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四章 问计柴延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人衣衫褴褛披头散发,面黄肌瘦精神萎靡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冼英站在门前对他娇喝道“还不拜见刺史大人?”高宾好奇的看着这个人,只见他颤颤巍巍的跪下来,对着高宾如小鸡吃米一般不住的磕头求饶,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什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高宾很好奇的问道“他就是宇文导?怎么搞成这幅样子?”柴延屏笑道“回禀主公,这人自从被俘以后就变得神神叨叨的,整天满嘴胡话装疯卖傻,不知道他要干嘛。”这时宇文导抬起头,那满脸的油污双眼深陷消瘦的脸庞上尽是胡渣子,只听他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哥是相国,家里有钱,不要杀我。”

    高宾赶紧上前扶起他道“哎呀这是怎么话说的,宇文大人,您怎么这样了?没有好好招待您,我的错。来人呀,给带下去好好的洗个澡换身衣服,这怎么行呢?”说着门外两个军卒进来要把他牵走,宇文导惊恐的大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高宾连忙安慰道“不杀你,他们带你去洗澡,放心吧。”跟哄自己的儿子似的,在场的人都暗暗偷笑。

    送走了宇文导以后,高宾随即正色对柴延屏和乞历仁道“你们来的很及时,此刻敌我双方正是胶着的时候,你们两位将军看看如何破解这韩擒虎的先锋军。”原来韩雄自己屯兵定阳,却安排韩擒虎带着人马四处劫掠袭扰高宾的郡县,焚烧庄稼驱赶百姓。还时不时围攻洛川,长城县的王朗也不敢正面跟他硬碰硬,怕被围城打援,现在自己有了生力军,应该可以搬回颓势找回局面。

    秃发乞历仁雄心壮志一直想要跟韩擒虎正面对决,所以当即拍着胸脯大声说道“末将在长安就耳闻韩擒虎的名字,早就想跟他一较高下,如今正好遇到了,末将就想跟他出城比试一下,还望主公应允。”大家纷纷称赞乞历仁的豪迈,城内的人早就被韩擒虎的怪力打怕了,乞历仁这样说有的人正好看热闹,有的人也相信或许乞历仁真的可以打败韩擒虎。

    高宾点点头看着柴延屏,发现他没有说话,于是问道“柴将军有什么高见呢?”柴延屏赶紧俯身说道“小将不敢妄言军事,只不过我在想当前天下大势纷扰,我们是不是应该尽量保存力量,不做无谓的消耗呢?如果可以轻松拿下韩雄,我们又何必非要上阵厮杀。”

    这句话说出来在场的人都议论纷纷,有的人说他怕死不敢上阵对敌韩擒虎,有的说他动摇军心。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一旁的冼英有点着急,想要开口说点什么,被柴延屏制止了。高宾很纳闷的问道“柴将军为何这样说,难道你有更好的计策退敌?”

    柴延屏施礼道“主公,在座的诸位将军,末将认为现在关中即将发生巨大变动,东魏大丞相高欢统领百万雄兵入关,宇文氏的天下已经命不久矣。如果说我们想要在未来的关中有立足之地大家以为考的是什么?是兵力,是实力。现在如果我们可以免去跟韩雄的消耗,好好的利用宇文导这张牌将其驱退,一来保存了主公的基业,二来免去无辜百姓的伤亡,三者为日后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准备。”

    高宾大喜道“柴将军果然有张良在世的智谋啊,却不知具体如何让韩雄退兵呢?”柴延屏看了看四周众将,秃发乞历仁有点不服气的看着他,意思是你小子坏了我的好事。他笑笑说道“这个事情末将其实早就想好了怎么办,只是不能在这里说出来,但是我愿意单独向主公献策。”

    高宾点点头道“嗯,说的有理,那这样吧,今日你们刚进城,老夫晚上在衙署给你们接风洗尘。”柴延屏和冼英以及秃发乞历仁三人抱拳拱手道“多谢主公。”三人出的门来,乞历仁埋怨他道“兄弟你太不够意思了,只顾自己显摆,却把我的好事给破坏了。”柴延屏一摊手笑着说道“大哥,弟弟我这可是为你好。”乞历仁不满的问道“为了我好?你给我讲清楚怎么为我好?”

    柴延屏点点头说道“大哥你想啊,咱们初来乍到对有些情况不熟悉不清楚。有些人对我们也很不服气,你这开口就要出城跟韩擒虎厮杀,要是胜了倒也没人说什么,万一是要战败,那估计很多人就会到主公身边打你的小报告。弟弟我帮你圆回来,晚上喝酒的时候主公要是私底下再问我,我就跟他说,可以让你先跟韩擒虎打一仗,打胜打败都无而所谓,小弟我到时自有妙招。”

    乞历仁想了一下,随即说道“兄弟你变了,自从你娶了媳妇你就变鸡贼了,比以前更加鸡贼。”柴延屏闻言哈哈大笑,回头看了冼英一眼,冼英明显脸上也有点不好意思。柴延屏道“大哥,等你娶了老婆有了家,你的想法也会慢慢改变,变得更加稳妥更加谨慎。”

    晚上在衙署的酒宴上很是热闹,城里大小的将领都来赴会,已经很久高宾没有举行这样的宴会,回想起来跟韩雄一战道如今,简直恍若隔世两世为人。此刻他心里也是百感交集,随即举起酒杯道“诸君,想当初你们和老夫游山玩水天天高酒置会,却未曾想韩雄一来整个情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东秦州的百姓饱受战火之苦,今日我在这里跟你们说,一定要早日结束战争打跑韩雄,为了那一天诸君满饮此杯。”

    这一番话说的在场的人都纷纷拍马称赞道主公明君啊。这时柴延屏也站起来说道“主公说的太对了,本州此番经历了太多战火摧残,百废待兴。我们此刻不但要击退敌人更要振兴本州为百姓中造福,让我们跟随主公共创盛世名垂青史,敬主公!”说罢全部将官纷纷起身举杯道“敬主公!”

    高宾很高兴的摆摆手,让大家都坐下继续吃喝。他对柴延屏招招手,柴延屏赶紧来到近旁,高宾轻声说道“随我来,我有事问你。”拆音频于是点点头跟在高宾身后转屏风退到后堂去了。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后堂,高宾命人上茶之后闲杂人等全部退去,整个后堂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时高宾才问道“贤侄啊你有之前说有退敌良策要献上,现在可以吗?”

    高宾和柴延屏的父亲算是把兄弟的关系,所以理论上喊他一声贤侄也是无可厚非,柴延屏笑道“主公,末将也正要跟您商议此事。”高宾往他身前靠了靠很感兴趣的说道“哦?那快快讲来我听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