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二章 对局(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定阳城下黄沙滚滚,漫天飞舞的沙尘暴似乎在提醒人们,这里即将要展开一场昏天黑地的厮杀,对战双方一方是守城的东秦州刺史高宾,一方是夏州刺史韩雄。高宾布阵于城下,旗号上大书一等侯爵三州刺史。这些事都是宇文泰之前给他的封号,他没有使用宇文护给他的柱国大将军和东秦州刺史。因为他不在隶属于宇文护麾下。

    对面阵圆处,韩雄带着韩擒虎等将领出列,他的旗号分明,上书一等侯爵柱国大将军夏州刺史。这是宇文护给他的封号,现在掌权的宇文护肯定是大权在握,所以韩雄十分敬重的把他的旗号抬出来了。这两军对垒,双方军士互相对望纹丝不动,战场上只有战鼓隆隆人马嘶鸣的声音。

    高宾坐在马背上对着远处的韩雄拱手搭礼道“兄台别来无恙,你我是许久未见,不想今日却在如此境地相遇,想来人生真是充满意外。”韩雄也在马背上答礼道“高兄此言差矣,想当初你我二人同在天王帐下听命,那时我们战场上并肩作战浴血杀敌,不想今日却落得相对厮杀的境地,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高宾笑笑说道“我高宾自从跟随天王以来,上不负皇恩,下堪对黎民,这些年征战无数,即使没有功劳也总有苦劳吧,却不曾想到那宇文护上台,冷落老人,宠幸奸佞,还与觊觎天王的遗孀,这等作为实在不为人所齿,我羞于在他帐下听命,这厮却几次三番派人来羞辱我,这不是逼迫我造反么?”

    韩雄哈哈大笑道“高兄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相国对待别人我不清楚,但是对于你哪次不是给足了面子,抬高了你的身价?是你自己贪欲滔天,几次买官卖官还收受贿赂,强抢百姓的良田建造阴宅。很多事情都是相国替你压下去的,几次派人来青州找你无非是想让你回长安参政议事,可是你不但不感恩,反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反咬一口。”

    高宾被他几句话就戳穿了自己的真面目,不禁脸上挂不住,大声说道“你切修妖胡言乱语,这个中事情岂是你所知晓的?既然今日你我在此遇见了,没有什么好说的,咱们战阵上见真章吧。”说完一挥手,身后战鼓隆隆,号角嘶鸣,这是要催兵前进。

    那边韩雄也不在多话,吩咐前锋营听命,在韩擒虎的带领下直接压上来,这是上来就要对碰的意思,高宾知道韩擒虎的厉害,当即问道“谁敢迎战此贼?”帐下一员虎将出列,大声道“末将愿往。”高宾不禁士气大壮道“好,要是近日能斩下那贼的首级,我封你为骁勇将军,赐爵关内侯。赏赐黄金千两。”

    这果然是大手笔,高宾虽然没有这么多的权利跟金钱,但是他知道要是自己斩杀了韩擒虎,那韩雄自然也就差不多完了,到时自己跟高欢讨要任何的赏赐,高欢不都要乖乖满足他,千两黄金关内侯什么的不跟玩似的。所以他才敢夸下这海口,当时手下将领都骚动了,特备是第一个出战的将领,一脸得意神色。韩擒虎虽然厉害,可是没想到他的脑袋居然这么值钱,就看今天谁运气好,把他剁了就能发财。

    那员虎将舞动手里的双锤,大喝一声冲杀出阵去,直接朝着韩擒虎而来。那韩擒虎今日原本气势汹汹,早在上阵之前韩雄就跟他说了,只要今日能拿下对面高宾的人头,什么要求尽管提,保证全部满足,白面馒头,牛肉馅的饺子,红烧猪蹄,保证管够。韩擒虎很高兴的摸着肚子笑道“这下又有好吃的了。”

    他今天穿着一身素衣的褂子配上铠甲头盔,里面是丝绒的小背心,这可是韩夫人亲手为他做的,这傻子虽然脑子不好使,但是心里明白得很,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都记着很清楚,所以对于韩雄夫妇他是十分孝敬的,每次吃红烧猪蹄必然要留一根给他义父韩雄,虽然韩雄自己从来不吃那玩意。

    他此刻站在阵前不知该怎么办,每次都是对面那些不知死活的人上来找他的麻烦,却往往被他连踢带踹的弄死了,所以他上阵没有主动攻击别人的想法,就等着对面的人来到打他,用现在的话说真是欠揍。这个虎将舞动双锤嘴里喊着哇呀呀,一脸的凶神恶煞,看着跟地狱来的恶鬼一样其丑无比。

    他这幅摸样让韩擒虎有点懵逼,眼看那人骑着大马就要来到近前了,韩擒虎却好像没有反应一样呆呆的站在一旁,虎将心里高兴的连连发笑,眼前就像已经摆满了千两黄金似的,还有两个美人正朝他笑,他正在做美梦呢,那边韩雄有点着急的喊道“快躲开啊,你倒是躲开啊。”韩擒虎这才猛然醒悟过来,可是那匹快马已经冲到近前。

    韩雄不仅惊呼一声,虎将高高举起双锤打算狠狠的砸下去,让韩擒虎一击毙命在这战阵上。眼看着韩擒虎就要死在虎将的铁锤之下,只见他不紧不慢的双手一推,那匹飞驰而来的骏马就被他一把推到一边,虎将手里的铁锤猛的往下一砸就落空了,又因为用力过猛,这人直接就马上摔了下来,跌落在上翻了还几个滚才停住,此时再看虎将脸上,已经都开了花啐了一脸泥污血迹。

    韩擒虎傻傻的看着他,瓮声瓮气的跟他说道“你是来跟我玩丢球球的吗?”那虎将爬起来抹了抹嘴,狠狠的说道“蠢贼,你居然耍阴招使诈,幸亏老子身形敏捷,不然真中了你的道。”韩擒虎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还是傻呵呵的看着他,拨弄着手里的石球。

    虎将见他傻不愣登,于是飞身爬起来也想使个阴招,手指着一边大喊着有刺客,韩庆虎扭头看向他所指的方向,这厮居然飞身靠过来,抡起手里的铁锤就猛的砸向他的胸口。这一击势大力沉,要是被砸中了,估计就连韩擒虎这样的身躯都很难承受的住。韩雄刚放下的心又被提起来。

    韩擒虎扭头回过神来说道“又骗人,你是坏人,总是说谎。”嘴里说这话,他手里的石球就提起来要丢不丢的样子,正好跟虎将手里的铁锤碰到一处,只听得咔嚓一声,火花四溅,虎将就觉得自己的额双手都被震麻了,心说这傻子难道天生神力,再一看自己手中的铁锤把子都震断了。

    虎将心中大骇,扔掉木柄子,直接扑到韩擒虎身边,双手往上一叉就想要掐死他,这真是浑人浑打法,两边的将士都看傻眼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厮杀的,连掐带咬的,跟泼妇撕逼一样好看得很。韩擒虎被他掐的踹补上起来,双手用力的想要掰开虎将的脑袋,这两人都使出了吃奶的劲。一个死命的掐,一个狠狠的掰,最后还是韩擒虎占优势,他把虎将的脑袋都掰断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