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交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船员们的货物都卖了个一干二净,可是属于舶主傅春和他背后的东家的大宗货物却还都堆在货舱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傅春稳坐在舱室之中,已经有好些西班牙人来和他联系,可是给出的价格并不让他满意。现在掌握着唯一的货源,价格自然该由他来订。

    货物主要有生丝,茶叶和瓷器。其中生丝最多,足有六百担,与之相比茶叶和瓷器的数量无关紧要。

    据财副钱伦生前给出的价格,生丝的进价是每担九十五两银子,六百担总价是将近六万两,其中傅春和杭州知府李前宽俺四六比例出的资。

    傅春打算至少按五倍与进价的价格卖出生丝,这样六百担生丝至少要卖到三十万两银子,刨掉本钱赚了大概二十四万银子。可是财副钱伦死了,船上再没有杭州知府李前宽的眼线,以前都是去大员和荷兰人交易,一担生丝卖给荷兰人也就二百二三十两,现在自己只需按照和荷兰人的价格和李前宽分红,多下的银子自然落入自己钱包,那可是十多万两啊,有了这笔钱,自己就可以回老家养老了。

    想着想着,傅春的心里火热了起来。

    马尼拉城,一座房子里,七八个西班牙商人正围坐在一起争执不休。

    “拉尔斯,你确定三百两一担的价格,那个明国商人还不肯卖?”一个胖胖的西班牙人问道。

    “是的,科林蒂先生,事实上我给到了他三百二十两,合438个鹰洋,可是他还不肯卖。”叫拉尔斯的西班牙商人道。

    “难道他还想要到四百两银子一担不成?上帝啊,他怎么不去抢劫啊?”一个干瘦的西班牙人愤怒的叫着。

    “马库里先生,不必激动,价格不能完全由大明人说了算!关键是咱们应该统一行动,才能在讲价时占据主动。”叫科林蒂的西班牙人很冷静。

    “可是,咱们为什么不能像一年前那样杀掉大明人,抢了他们的船,那样不用花一个鹰洋,所有的货物都是我们的了。”一个年青的西班牙人提出了建议。

    “闭嘴!巴利斯。我们西班牙人是商人,不是强盗,你想让马尼拉成为死港吗?这一年来这是唯一一艘肯来马尼拉的大明商船,杀光了他们,以后再也不会有明人肯和我们西班牙人做生意,我们干脆卷起铺盖回墨西哥,回马德里算了。没有大明人的马尼拉还是马尼拉吗?”科林蒂愤怒的斥骂着巴利斯,巴利斯脸红耳赤的闭上了嘴巴。

    “科林蒂先生说的对,我们以后要对明人友好起来,这样才会有越来越多的明人来吕宋,来马尼拉。一年前,因为愚蠢的塞巴斯提安(菲律宾西班牙总督)对明人的屠杀,导致我的生意一落千丈,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破产了。”马库里也赞同科林蒂的话,这一年来,没有明人的马尼拉物质匮乏,经济萧条,几乎成为了一座死港,很多富人已经搬离了马尼拉回了墨西哥。

    斥责了年青的巴利斯并把他赶出了房子后,几个商人又重新开始了商议,决定了大家联合起来,把价格压倒350两一担。可是随后在货物比例的分配上大家又争执了起来。

    明人一船生丝根本满足不了久旷的马尼拉商人的胃口,每个人都想着自己多买一些货物,好填补这一年来的亏空。

    “不好了,巴利斯先生坐着马车去了码头。”一个菲律宾土著仆人匆匆进了房间,报告道。

    “巴利斯想干嘛?难道他想一个人杀光明人,抢光他们的生丝吗?可明人也不是好惹的。”马库里嗤笑道。

    “不好,他是想单独去和明人做生意?”科林蒂一下子站了起来。

    “什么,那怎么行。他要是答应了明人的价格,我们怎么办?”其他西班牙商人都乱哄哄的叫了起来。

    “必须阻止他!”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吧。”

    “不行,我得去看看,不能让他把明人的生丝都买光了。”

    “我也去!”

    西班牙商人们争抢着,纷纷涌出了房子。房间一下子空旷了起来。

    “科林蒂先生,我想我也得向您告辞了,你知道我一年来亏损严重,都快要破产了。”马库里红着脸也提出了告辞,匆匆而去。

    “难道你们不知道一个个去谈会让明人提价吗?蠢猪,都是蠢猪!”科林蒂愤怒的骂了起来。

    骂了一会儿,心情平静下来后,他叹了口气,让仆人备马车,他也要去码头和明人谈生意。骂归骂,该低头还得低头,总不能让其他人把生丝分光吧。

    福春号上,舶主傅春终于等来了前来交易的西班牙商人,而且不止一个,先后来了六七人,都着急忙慌的拉住他说个没完,旁边的任思齐翻译都翻译不过来。

    “怎么办?”傅春拉着任思齐到了一边,低声问道。这么多西班牙人,这生意该怎么谈?

    “招标吧!”任思齐淡淡道。

    “招标?”傅春头一次听说这个名词。

    “就是让他们暗地里一个个的单独报价,价高者得。当然得限定一个底价。”任思齐道。

    “这个办法好。”傅春大喜。

    任思齐把七八个西班牙商人召集到一起,以每担350两为最低报价,让他们自个写下自己能接受的最高价格和要买的数量,然后按照从高到低的顺序发卖船上的生丝。

    七八个西班牙商人一个个的拿着纸和笔,在那抓耳挠腮的想着。价格出高了吧,自己赚的就少,出低了吧,可能就被别人买去了。到底每担出多少银子,这可为难的紧,有心想看看别人的价格,可都捂得严严实实的。

    花了好长时间,西班牙商人们才一个个的把写了价格的字条交给了任思齐。

    任思齐拿着看了下,发现出的最高的一个,价格给到了五百五十两一担,可惜他要的少,只肯买五十担。出价最低的也出到了四百二十两一担。

    按照从高到低的出价,一一宣布了交易的对象,签下了合同,约定三日内交易,钱货两清。

    西班牙商人们一个个的离去了,有人欢喜有人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