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四章 过去,现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柴克都闻言点点头道:“好吧,那我知道了。  ”于是他念动神行术回到了突厥营地里。古力娜第一个看到他,大喊着:“二哥二哥回来了。”所有人都很惊奇他居然毫无伤的回来了,隆克察此刻躺在床铺上一动不动,恩央卓玛的的阿爸上前问道:“孩子你没事吧?”柴克都笑着说道:“我没事大叔,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随即他着急的问班叔度的阿妈道:“阿妈,我阿爸现在怎么样了?”

    班叔度的阿妈落着眼泪哭诉道:“他现在浑身是伤,还着高烧,连巫医都说他难逃一死,这可怎么办呢?”班叔度和古力娜闻言也伤心的落泪。柴克都着急了,他千辛万苦去拯救自己的义父可不是为了让他再度死去的,这时耳边响起了天山通佬的声音:我帮你找到一种药膏,给你义父的伤口上涂抹一些就会立刻痊愈,切记不要摸得太多,反而会伤害他的身体。柴克都就觉得自己的手里忽然多了一个药瓶。

    五通神的力量强大到如此这般,要是换做以前的他肯定会认为这时可怕的妖术,但是现在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通过法术和神力实现的,他不在怀疑而是深深地虔诚的信仰五通神。他让班叔度的阿妈把药膏给隆克察擦上。接着他对恩央卓玛的父亲说道:“大叔,我们虽然暂时脱离了危险,但是那些柔然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觉得今晚您就带着我们的族人北上回到铁匠部落吧,至少在那里,我们可以得到保护。”

    恩央卓玛的父亲搓着手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不是打算跟大家伙商量一下明天早上启程吗?可是你的阿爸现在这个样子……”柴克都摇头立刻说道:“我阿爸的身体很快会好起来的,你给他弄一辆板车,让那两匹马拉着,这样既轻松又快。”恩央卓玛的父亲点点头表示赞同。

    班叔度这时起身问道:“你要去哪里?”柴克都把他拉到一边面色诚恳的说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你要照顾好阿爸阿妈还有小妹,我有时间就会回来看你们,但是现在眼下你要做的就是帮助阿妈照顾好阿爸带好妹妹,要像个男人一样为这个家承担起责任来。”以前说话都是班叔度怎么说柴克都就怎么做,今天他忽然觉得柴克都跟平时完全不一样,说话做事都要比之前自信老练很多。

    班叔度有点担心的问道:“你要去哪里?要去多久才回来?”柴克都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更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回来,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和你们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但是目前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都还需要付出一点时间付出一点努力。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家里,好吗?”说着他用手在班叔度的肩膀上拍了拍,班叔度无言的点点头。

    接着他又跟班叔度的阿妈以及小妹古力娜道别,他把自己的几件衣服裤子带上,背上行礼。营地里的人抖出来送他,柴克都笑着说道:“大家都不要送了,一会就会有人来接我的,家里的事情就拜托各位大叔大伯婶子大娘了。我柴克都日后学成回来一定好好报答你们。”说着他对这些族人们深深的一鞠躬。有些人落泪了,恩央卓玛的阿爸挥手道:“没事,你放心去学艺,我们会等着你回来的。”

    柴克都闻言笑着站起身来最后对他们挥挥手,表示离别。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一定要学出名堂来,学到强大的法术来,这样才可以拯救整个突厥部。心里即使有千万的不舍,这一刻他也强忍泪水踏上寻找求知的道路。至少他目前此刻是认为跟着天山通佬是学习正道,将来匡扶正义拯救黎民的好事、善事。族里的人也认为他是学习知识,所有人不会知道突厥的命运将会落在这个孩子身上。

    柴克都醒来的时候看到边上站着桑达和也门两个师兄弟。桑达看到大祭司醒来赶紧上前低声问道:“国师,您醒了?”柴克都坐起来问道:“我睡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也门瓮声瓮气的强者回答道:“国师,您睡了没多久,也就一天半的时间,现在是下午了。”柴克都没想到自己昏昏沉沉一睡下去居然睡了那么久,他在想自己回来之前在西域的那次事故可能导致他元气大伤,所以才会有现在这样的昏睡。

    这时塔尔汗进来看到他立刻行礼道:“国师,可敦求见。”柴克都理了理头好奇的问道:“那位可敦要见我?”塔尔汗低声说道:“是金帐可汗的原配,古力娜可敦。”柴克都闻言立刻站起来道:“人在那里,快让她进来进来见我。”这判若两人的反应态度让塔尔汗都有点吃惊,于是他立刻转身出去把古力娜请进来,古力娜还是那么美丽,虽然已经快有四十岁的年纪了,可是在柴克都眼里她永远和十六岁的时候一样。

    古力娜对着柴克都委身下拜,声音清脆的说道:“见过国师。”柴克都立刻上前想要扶起她,但是他忽然想起两个人身份有别,随即收回手,说道:“可敦请坐,你们先退下吧。”接着桑达和也门两人委身退去,塔尔汗看了一眼面色略带尴尬的古力娜也转身出去了。这时柴克都才悲戚的说道:“我听说了关于班叔度的事情,我知道这不是阿史那燕都干的,你别难过,我一定会找出凶手给他报仇的。”

    古力娜闻言双眼再度湿润,忍不住的低声啜泣起来,当年他们兄妹三个一起长大,后来柴克都一走就是十年,等到他在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美少女。那时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但是谁能想到造化弄人,如今他们的身份却如此尴尬,一个是突厥部的大祭司、国师,一个是金帐可汗的原配可敦。班叔度死后古力娜的亲人就只剩下一个柴克都了,因为阿爸隆克察早就战死沙场,阿妈也在六年前病逝了。柴克都有点不知所措的说道:“你要喝点什么吗?”

    古力娜摇摇头,只是看着他,眼神里充满的柔情。他们不能对现在的身份做任何的逾越,但是这不能阻挡他们两个人的心互相依偎在一起。柴克都稳定住心神叹了口气说道:“班叔度的事情虽然是有预谋的作案,但是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在我们内部其实是有问题的,我们中间有内奸在捣鬼。”(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