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 牢狱之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韦老爷去大理寺报案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大理寺卿也很无奈,只得派人去杨家拿人。燕小五作为这件案子的主要嫌疑人,肯定要被带走的,杨忠对于大理寺的不给面子上门拿人很是气愤,他倒不是在意燕小五,而是觉得大理寺的人压根没把杨家放在眼里。

    燕小五之前因为盗窃、抢劫也进过几次监狱,不过那些都是县衙、府衙的一般监狱,这次因为事件关系重大,所以他被送往大理寺辖下的天牢,天牢是什么地方?活人进去人死了才能出来的地方。里面要么关着朝廷重犯,要么关着异邦的奸细,都是很重要的人犯。

    燕小五从小在市井上厮混,有些东西一看就会,在监狱里也是如此,虽然天牢是个很少有暴力的场所,但是这里的人个个都不好惹,一进天牢燕小五才领到囚服,就被看守的班头叫去,让人给打了,而且打得还挺惨的。按理说一个看守的班头是没有权利提审犯人,更别说对犯人用刑了。但是为何此人敢对燕小五动手呢?因为他被韦家收买了,韦老爷给了他老娘送去五百两白银,老太婆没见过这么多钱,当即喜笑颜开的答应下来。

    等到这个班头回到家才知道他娘拿着钱都去买衣裳买吃的,赌博,用的差不多了。没办法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他只要答应韦家老爷的要求尽量让燕小五在天牢里过的生不如死。其实这个要求对他来说真的是小菜一碟,他虽然官职不大,可是手下管着好几百个不得了的人物,其中就包括突厥部落大人塔尔汗。有句话叫不怕县官就怕现管,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燕小五还没弄明白就被人一顿毒打,躺在监牢的地上直哼哼,杨家也没派人来看望一下,他自己估计杨老爷应该是在外面替自己奔走吧。杨忠鸣冤是肯定要鸣的,但是他已经事先把杨家和燕小五的关系择干净了,因为万一真的判定燕小五杀了韦寿定,他肯定不能让这小子坏了杨家这锅粥。

    宫里的青萝在就听说了这件轰动的大案子,她原本以为随着燕小五的失踪,这件自会成为无头悬案,谁知道这小子好死不死的居然被人找出来,还被抓紧了天牢里,这下彻底完了。青萝虽然心里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也不太在意,但是想想当初韦寿定的死因多少和自己有点关系,于是也四处偷偷地打听关于案子的进展。

    韦老爷和杨忠是一大早上朝的时候才得知宇文护已经插手了这件案子,并且要求两家不得轻举妄动,一切以大理寺的决断为准则,韦家自然肯定是没什么话说的,对于宇文护的要求很是赞同,但是杨忠就有点难办了,他现在处于劣势,人也被大理寺带走,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燕小五对面的监室里关着一个番邦的鞑子,这个人就是塔尔汗,说来也巧了,天天看着燕小五被人收拾,也许是因为无聊,他居然心情很好的跟燕小五闲聊起来“喂,我说你怎么天天被他们殴打,在这里的人很少被提审挨打的,你到底犯了什么事他们要这么折磨你?

    燕小五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从地上爬起来,吐掉嘴里的血唾沫,没好气的说道“关你屁事,骚鞑子。”塔尔汗知道中原人说骚鞑子是什么意思,见他出言不逊倒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我说在你这个人,管在这里无聊得很,每天无所事事的,你就把你的事情说出来给我听听嘛。”

    燕小五没搭理他,觉得这个人有病。塔尔汗不死心的继续纠缠他道“你怎么不理人啊,你跟其他中原人可不一样,不友好。”燕小五冷哼一声,转过脸对着墙壁,不想跟着疯子说话。塔尔汗继续说道“你不说我就来猜一下你的事情,你是不是盗窃进来的?”

    燕小五心说你这个傻,难怪会被关在这里,从没听说盗窃会被关天牢的。但是仍旧闭目养神不理他。这时有衙役过来了,好像是巡监的。塔尔汗不在废话,总之是默默地看着这些人可能又要找那个汉人小子的麻烦了。衙役来到燕小五的监室边上。燕小五虽然是背对着监室的大门,但是心里还是咯噔一下,他这几天没少挨揍,的确是被打怕了。

    衙役敲了敲监室的门,然后对燕小五道“你小子算走运,有人来看你了。”燕小五一听有人来看他,很激动的转过头来,一看原来是杨坚,他满脸激动地表情凑上去哭诉道“公子,您可来了,小的我在这里可遭了大罪了。您看看我这脸都是被他们打的。”

    衙役不悦的说道“你小子别乱说啊,我们这里谁打你了,是你自己晚上睡觉不小心,摔跤摔得。”这话跟放屁一样,谁晚上睡觉还会摔跤摔到脸的?杨坚没有说话,只是递过一锭银子给衙役,微笑着说道“有劳兄弟了,这点碎银子你拿去喝茶。”衙役一看他手里的银子当时就喜笑颜开的,连妈妈和刚把银子接过来笑着拍马屁道“杨公子您真是客气,这点小事何足挂齿,我先给你们点时间,一会来人来我喊您。”

    天牢里私自看望重犯是死罪,衙役们虽然爱钱但是更爱惜自己的命,如果要是被人知道杨坚偷偷来跟燕小五对过口供,那被沈四奇这样的人肯定认定为同谋,到时洗都洗不清了。随意只要来人了,杨坚就要离开,不能被人看到他跟燕小五的会面。

    杨坚看着燕小五惨兮兮的样子,心里虽然对他没什么好感,但是还是关切的问道“你在这里还好吧。”这一问就把燕小五问哭了,他每天在这里都要挨一顿打,连过来提审他的沈四奇都默许了衙役们动用私刑的举动,他举得这天牢比县衙、府衙的监狱黑暗多了。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生不如死的活着。

    燕小五流着眼泪哭诉道“公子,您看我这样是还好的样子吗?不瞒您说,他们天天打我,想要我招供,但是我宁死不屈绝对不会承认杀人这件事情的。杨坚本意也是如此,他之所以来天牢偷偷看望燕小五就是要他咬死了不放,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在杨家当佣人的杨安,跟韦寿定的事件毫无瓜葛。

    现在看到燕小五自己这么说他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下了。但是杨坚还是不忘问一句“你到底是谁,在进我们杨家之前。”燕小五没料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句,当时就愣在那里了。忽然像是醒悟了一般,他急忙辩解道“公子你在说什么啊?我不过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后来被老爷救回了府里,我没什么奇怪的背景,难熬您也不相信我?”

    杨坚早就从他的举动里看出来这个人没讲实话,心里更加怀疑他的身份。但是现在不是跟他争论这个的时候,等这事完了以后,他会让燕小五开口的,他有这个自信。有人说杨坚是个有性格分裂症的人,我倒是不赞同他们的说法,杨建这个人一直就是一个残忍阴险的小人,只是善于扮猪吃老虎,没有把自己的真面目展露出来而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