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23 首先得有个好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好吧,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多分享些平时里你是怎么学习跟生活的经验,跟广大学子多交流交流,给他们在学海无涯的道路上做做指引!”闫校长颇为无奈的再次解释道,虽然说县电视台的影响力并不大,但电视上不可能只说这么一句话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更何况以王世子的成绩被惊动的肯定也不会只是县里的电视台,到时候省台说不定都会要来给个专访什么的,所以闫校长觉得很有必要跟王世子好聊聊这个问题。

    “学习跟生活方面的经验?”王世子再次低下了脑袋,表现出一副沉思的模样,片刻后才抬起头,很诚挚的开口道,“学习方面真没什么太多的经验,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首先得要有个好爹,嗯,或者说有个好监护人,至于生活方面,那就是每天要劈劈柴,说到劈柴,我的斧头还在陈老师那里,上次回去的急,忘记拿了,这些天用村长爷爷的斧头劈柴太轻了,很不习惯咧!”

    听完王世子的回答,闫校长脸上的笑容都完全僵住了,看着王世子一本正经的样子他实在有些拿捏不准,王世子这是在跟他好好谈事,还是在逗他呢!

    好吧,虽然这的确是个拼爹的时代,但有个好爹就能考出749.5这种高分?这对当爹的要求也太高了吧?再说,把这些明显不符合主流价值观的话放在电视上说真的好吗?还有劈柴跟学习有半点关系嘛?结合前半句,这家伙到底是在讽刺有个好爹不重要么?除了王世子这样的山里娃娃,现在谁家家长舍得让自己家孩子每天劈柴啊!偏偏这家伙还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这谈话还能好好继续嘛?

    当然他想不到的是,王世子的确是语出真诚,都是大实话。

    在王世子心中那个照顾了自己十七年的老头子,完美的扮演了他父亲的角色,而他能考出这种成绩,自然因为自己家这个老头子这么多年用那种他也无法理解方式的培养。不然他咋能觉得高考时所有题目都会做呢?

    至于劈柴,那本就是他的日常生活,几乎涵盖了他十几年来除去吃饭、睡觉的所有人生啊,既然对面的闫校长问了起来,王世子当然应该如实回答了。

    但是对于完全拿捏不准王世子态度的的闫校长来说,已经觉得这场谈话没法进行下去了。反正采访这种事情完全可以提前找人打好腹稿,到时候让这家伙照着念念也就是了,倒是王世子的话还提醒了他,他刚刚心急火燎的把陈泽明派出去了,这会儿还忘了通知这位班主任可以回来了呢!

    “这样吧,世子啊,你赶了一天路,想必也累了,我先找人安排你去休息一下。我马上通知陈老师回学校来,放心你的东西肯定会还给你的,等晚饭的时候我会叫人通知你,到时候我们在好好聊聊!”闫校长最终决定道。

    到不是这位校长大人不想赶紧把所有事情谈好,只是王世子那迷惑力太强的话让他觉得现在不是个谈话的好时机。反正现在人已经在他眼皮子底下了,晚上几个小时也无所谓了。更重要的是,闫校长此时心里也打着小算盘,或许让最先误解他的陈泽明给这孩子道个歉,能让谈话进行的更顺利些……

    当然此时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王世子的态度其实是很真诚的,更对他跟陈泽明没有任何意见,也是很认真很诚实的在跟他讨论关于学习的问题,一切都是他想多了而已……

    ……

    陈泽明当真今天郁闷极了……

    先是在被闫校长吓了一通,得知真相后又懊恼无比,想着将功补过,亲自赶到镇上去迎接当之无愧的超级省高考状元,结果等车开快了半小时后,却又接到校长的电话告诉他王世子已经赶到学校了,让他立刻打道回府,在晚饭前赶回县里。

    等他赶忙喊停司机下了车,长途汽车早已经开出了县城,到了乡里的地界。看着鲜有车经过的县级公路,跟公路两旁的麦田,陈泽明感觉到的不只郁闷,已经开始蛋疼了。

    你看这儿事给闹的?

    如果当时他给闫校长卷子的时候,把正确答案都从卷子里挑出来,或者多给王世子点时间证明自己,现在哪能如此狼狈?当时他是怎么想的?是为了早点下班还是觉得一个山里的小孩不可能有好成绩?怎么就那么肯定王世子是抄袭的正确答案呢?

    如果早一步证明了这孩子的成绩如此优秀,他现在哪会如此狼狈?只是这世间可没有后悔药,陈泽明也只能一边自怨自艾,一边朝着县城徒步而行,心里祈祷着赶紧能有辆回县城的小巴经过。

    或许是这位班主任老师的祈祷还是起了作用,虽然回到县城的小巴没等到,到是盼来了一辆顺路的摩托车,只是这好不容易祈祷来的交通工具来的慢了一点,此时他已经在夕阳下徒步走了四十多分钟了。

    不过还好,在付出了五十大洋之后,他还是在闫校长规定时间内赶回了学校,当然这一路的辛酸是绝对没机会跟其他人分享了,他这才刚刚走进校长办公室呢,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又被闫校长训上了,“你看看你,怎么把自己搞的灰头土脸的!”

    听了这话,陈泽明那个委屈啊,县公路灰多啊,再加上他是坐摩托车回来的,身上能不落一层灰嘛?说起来这还得怪您电话来的晚了些吧?可还没等他把委屈说出口,闫校长便挥了挥手,直接开口道“行了,别啰嗦了,赶紧去洗一洗,换套衣服,准备去吃饭!对了,饭桌上你可得像别人王世子承认下错误,毕竟当时的确是我们误解着孩子了。别人真的是什么题都会做,不是抄的正确答案嘛!”

    陈泽明憋屈的点了点头,这果然是官大一级压死了人啊!这话都被闫校长说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