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七章 巫蛊(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多隆想要组织起部队进行反击,但是无奈手下都被这些敢冲敢杀的汉人吓懵了,四散而逃纷纷避匿。  哪里还有谁会出来抵抗,多隆长叹一声带领自己的几个亲随一路往西北而去,他打算去找突厥人寻求保护。斛律光让部下们打扫战场,把俘虏和俘获的牛羊马匹全部带走,临行前一把火烧掉了牛头部的营地。

    带着大量的战利品斛律光出现在天柱部的营地附近,此刻他们的酋长带着人还在追杀斛律羡,营地内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根本没有多少人起来反抗,斛律光又顺利的拿下了天柱部,斛律羡带着天柱部的酋长在安州境内饶了几个圈子,等到他接到消息说斛律光已经顺利拿下天柱部时,他忽然回身开始反杀。

    天柱部的酋长的孩子自己的部落被汉人已经占领,他心里既战且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当听说连强大的多隆都远遁漠北去投靠突厥人了,他只有下马跟斛律羡投降,天柱部的覆灭让三部里最后一个新安部落望风归顺,斛律光兄弟满载这战利品和俘虏而归,周至民下令把新安部落内迁到安州的安乐郡三会城一带,这样做的原因在于他不想再让契丹人在边境外骚扰他们,就近控制顺便把他们驯化成新的契丹人。

    这天上朝的时候中书省把周志民的奏折呈交到高欢面前,虽然此前高欢已经获悉斛律光的大捷,但是此刻还是强压心头的欣喜,看着下面武群臣排班肃立,他装作不经意的拿起这份折子看了一眼,随即用很淡定的口吻说道:“北方大捷,契丹遭受重创,这是朕一直以来希望看到了,契丹、突厥久为边患长期袭扰我军民,造成的死伤和损失不可胜数。现在我汉人精诚团结海内宴清同仇敌忾,怎么还要受他鞑虏的气?”

    羊侃出班恭贺道:“陛下圣眷龙威四海清平,蛮夷远来归附不可胜数,区区突厥、契丹不是过蜉蝣撼树,怎可与我中华民族对抗,覆灭和投降不过是时间问题,此次北方大捷正是应证了陛下的预言,正是可喜可贺万民同庆的好事。”其他大臣闻言立刻俯身拜贺道:“臣等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高欢很满意的从龙椅上站起来走到台阶前高声笑道:“诸位爱卿不必多礼,如丞相所言,这是万民同庆的好事,也是诸位殚精竭虑一心为国所致,所话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次的大捷正是尔等所有人的奴隶有所回报。所以必须重重奖赏周至民和斛律光。当然也有边关出征的将士们。”他走回龙椅前对羊侃说道:“中书省听令,立刻草拟下去,擢升周至民为北道行台,安州总管。裨将斛律光擢升破虏将军官拜列侯。”

    羊侃早就等着了立刻委身领命道:“臣遵旨。”然后高欢有对燕州刺史、北道总管斛律金下达了战备令,要集合燕州、安州、营州三地的军队,准备配合中原王师分兵北伐契丹。其实大家都知道对契丹作战是假,对付突厥才是真正的目的。接着又让孙腾出使室韦,联络他们的酋长以期望可以南北夹击契丹。

    柳如烟看着面前的珠宝饰品脸上流露出很做作的欣喜表情,她知道这时金帐可汗特意命人为她打造的,所以此刻不管她是否真的喜欢,她都要表示出对这些饰的喜爱之情。青萝此刻不在身旁,她最近这段时间鲜有露面,一直在鼓捣什么事情,但是每次柳如烟问她她都顾左右而言其他,所以后来柳如烟也不再追问,她爱干嘛就干嘛吧,到时此前让她寝食难安的柴克都等人似乎消停了很多。

    金帐可汗早就知道柴克都等人想要给柳如烟下套子,所以这段时间他特意远离他们,天天守在自己心爱的女人身边,三令五申的要侍卫看护好可敦的移动房屋。所有的安保措施都是最高级别的,还加强了自己的警卫人数,从原来的五十人扩充到一百人,多出来的一百人分成五批昼夜不停的在移动房屋附近巡视,小小一个王庭大帐附近一下子冒出很多的侍卫来,这让很多部民都感到疑惑和紧张。

    金帐可汗对此毫不在意,他仍旧每天守在柳如烟身边,柳如烟从青萝口中得知,南面的汉人已经准备起来,可能战争眼看就要开始了。矛盾忧虑和紧张最近一直让她失眠,金帐可汗每晚无休止的索求也让她感到厌烦,她没见过一个年近五十的老者还这么能折腾的,但是又不能拂了他的意,所以只能曲意承欢。

    塔尔汗正在柴克都帐篷后面的小帐篷里清点自己的药材物品,也门和桑达一前一后进来了,也门看他低头不理人语带讥讽的说道:“师兄,现在这年头什么人都敢往国师面前凑了,真以为咱们五通神教是难民收容所了,是两条腿的就敢往里送。”桑达故意说道:“师弟不要这样说吗,咱们五通神教向来是博大精深,广开大门迎接四方信徒的,国师的弟子越多越能显示出咱们神教的威力。”

    塔尔汗对他们两的对话丝毫不感兴趣,继续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这两个人见他不说话,于是来到他身边,也门委身低头看着塔尔汗说道:“我说塔尔汗老弟,你说你给国师灌了什么汤,现在走哪他都带着你,什么事情都先跟你商议,很多事情都愿意听你的计划,你倒是说说看吧,介绍一点经验给我。”

    塔尔汗没有理他,把自己的包裹收拾好打算放回道原处,这时桑达过来一把抢过他的包裹,恶狠狠的说道:“我说小子,你可不要太狂妄了,好歹我们两个比你早入门,也比你早侍奉我们的国师,怎么说都该算是你的师兄前辈吧,怎么也门问你话,你连理都不理?你小子是不想活了吗?”塔尔汗抬起头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对于你们这样孩子气做法感到很可笑,国师要怎么做不是我能控制的。”

    桑达闻言当时脸上就挂不住了,吼道:“你小子说谁孩子气?老子今天给你看看什么是孩子气!”说罢他用力狠狠的把手里拿着的塔尔汗的包包往门外扔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包包飞到门口忽然像是长了腿一样自己又溜回来,桑达一看就知道塔尔汗使用了魔法,他恼羞成怒道:“你以为就你会一点可笑的法术吗?”接着他也念动咒语操纵这个包包往帐篷外面去。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