的看见元彪跟杨坚喊人来,人越多事越大越好看。燕小五低头问道“公子,我回去喊人,您在这等着我们?”杨坚看看李渊又看看元彪,原本他不是个爱惹是生非的人,可是自从跟这两个人厮混在一起后,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的被绑架到一起。于是只好干巴巴的点点头。燕小五一声得令,扭头就回去喊人。

    长安府尹看看元彪又看看杨坚,觉得这两个人虽然年纪轻轻的,可是仗着家里老子的势力,横行整个长安。再看看李渊和他的随从,虽然不认识这个小伙子,可是以他为官多年的经验,从李渊的衣着打扮上就能看出来,他肯定也是官宦子弟,只是不知道他是哪家的公子。府尹于是走到李渊面前十分客气的一拱手道“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他张口一问,李渊呆住了,这是说实话好呢还是胡乱编造骗他好,说是实话我是谁谁家的公子,着多丢人,关键让他爹跟着掉份。可要是不说实话,这玩意儿迟早有露馅的一天,到那时还是一样的丢人。所以李渊想了想当即回礼道“在下李渊,见过府尹大老爷。”

    府尹很惊奇的问道“莫非是柱国大将军李刺史家的公子?”李渊有点尴尬的点点头。府尹此时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刚才把他们几个弄到屋里来好茶好伺候,看来是没错的。李虎的名声不再元欣和杨忠之下,自己这区区一个府尹,今天一下子就结识了三个贵公子,这是老天给他的机会啊。

    燕小五风急火燎的赶回杨家,一进门就跟管家说杨坚被人打了,此刻正在长安府衙门里,要他派人跟自己去接人,他没提报仇的事情。管家一听吓坏了,公子被打了,这简直没有王法了。当即亲自带队点齐人马,燕小五带头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长安府衙而来。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前文提到过,燕小五杀韦寿定的时候,被一个叫王二麻子的看到过脸,后来沈四奇查案却始终没有抓到真凶,这个案子就一直吊在大理寺无法了解。王二麻子一开始因为是母鸡证人,没有少受到韦家的恩惠,可是时间一长案子始终结不了,他在韦家日子就难过了,原本这个人就是个市井无赖到处混吃混喝的,韦家将他好言相送出门后,他心里想着总有一天要亲自抓到那个真凶,好好的敲诈韦家一笔巨款。

    韦家住在城西南,杨家住在城东南,两家直线距离有两公里,可是因为道路和官职的不同,几乎是老死不相往来,而且事发地点在城西门附近,距离杨家更远了,加上燕小五平时也深居简出,要么是晚上出来活动,所以一直没有被人发现。

    古代那种画像,你说能有多精确,嫌犯只要稍微画个妆,该换一下脸面就没人认识了,所以古代很多力里奇的命案始终无法解开的原因就在于此,举个简单的例子把,盖聂三次刺杀赵襄子,为什么能够三次都靠近他动了手才被人发现是刺客,原因就在于盖聂易容了。

    所以想燕小五这样就躲藏在长安城内,你不要说沈四奇想不到,就是韦家的老爷子不会想到,所谓灯下黑就是指这个,但是所谓无巧不成书,燕小五今天带着杨府的管家招摇过市的时候,却被王二麻子看到了,这王二麻子自大从韦家出来以后,一直在城南、城西一带厮混,就是想要再次发现燕小五的行踪,这就叫蠢人的误打误撞。

    他一开始看着燕小五穿着打扮不敢认,只是觉得他的身形很像那个杀人凶手,于是就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燕小五一开口说话,王二麻子就心里确定了这个人肯定就是当日杀害韦寿定的凶手,因为他当时听到了燕小五的说话声。王二麻子激动的手足无措,他现在不知道是要跑回去找韦家的人来帮忙抓人,还是继续跟着,因为他怕自己跟丢了就又找不着这个人了。

    杨府的管家带着人跟着燕小五来到了长安府衙口,管家问道“是这里吗?燕小五点头道“公子就在里面。”管家一招手道“都跟我进去。”说着一帮子人就进到府衙里。门口的衙役连拦都不敢拦他们,因为人的这个管家。王二麻子也跟着来到府衙门前,正要上前问一下这个看门的衙役。还没张口就被衙役骂道“哪里来的花子,这里是你来要饭的地方吗?赶紧滚!”

    王二麻子见他一脸的凶神恶煞,不敢造次,就在门口东张西望了一会。这时远处隆隆的马蹄声由远而近,王二麻子更不敢在衙门口晃悠,赶紧找个小巷子躲起来察看。只见一员全副武装的武将威武雄壮的骑着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后面是万俟壁隆,在后面就是七八个骑马的骑兵,最后是两百名身着铠甲手持长枪的禁军士兵。

    王二麻子一看连军方的人都出动了,他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事不宜迟,赶紧自己留吧。于是扭头就朝着韦家的方向跑去,衙门里一行人各自认主,咱们暂且不提,单说这个王二麻子上气不接下气的来到了韦家门前。看门的门子一看认识啊,这不是前一阵子在府里白吃白喝的泼皮无赖吗,于是问道“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让你先回家等消息吗?只要官府拿到贼人,赏钱我们老爷自然少不了你的。”

    王二麻子扶着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道“你先别说这个,赶紧进去禀报管家,就说我我有重要情报要禀报,关于关于真凶的。”门子一听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又想回到府里混吃混喝的,于是不想搭理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管家出去了,要不你晚上再来吧。”

    这话把王二麻子气的,他现在好歹也算是为了韦家的事情在奔走,可是这门子狗眼看人低,愣是觉得自己比他高一头,死活不给他通报。王二麻子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一边喘气一边说“我就在这里等,今儿这事要是迟了,没抓到真凶,可都是怪你不给我通报,到时老爷非把你扒皮抽筋不可。”

    门子听他的话十分来气,骂道“我说你小子平时就爱张口胡说,你现在跑来说有凶手的消息,我们就要相信你?”王二麻子回头跟门子说道“哼,你爱信不信,反正这事要是迟了,人犯跑了,那都怪你!”门子一听觉得这小子不像是在骗吃骗喝的意思,再说了这真凶的事情事关重大,要是真如他所说,那自己就真的担不起这个责任。

    门子暗道,我先进去禀报管家,这小子要是到时说的是假话,管家自然会收拾他,我没必要跟他顶缸啊。于是没理会王二麻子嘴里的絮叨,转身进去就禀报管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