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二章盱眙失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弘光元年四月十一日,凤阳府天长县城。&nbp;&nbp;

    大雨如注,连续下了一夜,到天明时依然有细雨飘扬。

    天长县城城门大开,一队队的明军士兵沉默着从城门而出,迤逦往东南方向而去。

    城外的大道上,刚经过一夜大雨的道路泥泞不堪,士兵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在泥泞的道路上,不时有士兵滑到在地,弄得浑身是泥,而旁边经过的其他士兵则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任由他在泥泞里挣扎。

    旗帜倒卷,盔歪甲斜,为了减轻行军的负担,很多士兵把背负的物质丢的满路都是,有的甚至连手中的武器都丢掉。

    士兵们一路走着,一路咒骂着这该死的天气,而队伍中的军官对他们的骂声充耳不闻。

    雨丝虽细,淋在身上时间长了也能淋透,而大多数士兵身上并没有蓑衣,只能任由风吹雨淋。

    好在四月的天气,气候已颇为暖和,倒也不会有冻病之虞。

    内阁大学士史可法骑在一匹战马之上,沉默不语的随着队伍行进。

    这个月以来,连续的战事搅得史可法心神俱疲。作为内阁大学士、督师江北的史可法,他肩上的担子实在太重太重。

    可是这个月来,先是左良玉率兵顺江而下清君侧,再是满清豫亲王多铎率领大军自归德南下。左良玉刚出兵时,南京朝廷一日三次下令,命令史可法火派兵堵住左军东进之路。没奈何,史可法只得命令战力最强的黄得功部赶赴芜湖,去堵截左良玉大军,史可法也亲自到瓜州坐镇,调派兵源。

    然而芜湖的战事还未分出个胜负,忽然北方来报,多铎大军自归德出快南下,沿途的明军纷纷投降。

    听闻战报之后,史可法大惊,匆忙从瓜州赶回扬州,下令各军往盱眙集结,布置淮河防线。

    本来盱眙有刘良佐部的两万大军,史可法还嫌不够,给原本派往芜湖增援黄得功的高邮明军下令,改往泗州。下午时,史可法忽然想到高邮部明军已经快到长江边,赶往泗州恐怕赶不上了,赶紧又下令让他们不必去泗州,而是调回扬州。

    史可法本来下令邳宿屯田道应廷吉督率军器钱粮往浦口增援黄得功,得到清兵南下的消息,又赶紧下令应廷吉督诸军往天长接应。

    下达诸多的调军命令后,史可法自己也亲自赶到天长,好就近指挥盱眙诸军,抵挡清兵的进攻。

    哪知道头天刚进天长,就传来盱眙失守、清兵已渡过淮河的消息。原来盱眙的刘良佐部根本不敢和清兵作战,不战而逃把盱眙拱手让给了清军。扬州的北大门对清兵大开。

    有着淮河天险的盱眙既然失守,天长这座城更无法抵挡清兵,史可法只能带领天长守军,仓皇往扬州撤退。

    天上淅淅沥沥的飘着雨丝,史可法的心就如这细雨一样纷乱。

    盱眙既然失守,只需要数日,清兵就会兵临扬州城下。得到消息后,扬州城同样陷入了慌乱之中。

    回到扬州的史可法连续下令,调集各路军队,征集粮草,誓死守卫扬州。

    数以十计的传令使者被派出扬州,往各地奔去。无数的富商纷纷举家出了扬州,在运河乘船逃往长江以南。

    清兵南下,扬州告急的消息很快越过了长江,传到了南京。

    这几日,任思齐忙着应付南京城内的各方势力,向内阁请求拨付兵器粮草,好在岱山军是刚立下大功的军队,辅马士英又在拉拢任思齐,各种物质拨付的极为及时。

    在这两天,任思齐参加了一次大朝,见到了当今天子弘光皇帝。那是一个肥胖的大胖子,像一堆巨肉一般堆在高高在上的宝座之上,在朝臣们议事之时不停地打着哈欠。

    任思齐更见识了大明的朝堂,和想象中的庄严肃穆不同,整个朝堂就像菜市场一般纷乱,大臣们在朝堂上争吵谩骂,就如泼妇骂街一般,就差动手。

    一开始任思齐还仔细聆听,当听到朝臣们互相纠扯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时,再也无心聆听。

    在朝堂上,任思齐还结识了另外一批人,就是大明的勋贵。以魏国公徐久爵为,包括保国公朱国弼、隆平侯张拱日、忻城伯赵之龙等一帮人。

    按应该以徐国公徐久爵为尊才是,毕竟人家是徐达的后代。可经过观察之后,任思齐现他们的领竟然是忻城伯赵之龙,这让任思齐颇为不解。旁敲侧击之下,才知道原来赵之龙是南京守备,掌管着南京的卫戍部队。

    这批勋贵们对任思齐这个新贵很客气,完全没有因为任思齐拒绝他们的宴请而恼怒,反而一个个热情的和任思齐攀谈,极力邀请他下朝后去秦淮河吃酒。

    魏国公徐久爵以国公之尊,竟搂着任思齐的肩膀称兄道弟,非要他去府上做客不可。

    朝堂上就剩下争吵,到结束时也没议出个子丑演卯来,一帮朝臣对纷乱的局势束手无策。

    下朝后,在热情似火的勋贵们的邀请下,任思齐盛情难却,和他们一起到了秦淮河,上了一艘画舫。

    画舫的主人是秦淮八艳之一的李香君,年方二十,美貌惊人。其琴声更是美妙,听得一众勋贵摇头晃脑赞叹不已。

    “肃虏伯觉得这李姑娘怎么样?”徐久爵攀着任思齐肩膀,挤着眉悄悄问道。

    “国色天香,堪为人间妙物。”沉溺在琴声中的任思齐顺口答道。

    “那你就得好好表现一下了,以兄弟你的一表人才不定能一亲芳泽!”

    任思齐笑着摇头不语,现在的他一脑门的官司,配众勋贵们来宴饮已是无奈,哪还有心情风花雪月!

    李香君一曲子未完,岸上忽然一阵喧哗,没过多久一条船强行靠近画舫,李行久闯了进来。

    “伯爷,清兵攻下盱眙,直逼扬州,李司长让我来请您回营议事!”

    “这任思齐太不知好歹了吧!”保国公朱国弼看着匆匆离去的任思齐背影,不满的骂道。

    “就是,扬州生变,关他宁波总兵甚事,天塌下来有史可法顶着呢。”隆平侯张拱日附和道。

    “也不能这么,人家全靠拼命才捞个伯爵,自然想再立功封个侯爵公爵啥的,可以理解嘛!”魏国公徐久爵笑吟吟道。

    “哈哈,天大的事就由这些俗人张罗吧,咱们自逍遥。香君姑娘别停啊?”忻城伯赵之龙笑道。

    美妙的琴声继续响起,在场的诸位勋贵推杯换盏,谁都没有注意到,李香君那微笑的面容上一闪而逝的轻蔑之色。(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