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八章 钩镰枪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p:更新不力,没脸求订阅啊!

    若是继续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八旗兵突上城头,以他们的战斗力城上的乡兵根本无法抵挡,如此江阴危险了。

    “钩镰枪上!”看着眼前的情形,阎应元果断的下令道。

    随着阎应元的命令,两个手持钩镰枪的乡兵跃了出来,伸出长长的钩镰枪往八旗兵的腿勾去。

    忽尔鲁正在应付四面攻来的明军武器,就觉得腿一紧,两股大力在拉扯自己的双腿,低头看去,就见到两支钩镰枪正勾住自己的脚踝处。挥舞着狼牙棒去砸,钩镰枪枪杆的位置太低,要弯下腰去才行。忽尔鲁全身的铠甲近百斤重,想弯腰哪有那么容易!于是便不理睬,自顾自的去对付四面八方伸过来的刀枪。

    两个乡兵拉着枪杆,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震惊的现竟然勾不动对面的这个八旗兵,于是又有几个乡兵上来,分别抱住他们的腰一起使劲。

    忽尔鲁就觉得拉扯双腿的力气越来越大,身子竟然有向前倾倒的趋势,这才不得不强自弯腰,想要砸断勾住脚踝的钩镰枪杆,就在此时,又两柄钩镰枪伸来,分别勾住忽尔鲁的两只手臂。

    双腿双手都被钩镰枪勾住,忽尔鲁震惊的现任凭他使出全身的力气竟然动弹不得。

    “刺他的咽喉!”一个乡兵军官厉声叫道,随着他的话,几个长枪手挺起长枪,奋力的向着忽尔鲁的咽喉刺去。

    “啊!!!”忽尔鲁狂吼着,瞪着铜铃一般的眼睛,看着锋利的枪刃越来越近,脑袋快的扭动着,却怎么也躲不开几支长枪的攒刺。

    “噗哧”一声,随着长枪的刺入,腥臭暗红的血液飙射而出,忽尔鲁狗熊一般庞大的身躯再也立不住了,“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果然,对付后金兵就得用钩镰枪,还是岳武穆英明啊!”阎应元捋须微笑着。他博闻强记,自然知道前宋岳飞用钩镰枪大破金兵拐子马的旧事,在来江阴之后就下令造一批钩镰枪,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

    见最凶猛的八旗兵被杀死,其他乡兵士气大震,有样学样的对付爬上城头的八旗兵来。先是用勾住八旗兵的四肢,再用利刃猛刺八旗兵裸露在外的脖颈眼睛等要害。很快,突入城头的数名八旗兵先后被杀。

    一个乡兵手持钢刀剁下忽尔鲁的级,其他几个乡兵合力抬起忽尔鲁的尸体从垛口丢下。

    “那是忽尔鲁佐领!”虽然脑袋不见了,可还是能从特点鲜明的铠甲辨认出尸体的身份,还未爬上城的其他八旗兵顿时一片恐慌。

    连拥有“巴图鲁”称号的忽尔鲁都死在了城头,自己上去岂不也是白给,剩下的八旗兵们放弃了继续攻城,抬着忽尔鲁的尸体退回了阵地。

    “停止攻城!”看着忽尔鲁的无头尸体,李率泰脸色阴沉似水。

    忽尔鲁虽然只是一个的佐领,可是却是最正宗的满人,是豫亲王多铎的门下奴才,更是军中有名的勇士,现在折损在的江阴城头,我该如何向豫亲王交代?

    和垂头丧气的李率泰不同,江阴城头欢声阵阵。

    虽然今日的攻城使得乡兵们损失很大,可打退了数万清兵的攻城,砍下了数位八旗兵的级,这样的战果足以使得他们兴奋不已。

    几颗级在城头传递着,乡兵们品头论足,兴奋的评论着满人面容的狰狞和金钱鼠尾辫子的丑陋。

    大桶的米饭66续续从城下送来,乡兵们就在血迹斑斑的战场上端起碗来,香甜的吃着。

    阎应元在几个亲卫的护卫下巡视着城头战场,在观看了伤员们的医疗救治之后,方坐在一个马扎上开始吃饭。

    和兴奋的乡兵们不同,阎应元的心情很沉重。

    只是一天的战斗,就死伤了四百多人,以后还会有更加残酷的战斗在等着。好在在崇明的援助下,城内的物质还算充足,而且崇明的援军就在不远的靖江岛,这使得阎应元心中更有底气,可以继续坚守下去。

    “报,阎大人,城下有清兵使者叫城!”一个乡兵前来报告。

    阎应元放下饭碗,趴在垛口往下望去,就叫城外一箭之地,一个清兵在拼命挥舞着手中的白旗。

    “放他过来,看看清狗到底想干啥?”阎应元沉声道。

    得到城头明军的允许,那个清兵战战兢兢的越过了护城河,坐在巨大的竹篮里被拉上了城头。

    “下官绿营把总杨灿见过典史大人。”来人身穿绿营兵的服饰,上了城头立刻向阎应元跪倒磕头。

    “哦,你认识我不成?”阎应元问道。

    “回典史大人,下官原是江匪顾三麻子的手下,您曾亲自带兵围剿过我们。”杨灿恭恭敬敬的回道。

    “顾三麻子呢?他也投降了满清吗?”阎应元问道。

    顾三麻子是有名的江匪,手下有匪类数百,经常骚扰苏松常各地,阎应元以前在江阴做典史时曾经带人围剿过他们。

    “那倒没有,”杨灿有些尴尬道,“我们大当家怎么也不肯降清,还打算带着我们来援救江阴,谁知道在常州被清兵打散了,大当家就不知去向。”

    “顾三麻子倒还算条汉子,”阎应元赞了一句,鄙视的看着杨灿问道:“吧,你的满清主子让你干啥来了?”

    “这有李都统给您的信。”杨灿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恭恭敬敬的双手举起。

    一个亲卫从杨灿里接过信,撕开信封,把信纸递给了阎应元。

    阎应元看了一眼信纸,不禁冷笑了起来。

    “阎兄,狗鞑子怎么?”闻讯赶来的陈明遇连忙问道。

    “清狗欲花银子买走死去的鞑子的级,”阎应元着把信纸递给了陈明遇。

    “呸,简直是做梦!”陈明遇看了信纸,破口骂道。

    “没用的东西咱留着干啥,倒不如卖给鞑子换做银两犒劳兄弟们。”阎应元笑眯眯的道,“不过一千两银子实在太少,你回去告诉你的满清主子,想换回这个巴图鲁忽尔鲁的级,至少要三千两银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