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章 黄凤舞的条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舟山城与海岸之间的一片空地上,上千士兵手拿长枪正在训练,这里是舟山军的校场。

    黄凤舞身着青色劲装,一条红色的腰带紧紧束在腰间,露出动人心魄的曲线。一条紫色的披风披在身后,衣带被海风吹的烈烈作响。

    手中提着马鞭在队列中走过,正在训练的士兵一个个的紧张了起来,没人敢偷瞄她一眼。

    同样的阵列整齐,同样的手持长枪,黄凤舞训练的长枪手和岱山的训练基本一样。不同的是,她在岱山训练方法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黄凤舞非常自信,若是拉出来比较的话,她的士兵比岱山的更加精锐。

    因为她是军人世家出身,比任思齐手下那些二把刀更懂练兵。

    一半的士兵正在进行队列训练,另一半则训练的是个人技艺。

    校场的边上竖立着上数百只人形木耙,每只木耙上的要害部位都装着一个木球。

    每个靶子前都站着一个舟山军士兵,他们正对着木耙训练着刺杀。

    二十步的距离,向着木耙进行冲刺,每一次冲刺都要刺中木耙的要害部位。

    这样的冲刺每个士兵每天要进行数百次。

    严整如一的队列,精湛的个人技艺,黄凤舞自信只要再给她几个月时间,她将训练出一支无敌的精兵!

    手持马鞭在校场行走,监督着士兵们的训练。一个士兵突然从海边跑来,步履匆匆。

    “小姐,有人乘船到了码头,要来拜访您!”士兵单膝跪地行了军礼,向黄凤舞禀告道。

    “拜访我?是谁啊!”黄凤舞诧异的问道。要是拜访父亲还行,怎么会有人拜访自己,弄错了吧。

    “是拜访您,来人自称岱山巡检司巡检,海防游击将军,说是您的故交!”

    原来是任思齐,他怎么来了?

    “不见,让他哪来的哪回去!”话语从嘴里脱口而出。

    那报信的士兵愣了一下,刚要走时,却又被黄凤舞叫住。

    手提着马鞭,轻敲着另一只手的掌心,无意识的踱着脚步,黄凤舞的心中充满了矛盾。

    自最后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一月,有多少个夜晚辗转反侧,梦中都是他的身影。

    可海盗在舟山的肆虐,舟山军民的惨状,这一切又都是他造的恶果。

    黄凤舞的心无比的纠结。

    算了,既然来了,就见一面吧。最终,还是情感压倒了理智。

    黄凤舞翻身上了战马,向着海边码头奔驰而去,留下那个报信的士兵在原地发呆。

    两三里的距离,骑马片刻就到。就见一艘三桅帆船停泊在海湾,而海边的码头上,则站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骑马奔近,翻身下马,冷冷的看着那个人,黄凤舞沉默不语。

    “凤舞你来了。”看着面前的女子,任思齐笑容满面。

    “凤舞你黑了,皮肤粗糙了好多,听说你在练兵,可不要太辛苦。”

    任思齐啰啰嗦嗦的说着,可面前的女子却一声不吭。

    码头边,帆船上,岱山舟山的士兵都不时的向二人看来,目光中带着惊奇。

    “到这边来吧!”冷冷的抛下一句话,黄凤舞带头顺着海岸走去,任思齐忙屁颠屁颠的跟着后面。

    翻过一座小小的山头,是一片不大沙滩。山石隔绝了远处海湾码头的视线,这里的沙滩非常的宁静。

    “说吧,来此有什么事情。”黄凤舞终于停下了脚步,面向任思齐问道。

    “也没什么事情,很长时间不见,心中有些挂念。就过来看看。”任思齐露出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对黄凤舞道。

    “到底有什么事情?”对任思齐的说辞,黄凤舞根本不信,在野心家的眼中,又岂有儿女私情?

    “唉!”任思齐终于收起了笑容,面带着一丝的苦笑。

    “一月未见,凤舞你怎变得如此生分?”

    “那日在岱山,话不都说清了吗?你又何必来纠缠于我!”黄凤舞紧绷的脸终于放松了下来,无奈的问道。

    “我......”任思齐本想说些甜言蜜语,好让黄凤舞高兴,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虽然张蒹葭同意任思齐和黄凤舞好,任思齐本人也喜欢黄凤舞。可是以黄凤舞的家世,以黄凤舞本人的骄傲,又怎么可能给人做妾?

    任思齐知道自己和黄凤舞终归是有缘无份,既然如此,又何必招惹与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看着任思齐吞吞吐吐的样子,黄凤舞没好气道。

    “啊,是这样,我听说凤舞你在练兵,想过来观看一番。”任思齐忙道。

    “练兵有什么好看的,你岱山不也练兵吗?”

    “是,我岱山也练兵。其实我是想来劝劝你的。”任思齐忽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黄凤舞面前,他竟然紧张了起来。

    “劝我什么?”

    “是这样的凤舞,你也知道练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大量的银子粮饷,我知道你把家里的田产钱财都拿了出来,可一家的财产毕竟有限,我害怕你坚持不了多久。”

    任思齐的话正说到黄凤舞的心中焦虑之处,这一个月来,光是练兵就花费了几千两银子,以黄家的家底顶多再支撑两三个月,两三个月后怎么办,黄凤舞正一筹莫展。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黄凤舞希翼的目光看向任思齐。

    “凤舞你也知道,我岱山之所以能练这么多的兵,一是靠的海贸赚钱,再就是在岱山岛开荒种田,建立了罐头加工厂。这才有足够的财力练兵。”

    “可我不知道怎么赚钱啊!”黄凤舞为难道,若论练兵打仗,她样样精通,可若论挣钱,就一窍不通。

    “你不懂赚钱我懂啊,要不这样,咱们两家的军队合成一家,你还做我岱山军的总教官,我负责赚钱。你看怎么样?”任思齐兴奋的说着,却看到黄凤舞的脸拉了下来。

    “说到底,你还是想图谋我舟山!”黄凤舞冷冷的对任思齐道。

    “什么图谋舟山,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凤舞你知道,我练兵是为了对付即将南下的满人,我想你的目的肯定也是这样,既如此,咱们何不两家合为一家。毕竟人多力量大不是?”任思齐劝解道。

    “想也别想!”黄凤舞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知道黄凤舞对自己误解太深,任思齐只能无奈的叹口气。

    “凤舞要不这样,你把金塘岛租借给我,我每年付给你租金,足够你给你所练的士兵发饷。”任思齐只得提出另一个建议。

    “你要金塘岛干什么?”黄凤舞奇怪的问道。

    “岱山岛现在已经人满为患,我还想再次到山东招募流民,可在岱山已经无法安置,所以想把他们安置到金塘岛。”任思齐实话实说道。

    “哼,原来还是想图谋我舟山,你已经占据几十个岛屿,现在又想夺取金塘岛,下一步是不是想占领舟山了!”

    想到因任思齐的逼迫,父亲黄斌卿不得不远离舟山,去了九江。虽然是升官了,可离开了自己家的根基,去了那么远的地方,根本不算什么好事。若不是任思齐的逼迫,父亲肯定不愿离开舟山!

    “凤舞你怎么能这么想,舟山金塘岱山,不都是大明的土地?我在岛上练兵,不就是为了大明,咱们又何必分得这么清楚。凤舞你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奇女子,目光肯定不会如此短浅!”

    黄凤舞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烦躁。

    她知道任思齐说的有道理,金塘岛在自己手中并没有什么用,舟山的耕地足够她手下的士兵耕种。可在她心中有一个念头,就是不想让面前这个混蛋好过。

    “金塘岛租给你也不是不行,可我怕你付不起租金。”黄凤舞冷冷道。

    “你说多少吧?”黄凤舞的松口让任思齐大喜,刚刚发了一笔横财,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每年一百万两银子!”黄凤舞的要价让任思齐张大了嘴巴,久久不能合拢。

    “凤舞莫开玩笑,小小一个金塘岛,如何值这么多的银子?”任思齐苦笑道。

    “怎么?出不起啊,你不是刚拦截出海商船,发了一笔大财吗?”黄凤舞冷冷看着任思齐,任思齐这些天的作为早已传入她的耳中。

    对那些海船背后的士绅,黄凤舞殊无好感。对被任思齐攻下老巢的王之仁,黄凤舞更是厌恶透顶。因为在海盗攻打舟山之时,王之仁面对舟山的求援,始终没有派出救兵。

    可这并不代表黄凤舞就认可任思齐,任思齐做事的肆无忌惮让她心生警惕。行事如此霸道不讲原则的人,如果发展起来,是救国的良将还是叛国的奸贼,很难说。

    “我是正经和你商量事情啊,凤舞你能不能不要胡闹?”任思齐脸终于沉了下来。

    “我没有胡闹,你若想拿下金塘,一是付出每年一百万两的银子,或者就派兵直接上金塘岛,我会带手下士兵在那里等你!咱们真刀实枪干上一仗,看看到底谁输谁赢!”

    黄凤舞冷冷对任思齐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