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葬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最终傅斌还是答应了任思齐的要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形势比人强,现在已经有司马南在觊觎他的舶主之位,若是再树立任思齐这样的大敌,傅斌自觉抵挡不住。反正这条“鲨鱼号”是任思齐带人抢来的,送给他也算赚个顺水人情。不过想到自己失去了一次壮大自身势力的绝好机会,傅斌想想就觉得心痛。

    在这种暗中波诡云谲之下,“福春号”的修理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破碎的甲板,被炮弹砸掉的船肋,都一一修理完毕。然而舶主傅春的伤势越来越重,他断掉的腿发生了感染,发着高烧,每天只有一两个时辰清醒。

    所有人都知道傅春撑不过去了,这位纵横大海几十年的豪杰到了最后的时刻。在这种情况下,任是傅斌和司马南矛盾再大,双方都在尽力的克制着。

    茅十八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每天呆在傅春身边,用蘸水的白布反复擦拭着傅春的额头,试图给发高烧的傅春降热。茅十八是一个感恩的人,滴水之恩会涌泉相报,更何况傅春曾经救过他的性命!

    这天,任思齐正在“鲨鱼号”上领着众人练习操船,岛屿上传来隐隐约约的痛哭声,任思齐扭头看去,就见一艘小船如箭一般划了过来。

    “舶主去世了!”小船上报信的船员放出了悲声。

    任思齐闻言心中一颤,一股悲痛之情袭上心头。

    “留下几个人看着船只,其他人随我上岛上,为舶主送行!”任思齐强忍着悲痛吩咐下去。

    带着十来个人,乘着小船,来到了岛屿上。阵阵哭声映入耳中。

    任思齐走入帐篷,就见傅春已经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任思齐带着众人向傅春的遗体三叩首,拜别着这位海上大豪!

    “舶主的遗体怎么处置?”任思齐一边勒着白头的傅斌。对于一般船员来说,大海是他们最终的归属,死了的船员的尸体一般会进行水葬。但傅春不同,他是“福春号”的舶主,理应享受更高规格的葬礼!

    “火化了吧!我要把他的骨灰带回家乡,安葬在婶婶身边。”傅斌木然道。

    大量的干柴从岛中采集而来,堆在沙滩上。四个船员抬上傅春的遗体,放在干柴堆上,一桶桐油泼了下去,把干柴泼了个通透。

    福春号所有船员背向大海站在沙滩之上,人人头勒白布,他们要为他们的舶主送行。

    “维大明崇祯十五年四月二十一日某等谨以清酌庶馐致祭于傅公讳春老大人之灵席前曰

    呜呼,观造物之生人兮,赋七尺之昂藏,数修短其有定兮,虽百年如梦黄梁。惟典型之尚在兮,流千载之芬芳。俄骑箕而仙逝兮,共怅少微之掩芒。

    灵引忝叨于末谊兮,能不恻然而悲伤。惟我老大人年高而德昭兮,有令名更有令望。四十年纵横四海兮,由慷慨之豪迈。

    幸得天之独厚兮,优游自适而健康。养性情于恬淡兮,看破世态之炎凉。

    敦孝友而重信义兮,知持身之有方。睦宗族而邻里兮,播德泽于故乡。杖履逍遥兮,乐岁月之舒长。义方传家兮,卜厥后之克昌。

    进奉甘旨承欢无间兮,庆逢吉而永获康强。晨昏定省有子修职兮,宜椿伶之日增无疆,胡天不仁兮,老成云亡。

    山颓木坏兮,郗觑彷徨。瞻灵帏而兴嗟兮,思道範之难忘。德徽终古其不朽兮,九泉含笑而犹有余光。

    悲风急兮惨夕阳,冷露团兮逼秋霜,望玉京兮苍茫,寄楚些兮短章,献一卮万椒浆,愿降灵兮来尝。

    尚飨。”

    任思齐作为司仪,抑扬顿挫的念着写就的祭文。船员们虽然听不懂大多数文辞,可是从任思齐的话语中能感受到那种淡淡的悲伤,舶主傅春的音容笑貌顿时回映在心头,不觉得一个个放出悲声。

    老实说,傅春平时虽然有些悭吝,但是待兄弟们还算不错,谁有困难之时都不吝伸出援助之手,想想长者已逝,此生再难相见,谁能不悲?

    傅斌手持一只火把,他要亲自为叔叔送行。

    火把慢慢向柴堆伸去,桐油被迅速引燃,火蛇迅速引燃整个柴堆,熊熊的火焰把傅春的遗体包围。

    “砰”

    “砰”

    “砰”

    几只火枪对天发射,远处的“鲨鱼号”和“福春号”上的大炮也随之鸣放,为舶主傅春送行。

    “跪!”在任思齐的号令下,沙滩上所有人跪倒在地。

    “一叩首!”所有人头部向地下叩下,向他们的舶主施以最后的敬礼。

    “再叩首!”

    “三叩首!”

    “家属答礼!”傅斌作为家属向弟兄们回礼。

    “礼成!”

    没有繁冗的仪式,只是简单的礼节,这是任思齐设计出来的葬礼。

    仪式虽简单,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出仪式背后那种肃穆。

    火焰已经把傅春的尸体完全吞没,一股焦熟的味道蔓延至沙滩上。茅十八呆呆的看着火焰,他的神情痛苦而疲惫。

    傅斌呆呆看着火焰,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有悲伤,更有解脱,还有即将到来的权力所带来的激动!

    司马南同样在看着火焰,他的心思在急转,随着傅春的去世,势必就要重选舶主,他能阻止傅斌登上舶主之位吗?任思齐是否会守诺支持自己?茅十八会站在什么立场?

    任思齐没有看火焰,而是把眼光放在了茅十八身上,茅十八的憔悴让他觉得心痛。在这艘船上,和任思齐感情最为深厚的就是茅十八。傅春曾经对任思齐好,那是要利用任思齐,傅斌和司马南抢着向任思齐示好,那是为了取得他的支持。唯有茅十八,对任思齐的好不参杂任何功利,纯粹是兄弟间的友情。

    看着火焰渐渐熄灭,茅十八身体晃了晃,他实在太疲累了。

    “十八哥!”任思齐慌忙上前搀扶,茅十八摇摇头,又站直了身子。

    “这些天太累了,我去睡上一觉。”茅十八声音嘶哑道,转身回了帐篷。

    火焰完全熄灭,仅剩一堆灰迹,任是再豪杰的人物,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傅春的时代已经结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