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章 秀才杀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明崇祯十六年(西元1643年)三月,宁波府鄞县城

    “喂,你听说了吗?任秀才杀人了!”

    “哪个任秀才?”

    “还有哪个,东城甜水胡同的任秀才,他爹生前在县衙当过书吏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原来是他啊,我认识他,看着文质彬彬的一个读书人,竟然敢杀人!他杀的什么人啊?”

    “丽春院的阿紫你知道吗?杀的就是她,据说早上丽春院的大茶壶刚起床,就听见一声惊叫从一间房中传出,冲进去一看,就见阿紫光溜溜的躺在床上没了气。”

    “啧啧,真是红颜薄命啊!对着阿紫这样的美人,这秀才公也下得去手!换了老子,疼她都来不及呢。”

    秀才杀人事件,在很短的时间内以风一般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宁波城。

    才子佳人、杀人凶案,这样的故事最受百姓们欢迎,是情杀还是凶杀,或者是马上风?不过一般是男人得马上风才对,难道女人也行?

    百姓们谈论着,猜测着。迎面相遇,驻足闲谈,啧啧叹息。与之相比,北方清兵破关、肆掠京畿,陕西流寇祸乱中原等消息反而引不起人们谈论的兴趣。毕竟北方离江南实在是太远太远。

    此刻,杀人案的主角,秀才任思齐正躺在牢房潮湿的地面上一动不动,身着麻布囚衣、满面憔悴的他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温文尔雅、丰神如玉。

    掌管死囚牢的刘牢子看着任秀才凄惨的模样很是满意,作为一个卑微的小人物,遇见士绅得让路、碰到官吏得哈腰,回家要被老婆斥骂,也只有在这些犯人面前他才能挺起胸来,扬眉吐气。

    看着往日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从云端落入尘埃,匍匐在面前是刘牢子的最爱。鞭打、斥骂犯人更是他最爱做的事情。犯人们在皮鞭下的惨叫、求饶声,在刘牢子耳中就如同丽春院秋娘的唱的小曲一样美妙。

    如果不是有人送了笔银子拜托他关照任秀才的话,刘牢子真想进入牢房,肆意的凌辱任秀才一番。

    任思齐躺在阴冷潮湿的地面上,心中正波涛起伏。

    穿越了!竟然穿越了!

    作为公司高管,因年度业绩翻了一番与手下员工大肆庆祝,喝了个酩酊大醉。谁知一觉醒来,竟穿越了,身边还躺着一具光溜溜的女尸。刚发出一声惊叫,便有几个大汉冲了进来,不由分说把自己五花大绑,送进了县衙。

    县令简单的询问了几句,就断定是自己杀人,先是革去了功名,然后打入大牢。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如同看电影一般,只不过里面的主角是自己。

    整个过程中,任思齐竟不能发一言,不是别人不让他说话,而是他根本不能说话,因为那时的他正在努力的夺取着身体的控制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变成了杀人犯,看着自己被剥夺了秀才功名,看着自己被打入了大牢。

    躺在潮湿的地面上,任思齐一动不能动,此刻他脑中有两团不同的意识正在撕扯着、搏斗着,一团属于后世企业高管,一团属于这个身体的主人秀才任思齐,任思齐脑中剧烈的疼痛着,偏偏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他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慢慢地,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团意识也许累了,停止了搏斗,反而慢慢融合到一起,再也不分彼此。完全融合的那一刻,任思齐脑中“duang”的一声,就如晨钟敲响,变得无比的清明,一下子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可下一刻,他苦笑了。

    现在的自己应该是后世企业的高管,还是这一世的秀才?任思齐分辨不出。因为两者的记忆都完美的保留在脑中。可是这个身体是秀才的身体,那么自己就应该是秀才任思齐了。

    给自己的身份做了个迅速的定位后,任思齐又苦笑了,这一次苦笑是因为此时自身的处境。

    自己的秀才功名已被剥夺,还被以杀人罪投入大牢!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难道自己一穿越就悲催的等着被砍头不成?

    可人到底是不是自己杀的呢?任思齐开始回顾整个事件的经过。

    记忆中自己先是和几个秀才同学一起狂饮,大醉后被阿紫扶入房中。然后便是和阿紫一番**,完事后睡了过去。记忆中自己并没有杀人啊,难道是梦中杀人不成?

    可既然不是自己杀的,阿紫怎么会死?任思齐细细的回顾着,很快便发现了蹊跷之处。

    早上醒来时,摸到阿紫冰凉的尸体,自己惊叫了起来。也就是这一刻强烈的惊吓之下,心神剧烈的激荡使得来自后世企业高管的意识和秀才本身的意识产生冲突、厮斗在一起,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可是任思齐清楚的记得,从自己惊叫到几个大汉冲进房间,这之间的时间间隔是如此的短暂,就像那几个大汉等在房外一般。

    被抓到县衙后,王县令判案判断实在是仓促,仅凭丽春院的大茶壶和抓自己的那几个大汉的证词,在没有得到自己口供的情况下就断定自己有罪,行文剥夺了自己的功名,让人摁着自己的手指签字画押,然后便把自己打入大牢,所有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个时辰,这案子断的竟如此的草率!

    综合以上情况,任思齐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便是自己被别人陷害了。

    可到底是谁陷害了自己?任思齐思考着,却得不出答案。

    拜原来秀才身份所赐,加上任思齐家的管家给刘牢子等人送了一笔银子,任思齐住的牢房是个单间,虽然同样的阴暗潮湿,可是和对面稍大一些的牢房塞着十来个犯人相比,条件并不是太让人难以接受。可不管是后世企业高管、还是现在的秀才,进监牢都是头一次体验。

    一只潮虫从身前爬过,直直向任思齐的脚爬去,抬起脚来,狠狠的踩下,于是地上便多了一只潮虫的尸体。

    一只硕大的老鼠从墙角洞中钻出,“吱吱”叫着从任思齐面前跑过,窜入对面的牢房。“嘭”的一声巨响,“吱吱”声消失了,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他奶奶的,终于见到荤腥了。”听到这句话,任思齐喉头涌动着,差点呕了出来。

    三月份的季节,即便是江南,夜晚还是有些寒冷,可是竟然已经有蚊子出现,几只蚊子围着任思齐的脑袋飞舞,不知疲倦的“嗡,嗡”着,搅得任思齐一夜无眠。

    到底是谁买通了王县令陷害的自己,任思齐使劲的想着,却怎么也想不出。丽春院大茶壶,那几个大汉,这些人肯定都有份参与,可肯定不是幕后主谋。主谋到底是谁呢?脑中无数的人影闪动着,又一个个的被排除。不经意间,几个人的面容映入心头,那就是前一晚和自己一起喝酒的几个秀才同学,也许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可是想通了又如何?如何洗涮掉身上的罪名,从这死囚牢中出去,才是当前最应该想的事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