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三章 解司春的举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解司春见他颇有忧愁神色,于是进言道“相国何不让韩擒虎带兵前去镇压?”宇文护看了看他没说话,解司春这是再给他霞指道,韩擒虎你要说让他冲锋陷阵他绝对没问题,可是让他为一军之将带领部队,这不是在开玩笑嘛?他这个智商能带领谁?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不要说跟高宾对阵,就是高宾帐下随便出来一个将领都能玩死他。

    解司春也是故意逗弄宇文护,因为这个人你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他真的不知道天外有天是怎么回事?这次因为事关重大,解司春眼看着宇文氏陷入了危机中,他心里多少还是念着当初宇文泰的好,所以就把自己至亲好友给忽悠过来,想介绍给宇文护,让他为西魏扫平高宾这个逆贼。

    所以今天解司春带着这个朋友来见宇文护,宇文护有点好奇的问道“御史,这位是?”因为没有见过此人,而且看这人的样子也不像是个当官的,倒像是个布衣百姓,所以宇文护十分好奇。解司春拱手说道“将军,此人乃下官的至亲朋友,姓崔名猛,人送外号铁犁将军。”宇文护点点头道“哦,他这个名号是自己封的吧。”明显与汽油不屑的意思。

    解司春毫不在意的说道“相国,如今正乃用人之际,国家存亡之时,我们应当摈弃门第和出身,唯才是举,更何况这个崔猛是出自名门清河崔氏之后。”说起清河崔氏,宇文护都要挑大拇哥,这个家族从汉代开始一直都是世家大族,族人里尽是高官,要么是位列三公,要么是历朝名相,最次的都要是九卿,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崔猛,宇文护想哭了。

    “解御史,你确定他是出自清河崔氏?据孤所闻,清河崔氏历来出的都是士大夫,不曾听说也出将才啊。”宇文护明显对解司春的胡闹有点生气,语气里尽显不耐烦。此刻正是心烦的时候,偏僻这个解司春不识好歹,还要来胡闹。解司春拱手道“相国此言差矣,且不说这位崔猛先生文武双全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单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下官认为,只有这位崔猛将军可以去镇压高宾的造反。”

    宇文护问崔猛道“不知将军之前在那个衙门高就呢?“崔猛连忙不亢不卑的势力回答道“回想过的话,小人乃一介布衣,未曾在朝中任职。”宇文护啊了一声转头看着解司春,意思是你在跟我开玩笑呢吧,让一个白身到我这来谋差事。要是这事放在平时,或许宇文护也就张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胡闹去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现在是走后门的时候吗?

    宇文护正要变脸发怒,解司春起身对着宇文护行大礼道“相国恕罪,小人解司春只因念着宇文丞相

    指宇文泰的知遇之恩,在这生死存亡之际才冒死将此人举荐到相国这里,下官也不敢为了一己私欲,只因此人能力超凡,只因厌倦宦海浮沉才一直隐居于乡野,并非此人没有本事,相国如若不行,下官愿以项上人头和我家小的性命为担保,如果此次他不能平定高宾的逆反,臣甘愿替他受罚,唯相国处置发落。”

    宇文护原本就觉得解司春在跟自己开玩笑,可是看着此刻他认真的表情,拿着全家的性命跟这个人担保,又不像是在忽悠人,难道说此人真的有如此大的本事,可以降服八柱国大将军之一的高宾吗?不论如何解司春这样的赌咒发誓,自己没有理由不答应他,人要脸树要皮,解司春以前没有少帮宇文泰处理过棘手的问题,连苏绰都好几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慨叹,有解司春在自己永远不可能做到西魏第一谋臣。

    宇文护半信半疑的说道“御史不必这样,此人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大的本事,孤何尝不能让他去试一试?只怕这军事非儿戏,可不是随便闹着玩的东西啊,万一有什么闪失,你我都扛不起那么大的罪责。”解司春拍着胸脯道“相国放心,这次去剿灭高宾,臣愿跟随大军一同前往,您就在长安等着我们凯旋而归的消息吧。”如果说解司春一同去平叛,那么宇文护心里就安心不少,此人毕竟很有能力。

    宇文护似乎有点勉为其难的看着崔猛道“事关重大,将军可愿立下这军令状来,孤也好跟皇帝保荐你。”崔猛二话没说站起身来大声道“这有何难,取来纸笔,我当立下这军令状,三十日之内必擒高宾献于相国面前。”华硕的很响亮,宇文护也只有苦笑的份,当即让宇文辛猍公文笔墨,让崔猛写下军令状来,改日上朝,宇文护亲自举荐这位崔猛为北路大都督,率领一万雍州军,一万禁军,一万甘州兵,拢共三万人马。

    解司春作为随军军师,一同前往东秦州。高宾早有防范,在东秦州的边境城市石堡部署了两万人进行狙击防守。守将正是关中赫赫有名的大将赫连武图,这个赫连武图是十六国夏国赫连勃勃的后人,起曾祖是赫连定。此人擅长武略,在夏州一带是很有名气的山贼响马,后来韩雄划归夏州刺史,赫连武图率众南归高宾,从此在高宾帐下任厉威校尉。

    此人打仗屡战屡胜,有常胜将军的称号,在东秦州打遍州内的将领无敌手。平时就很高傲自视甚高,如今被高宾委以重任更是趾高气昂,甚至叫嚣着要越过边境打到长安去,将宇文护擒拿献于高宾帐下。话虽然说的很响亮,可是这个人也有自知之明,只是固守并不出击。

    高宾的造反是高欢一直在策划的事件之一,高欢要他起来公开造反的原因就是想以高宾的号召力让更多的军阀起来割据独立,这样将来他的部队进关只需要各个击破就能轻松拿下整个西魏。否则关中的诸侯联军也会让他十分头疼的。高宾也不是傻子,高欢对他许以高官厚禄,又把他儿子扶植为太子少傅,意思很明确,只要皇帝在,你儿子以后就是太傅。

    先不说别的,就高欢许诺给他的司州、华州。东秦州三州行台的位子外加女儿纳为小妾,等等一系列优惠条件,再加上贺拔胜在一旁怂恿,宇文护又处处显示出控制力不足样子,让高宾对他更加失望,所以起来公开造反没说的。独孤信早就跟他安通款曲,包括华州的李虎也是十分冷静的旁观着这一切的发生。

    赫连武图直到崔猛的大军兵临城下才在睡梦中得知有人攻打城池了。他推开身旁的两个侍妾,起身一边穿铠甲,一边问道“是谁人敢来攻打大爷我的城池,不要他的狗命了?”门口的校尉回答说是西魏大军,领头的将领是个不认识的大汉,此人已经连破高宾好几处前沿营地,此刻正带领大军直接朝着石堡而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