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回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胡全,二十四岁,青州农民,妻子何氏,儿子胡冲,今年六岁......”

    一个岱山军书吏挥笔泼墨,在文册上填下了面前这个流民的信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的身边另一个书吏则在一张巴掌大的牛皮纸张上写下同样的信息,写完后递给面前的流民。

    “拿好这张纸条,这是你上船的凭证。你可以回去收拾一下,明日上午登船去岱山。”

    叫胡全的流民小心翼翼的接过纸条,在手中看了一会儿,然后叠了起来,小心的藏入怀中。

    对于每个被征募的流民,负责征募的书吏都会详细的统计他们的信息,然后发给上船的。只有拥有凭证的人才能上船,前往岱山。

    那边的施粥还在进行着,对于这些靠着野菜树皮过活的流民们来说,参杂着鱼肉的米粥诱惑实在太大。

    好多人喝完碗里的粥,又排到了队后,希望再来一碗,或者是把粥带给还在山里的亲人。

    “李将军可愿随我去岱山?”看着繁乱的场景,任思齐笑着问身边的李士元。对于面前的这个“青州参将”,任思齐还是很欣赏的。

    能组织起一万多乌合之众,打败了精锐的闯军,可见他还是有能力的。更令任思齐欣赏的是,此人还有一颗善心,这年头的官军也好,闯贼也罢,大都视百姓如猪羊,肆意抢掠的对象。

    而李士元不忍看到流民们受苦,前来祈求任思齐援助的行为,说明他还有一颗为民之心。

    “唉,将军请您见谅!”李士元寻思了一会儿,歉然道“我离不开这片土地。李自成被赶出北京,山东也大半被光复,正是在下为国效力的时候。”对现在的李士元来说,山东是他的家乡,也是他施展才华的舞台。他现在已经是“青州参将”,将来朝廷重新掌控山东,以他的才能做个副将甚至总兵都有可能,如何会去南方投奔一个小小的海防游击!

    任思齐自然能猜到李士元的心思,也就不再劝说。可是却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面前这个自己欣赏的人。

    “李将军觉得北方将来的局势会如何?”任思齐问道。

    “局势很好啊,”李士元愣了一下,答道“闯贼已经被赶到山西,山东河北也大半光复,圣天子南京继位,大明中兴可待!”

    李士元说着,脸上露出激动的光芒。

    “李将军莫要太过乐观,”任思齐摇摇头“北方的局势已然很是严峻。闯贼虽然被赶走,可是又来了更强大的敌人。”

    “你是说清兵吗?平西伯吴三桂借虏傢剿贼,现在闯贼被赶走,清兵会退回关外吧?”李士元越说声音越因为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满鞑之残暴,远胜闯贼。怎会有如此好心,帮助大明赶走闯贼,他们想的是咱们汉人的江山啊。”任思齐叹息道。

    “也许再过不久,他们将会派兵南下,兵临山东,不知那时李将军你会如何?”

    “我?我当然和鞑子血战到底,以保卫我大明江山了。”李士元慨然道。

    任思齐点点头,不再说话。自己已经提醒了他,到时清兵南下,是战是降就看他自己的了。

    在任思齐的印象中,清兵南下之后,北方各地基本上是望风而降,除了顺军还在抵抗以外,原来的大明官军基本上鲜有抵抗的。

    弘光朝廷赖为柱石的江北四镇,高杰早死,除了黄得功血战殉国外,刘泽清刘良佐之流无不望风而向。弘光朝廷名义上还有着数十万的军队,可是敢于反抗的却没有几支。

    面前的李士元嘴里慷慨激昂,也不知道倒是会做如何选择?

    “任将军,我有一个请求。”李士元寻思了一会儿,忽然对任思齐道。

    “将军请讲!”任思齐愣了一下。

    “我有一子,名叫李鼎,想让他跟着将军前往江南。”

    这是托孤吗?也许李士元已经意识到了将来的危险,才打算把儿子送往相对安全的南方,任思齐心想。

    李士元的儿子李鼎,十六岁,得知父亲让自己去南方后,很是不乐意,被李士元狠狠呵斥后,方才委屈的答应了下来。

    招募流民的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海边的几十口大锅煮了一锅又一锅的大米粥,数以千计的流民排着队吃粥。

    一天之内,已经有上千户四千多流民报名,都被通知第二天乘船前往岱山。

    二十多条帆船,虽然都是空船,顶多也就装几千人,就这已经非常的拥挤。好在是近海航行,又用时不多,还能迁就。

    得知招募的人数已经到了船只容纳的极限后,任思齐果断的下令停止招募。然而还有很多流民哭喊着,祈求岱山军接纳他们。任思齐向他们保证,船队还会再来,让他们安静的在附近等待,最多一月,岱山军的船队还会再来胶州湾。

    船队一次只能带几千人回去,其中只有一千余壮丁,这当然达不到任思齐的要求。在任思齐的规划中,要招募最少一万壮丁,这样才能组建一支万人陆军。

    随着施粥的结束,很多流民散去,而那些被招募的流民却留了下来,就在海边宿营,等着第二天的上船。

    第二日一早,红日从东方升起,照耀在波澜起伏的海面上,折射出万道金光。

    一艘岱山军帆船在金光之中靠到了码头,长长的木板把船只和码头连接在一起。

    在岱山军士兵的组织下,被招募的流民们排着长长的队列,鱼贯踏着木板上船。

    一艘载满流民的帆船驶离了码头,又有第二艘靠了过来。

    “李将军,分别在即,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帮的我一定帮忙。”码头的一边,任思齐对前来送行的李士元道。

    “前些援助的那一千石粮食还剩下一些,”李士元摇头道“我没有其他的要求,只希望将军您能善待诸位乡亲!”

    “李将军尽管放心,他们既然跟随我去岱山,以后就是我的亲人!”

    “阿鼎,跟着任将军去吧,以后凡是都要听将军的。”李士元宠溺的摸了下儿子的脑袋,催促道。

    少年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父亲,依依不舍的向船板走去。

    万道金光之下,船队张开了所有的船帆,迎着阳光缓缓向大海深处驶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