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惊马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碧海蓝天,白云悠悠,“公主号”三桅帆船扬起风帆乘风破浪,主桅杆顶部“岱山巡检司”的旗帜迎风飘扬。

    此时已经到了崇祯十七年二月,任思齐启动了剿灭舟山群岛所有海盗的战略,因为他深切的感受到了时间的紧迫。剿灭海盗,增强实力,这是当前最急迫之事。

    此次“公主号”出海,是要去舟山岛一趟,任思齐打算去拜会舟山参将黄斌卿,顺便探一下舟山岛的虚实。

    现在的浙东海域,最大的势力一是舟山参将黄斌卿,另外就是在镇海的防倭总兵王之仁。而岱山岛历史上曾属于昌国县(县治在舟山岛)治下,所以理论上说任思齐也算是黄斌卿的下级,不过昌国县早在洪武年间就被撤掉,整个舟山岛并无文官系统,所以岱山巡检司和舟山参将府又无真正的从属关系。

    不过任思齐既然要剿灭海盗,就不能越过舟山参将府,必须去知会一声。至于黄斌卿肯不肯出兵剿匪,任思齐则根本不在意。

    岱山距离舟山岛也就四十多里,“公主号”两个多时辰就到了舟山,刚进入去舟山城的水道,便有两艘福船迎了过来,如临大敌的挡住了“公主号”的去路。“公主号”西方夹板船的外形让舟山的官军以为遇到了西洋海盗,待弄清是岱山巡检司的船只后,方一艘在前一艘在后夹着“公主号”向舟山城外的港口驶去。

    “就他们这两艘小船,咱们只需一轮炮击就能把他们击沉。”李行久不屑的看着前面的舟山参将府的二桅帆船道。

    “瞎说什么,他们又不是咱们的敌人。”任思齐呵斥道。

    李行久撇撇嘴不再说话了。

    安东尼宋立本等人现在各有职责,任思齐身边的长随只有李行久熊二两人。当然小石头任峻哭着喊着要跟在任思齐身边,却被任思齐无情拒绝,而是让他一边在新立的讲武堂学习,一边跟着老沙福历练。

    “樱子没有怎么你吧?”任思齐忽然问道。在过年时,李行久被安东尼和晋玉飞那两个无耻的家伙引诱赌博,身上的银子输了个精光,据说还欠下了一笔不菲的债务。

    “她敢!”李行久瞪着眼道,然而他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

    “也不知道是谁晚上爬在门外苦苦哀求,却进不了门。”熊二瓮声瓮气的道。

    “哈哈哈!”任思齐大笑了起来,李行久英俊的脸通红通红。

    说话间,“公主号”驶进了码头,任思齐带着熊二乘坐一条小船上了码头,李行久被他留在船上照看帆船。

    “大人这边请!”舟山水军的一个头目引领着任思齐向舟山城而去。

    任思齐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四下的风景。舟山岛因为地处海外,再加上常年的海禁,并不是很繁华,据情报现在整个舟山岛的人口也就两万来人。

    在码头附近有一个水军的营寨,刚才在船上时看到水营里也就十多条二桅三桅福船,其他的多是一些小船。

    舟山城距离码头三里多地,四周山岭环绕、关山相照,南面是江海汇流,列岛拱峙。舟山城座北朝南,它从北面双髻尖发源的龙峰山沿山势逶迤而西,把突出部分的镇鳌山都圈进城内,而城东则有霞山(今鳌山墩),由此形成了城中有山,山中有城的格局。

    任思齐从码头迤逦行来,虽然不能看到整个舟山城的全貌,可是远远看到群山之中的城峦仍让他赞叹不已,与舟山城相比,岱山那花了几个月建造起来的高亭城堡则完全不够看,不论是规模还是城防的坚固都远不能和舟山城相比。

    临近城门,方热闹了许多,开始有军民百姓从城门口进进出出。透过城门,能看到城里街道上行人很多,街道两边旗幡招展,有着许多的店铺。

    任思齐带着熊二,一边走着,一边四下打量,看着城内情形。

    “巡检大人,过了这城门,顺着这条大街一直走,就是参将府。”那个舟山水军的头目对任思齐介绍着。

    任思齐点点头,刚要说话,忽然城内忽然响起了喧哗之声。

    “马惊了!快散开!”一声娇喝远远传来,任思齐扭头看去,就见城内大街上,一匹火红的骏马顺着大街飞驰而来,一路横冲直撞,街上的行人纷纷躲避,整个大街一片混乱。

    远远看去,就见马上的女骑士正使劲拉着缰绳,那火红骏马被拉得脑袋横着,却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仍脚步不停的飞快奔驰。

    一个挑着担子的汉子看着飞奔而来的马匹惊慌失措,欲要撒腿就跑,却不舍得丢下肩上的担子,犹豫间惊马已经快到了身前。

    “快闪开啊!”马上身着红衣的女骑士娇喝声中带着哭音。汉子慌忙飞身向街道外扑去,堪堪躲过奔马的践踏,可是他的担子却被马蹄踢烂,筐里的水果滚满了整个街道。

    此时任思齐刚刚过了城门,看到远来的奔马就要躲闪时,任思齐往城门洞里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就见到城门洞里刚走进一个怀抱孩子妇人。以惊马的速度,又是在城门洞这么狭小的空间,那个妇人根本躲不过惊马的践踏!

    “大小姐的马惊了,巡检大人快躲!”那名带路的水军头目惊叫一声,就向街道边躲去。

    任思齐却来不及多想也没躲闪,一把抽出腰间的燧发火枪,双手端起,冲着奔来的惊马就扣动了扳机。

    “砰!”火光一闪,一声巨响在街道上响起,再看那匹已经快到面前的惊马庞大的身躯一震,胸口出现了一个小洞,然而惊马并没有一下子停下来,而是在惯性下又奔了十几步,“噗通”摔倒在任思齐面前。

    马上的女骑士惊叫一声,双脚脱离了马镫纵身一跃,从马身上跳下,才算没被惊马压倒在它身下。然而也许她根本不防战马会摔倒,跳的有些惊慌有些急促,脚步踉跄间,差点摔倒在任思齐面前。

    任思齐看的分明,丢掉手中的火枪,一把抱住了女骑士,却被她的冲劲带的踉跄后退,一下子倒在了地上,那女骑士被他双手抱着,也随之摔倒在他身上。

    任思齐就觉得一具凸凹有致的身躯压在自己身上,虽然隔着衣衫仍能感受到她身躯那惊人的弹性,鼻子中闻着淡淡处子幽香,眼睛看去是一张白嫩娇艳的脸庞,柔顺的青丝在任思齐脸上划过,就觉得鼻孔处痒痒的厉害一直痒到了心底。

    被任思齐双手抱着倒在了地上,黄凤舞惊呆了,惊愕的小脸看着近在咫尺的任思齐脸庞,感受着一双有力的胳膊环在自己腰间,她脸蛋“唰”地一下子红了,就觉得浑身酥软竟提不起一点力气。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使劲挣开了任思齐的搂抱,站起了身子快步跑到爱马身边,就见爱马胸口出现了一个小洞,殷红的鲜血正“泊泊”从洞中涌出,已经流淌了一地。再看爱马气息微弱,正躺在地上不住的抽搐着,女骑士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这名女骑士就是舟山参将黄斌卿的女儿黄凤舞(第一百零六章有提到),她这日骑马出了参将府,欲到海边转上一圈,刚上了街道不久,一个顽童放了一个爆竹,结果马就受了惊,飞奔了起来,怎么也拉不住。

    黄凤舞自幼习武,是一名非常有经验的骑士,知道惊马不好驾驭,不过只要出了城门,在野外奔驰个几圈,耗光了力气自然会停下来。所以她大声喊着,提醒街上行人躲避,一边尽最大努力的控制着惊马。

    谁知道已经快到了城门口,却有人对着自己爱马开了一枪,看着这伤口,估计弹丸正好击中了爱马的心脏。

    “你还我火儿!”黄凤舞捡起任思齐丢在地上的火枪,枪口抵在刚站起身来的任思齐胸口上。这匹叫“火儿”的红马已经跟随她多年,对她就如同亲人一番,现在却死在了对方枪下,这让黄凤舞怒火万丈,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才没有扣下扳机杀了面前这个混蛋!

    “火儿,你是说这匹惊马吗?”任思齐看着黄凤舞愤怒的小脸蛋问道。

    “我,我要杀了你,为火儿报仇!”黄凤舞没有回答,而是咬牙切齿道。

    “这个,火枪刚刚被激发,现在里面没有弹丸。”任思齐笑道,他发现面前这个女孩愤怒起来是那么的好看,便忍不住调笑道。

    “......”黄凤舞额头冒起了一条黑线,一把扔掉手中的火枪,抽出腰间的短剑,夹在了任思齐脖颈之上。

    “秀才,你是不是傻了,干嘛提醒她火枪里没子弹啊。”一边的熊二都看不下去了,嘴里嘟囔着。

    “这位姑娘,这位女侠,杀人总要有个理由吧?何况我刚刚救了你,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任思齐笑着用手指去拨夹在脖子上的剑锋。

    “放那个...”黄凤舞差点就要爆出粗口,“什么救命恩人,分明是个登徒子!”想想刚才被对方抱在怀里,黄凤舞就觉得身子发热,这使得她心中的怒火更甚,刚才的一幕被街上很多人看到,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

    “火儿自小随我长大,已经跟了我多年,在我心中就和我的姐妹一样,你杀了火儿,我杀你为火儿报仇,这个理由充分不充分?”黄凤舞圆瞪着眼睛,话语中散发着阵阵寒意,手中的短剑压在任思齐的脖颈上,剑锋已经划破了皮肤的油皮。

    “女侠饶命,听我说。”感受着剑锋的寒意,任思齐心中大惊,这女子别真的宰了自己为她马报仇,那可是冤枉的很。

    “女侠,我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可一点不假,你看看,”任思齐说着手指指向城门洞。黄凤舞定睛看去,就见城门洞里,一个怀抱孩童的妇人呆呆的站在那里。

    “这城门洞如此狭窄,惊马飞驰之下,那妇人及孩童肯定无法幸免。女侠,若是惊马撞死了她们,那你就可犯了杀人之罪啊。我虽然枪杀了你的爱马,可也阻止了一场惨剧的发生,你说,算不算救了你?”任思齐振振有词道。

    “你,你!”黄凤舞脸色变幻,终于黯然把短剑从任思齐脖子上取下。她并非胡搅蛮缠之人,自然知道任思齐说的有理,可是看到心爱的战马的尸体,就觉得心中一阵大痛。

    “火儿...”黄凤舞抚着爱马的身躯,晶莹的泪珠终于从眼角流下。

    看着黄凤舞悲伤的样子,任思齐忽然有些不忍,心中感觉自己犯了好大错误一般。

    “这个,我会赔你的,会赔你一匹更好的战马!”任思齐柔声安慰道。

    “谁稀罕!滚你的吧。”黄凤舞脸都不扭的怒骂道,她是一刻都不想见到这个杀了她爱马的“仇人”。

    当黄凤舞发飙之时,那个带路的水军头目惊若寒蝉的站在一边,一声也不敢吭。这时方走了过来,低声请任思齐继续走路。

    “秀才,你刚才是不是傻了,干嘛告诉她火枪没子弹啊?”熊二嘟囔着。

    任思齐瞪了熊二一眼,对熊二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做法很是不满。他刚才看人家姑娘漂亮,有心调笑一番,谁知差点死在对方剑下,想想就觉得心惊。

    “这女孩是谁啊?怎么如此泼辣?”任思齐问带路的水军头目,边问还边回头看向黄凤舞。

    “大人慎言!”水军头目不满的看向任思齐,“那可是我们黄参将的爱女。”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她能在大街上骑马,怪不得她这样飞扬跋扈。

    “我们大小姐其实人很好的,”好像知道任思齐心中想的什么,水军头目解释道“她虽然是黄参将的女儿,可从不随便欺负人,而是扶危救困,经常帮助别人。在这舟山,大小姐的威望比黄参将还要高呢。”

    看得出来,这水军头目对那泼辣女子竟十分的敬佩,这让任思齐的兴趣一下子大增。

    “她叫什么名字啊?”任思齐问道。

    “你想干什么?难道想打我们大小姐的主意?”水军头目一脸警惕的看着任思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