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智取韩雄(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韩雄半信半疑的问道“这信是宇文大将军的亲笔,但是我有一事不明要问你,你若是如实交代,自然不会为难你,还会好好招待一番送你回去。但是你要是敢有半句假话骗我,老夫手里的宝剑可不认人,随时要你的小命。”那人点点头说道“将军但问无妨,小的定是知无不言。”

    韩雄盯着他问道“大将军是何时入得城?还有何人与他一起在城内?”那人有点为难的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小的记得大将军是那日跟着柴将军进的城,至于身边有无其他人等跟随,这个小的真的不清楚。倒是大将军到了城内受到优待,高刺史也对他也是礼遇有佳。”

    韩雄还是不死心的点头问道“原来如此,难道他就没有跟你交代其他的什么事情?”那人想了一下随后很认真的点点头道“的确没有。”韩雄的原意是指望宇文导会不会偷偷地夹带什么私人小纸条或者口信给他,可是看到信使根本就没有这个说法的表情,他心里算是彻底绝望了。

    韩雄于是对信使说道“这样吧,你先下去休息一下,我呢晚点给你回信带回去,行吧?”说着安排人带他下去吃饭休息。自己这托着下巴盯着案几上的信函发愣,韩洪上前问道“父亲,您说这信会不会是假的?”韩雄摇摇头道“我看不太像。”韩洪又道“那咱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件事情?”

    韩雄似乎还在考虑怎么办,于是沉吟道“额老夫想听听你的意思。”韩洪很高兴父亲这次主动要听取他的意见,于是很高兴的说道“父亲,孩儿是这样认为的,不管此信的真假咱们不放先给大将军回一封信,到明日阵前叙话您在试探一下他的口风语气到底意欲何为咱们回来在接着商议对策。”

    韩雄没有说话,心里似乎还在想其他的办法。韩洪是他的长子,今年也有十九岁了,长的身材高大面相清秀很有股少年英才的味道。但是在家里他却很少受到韩雄的青睐,一来可能是因为父子两聚少离多缺乏沟通和了解,韩雄这人在军务上堪称完美的管理者,但是在家庭方面却是有着天大的缺憾。

    父子关系十分冷淡,加上韩洪到了成人的年纪,在心理上原本就不愿意和家人多沟通,所以在和韩雄共处的时候更多的是沉默寡言,但是男孩子本身就更加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可,随意即便韩雄和他并无太多话语,但是从内心来说韩洪还是很期望被父亲赏识的。

    韩擒虎对于这两个父子来说似乎起到了润滑的作用,很多时候两人无言以对,这时韩擒虎的适当卖萌就成了他们之间沟通的桥梁,虽然很多时候他自己并不知道,此刻韩擒虎亦是如此,他见两人又不说话了各自想着心思,随即开口道“阿爸,大哥,我们玩球球了。”

    要是换做平时韩洪肯定是乐的跟他一起丢石头玩,可是今天明显这气氛不太对,他心里很压抑,也很郁闷,最近这半年他和父亲在一起,原本以为是父慈子孝恩爱有加的场面,却不曾想到最后是自己看隔三差五就被老子教训,总之这里那里总能找到一些他不好的地方,他自己都纳了闷怎么那么多不对的地方?可是毕竟他们是亲父子,再怎么不对付到了危急时刻还是血浓于水。

    此刻韩擒虎不识趣的又出来卖萌让韩洪心里很烦恼,于是不假思索的吐口而出一句“去去去,一边玩去,野孩子。”这话韩擒虎不知道什么意思,所以没往心里去,可是韩雄听了很不高兴,有点生气的说道“他是为父的义子,说起来也算是咱们的家人,你就是这样跟家人说话的?你什么时候能长大成熟起来,唉,我这一天一天的老了,可是你们依旧那么不堪大任,教我怎么死的名目啊?”

    这父子两就在营帐内矫情起来,回过头去咱们再说城内宇文导。当天晚饭时金三姐特地给宇文导做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宇文导很高兴的坐下来,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最近他忽然发现自己原来也是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过普通人的生活,特别是在金三姐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他更是体会到平民百姓生活中那份平淡和安心,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比赛炫富,没有等级制度,这样的生活真的太安静舒适了。

    金三姐今天穿了一身翠绿的长裙,发髻高高挽起,描眉画鬓的略施粉黛,看起来淑女韵味十足,加上身形曼妙体态优美,走路都带着一股子香风,看着心爱的美人进进出出的炒菜做饭,他心里感到十分满足,每天闲云野鹤,三餐佳肴美酒,夜晚美人相伴,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想到这里忽然门帘掀开,三姐又端着一盘韭芽炒鸡蛋进来,两人四目相对,三姐嫣然一笑道“人都看傻了,有这么好看吗?”宇文导用力点点头道“此刻我是真的把你当做我妻子了。”三姐闻言黯然道“此刻?也是啊您这万金之躯的贵人出了城自然也就忘记我这个乡野小村妇了。”

    宇文导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错了话,赶紧上前接过她手里的盘子放到桌上,一把把她搂在怀里道“我错了,刚刚说的不对,不是此刻,而是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我的妻子,你放心,只要你愿意,我去哪都会带上你。”随即低头托起三姐的下巴认真的问道“你愿意从此以后跟着我吗?”

    金三姐无限娇羞的扭过脸去,用微乎其微的声音说道“奴家当然愿意。”宇文导闻言大喜,一把将她搂抱起来往里屋去,三姐焦急的说道“天还没黑,您这样不行,快放我下来,锅里还炒着菜那。”宇文导低头看着她说道“管不了那许多了,我此刻就想让你做了我的女人,肚子里怀上我的种。”这是要给金三姐播种啊,她闻言更加害羞了,埋首在宇文导怀里再也不敢说什么。

    两人在床上上演一出出春宫大戏,直到夜黑星稀,月上柳梢头,宇文导累的跟牛似的,倒在一边呼呼大睡。金三姐穿上肚兜披上外衣起身出来偏方浴室想要洗一下身子,正在舀水的时候忽听得窗外有个低沉男声问道“三姐,大人找你有事,速去。”金三姐闻言被吓了一跳,随即定定神回答“知道了,马上就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