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八章 隆武朝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以叛国罪名斩杀了曾经投降满清的勋贵官员士绅名流之后,查抄了无数的钱财粮食宅院田产,这批财富是如此的巨大,看的任思齐都胆战心惊。

    要知道被杀掉的这批人可是整个南京的最上层,虽然清兵攻陷南京之后对他们进行了一定的清洗和勒索,可是清廷为了自己的统治并不敢做的太过火,也不敢像李闯进北京那样对明朝官员勋贵进行大清洗,生怕引起民变。所以一切都便宜了任思齐。

    事情过后,负责进行抄家的内卫副统领卢宗汉,以及协同抄家的镇抚司司长陈生,敌情司司长安东尼,都分别向任思齐进行报告,列了查抄财富的清单。

    总共查抄白银八千余万两,黄金两百多万,各种大宅院五千余座,南京附近各府的田地五百多万亩,其他财富不计其数。这么多财富足以抵大明国库一百年的收入!

    任思齐当即下令把所有查抄的财富封存起来,并派人严密看管,严查敢于上下其手贪污之人。同时命令立刻从崇明迁移士兵们的家属,现在有了大量空闲的宅院,有了大量的财富田地,正好可以用来安置崇明军士兵的家属。崇明岛到底太过狭窄,根本不适合大量的人居住。任思齐决定利用半年时间把所有崇明岛百姓迁移到南京附近,岛上仅仅留下部分士兵防守。只要大量的崇明百姓迁移过来,南京才算真正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于此同时,为了争取民心,消减南京百姓的恐惧,任思齐下令减去治下所有百姓三年的税赋,此举立刻引发了百姓们的一片欢腾,人人都在称赞越国公爱民如子菩萨心肠。

    以叛国罪名处死数千人的事情迅速传到了各地,引发了崇明军治下府县的混乱,当清兵南下之时,剃发降清的士绅数不尽数,誓死不降的反倒凤毛麟角。担心会被以叛国的罪名杀头查抄家产,很多士绅携家逃离的崇明军治下,逃到了相邻的浙江以及福建。也有人聚集乡丁试图反抗崇明军的统治,可是崇明军不是满清,而是官府,很少有百姓会听从士绅们的蛊惑起来作乱,而且免税赋三年的消息由官府传出之后,百姓们拥护崇明军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作乱?

    各府县知府县令都是由崇明派出的官员,每个府县也都有崇明军的驻军,在任思齐的命令之下,开始和南京一样进行了大清洗,以叛国的罪名查抄曾经投降满清士绅的家产,把田地分给贫困的百姓。

    任思齐要做的就是彻底摧毁可恶的士绅特权阶层,以叛国投敌的罪名最为恰当。众所周知,大明是士绅们的天下,他们有着七成的田地却不用缴纳一丁点的赋税,沉重的赋税都压在无权无势的百姓头上,使得他们辛苦一年种下的粮食连肚子都填不饱,使得国库的税收一年比一年少,连士兵们的饷银都发不起,搞的官兵们吃不饱肚子穿的像叫花子一样。

    如果大明落到了如今积重难返的境地,其中贪婪无耻的士绅阶层要占绝大一部分责任!

    可是士绅们毕竟是大明的统治阶层,是大明的根基,代表着大明的民心,是最为庞大的势力。野蛮如满清都不敢悍然向士绅们宣战,只能对他们进行安抚。唯一敢野蛮对待士绅们的李自成已经化作了一抔黄土!

    任思齐自然知道士绅们的强大,知道若是得罪了所有的士绅必然会使得抗清大业成为一场空。所以他在以投敌叛国的罪名进行清洗的同时,也对贫困的读书人进行安抚。下令开设应天书院,自己亲自担任山长,以沈廷扬为院判,面对治下所有读书人进行招生,只要考入应天书院,经过数年的学习,毕业之后即可到官府任职。

    应天书院采取岱山书院的模式,除了教授八股文章以外,还要兼修算术,农经,格物各科。由于书院管吃管住还不收学费,立刻引得贫困读书人趋之若鹜。

    任思齐对士绅们的清洗引发了隆武朝廷和鲁王朝廷的震动。当听闻任思齐攻克南京之后,隆武帝朱聿键大喜,以为大明中兴有望,并积极和大学士黄道周等人商议还都南京之事。消息泄漏出去,引发了平虏伯郑芝龙的不满。隆武朝廷的军队财权都掌握在郑家兄弟的手中,可以是郑芝龙的傀儡。

    郑芝龙本人根本没有驱逐满清的雄心,他一心只想保住自己福建的地盘,保住自己庞大的船队和海外贸易。江浙各地引发抗清狂潮之时,朱聿键就打算派兵北伐响应各地的起义,奈何郑芝龙根本不愿派出手下的军队,没办法朱聿键只好派黄道周金声等人呢,前往徽州太平等地招募义兵。结果金声招募了数万义兵却被洪承畴派兵剿杀。

    隆武帝早就对郑芝龙非常不满,早就想着摆脱他的控制,所以听任思齐攻下南京之后,他就打算朝廷搬到南京。

    就在隆武朝廷扯皮之时,突然有大量的士子从应天府逃到了福建,随后复社名士陈子龙带领大批文士也来到了福京,言任思齐突然拿读书人开刀的事情。顿时引得隆武朝廷一片哗然,再也没有人提起搬都南京的事情。

    士绅们本来就是守望互助,本来就同年乡党的名义盘根错节,当然其中偶有内斗,但是大体上还是很团结的。

    “任思齐要谋反了!竟敢向士绅们开刀。”一个大臣大叫道。

    “可是他是以叛国的罪名杀的人。”有人声道。

    “他只不过是个武夫,有什么权力对勋贵士绅开刀,这不是造反又是什么?”叛国投敌的罪名根本没法洗地,只好拿任思齐的身份做法。

    “咱们不能对他听之任之,必须派兵对他进行讨伐!”有人大声叫道。这下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开什么玩笑,人家连八旗大兵都不怕,去讨伐他,想找死不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