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舟山群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铸造炮弹之事非一日就可完成,任思齐只好先拜托老族长任继祖帮忙采购些废铁,以及寻找个铁匠,想法构筑一个炼铁的铁炉,以备来日铸造炮弹之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安排好任家湾的事情之后,第二日,“飞鱼号”扬帆起航,沿着海岸迤逦向东南驶去。

    据薛雨来所说,茅十八所在的小磨山岛位于舟山岛的东南,是一座面积很小的海岛。

    舟山群岛有一千多个岛屿组成,众多的岛礁分布在广阔的水域之上,其中有百姓居住的岛屿不到一成。朝廷对岛屿的控制力非常薄弱,虽然在舟山本岛设有中中、中左千户所,并设有舟山参将管理整个舟山群岛的军政。但是明末的军队已经非常的**,舟山参将能够控制的仅仅是舟山本岛而已,就连舟山第二大岛岱山岛上都有海盗盘踞,而舟山参将却无力清剿,更别说在其他各个小岛多如牛毛的海盗了。

    岛屿众多,水况复杂,这里从来就是海盗的乐园。明初时方国珍的残余势力逃到海上,占据海盗为盗。太祖朱元璋一怒之下下令禁海,大量舟山百姓前往内陆,只在舟山本岛上留了数千百姓。

    嘉靖年间,海盗横行,大海盗王直、徐海等人横行海上,以舟山为基地,假借倭寇名义聚众数万,每每攻上大陆,攻城掠地,朝廷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们平定下去。

    到了明末崇祯年间,大明外有建州女真人寇边,内有陕西流寇祸乱中原,几百年的卫所制度已经形同虚设,内忧外患之下对海疆的控制力更加的薄弱,沿海各地更是海盗横行。

    无可奈何之下,朝廷采用了招抚手段,招降了海盗郑芝龙,并利用郑芝龙征讨各处海盗。当然郑芝龙是以福建为根据地,其触角还够不到浙东沿海。

    此时的舟山群岛上海盗众多,像势力大的如顾荣,今年年初曾带领数千海盗攻打崇明岛,杀死崇明知县、守备后,在定海明军围剿前逃之夭夭,目前就藏匿在舟山群岛之中。前些时日,锦衣卫百户卢宗汉就是为了查询顾荣的踪迹才和任思齐相遇。而岱山海盗则是杀掉傅斌抢走“福春号”的另一伙海盗,也是任思齐要对付的对象。

    顺着海岸行驶,海面上不时出现许多渔船。见到“飞鱼号”硕大的帆影,古怪的船型(荷兰船样式和福船有很大不同),渔船们纷纷躲避。

    其实在海岸之上,岛屿之中,分布着众多的明军卫所,在大明立国之初,朱元璋曾经派信国公汤和负责海防,在东南沿海设立了数以百计的卫所。可惜到了明末时,各卫所已经形同虚设,卫所的士兵大量逃亡,即使剩下一些也早已退化为普通的农民渔民。

    即使看到“飞鱼号”在附近海面驶过,很多卫所不敢也无力上前盘问。

    “飞鱼号”一路通行无阻,唯有驶近舟山本岛时遇到了些麻烦。

    三艘明军福船张开船帆远远的向“飞鱼号”驶来。

    “怎么办?”司马南紧张的问任思齐道。司库曹长江也看着任思齐,就等他一声令下,就派人去船舱搬出武器,分发下去。

    “不用惊慌!”任思齐微微一笑,并没有下令迎击,他现在已经有了合法身份,可不愿和朝廷官军放对!

    “停下船只,降下船帆!等候检查!”三艘明军福船逼近了“飞鱼号”,中间福船上,一个明军军官站在船头,高声向着飞鱼号呐喊。

    “按他说的做!大伙也做好战斗准备!”任思齐冷静的吩咐下去。

    “飞鱼号”三条桅杆上,白色的船帆降了下来,船只缓缓的停泊在海面上。

    三艘小船从明军福船上放下,各载着十来个明军士兵靠近了“飞鱼号”,然后顺着“飞鱼号”放下的舷梯爬了上来。

    “你们是什么人,这艘船从哪里来的?”喊话的那个明军军官也上了“飞鱼号”,面沉似水的大声喝问。

    “在下任思齐,鄞县秀才。这艘船是我的座船,可有什么问题吗?”任思齐排众而出,走到明军军官面前,淡淡的说道。

    听到对面的人竟然是一名秀才,明军军官的态度恭敬了起来,秀才是士人一员,有着到处游学的权力,他一名小小的把总无权过问读书人的事情。可是他又不甘心就这样离开,这艘船样式迥异于大明福船,一看就来路不正。

    “原来是为秀才相公,真是失敬,敢问可有游学的凭证?”这位明军军官抱拳就是一礼,然后竟然索要起游学凭证来。

    按照大明律,普通百姓出原籍百里就要路引,标明到哪里去。而秀才身份虽然不需路引,但也需要学官开具的游学证明。任思齐从杭州回来径直回了任家湾,根本就没到鄞县去,哪里来的游学证明!

    “这位军爷,敢问你职位姓名?”任思齐反问道。

    “在下黄离,舟山参将属下巡海把总!”明军军官黄离不亢不卑的回道。

    “原来是黄把总啊,我是鄞县秀才,这里离鄞县不远,何须游学凭证?”

    “可这里已经是舟山海域,不归鄞县管辖,当然需要凭证!若是没有凭证,则需要跟我回舟山岛,等待参将大人处理!”黄离很固执,坚持索要游学凭证。

    司马南是个老江湖,一看事情不好,笑嘻嘻的走了前来,把一大把鹰洋塞进黄离手中。

    “这位官爷,还请通融则个。”司马南笑嘻嘻的道。

    黄离颠了颠手中的鹰洋,一把扔到了甲板上。

    然后对任思齐道“贿赂本官罪加一等,我怀疑你并非真的秀才,现在给我乖乖的站着别动!来人啊,给我搜查船只!”

    随着黄离的命令,他带来的三十多个明军官兵一声欢呼,提着刀枪就要往上冲!

    任思齐叹了口气,打了个手势,十五个火枪手在荷兰人沙比拉的带领下冲上了甲板,黑洞洞的枪口指向明军官兵。然后便是冲锋队的长矛手手持着竹矛在火枪手身后列队。

    看着对方船员整齐的队列,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把总黄离倒吸了口冷气。从对方出来的动作之利索,队列之严整,他知道对方的战斗力不在自己这些人之下!

    “你要造反不成?”黄离脸色铁青,厉声问道。

    “我乃是堂堂秀才身份,士人的一员,谈何造反?倒是你,一个朝廷的把总,竟然悍然攻击士人,意图抢劫船上的财物,你就不怕惹起士林的愤怒吗?”任思齐义正词严的指责着。

    “我是巡海把总,检查可疑船只是我的职责,有何可怕?倒是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秀才,却拿不出凭证,手下又有这么多非法武装,还勾结番人,我怀疑你根本不是秀才,而是海盗!”黄离口气异常强硬,挥手就要下令手下进攻。

    对方虽然有十几杆鸟枪,可是这种武器装填弹药很麻烦,这么近的距离顶多开上一枪,黄离打算顶着对方一轮的火枪攻击杀上前去,至于对方站在火枪手后那一排拿着竹矛的长矛手,黄离并不在意,连武器都是这种简单的竹矛,战斗力也不会多强,而且这是船上战斗,并不适合使用长矛这种长兵器,可见对方并不怎么懂得战斗!

    可是甲板狭窄,自己手下士兵拥挤在一起,要是下令攻击的话,对方的第一轮火枪射击之下己方必定伤亡很大!

    举起的手臂悬在半空,黄离脸色变幻着,内心在挣扎,他手臂挥下之际,就是攻击发起之时。

    任思齐叹了口气,伸手从怀中掏出那面锦衣卫小旗腰牌,这块腰牌是他最后的底牌,若非必要他不愿亮出。

    “等一下!”任思齐的话语让黄离停下即将挥下的手臂,双方的人员也都松了口气。

    “怎么,你要投降了不成?”黄离语带嘲讽的对任思齐道。

    任思齐并没有说话,一抬手把腰牌抛向黄离。

    黄离接过腰牌仔细看去,“浙江千户所小旗任思齐”十个字映入眼睑。

    “你,你竟是?”黄离吃惊的叫道,锦衣卫在大明是一个特殊的机构,他可惹不起,慌忙上前躬身施礼,恭恭敬敬的把腰牌递回任思齐手中。

    “奉命探查海盗事宜,还望黄大人行个方便!”任思齐淡淡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