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九章 巫蛊(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青萝面无表情的摇摇头,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金帐可汗在面前,她都是一副机器人的表情。柳如烟随即打开茶杯,花茶清香四溢。可是金帐可汗一看茶碗却现里面都是腐烂的茶叶都钻着蛆虫了,他吓得直往后退说道:“你们干什么啊,这个东西能喝吗?”柳如烟好奇的看着他又回头看了看青萝问道:“大汗您怎么了?”这个时候连青萝都对他产生兴趣了,这个人自打一进屋她就觉他哪里不对劲。

    金帐可汗捂着鼻子说道:“茶杯里都是蛆虫味道臭的要死,你们怎么还端上来给我喝?快点拿走啊。”青萝闻言一声不吭就端起来打开窗户连同茶杯一下子扔到外面去了。柳如烟连阻止都没来得及,她怜惜的看着茶杯和茶叶,青萝说道:“现在好了吗?”金帐可汗点点头,可是当他抬头看向青萝的时候又被下坏了,只见青萝顶着一个野猪的脑袋,声音也变得扭曲起来,他这回真的被吓到了。

    金帐可汗站起来二话不说打开门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来人啊救命啊。”柳如烟赶紧跟出去,这时金帐可汗回头一看她的样子,她又变成七窍流血青面獠牙的样子,这回谁也不能阻止金帐可汗逃走的交不了,只见他连滚带爬=哭爹喊娘的逃走了。也都从一旁的窗户里问青萝道:“我父汗怎么了?他这是要疯吗?”青萝没好气的说道:“我们怎么知道,你这个不孝子还不赶紧去看看他到底怎么回事?”

    也都没好气的说道:“我才懒得去看他哩,疯了更好,省的碍手碍脚的不让我娶你。”青萝一听他说话又语无伦次了,当即一巴掌拍过去,似乎这小子早就有所提防了,一下子跳到一边讪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动手,老子就是要娶你,你有本事咬我啊。”说罢头也不回的逃之夭夭,一串笑声消失在帐篷之间,青萝骂了一声疯子就关上了窗户。柳如烟回身奇怪的问道:“大汗今天是怎么了?”

    青萝想了想回答道:“我看他是中了魔了,平时他在咱们这可没少待,什么时候见过他这样,换做是昨天你就是给他一壶尿他估计都说好喝。”柳如烟闻言扑哧一声乐了,笑着说道:“你啊说话就是那么粗俗,什么尿能让他喝吗?”青萝耸耸肩表示无奈的说道:“本小姐就是这样说话,没办法。”

    柳如烟有点担心的说道:“我一会去看看他吧,他这样反常我有点不放心。”青萝说道:“你要小心点,那个什么国师的最近一直派人盯着我们,他以为我不知道呢。”柳如烟闻言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这个国师上次祈祷仪式上就不太正常,就想至我于死地,我到底哪里惹到他了真是让人费解。”青萝没好气的说道:“他就是个变态,在自己卧室里摆放一些奇怪的东西,我看他就是一个邪|教头头。”

    柳如烟道:“那一会你陪我一起去吧,我放心不下大汗。”青萝点点头道:“我可以陪你去,但是我要提醒你,我们跟他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不能对他有感情,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我可不想出什么乱子。”柳如烟闻言低低的说道:“我知道,我不会对他动真感情的,只是他对我们一直照顾有加,我只是想要报答一下他的恩情,毕竟我们做人要懂得感恩不是吗?”

    青萝毫无表情的说道:“我不懂得对这些突厥人有什么感恩的,不过你要去,我自然是要陪着你的。”柳如烟闻言抬起头说道:“我就知道妹妹你最好了。”青萝耸耸肩无奈的说道:“谁让这个草原只有我们两个是汉人呢,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柳如烟闻言扑哧一声笑了笑的前仰后合的。

    柳如烟穿戴整齐后把斗篷披上,然后领着食盒对青萝说道:“妹妹咱们走吧。”青萝回过头来点点头道:“嗯走吧。”随即压低声音说道:“有人在后面跟着我们好一会了,你快别回头,会被他现的。”柳如烟闻言立刻不敢回头低声问道:“是谁啊,那个国师的人吗?”青萝闻言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先不管这些了,我们先去大汗那边吧。”柳如烟闻言压低帽檐快步往前走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金帐可汗的帐篷前,谁知道侍卫进去通秉以后出来说道:“可汗说他今日有些乏了,不便见客,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柳如烟十分为难的看着青萝,青萝无奈的点点头,于是柳如烟把食盒递上去跟侍卫说道:“这里面是我给大汗做的一些小菜,烦请这位大哥帮我传进去。”说着拿出半块银子来塞到他手里,侍卫左右看了看,于是说道:“也罢,我就帮你这一次,下不为例。”

    说着他转身进去了,青萝拉着她的手说道:“姐姐咱们别等了,先回去吧。”柳如烟无奈的点点头往回走,刚走出十来米的样子,只听到里面金帐可汗大雷霆的骂道:“这都是些什么,都给我扔出去!你们瞎了吗,拿这些东西给我吃?谁在把她的东西拿进来我杀了谁!”这下柳如烟彻底心寒了,到底这个金帐可汗怎么回事?青萝看她呆于是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回去再说。”

    也都把食盒里的菜都捡起来,挑干净能吃的都尝了一边,随即问侍卫道:“这些小菜都没有问题啊,父汗他到底怎么说的?”侍卫一五一十的把金帐可汗当时的表情言语行为学了一遍,也都感到十分好奇,他自言自语道:“父汗的行为举止有点不对啊,我们看来明明都是好的东西,怎么在他眼里就变成臭不可闻的垃圾了呢?到底怎么回事?”侍卫也很纳闷的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啊,这两天大汗的神色不太好。”

    也都一甩袖子说道:“你们看好他,我去去就来。”说罢他转身离开王庭大帐。柴克都正在打坐,也门兴冲冲的走进来十分高兴地说道:“好消息好消息啊国师。”柴克都微微一睁眼没好气的说道:“慌什么有什么屁话慢慢说。”塔尔汗和桑达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也在打坐参禅。

    也门有点无奈的哦了一声,随即说道:“大汗果然中招了,他现在对那个汉人女子避而不见,刚刚我看到那个汉人女子还送去了吃的,接过大汗把那些东西都扔出来了。”柴克都闻言张开眼睛笑了。桑达站起身来好奇的问道:“国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柴克都看了他和塔尔汗两人一眼,从床铺上下来说道:“本尊不过略施小计就让他中了巫蛊,你们记得此前我们在大帐内跟他说话时,我用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