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743 另一种垄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篇名为另一种垄断的文章在网络上火了,火到没朋友那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两、三天的功夫,便迅速攻克各大网络媒体的版面、贴吧、朋友圈,等等。

    让人感觉讽刺的是,这篇文章大火的背景却是王世子挑起的这次信任风暴同时开始展现出狰狞的獠牙。生活中越来越多的人不在购买那些失信名单中的企业所停工的产品跟服务。

    尤其是那些上了失信名单的大医院,表现最为明显。或许这些医院中的医生感触才是最为深刻的。曾经每天都会爆满的盛况已经不在,门诊大厅只有寥寥数人在排队,许多科室的医生都已经闲得可以到处串门,住院部到成了整个医院最热闹的地方。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当人们无法利用信用支付系统预约挂号,甚至只要使用在线产品对这些医院进行查询,便会弹出风险提示,这绝对足够把大多数人吓得不敢进入这样的医院。

    好在这份失信企业名单中,医院整体被警告的并不算多,只有那么五、六家,大多数医院是以具体科室为单位上榜的。这种科室上榜的医院可比医院整体上榜要好的多,而且对比更为明显,医院里人仍然很多,但是具体到某一科室就是真的清闲了。

    有网友将这种情况拍成照片放到网络上,便也从一个侧面更印证了另一种垄断这篇文章中的那些说法。以星空银行在信用支付体系中所取得的声望,加上王世子的个人信用累积,还真能做到黑谁谁死的地步。

    而最让人揪心的还是金融方面。

    这份名单曝光之后,相关企业在股市上绝对是损失惨重,大量的抛单让这些企业股价连续下跌,甚至已经有神通广大的企业申请了紧急停牌。

    而偏偏这种权力似乎还没法监督,完全是星空银行怎么说怎么算。这就的确让人有遐想空间了。谁来确定这些企业是真的违规了,还是纯粹的王世子看他们不顺眼?又或者中间是否还有利益输送?那些上了失信名单的单位真的是因为质量或者其他原因?而不仅仅只是没有像星空银行交保护费?

    好吧,就算这份名单中真的有些企业没有遵守契约精神,但是谁能保证这种做法不会成为未来星空银行要挟其他企业的手法?

    总而言之,这篇文章表达的意思便是,星空银行以诚信为借口,鼓捣出来的这套支付体系,听起来似乎的确很美好,但特么谁来监督星空银行的诚信问题?这一系列的举措之下,是否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整篇文章看上去是站在一个公允的角度发问,不过作者却一直在暗示着这套体系中的监管漏洞,甚至这套信用支付体系本身是否足够信用的问题。

    说白了文章没有说星空银行不好,但是一直在引人发散思考,直接引向人们最喜欢的各种阴谋论。不过文章也的确说的很有道理,这套信用支付系统起码现在是没法监管的,可以说大部分都建立在人们对于星空银行、以及王世子个人的信任基础上。

    而当人们开始思考,许多人开始在网络上为这份名单伸冤了。

    并不能简单用水军的帽子扣在这些人头上,毕竟这分名单一公布,影响的可不仅仅只是这些企业本身,还有许多在股市上投资这些企业的散户们,以及于企业本身的员工,以及围绕着这些企业产品跟服务的从业人员,甚至还有方政府。

    虽然公布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这批人已经感觉到了寒冬。

    绝大部分上规模的企业的公关部门开始在各自的宣传途径为自己辩白,甚至质疑星空银行是以什么标准拟出这份清单,许多人开始信誓旦旦的表示已经动员法务部会更星空银行打官司。

    当网络上这些言论越来越多,甚至一些电视主流媒体,尤其是地方电视媒体都开始为这些企业说话,舆论开始悄悄的扭转了。

    没错啊!王世子在发布会上说这些企业失信了,但是似乎还没有拿出什么证据,究竟失信在哪方面?是产品质量问题?又或者别的什么?总得有个依据吧?

    毕竟当星空银行的信用支付系统将这些企业排除在外,给用户也带来了许多不便,本来小区附近便是一个医院,一个加油站,结果因为不支持信用支付,还需要多跑几个街区才能享受服务,这的确是个麻烦事情。

    更何况公众的确应该有知情权才对嘛!真的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实际上此时星空科技跟星空银行内部的压力同样很大。尤其是星空银行的高管们,这些日子几乎每天的电话都根本停不下来,各种饭局,一天恨不得能吃十顿都好。当然这些饭局显然不是那么好吃的,所有人自然都是能避则避。

    最终所有压力都向上累积到了王世子身上。

    只要稍微能拉上关系的,都在想方设法能够王世子直接见上一面,再不济能通个电话也好。甚至有人到是想威胁一下这个华夏新晋富豪,只是对于一个身边长期有两个中山阁保镖的家伙来说,在华夏的地界儿上,还真不是什么人都有这种胆子。

    就在这种内外部环境都极其复杂的情况下,星空银行再次曝出大新闻,在二级市场举牌华夏顶研,同时星空集团跟华夏顶研同时发布公告,将启动华夏顶研的私有化进程。

    这一消息迅速谋杀了各大媒体的财经版面。

    刚刚在整个华夏市场上丢出一枚核弹的星空集团,再次表现出其土豪作风,直接要将华夏顶研重新收回囊中。

    这绝对是个劲爆的大消息。毕竟华夏顶研的前身大唐世子还没有完全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去,那个曾经推出了华夏第一款完全自主产权的智能手机,第一款具备完全自主的智能操作系统的公司,曾经可是整个华夏最为风光无二的高科技公司之一。

    据传从那个时候开始,王世子便跟微软拍过桌子,跟苹果搬过腕子。

    而王世子能够建立起星空科技,也正是靠出售大唐世子直接完成了原始积累,正是当时卖掉的两千亿美元,才有了现在的星空科技。

    而当大唐世子更名为华夏顶研,并上市之后,便开始了日渐衰落。到了现在,世界市场上已经鲜有华夏顶研的声音,股市上也早已经跌破了发行价。

    总之华夏顶研没落了,不过王世子选择这个时候重新将华夏顶研收归囊中却是件值得玩味儿的事情。一大堆事情都还没理清呢,这个时候跑来私有化华夏顶研?我们把失信企业名单的判断标准先好好聊聊行么?

    立刻便有人认为这是王世子在转移视线的手法。在这个舆论对其极为不利的关头,策划了这一起规模极大的收购案,来转移公众视线。

    一时间,对于星空银行官网公布的这份企业失信名单的质疑声更大了。

    华夏顶研京城总部。

    这座地面部分只有五层,还包括了两层停车场的建筑看上去跟附近新建成的高楼大厦比起来显得很内敛,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栋大楼地下部分才是真正精华的部分。

    而现在这栋大楼所以及其占据的地皮或许已经是华夏顶研最之前的资产了。曾经华夏顶研那些让人钦羡的专利,经过这些年星空科技的打压,已经值不了几个钱,除了世子智能系统之外,已经没有太多拿的出手的东西,尤其是在星空科技推出新款的情况下。

    坐拥着曾经华夏最为先进的研发中心,六年过去了,却始终没有太多的产出,这也让华夏顶研饱受诟病。不过话又说回来,不过六年时间,对于一个基本上不出产产品,主要是做技术输出的高科技公司而言,六年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架不住对比啊,同一类型的星空科技几乎保持着每年都会给人们一次惊喜的节奏不停的发展着,还不停挤压着华夏顶研的生存空间,这就让人看出两家公司间的不同了。

    总之,华夏顶研已经从业界顶尖高科技公司,迅速滑落到了一个泯然众人矣的二流公司,的确让人唏嘘。

    最憋屈的还是柳传新,曾经踌躇满志到现在每天都在心怀忐忑,他现在每天最怕的就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去处理那些让他头疼无比的各种文件。很多时候他甚至抗拒坐在自己的宽大办公桌后面的豪华座椅上。

    如坐针毡啊,本想利用华夏顶研的超强研发能力刷一波声望,谁想到却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

    不过今天即便对于这栋建筑在厌恶,他也必须老老实实呆在这里。

    因为今天是跟王世子见面的日子。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星空科技将全面收购华夏顶研。

    华夏顶研的股东大会上,几乎所有人都已经默认了星空科技的收购行为。作为华夏顶研的股东,大家都清楚这家公司的现状。

    利润逐年下降,研发投入越来越少,曾经引以为傲的研发中心,现在基本上半开放状态,近半研发实验室已经因为资金原因被迫关闭,即便是正在研发的项目也经常因为资金问题而出现各种状况,尤其是王世子在建造这座研发中心时,可都选择的是世界最尖端的设备,其中大半设备在国内根本没法维修,一旦出现问题,就意味着要花大价钱去请那些外国人来更换零件或者进行调试。

    柳传新不知道王世子之前是用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很清楚,起码他只能被那些老外往死里坑。这一部分的费用可是占了研发中心日常支出的大头。

    尤其是实验室那两台光刻机,一个零件损坏就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费用,在加上外方人员来回的差旅费。柳传新不知道王世子是怎么对付这些外国工程师的,总之他是懒得理会那些外派工程师的高傲嘴脸。

    两台光刻机是华夏顶研研发新型的必需设备,偏偏两台光刻机还购买自两家不同的公司,其中一台是日岛的尼康出品,另一台则是属于荷兰品牌的。刚刚将华夏顶研收购过来之后,这两台光刻机出现问题,两家国外公司还是很给华夏顶研面子,不但价格上有诸多优惠,前来维修的工程人员更是表现的很得体。

    但是两年之后就是另一番情况了。或许因为华夏顶研一直没有拿的出手的成绩,这些两家公司前来维修的人员也越来越高傲,各种维修费要价也越来越高,这都快成顽疾了!其他的尖端设备大都也有类似问题。

    柳传新很清楚,这帮老外是压根瞧不上自己这家公司了。如果换了星空科技,他们哪敢如此嚣张?这一点从那些老外平时交流时泄漏出来的只字片语便能分析出来,比如华夏顶研的售后次数明显高于星空科技,尤其是星空科技的设备比华夏顶研更先进,但是基本上只在质保期内才会让这些人上门维修,过了质保期基本上就不会找他们了。

    更恶心人的是,这帮老外明确表示都不喜欢被分配到星空科技的研发基地去处理这种维修事宜,他们甚至用发配来形容到星空科技的维修经历,而显然他们都特别喜欢来华夏顶研,出差到这边不但各种补贴更多,而且让人感觉愉快。

    为什么这些老外会有这种感觉柳传新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关键是腰杆挺不起来啊!如果华夏顶研能有星空科技一半成功,这帮老外也不敢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此嚣张吧?

    或者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近期实在没有什么资本对这家公司感兴趣。虽然说华夏还是有些高科技公司,对于华夏顶研的地下研究中心很感兴趣,毕竟研究中心内的一些设备,即便是现在也绝对是世界尖端水平,但是愿意出价者却少之又少,相比之下,星空科技竟然是最良心的买主。

    而现在这个良心买主的掌舵人前来华夏顶研视察研发中心了,柳传新自然要全程陪同,不但要陪同,还要陪好才行。

    终于快解脱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