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矛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船员们自己捎带的货物自然不用任思齐理会,他主要负责的就是在最下层,看着工挑夫们把货物送下,归类,妥善安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码头上,钱伦正和送来生丝的货栈掌柜聊得起劲,就见傅春从船上下来,上了码头。

    “舶主!”钱伦连忙起身打招呼。

    “嗯!”傅春点点头,目光四下打量着,看着一个个送货的挑夫挑着沉重的担子,颤巍巍的上了连接码头船舶的木板。

    “怎么没见到秀才?”傅春不经意问道。

    “秀才在船舱呢,这码头上我一人盯着就够了,就让秀才负责货物的安置。”钱伦道。

    对于钱伦的回答,傅春挑不出什么毛病,只能点点头,又回了船。

    “没什么问题吧,钱财副?”货栈掌柜低声问道。

    “能有什么问题?”钱伦不屑道“货物的价格就比市场价格稍高一点,质量虽然次了一些,可也算好丝,再说就那秀才五谷不分的能看出什么来?”

    “他真是个秀才吗?”货栈掌柜好奇问道。

    “好像是真的,是和茅十八一起越狱逃出来的。”钱伦道。

    “真是太有意思了,堂堂秀才相公也干起了浪尖上奔波的买卖。”他啧啧叹息着。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我的银子什么时候给我?”钱伦不耐烦道。

    货栈掌柜“放心,咱们打了这么多次的交道,你还不放心我吗?回头就让人给你送来。”

    钱伦“可别,还是送到我老家去吧,给我那黄脸婆收着。”

    用了两天时间,所有货物都装上了船,补给了淡水食物后,福春号扬帆起航,驶离了码头,顺着钱塘江,向大海而去。

    艉楼上一间舱室里,任思齐被叫到这里,就见舶主傅春,总管傅斌,还有茅十八围着一张小桌坐在那里。

    “货物归置的怎么样?”傅春示意任思齐坐在桌边唯一的空位上,问道。他这时已经对任思齐不抱多大希望,毕竟任思齐连码头都没上,整日里在底舱负责归置货物,又能知道多少东西?他之所以把任思齐叫来询问,就是想看看任思齐的才干。

    茅十八把任思齐夸成了一朵花,对茅十八的话傅春不是很相信。不是说茅十八惯于说谎,而是傅春知道茅十八的特点。

    茅十八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他要是讨厌一个人,就绝不会给对方好脸,反之要是喜欢上了谁,恨不得把头割给对方。

    傅春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任思齐的真实才干,看看是真有本事,还是夸夸其谈的绣花枕头!

    任思齐闻言先从怀里拿出两张纸,递给了傅春,才挨着茅十八坐了。

    傅春拿起纸张一看,就见白纸上画着很多个方格,在方格内填着汉字。整个纸张乍一看很是奇怪,仔细看去,却又一目了然。

    “好一个秀才,记得一手好帐!”傅春先不看写的具体内容,而是赞叹不已。

    任思齐谦虚道”舶主过奖了。”心中道不过是做了个二维表格而已,后世小学生都会做,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在当时,人们习惯了流水记账法,看到这种别具一格记录方式当然会很新奇。

    傅斌和茅十八闻言一起探过头去挤着去看,傅斌倒是读过几年私塾,识得一些字。茅十八斗大的字认不得一筐,纯属看热闹了,就看纸上画着许多四四方方的格子,也闹不清是什么玩意。

    傅斌越看越是心惊,在表格上,所有货物的种类、数量、存放位置,质量品级一目了然。拿着这张表按图索骥,就能找到任何你想找的货物。

    这秀才有大才啊!在这之前他其实对任思齐很瞧不上眼,秀才又如何?不过是多读了几本书,多喝了些墨水而已,在这船上,在茫茫大海中能派上什么用场?看在茅十八的面上他才没言语,心里却存着看秀才笑话的心思。现如今,他对任思齐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再也没了以前轻视的心理。

    傅春却没想那么多,看着表格上货物的数量、质量等级,在心中默默算着。

    “这生丝的质量为中品你是如何得来的?”傅春终于不再沉默了。

    “生丝的质量好坏我自然是不懂的,不过我请了好几个船上的兄弟来看,他们一致断定是中品,他们都是船上的老人了,也都捎带着自己的货物,应该不会弄错。”任思齐道。

    “中品,中品,钱伦干得好事!”傅春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声音从喉咙深处迸出。

    傅斌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只算盘来,霹雳啪啦打着。

    “不用算了!”傅春道“钱伦至少贪了上千两银子。”

    “娘球!我去把他捉来!”茅十八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还是算了吧!”傅春伸手止住了他“没用的。没有凭据他不会认帐的。”

    “难道就这样便宜了他不成!”傅斌眼中现出一丝阴狠之色“要不我暗中派人把他做了!”说着,用手在咽喉上比划了一下。

    听了傅斌的话,任思齐打了个冷颤,这傅斌可是一个狠人啊!

    “用不着,一些银子而已,犯不着为这点银子与他们发生误会。”傅春说着用手指了指上方。

    傅春之所以能光明正大的在杭州码头停靠,装运货物出海贸易,靠的是杭州知府李前宽的支持。这生意算是李前宽和傅春的合伙买卖。二人按四六分账,当然李前宽占六,傅春占四。李前宽负责货源,傅春则负责运送货物出海贸易。二人按股份投入银两,按比例分得利润。而钱伦则是李前宽派到船上的人,所以虽然知道钱伦贪污,傅春也拿他无可奈何。

    看傅春不答应对付钱伦,傅斌只得应了,可心中一股怒气却憋在心里不得释放。傅春年纪大了,已经出不了几趟海,这生意早晚落到傅斌手中,所以在傅斌看来,钱伦贪污的就是自己的银子。

    “这件事就不要说出去了。”傅春吩咐任思齐道。

    “舶主放心,我一定烂在肚子里。”任思齐连忙答应下来。他刚到船上,还看不清形式,这样的内部争斗当然是不参与的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