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丽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丽娅,快来看,你看我买的绸缎怎么样?”刚才那个西班牙妇女把刚买的宝蓝色绸缎披在了身上,拉着这个新来的西班牙少女就要求评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亲爱的莫妮卡大婶,非常的好看,不过您要是能把您腰上的赘肉减掉,可能会更加的美丽!”少女丽娅笑着道。

    叫莫妮卡的西班牙妇女伸手轻轻的在丽娅肩上打了一下,笑骂道“你竟敢笑话莫妮卡大婶,大婶年轻的时候可不比现在的你差,整个马德里都知道大婶的美貌。”

    “我当然知道莫妮卡大婶当年的美貌,就现在您也不差,克鲁斯大叔就经常盯着您看,想要娶您为妻。”

    “呸,就克鲁斯也想打我的主意,我是不会嫁给他的。”

    任思齐发现这个叫丽娅的西班牙少女好像地位不低,所有的西班牙女人都热情的和她打着招呼,就连旁边摊子上购买其他商品的西班牙男人们也都不时的偷偷打量着她。

    “请问这种绸缎多少钱?”和一旁的西班牙女人们聊了一会儿后,丽娅又开始询问绸缎的价格。

    任思齐看她穿着打扮非常的华丽,肯定是个有钱的主。

    “没想到我竟然能看到如此美丽的少女,而且是会说大明语言的少女,您的美丽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叫任思齐,你可以叫我任。”任思齐用西班牙语和丽娅打着招呼,把手伸了出去要和少女握手,便宜不占白不占,看着这丽娅细嫩的小手,握起来手感一定非常的好!不得不说任思齐的西班牙语进步非常的快,连拍马屁都学会了。

    “上帝!您的西班牙语说的太好了。”少女丽娅非常的惊奇,她很少能见到说西班牙语说的这么好的明人,少女自小在马尼拉长大,见过很多明人,在她眼里里明人都非常的木讷,他们人数众多但很排外,总是自成一体,很少和西班牙人接触,当然他们也非常的勤劳能干。少女也接触过不少明人,可是每个明人见了他都头低的低的,不敢用眼睛直视她,可是面前这个明人火辣辣的眼光就那样看着她,把热情奔放的少女看的都有些害羞了,可是他又是那么的知道礼仪,好像西方的绅士一般。

    看着伸到面前的大手,丽娅不自觉的把小手伸了出去。

    任思齐轻轻握住少女的小手,修长、细腻,摸起来感觉柔柔的、滑滑的,拉起来放在嘴边,轻轻的吻了下去,一股幽香直冲鼻端。

    “啪”一边的熊二下巴掉了,赶紧用手接住安上。茅十八和手下几个海盗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任思齐,心中都是一个想法,这秀才胆子太大了,竟然敢非礼西班牙少女!会不会有西班牙男人冲过来干仗?

    丽娅娇笑着把小手抽了回去,没想到面前这个明人青年竟真的像西方绅士一般,竟然知道吻手礼,这让她对任思齐好感大增。

    “任,我想问一下这种绸缎怎么卖?”丽娅问道。

    丽娅看中的是一匹红色的绸缎,上面绣着云朵一样的花纹,这其实是中国新娘出嫁时做嫁衣用的绸缎,天知道茅十八为什么买了这种。

    “丽娅,你的眼光真好,这是大明最好的绸缎,大明的姑娘们出嫁的时候才舍得买上一匹这样的丝绸,她们会穿上她做的嫁衣,打扮成最美的样子,和他们的新郎结婚。”任思齐拼命的赞美这匹红色绸缎,夸奖少女的眼光。

    “真的吗?实在是太好了,你快告诉我多少钱?我要买去给我,还有我妈妈,丽露姐姐都做上一件衣裳。”少女听了任思齐的话,兴奋不已。

    “你长得就像公主一样美丽,这匹红绸我送给美丽的公主,怎么能要钱?”任思齐双手托起绸缎就要放进少女怀里。

    “不,我们西班牙人不是强盗,买东西怎么能不给钱?”少女不肯要送来的礼物,坚持要给钱。

    “这是大明最好的绸缎,既然你坚持要给钱,就给个成本价好了,五十个鹰洋!”任思齐道。

    少女从腰带上接下一个粉红色的钱袋,“哗啦啦”倒出一堆钱币,数出五十个放进任思齐手中,拿起红绸高高兴兴的走了。

    “秀才,你真是个禽兽,连美人都宰!”茅十八拿着鹰洋,义愤填膺的骂着任思齐。进价一两二钱的绸缎让任思齐卖了五十个鹰洋,约合三十多两银子,足足翻了三十多倍!

    “你要是不愿要这钱都给我好了。”任思齐伸手去夺鹰洋。

    “谁说我不要?”茅十八用胳膊隔开了任思齐的手。

    船员们自己携带的货物卖的很快,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卖了个一干二净。看来马尼拉真的很缺货,不管是铁锅铁铲,木器漆器,绸缎棉布,什么货物都能很快卖出去,价格还都不错。

    卖货期间,马尼拉城的西班牙税官来到了码头,向船员们收了税,税倒是不多,一个摊位一枚鹰洋而已,船员们都爽快的付了。

    船员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回到了福春号船上,“哗啦啦”数着赚来的鹰洋,他们每个人都赚取了超过十倍的利润,都感慨着这趟马尼拉来值了。不过想想在海途中死的兄弟,又都心中黯然。死了的那些船员的货物也都被帮着卖掉了,卖的银子自然会一一送到他们家人手中,没人会吞掉死去兄弟的银钱。

    出海做生意就是这样,海上有着难以想象的凶险,海盗、风暴都会威胁着船舶、船员们的安全,但是极大的风险也意味着极大的利润。

    正是这极大的利润促使无数沿海的百姓,前赴后继般奔向茫茫大海。大明朝廷的海禁政策再严,都阻不住他们那颗火热的心。

    任思齐所获也甚多,二十匹绸缎总共卖了800来个鹰洋,二十匹中有任思齐的五匹,扣除欠茅十八的本钱,任思齐赚了足足150个鹰洋,换做银两大概有一百一十两。

    在船员们卖货时,不时有船员找任思齐做翻译,赚了大钱后都很慷慨,往往会塞上一个两个鹰洋。任思齐数了数,这部分足有四五十个鹰洋。从监狱逃出现在不到一个月时间,从一文不名到现在有了将近二百个鹰洋,价值一百三十多两银子,在宁波城里,一个中等之家一年的收入也就二三十两银子,一套两进的宅子也就六七十两,这可真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小心的把鹰洋放进钱袋,任思齐心中感慨万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