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九章 大撤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对于这场战斗,李彦直尽管进行了细致的筹划,从哨探的派遣陷阱的布置,每一天都是亲自过问,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诸多漏洞。&nbp;&nbp;

    最大的漏洞就是太过高估岱山步兵的战斗力,也许是在守扬州时几次的胜利使得包括李彦直在内的诸多岱山军军官膨胀了起来,斩杀数千八旗兵连续挫败清兵的攻城,使得很多人自然而然的认为岱山军现在的战斗力不属于这天下任何一支军队!

    八旗兵又怎么样?刚入扬州时在侯爷的带领下大家伙还不是袭击了他们大营,并且砍了数千级!扬州守城的时候,即使城墙被攻破,还不是又把他们赶了出去,并且斩杀数千。前后算下来,八旗兵折损在扬州城下也有七八千人了吧!这还不能明岱山军的战斗力?

    心中抱着这个想法的岱山军士兵不止一个,当然这种盲目的乐观也有助于增加军队的士气,使得大家面对清军八旗兵时又一种本能的心理优势,而不像其他明军那样,看到清兵到来未战先怯三分。

    可是,很多人并没有仔细的思考过,虽然岱山军斩杀过数以千计的八旗兵,可那些战斗不是靠着偷袭,就是靠着坚固的城防,这才取得的。而正儿八经的野战却是没有打过。所以包括李彦直在内,所有人都过高的估计了己方战斗力而轻视了八旗兵战斗力。

    所以李彦直在设计陷阱时,仅仅派出仅有了两千步兵和一千余弓兵在大营周围,他认为当清兵现落入陷阱时肯定会非常慌乱,有这三千多人应该足够了

    当然李彦直现在掌握的兵力也就是这三千余人,另外随同行军的数万百姓中还有万余青壮,其中大半曾应募过扬州的乡兵。这万余青壮也被集结了起来,但是李彦直考虑到他们基本上没有怎么训练过,参加战斗的话只会拖后腿,就是埋伏起来不定都会被清军现,所以没有让他们靠近战场,而是在运盐河北侧负责保护百姓。

    可是当战斗起时,图赖却只是派出了属下绿营兵进入了大营,三千八旗骑兵却守在了营外,这让李彦直的陷阱几乎落空。而他身边的两千步兵却完全不是三千八旗骑兵的对手,若是战斗继续进行下去,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李彦直和两千步兵就会被屠杀殆尽。关键时刻,毛六带着千余弓兵、曹长江带着万余青壮先后杀入了战场,竟然吓退了清兵。

    想想战斗的经过,李彦直不禁暗暗后怕。

    “幸亏曹大哥来的及时啊,要不然弟我恐怕要交代在这里了。”李彦直向着曹长江感谢着。

    “嗨,一家人什么两家话。”曹长江摆摆手道。

    “怎么乡亲们也过河来了?”李彦直看向北方,越拉越多的百姓呐喊着竟然也尾随在新兵之后进入了战场。

    “看着这边和清兵厮杀,乡亲们也都很着急,就都跟过来了。”曹长江憨厚的笑道。

    原来得知战场形势危机之时,曹长江火带着万余新兵顺着浮桥杀入战场,而宣传队的李栓子等人也不甘示弱,吆喝着杀鞑子跟随在后面。

    经过这些时日宣传队的卖力宣传,几乎每个百姓都知道了清兵的残忍,坚持留在扬州的乡亲遭到了残忍的屠杀,若是南岸的岱山军被打败的话,也许清军的屠刀就会落到自己头上。再加上自己家的男子刚刚随着曹长江杀了过去,出于对家人的担心,在李栓子等人的带领下,几乎所有的百姓都被鼓动了起来,随便捡了块石头拿个木棒做武器,跟着就杀将出去。

    “曹大哥赶紧带着你手下的人去清理一下大营,谁知道清兵什么时候会再次折返回来。”李彦直吩咐道。

    两千岱山军步兵还能行走的不到八百人,一个个的气喘吁吁根本没法再次投入战斗。李彦直知道自己必须得抓紧时间,一旦撤退的清军骑兵缓过神再杀回来,必然会给己方造成更多的损失。

    曹长江答应着带人去了,和毛六的弓兵营一起对大营展开了搜索。

    营地里面烈火还在熊熊燃烧,混着毒气的烟雾四下里弥漫。搜索的明军根本不可能进入大营,也只是在四周搜索,追杀一下逃出营地的绿营兵。

    李彦直布置的这个陷阱太过狠毒,埋入了数万斤火药不,关键是那几种燃烧时放出毒气的草药。很多绿营兵没有被炸死烧死,却死于窒息之中。逃出营地的绿营兵也有许多,可是吸入过多毒气的他们一个个的头昏脑胀,不用明军上前厮杀就一个个的投降了。

    没过多大一会儿,毛六和曹长江带着大批的俘虏回到了河岸上,在诸多的百姓的协助下,战场也被打扫干净。受伤的士兵受到了包扎医治,阵亡将士的尸体被搬到河岸上整理干净。

    上千名新兵正在河岸上挖掘坑穴,用来埋葬死去的弟兄。

    每个岱山军士兵身上都有一个木制的铭牌,上面记录着他们的姓名所属营队。镇抚司的士兵忍着悲痛一一从他们身上取下铭牌,并且记录在册,根据阵亡名册,他们在岱山的家人会受到抚恤。

    时间紧急,没有时间悲伤,阵亡将士的尸体被匆匆掩埋,河岸边多出了一千多座新坟,每个坟头上只有一块简单的木板,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

    在运盐河南岸依然燃烧着的大营之旁,上千名绿营兵被逼着在挖掘大坑,一铁锨一铁锨的泥土被抛出坑外,坑越挖越大、越挖越深。

    这坑不是要活埋自己吧,很多挖掘的绿营兵一边挖一边心里打着鼓,可是那些手持火枪弓箭的明军就在身后不远,谁也不敢质疑偷懒。

    “跪下,都跪下!”锋锐的长枪逼了过来,战战兢兢的绿营兵们哭哭啼啼的被迫跪在地上,跪倒了一大片。

    “逆贼许定国,你在设计杀死兴平伯高杰之时,可想到自己也有今天?”李彦直冷冷的看着立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胡须花白,头顶丑陋的鼠尾辫子的中年男人,不屑的喝问道。

    许定国,原大明河南总兵,在高杰北伐之时,设计于睢州诱杀了高杰,使得史可法唯一一次北伐夭折。在江北四镇之中,高杰是唯一敬重史可法并且听从他调遣的人,高杰的死去,也使得他手下的李本深李成栋等人再不可控,先后投降了满清。这一切,面前的许定国就是罪魁祸!

    在攻入明军营地之后,许定国幸运的躲过了爆炸和火烧,并且成功的逃出了大营。可是他吸入的有毒气体实在太多,头昏脑胀之下根本走不远,而他属下的士兵早被明军的陷阱吓得魂飞魄散,根本顾不上他,藏在草丛中之后被搜索的毛六属下弓兵现。经过投降的绿营兵之人,李彦直才知道捉住了一条大鱼。

    “哼,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许定国自知必死,难得的竟然有了一点骨气,“大清席卷天下之势已成,我不过是顺应大势而已,像尔等跳梁螳臂当车,早晚会被八旗铁军碾得粉碎。”

    “王八蛋,胡八道什么!”沙千里狠狠的一脚踹在许定国腹上,直踹的他就地翻滚了几圈,再抬头时满嘴的血迹。

    “哈哈哈,不过是先走几步,我会在黄泉之下等着你们。”许定国猖狂的笑了起来。

    “砍了吧!”李彦直皱着眉头挥挥手,对这种铁杆汉奸没什么好的,两个岱山军士兵立刻架起许定国走到大坑边,寒光闪过,斗大的人头掉落坑中。

    “将军饶命啊,我们都是被贼子许定国逼得,才投降了鞑子。”被俘的绿营兵们一个个骇得魂飞魄散,痛哭流涕的告着饶。

    “当你们背叛大明投降满清之时,就该想到有今日。

    当你们残害百姓,烧杀抢掠之时,更应该想到有今日。”

    李彦直怒声痛斥着,最可恨的不是满清鞑子,而是这些汉奸。原本都是大明的士兵,但是当异族杀过来时,不思杀敌报效国家保卫百姓,一个个的贪生怕死直接倒戈投降了敌人,转过身来对自己人举起了屠刀,其对百姓的残忍不在满清之下。若是没有这些该死的汉奸当满清的急先锋,总人口几十万的满人如何能打下大明?

    “全部杀了!”李彦直狠狠的下令道。虽然杀俘不祥,可是对这些残害百姓的汉奸根本不需要客气!

    随着李彦直的命令,如爆豆般的火枪声响起,如飞蝗一样的箭雨射出,早被收缴了武器的绿营兵一个个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自知必死,也有一些悍勇之辈试图抵抗,可一是手无寸铁,再就是被毒气熏得还未缓过来,在手持利器的岱山军士兵面前,他们哪里有抵抗的能力!

    一排排手持锋利长枪的岱山军士兵逼了过去,对在躲过弹雨箭矢的绿营兵进行补枪。

    一千五百名被俘的绿营兵,上自总兵许定国,下至普通的兵,统统被杀死在运盐河南岸,尸体被抛入大坑之中,以土覆盖,埋成一个硕大的土丘。

    杀死了俘虏,也算为战死的士兵报了仇,李彦直立刻下令,全军继续前进。为了安全期间,大部分百姓们都沿着河的北岸行走,这样的话,那支八旗骑兵要是想再次偷袭的话,就得想法渡过运盐河。而河中数十里都分布着岱山军的船只,他们想渡过河也不是那么容易。

    前锋李彦直部受到清兵袭击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后方任思齐处,任思齐立刻下令军队时刻保持警惕。并广派哨探探查那支清军骑兵的踪迹。

    可是随同撤退的百姓实在太多,因为很多百姓离开了扬州之后,根本不知道去哪里,唯一的选择就是随同岱山军一起撤退,毕竟在一个月的守城中,他们对岱山军这支军队建立了一种信任。

    所以随同一起撤退的百姓远过了任思齐的预期,据粗略统计,跟随行军的百姓过了三十万

    而经历过一个月的守城之后,岱山军士兵死伤了五千余人,现在全军上下包括水军也才万余,根本就无力保护这么多的百姓。虽然任思齐紧急命令,把百姓中原来的乡兵重新集结,可是全加起来也才三万多人,而且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

    这么点军队,要想护住这么多百姓实在太难了,三十多万人啊,沿着运盐河足足排出了三十多里长的队列,整个河岸两边,密密麻麻的都是百姓。

    这么长的队列,谁知道清兵会从哪里杀出?

    果然,在接下来的行军中,图赖带着剩下的两千八旗骑兵多次偷袭,每次偷袭都会造成整个队列一片混乱,无数的百姓被残忍的清兵杀死。而任思齐等人带领的步兵根本来不及前去救援,往往当他们乘着船只赶到偷袭的地方,清军骑兵已经得意洋洋地退走了,只留下满地的尸体和嚎哭的百姓。

    大量的百姓不愿再跟着大队人马前进,一户户的人家偷偷地自己逃去。更多的百姓咬着牙齿继续追随大队行进。为了逃避清军,百姓们不敢在行走在运盐河南岸。

    当图赖带着两千多骑兵再次试图偷袭时,现大队的百姓都躲到了河的北岸,愤怒的他只能下令冲着北岸的百姓放箭。

    “砰砰砰”火枪响起,那是河中船上的明军火枪手在冲他们还击,于是清兵骑兵调转弓箭开始射击运河中的明军。

    船上明军张开了大盾,把船只和士兵统统护在盾后。“轰”的一声巨响,五六匹战马骤然摔倒,却是河中船上的火炮在开火。

    这种对射清军骑兵根本占不到便宜,只能抛下几十具尸体慌忙后撤。

    图赖也曾想过渡过运盐河去攻击北岸的百姓。可是三十多丈宽的河流对这些生在北方的旱鸭子来不是那么容易。

    找船过河?在三十余万百姓经过之后,想找到一块木板也不是那么容易。

    就在清军不断的试图偷袭之中,李彦直带领的前锋抵达了长江边的通州,不远处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崇明岛!(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