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内讧(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在傅春的葬礼三天后,“福春号”终于被修补完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任思齐带着手下在奥利尔的指点也初步学会了操作“鲨鱼号”这艘荷兰船。

    这是一个早晨,晴空万里、风平浪静,一条长长的绳索绑在“福春号”桅杆上,另一头则捆在“鲨鱼号”船尾部。

    随着“鲨鱼号”两只巨大的铁锚被从海中绞起,三幅纵帆从中间的桅杆一一升起,船上的二十多个操帆手不太熟练的操纵着船帆,软帆兜着海风,慢慢的鼓了起来,桅杆顶部的“鲨鱼”旗帜随风招展,“鲨鱼号”缓缓的动了起来。

    在绳索的拉扯下,“福春号”也摇动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终于,在“鲨鱼号”持续的拉扯下,“福春号”终于动了起来,脱离了海床搁浅状态。

    “好了!”“福春号”上船员发出阵阵欢呼声。

    两条海船一前一后向北驶去,离开了这座困了他们多日的荒岛。

    “福春号”上所有船员都处于即将回家的喜悦之中,连舶主傅春逝世带来的伤感也随之消失,然而在喜悦的气氛之下一股暗流却在酝酿之中。

    一个舱室内,火长司马南正和几个心腹手下密议。

    “眼看船离大明越来越近,咱们必须要动手了,要是到了杭州海面一切都晚了。”司马南忧心忡忡道。眼看着船里大明越来越近,而傅斌的舶主之位越做越稳,船员们虽然对傅斌的吝啬颇为不满,可归根到底船上的财富是属于已故舶主傅春的,傅斌继承也是理所当然。

    “就咱们这几个人够吗?”船员马六提出了问题,聚在这舱室的船员只有七名,而整艘船上的船员近三十个,他们现在的实力还不到三成。

    “可惜秀才和他的手下都在鲨鱼号上,要是他们在就好了。”另一个船员叹息道。

    “一切都要靠自己,秀才顾忌他的名声,断不肯亲自动手的。咱们就七个人怎么啦?你们以为傅斌有多少铁杆不成?咱们动起手来很多人肯定两不相帮,说不定很多人为了好处还会加入到咱们这一方。”司马南知道士气可鼓不可泄,况且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即使他不动手,傅斌肯定不会再容他。

    “干.他.娘的!”马六也发了狠。

    “这样,宜早不宜迟,就今天晚上三更时分,咱们一起动手,杀进傅斌舱中!”司马南眼中闪现厉色,阴声道。

    “好。”其他人纷纷同意,然后鱼贯出了舱室。

    ..............................................................

    “什么,司马南今晚三更要动手?”傅斌大吃一惊。

    “是的,已经说好了,就是今晚三更,他们一起杀进你的船舱。”船员马六信誓旦旦道,他是傅斌派到司马南身边的卧底,现在终于派上了重大的用场。

    “兄弟你辛苦啦,还是赶快回去监视着司马南的动静。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傅斌道。

    马六感激的朝傅斌行了一礼,退出了船舱。

    “司马南,你竟然真的要对我动手,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傅斌咬着牙狠狠道。

    夜,星光灿烂,圆月升起,月光如水银一般泄到甲板上。

    手里拿着牵星板,火长司马南在测定着航道方向,船只已经绕过了大员岛,快要到达江浙海面。

    风向一直没变,“福春号”还在扬帆而行,后面不远处则跟着秀才任思齐的“鲨鱼号”。

    海上无日夜,在没有飓风暴雨的情况下夜间也要航行。

    确定好航向无误后,司马南放下牵星板,在舱室里转来转去,即将到来的行动使他心情激荡着。

    已经有手下去查看过,傅斌已经在他的舱室入睡了,只要等到半夜,等船上夜深人静之时,自己带人冲进傅斌的舱室手起刀落,这舶主之位就是自己的了。

    当然船上还有一个最大的变数就是茅十八,不过司马南相信以自己和茅十八的交情,茅十八应该不会反对自己。

    终于到了约定好的时间,几个手下拿着武器来到了司马南的舱室。

    “都准备好了吗?”司马南低声询问道。

    “准备好了!”几个手下纷纷作答。

    “走。”司马南一声令下,带头向傅斌舱室走去。

    船上静悄悄的,唯有海浪的潮汐声一刻也不停。

    来到傅斌的舱室前,司马南忽然有些犹豫了,一种莫名的危险感涌到心头。

    是哪里出现问题了?司马南四下打量着,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怎么啦?”马六神情紧张的问司马南。

    借着幽幽月光,司马南发现马六的额头满是汗水,心里就不由得一动。

    “你先进去!”司马南命令道。

    “我!”马六惊愕的指着自己的鼻子。

    “就是你,快点。”司马南不耐烦的扬起手中武士刀。

    马六磨磨蹭蹭的来到傅斌舱室门前,往后看了司马南一眼,没奈何一脚踹开了舱门。

    “司马南造反了!”马六大叫了一声,冲进了舱室。

    这小子是内奸!司马南瞬间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

    几支火把亮起,一瞬间把整个甲板照的恍若白昼。

    六七个船员在傅斌的带领下冲出了舱室,甲板上,茅十八带着几个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司马南等人的背后,堵住了司马南的退路。

    中了埋伏!司马南等人脸色苍白,知道中了傅斌的奸计,而马六就是傅斌埋伏在自己等人中的内奸。

    “果然好手段!不愧是舶主的侄子。”司马南向着傅斌竖起了大拇指。

    “呸,亏你还有脸提我叔叔,他可曾亏待过你,你竟然要造反!”傅斌一脸的不屑。

    “舶主是不曾亏待我,可他已经死了。而你有什么资格当舶主?就凭你是舶主的侄子吗?当年我追随舶主横行四海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我随着舶主从郑芝龙的追杀中逃亡的时候你在哪里?”司马南厉声质问着,“你懂得牵星术吗?你会算航道吗?我才是最适合当舶主的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