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六章 劝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从长江进入运河,运河河段宽度要比长江窄的多,水深更浅。&nbp;不过岱山军的大船均已在茅十八的带领下驶往崇明,现在乘坐的均是在铜陵之战中缴获的江船。

    一万五千其实用不了五百艘船只,只是因为需要随军携带的那二百门铜炮太过费事,足足占用了一百多艘江船。当初造炮的时候,为了方便移动,除了铸造少量的红衣大炮以外,把从倭国购买的精铜都用来铸造这种五百斤的炮。而且梁九别处心裁的给每门炮装上了精钢造的轮子,使得火炮具备了一定的移动能力。考虑到扬州之战主要是守城,这次辛苦的把它们运到了扬州。

    运河从扬州城东而过,运河的西侧就是扬州的东门也就是水门,江船可以直接通过水门驶入扬州城。

    而此时,在运河靠近城墙的一侧,停泊着数以百计的大船只,为了防止清兵抢夺船只,扬州官府早已下令征集所有江船,并派兵看守。

    因为未得督师史可法的军令,此刻扬州城的水门紧闭,任思齐便下令步兵下船,在岸上集合。

    载兵的江船不时靠向岸边,一队队的士兵手拿着武器下了船,在江岸边排出整齐的队列。

    城头的守军本来怀着看热闹的心思再看岱山军下船,由于江船无法完全靠在运河边,士兵们需要跳入膝盖深的水中,趟过几步之后才能上岸。看着城下运河边岱山军士兵笨拙的跳下江船溅起的水花,很多城头值守的士兵笑出了声。

    可是慢慢的他们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整个过程中岱山军士兵除了趟水的声音再无其他动静。

    所有人都是沉默的跳下船,然后趟水上岸,在岸边排起整齐的队列。

    一艘艘江船靠向运河岸边,一个个的岱山士兵跳下船,河边的阵列渐渐变大,可所有的士兵都沉默无言。

    有的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威慑,当看到一万人的庞大战阵沉默无言的立于城下时,城上所有守军感受到的是震撼,一种无言的震撼。潜意识中,他们觉得城下的这支军队是与众不同的,至于那里不同却也不明白。

    当督师史可法带着扬州城内众将迎出城外时,见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本来以史可法的地位,是不需要亲自出城迎接的。可任思齐身上有新封的肃虏伯爵位,这意味着任思齐在地位上于刘良佐刘泽清这些人等同。在扬州城内,除了史可法再无其他人能在身份上和任思齐对等,哪怕淮扬总督地位也在任思齐之下。

    其次,现在扬州正处在生死存亡之际,任思齐这一万五千援兵对扬州意义重大,可能会是扬州能否守住的关键。为了笼络任思齐,史可法不惜屈尊降贵亲自出门迎接。

    这肃虏伯带的兵不错,看着城外整整齐齐的岱山士兵,史可法暗自点头。

    史可法是文官不怎么知兵,可他身后的扬州诸将却不一样了。看着面前排列整齐鸦雀无声的方阵,刘肇基、庄子固等将领暗暗心惊。岱山军的方阵无论横看竖看斜看都是一条条线,这要多么严酷的训练才能做到这一点啊。更重要的是整个方阵所有士兵都沉默无言,没有人随意喧哗,连脑袋轻微晃动的士兵都没有。看看面前的方阵,想想自己手下那些松松垮垮的痞兵,刘肇基等人心中颇不是滋味。

    “站的整齐有个屁用,不定是银样镴枪头。”四川将领胡尚友往地上啐了一口,低声的咕哝着,却惹来其他人的鄙视。

    任思齐没想到史可法竟然亲自迎接自己,看着被一大帮文官武将簇拥在中间的这个身穿大红官袍清瘦俊逸的中年人,任思齐不觉得心中颇为激动。

    这可是史可法啊,南明朝廷最具盛名的人物!虽然他抗清失败,可他的名声流传千古,和南宋的文天祥并列为中华民族的英雄。

    看着面前的史可法,任思齐心理颇为复杂,就气节而言,面前这个人无可挑剔。可若论能力的话,恐怕他的能力远不能和他的名声比拟。

    纵观史可法的一生,并未做出多少值得称赞的业绩,无论是在朝堂上还是在抗清前线。

    在得知北京陷落崇祯帝殉国之后,作为南京事实上的领,史可法不能果断的策立新君,使得弘光帝在江北四镇军阀的拥立下登上皇位,这就是江北四镇桀骜不驯不听调遣的根源。

    作为督师江北的阁臣,他经营了江北一年多,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却一筹莫展,毫无作为。清兵南下时,他所节制的将领大多数倒戈投降,成为敌人攻打明朝的急先锋。史可法的平庸可见一班。

    不过南明的失败也不能全部怪到他的头上,明朝的已经深入骨髓,不论是朝堂还是军队,一个王朝的没落总有它自身的根源,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面对明末的局势,即使以诸葛之才,司马之智恐怕也无力回天。

    心中感慨着,任思齐上前给史可法见礼。

    “末将宁波总兵任思齐拜见督师!”任思齐抱拳施礼。

    见任思齐没有向自己下跪,史可法眉头一皱,很快要舒展开来。

    “肃虏伯真是一表人才、少年英雄,快快免礼。”史可法笑着用手虚扶。

    “来来来,我为你引荐一下扬州的文武。”

    史可法先引荐的是淮扬总督卫胤文和扬州知府任民育,然后是刘肇基等诸将。

    任思齐因为有爵位在,地位在诸人之上,所以每引见一个人,都上前向任思齐行礼。任思齐则会连道不敢,谦逊的侧身避过。

    本来见到任思齐如此年轻却身居高位,诸将都心怀不满,见任思齐谦逊,心里好了很多。

    “禀督师,清兵派使者到了北门,指明要和督师大人对话!”就在众人寒暄之际,忽然有士兵从城头下来,跑到史可法面前禀告。

    “肃虏伯先把手下安顿一下,晚上本阁会为你接风洗尘。”史可法对任思齐笑道。着就要转身离去。

    “督师能不能带我一起?”任思齐急忙道。既然来扬州和清兵作战,自然要弄清楚他们的意图,至于士兵扎营,岱山军自有制度不需要任思齐亲为。(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