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七章 提亲(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夫人很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先去方便一下,少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说着拉着秋容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小声骂道“你个死丫头我在家怎么跟你说的,让你来了这里不要提他们家老五的名字,你怎么不听?”秋容撅着小嘴不乐意的说道“不是爹说要我许给他么,现在又不让人家问,你们到底要干嘛?”李夫人闻言更加生气,扬起手来要打她,说道“我打死你算了,赔钱货还没跟人定亲就按耐不住了。”

    这些话两人絮絮叨叨的从里屋走到客厅来到后面的茅房,都被人听见了,李善人有点脸上挂不住,这很尴尬的,到时独孤信哈哈一笑问道“不知你家小女今年芳龄几何,可曾许配人家?”李善人赶紧恭敬的回答“回大将军的话,小女今年一十有五,还未曾许配人家。”独孤信又问道“哦,这样很好,我家犬子阿藏也是才十六岁,还没有定亲,不知李善人可有意向咱们两家做亲?”

    这是给李善人面子了,为什么呢?人家是一方的军阀,要权有权要人有人,想给自己儿子娶什么样的媳妇娶不到?而且刚才李夫人和秋容的一番话已经把李善人立于很尴尬的境地,此刻赌鬼信主动提出来说咱们两家做个亲家,这是给你台阶下,也是抬举你,李善人这叫高攀。所以听闻此言在场的人都纷纷看着李善人如何回答。只见他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对着独孤信作揖施礼道“承蒙大将军垂青,小人哪敢不从,就怕小女不能很好的服侍公婆相夫教子。”

    独孤信连忙道“哎,你这话说的哪里话,我看秋容就很好嘛,端庄贤淑,配我家那犬子阿藏正好。”也不知道它从那看出来的秋容端庄贤淑,但是李善人这下很有面子了,人家夸耀自己的女儿,又主动提亲,这是天大的荣耀,李善人恭恭敬敬的说道“那就一切都听从大将军安排,小的绝无其他意见。”

    独孤信哈哈大笑很满意今天这桩婚事,于是喊来管家道“你去把阿藏喊来,不要天天在房里念书,今日不同往时,也出来见见各位叔叔伯伯。”老管家应诺退下。李渊和杨坚连忙说道“小婿恭喜岳父大人。”一旁其他的乡绅名士也赶紧的恭贺他。独孤信更加高兴了。

    这时元宏来了一句道“岳父,您什么时候安排我和您闺女的亲事?”李渊听了这话都想踢死他。这是人话吗?杨坚也怒目瞪着元宏,元宏这小子咂咂嘴伸伸舌头故意做出一副鬼脸给他两看。独孤信看着他问道“小子,我且问你,你是真要娶我的女儿吗?“元宏赶紧站起身来,对天起誓道“我元宏这辈子非她不娶,如果有违此言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独孤信点点头道“我与你父亲也是至亲的好友,你这样说我自然相信,但是,我有一句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娶她过门以后,对她不好,或者在外面拈花惹草的,我可决不绕你,到那时别以为你爹能保的了你。”元宏十分认真的看着他点点头道“从今以后我要是对她不好,就让我死爹!这个可以吧。”独孤信很满意的点点头,死爹算是最大的毒誓,更何况像元宏这样的身份背景,死了爹等于失去一切。

    杨坚跟李渊两人都傻眼了,这都是什么啊,这么草率就把女儿嫁出去了?关键这嫁的对象还是自己十分熟悉的人,京城里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吃喝嫖赌抽什么不会?你说斗鸡斗狗赛马飞鹰什么不玩?独孤伽罗这朵鲜花嫁过去,那不是就完了吗?李渊连忙说道“岳父大人,此事且不可随意,元宏这小子的为人我们弟兄是很清楚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您可千万别被他骗了。”

    杨坚也点点头附和道“没错,岳父大人,这小子坏透了,以前总带着我们去逛窑子喝花酒,还喜欢耍钱。”他这一着急把自己的老底也揭出来了。元宏十分气愤的看着他们两个说道“你们还算是我的发小兄弟吗?有这么陷害我的吗?岳父我可跟他们说的不一样,这两小子是羡慕嫉妒我,所以才给我泼脏水的。”

    眼看就要演变成一场狗咬狗满嘴毛的好戏,这时候独孤信大声说道“都别说了,依老夫看来不如这样吧,你派个人回去跟你父王说一下,跟他说你要娶我的女儿,让他自己决定到底该怎么办,毕竟这儿女的婚姻大事也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们还是走正规手续吧。”元宏闻言信心满满的说道“这事您看好吧,包在我身上了。我让我家老头亲自来给您提亲。”

    这话说得独孤信很满意,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元欣只要来跟自己低头,以后豳州和泾州就是秦晋之好,再无战事了,田八能和他的部队也要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不但如此,自己的老婆老妈也能顺利救回来。以后在关中地面上谁有他独孤信的威势大?外镇军阀几乎全都是自己的姻亲了。于是笑着说道“那好,老夫就等着你的媒妁之言。”

    元宏站起身来就往外走,他要去找万俟壁隆,让他回去给元欣送信。万俟壁隆正在廊下独自喝闷酒,因为他长相很凶恶,没人敢跟他喝酒,都躲他远远的。他也乐的清净,一个人吃一桌子菜很好嘛。但是当元宏跟他说了想要让元欣前来提亲的事情以后万俟壁隆当场就拒绝了。

    元宏有点生气的说道“你为什么不去?你不想我娶老婆吗?还是你也跟李渊和杨坚那两个孙子一样羡慕嫉妒我?不想看到我好?”万俟壁隆道“公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此刻王爷正带着大军正在攻打豳州,咱们原本就在人家刀口底下,你现在还要我回去跟王爷说提亲的事情,他哪里肯听我的?我看这事你飞的自己回去跟他说不可。”

    其实这万俟壁隆是想要把元宏骗回泾州去,所以才这么说,可是元宏此时已经被独孤伽罗的美色鬼迷心窍,想了一下随即说道“你说的很对,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说着转身回到客厅跟独孤信说道“岳父,我想了一下,觉得这事要是派人回去说只怕我父亲不相信,您也知道,此刻泾州和豳州两地正在刀兵相见,您要是信得过我,我亲自回去一趟,要我父亲先罢了刀兵之祸,在亲自登门提亲,不知您意下如何?”独孤信很爽快的点点头道“可以啊,我没意见,不过我可有一条,半个月之内你不回来,咱们这事可就作罢,到时我可就把伽罗许给别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