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石堡鏖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军对阵,刀枪林立锦旗飘扬。这边是身着青绿色布衣的高宾军,赫连武图一身金色铠甲显得金光闪闪十分耀眼,只见他手持一把近两米长的关公刀,奥气十足的伫立在阵前。那边是身着墨青色军衣的西魏宇文护军,崔猛手持一杆普通的雕花楠木铁枪,审批银铠青色战袍。一旁的解司春则是羽扇伦巾,一身布衣尽显军师气质。

    解司春指了指对面的赫连武图道“此人就是高宾帐下头号猛将,崔兄你看如何?”崔猛张手打个凉棚远远望去,嘿嘿一声笑道“我看那厮不过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货色,不过是插标卖首罢了。”解司春连忙提醒道“崔兄切不可大意,此战非同小可,务必小心。”崔猛一拍马屁股,一跃而出,回头对解司春道“看我三五个回合之内就斩他于阵前。”

    那边赫连武图见有人出来挑战,于是巡视左右问道“谁敢前去迎战?”左手边一员武将道“小将愿往,替将军擒杀此贼,来个开门见红。”赫连武图哈哈大笑道“好,本将亲自为你擂鼓助威,你速去速回。”那小将一声得令挺抢跃马出阵直接朝着崔猛而来。

    两人阵前一打照面,崔门在马上问道“对面死鬼,报上名上,爷爷手下不斩无名之辈。”那小将被他的话气的半死,张口也回敬道“你这丑鬼,不知道爷爷的名讳还敢放肆,只怕爷爷报上名来,吓死你啊。”崔猛哈哈大笑,举枪就朝着那小将冲来,一边猛冲一边大喊道“哇呀呀呀!”

    两人交马一合,崔猛低头躲过那小将的攻击,回身给他背心一枪,小将惨叫一声,后背心都让崔猛给扎透了,那小将口吐鲜血而死。崔猛回身纵马来到阵前大喊道“娘的,派个能打得来,爷爷我都还没开始热身,这厮就死了。”那边的赫连武图刚走上战鼓车前,还没开始擂鼓助威,下面的小将就死了,真是气死他了,这时高宾军阵中又策马出来一员将领,舞者双刀大喊道“那贼莫狂,爷爷前来会会你。”

    这些人平时看来都很喜欢给人当爷爷,一口一个爷爷的。崔猛拍马往后退去,那将领舞者双刀追了上去,边追边喊道“那贼休走,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崔猛跑着跑着忽然猛的回身假装把手中的长枪掷过去,舞双刀的伙计一看吓得连忙回头,仔细一看并没有枪棒飞过来,只见崔猛骑在马上朝他笑,那将领气坏了,嘴里大喊道“那厮休走,吃爷爷的双刀吧。”

    崔猛也不搭话,舞着手里的额长枪回身策马而来1,两人交马一合,只听叮当脆响,刀枪碰到一处发出的声音响彻云霄,崔猛哈哈一笑道“你比刚才那厮顶用点,不过也得死!”说罢手里的长枪如同一条蟒蛇一般忽进忽出的,朝着舞双刀的伙计面门而来,那人只顾用手里的双刀阻隔他的枪刺。

    崔猛忽然变了套路,由刺改为挑,自下而上用力一扯,那人手里的双刀没有握住,忽的飞出去了。崔猛趁他还在发愣之际,暴喝一声哈,抢出如龙,直接插进那人胸膛,心口命中一击毙命。那人嘴角渗出鲜血倒地而亡,赫连武图一看本方连损两员大将,心里十分气恼,扔下鼓槌大喊道“去抬我的大刀来,我今日要会会这厮。”手下两个侍卫连忙把他那把重达一百斤的大关刀抬上来。

    崔猛笑着说道“这才对嘛,换个能打得来,爷爷我手下都死了两个无名鬼了。”赫连武图气势汹汹的骑着马拿着达到,来到阵前问道“你这厮休要张狂,我且问你,你乃何人部下,姓甚名谁?”崔猛哈哈大笑道“卖首贼你听仔细了,爷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清河崔猛是也。”

    赫连武图挖空心思开始想这个人的名号,可是想了半天始终没有听过此人的名讳,于是又在马上说道“谅你这厮也是个无名之辈,今日爷爷尽显菩萨心肠,你只要下马归降,我饶你不死,还保你做我的左护都尉。”崔猛哈哈大笑道“我看你这厮真的是失心疯犯了,我堂堂朝廷命官,能跟你投降?我看你这厮是胆怯害怕了吧?”

    赫连武图闻言大怒道“你休要张狂,一会就有你要哭的时候。”说完拍马出阵直接朝着崔猛而来,赫连武图本来就高大魁梧,体重有两百多斤,他的马也是纯种的西域汗血宝马,马身就堪比一个成年男子的高度,所谓人高马大说的就是赫连武图这样的人。此刻他举着一百斤的大刀,舞的虎虎生威,胯下几百斤的骏马飞驰而来。只见一股旋风直扑崔猛而来。

    崔猛也算是汉人里个子高大的了,可是此时跟赫连武图相比,居然矮了大半截,两人站在一起就像大人跟小孩一样。崔猛见他来势凶猛知道自己不能硬接这一击,于是回身拨马便走,赫连武图哪里肯放他离去,大喊一声那贼休走!飞速的就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往前跑,跑着跑着崔猛忽然回身装作要投出标枪的样子,赫连武图连忙低头躲闪,可是这是崔猛的虚晃一枪,只见他已经拨马回身朝赫连武图而来,赫连武图也不含糊,举起大刀就是一声暴喝道“起!”手里的大刀举得高高的往下朝着崔猛劈过去。

    崔猛也是大喝一声用手里的楠木铁枪硬是接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只听得咔嚓一声,他手里的铁枪毕竟不是铁做的,被赫连武图这一下直接干断了,大刀硬是劈进他的肩膀上的护甲里,深深砍下去一个凹痕,要没有这护肩,估计他的胳膊都被卸下来了。崔猛此时才知道这赫连武图的功夫果然不是吹牛的。他扔掉手里断了的长枪,往自家阵中跑。

    赫连武图在后面哪里肯放他回去,大喊一声“那贼休走!”直接就追上来,说时迟那时快,崔猛朝背后一看,只见赫连武图手里的大刀已经挥砍过来,他赶紧紧贴在马背上,使劲往前跑。赫连武图一击未中又提起大刀往前追。

    两人一前一后又跑回到阵前,眼看崔猛要逃回阵中去,那赫连武图也是激恼了,将手里的大刀拼命往前一丢,想砸在他的马腿上让他跌落下马,谁知崔猛身轻如燕,脑袋后面像是长了眼睛,早就洞悉一切似的,只见他一个鹞子翻身,直接从马背上一跃而起,他刚脱离马背,胯下骏马就被大刀砸中,吃痛的摔到在一边,崔猛在地上轻轻地翻了几个滚,就起身站在不远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